<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四章 西疆消息
    李永生在博灵并没有待多久,三天之后,他就南下了。

    跟他同行的人并不少,大部分的公孙家子弟,都跟着去了,公孙家一直称雄北方,对南方了解并不多,这次既然来了,任务也完成了,就顺便去玄女宫开开眼。

    还有少数子弟,是思乡心切,同时还要在七幻城张罗货物,最后随船回去。

    秦天祝也带着朵儿来了,随行的还有李家的六人。

    再有就是博本院的三十余名修生和七八个教谕,他们是打算去育种基地——因为三湘不稳,大家一直没有成行,此次李永生要南行,博本院认为,他有保护学弟学妹的实力。

    这些人林林总总下来,就有七八十人了。

    临出发的时候,秦家的一支商队也加了进来,人数直接破百了。

    三湘郡局势不稳,针对商队的袭击也日益增多,导致商旅快速减少,不过正是因为如此,若是能跟上一支强悍的队伍,利润自然会大增。

    李永生对这些都无所谓,这次他的身边,可是跟着一个超级打手的。

    公孙未明也没有令他失望,车队才进三湘,就又遭遇了山匪拦路,公孙家子弟直接亮出了名号,见对方不买帐,直接砍了十四五个人头。

    明晃晃的人头,就那么直接挂在马脖子下,想拦路收费的,都要掂量一下。

    当然,正常的缴费,公孙家也会缴纳,比如说官府规定的关卡处。

    有人看到他们这一行人装备豪华,眼睛发红,但是看到那些首级,也只能先打听他们的路数。

    听到“辽西公孙”四个字,一般人就不敢再拦着了,但是也有个别不开眼的,要追究他们随便杀人的罪责。

    随便杀人肯定是不对的,悬挂首级更不对了,但是公孙家的子弟只肯解释一句:这是盗匪。

    谁敢再多说,公孙家子弟不介意再杀几个人。

    别说,他们的刀一亮出来,还真没谁敢刻意刁难了,就连荆王直接控制的地盘,都是这样,更别说那些随意拦路收费的村民了——见到血淋淋的人头,根本没人敢露头。

    所谓乱世就是如此,别说规矩,说拳头吧。

    等他们到达育种基地的时候,队伍已经扩大到五百多人了,很多零星的旅人和行商,见到这一支队伍的实力,都远远地随行在后面,到后来,更有人慕名前来跟随。

    有隐世家族的子弟打头阵,安全性可以大大地提高。

    公孙家的子弟也没驱逐他们,只要求他们不得太靠近。

    将学弟学妹们留在育种基地,李永生一行人休整一晚上,一天半之后,抵达了朱雀城。

    他这一次出去,走了有五个月,再看到朱雀城,真的很有点久违的亲切之感。

    朱雀城里,流民明显地多了起来,犄角旮旯处,布满了草帘和破布搭的帐篷,这还算是有条件的,更多的是蓬头垢面衣不蔽体的流民,就蜷缩在街角。

    沿街乞讨的人也不少,有些骨瘦如柴的小孩子,见到这一队人气势不凡,纷纷凑上前来,但是见到马脖子下面挂着的呲牙咧嘴的人头,又吓得没命地跑开了。

    李永生见到这一幕,也是无奈地摇摇头。

    车队抵达我们酒家之后,后面的商家旅人才轰然离开——酒家名气在外,但是收费真不便宜,没什么必要的话,普通人很少来这里。

    把马车赶进小院,接待的小厮还是以前的老人,李永生吩咐他们一下,帮着安排公孙家和秦家的住宿。

    我们酒家其实是不提供住的地方的,但是李掌柜带回来的人,谁还敢说个不字?

    反正小院里的空闲房屋也极多,随便收拾一下,不愁腾出个七八间。

    李永生交待过之后,就去园林里找赵欣欣,结果被人告知:九公主半月前入宫,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目前酒家里是邓蝶在负责。

    他本来是想将公孙家和秦家的人,带到园林里住的,毕竟这两家都算是他的朋友,在小二和厨子住的小院里落脚,有点不合适。

    可是他也知道永馨的毛病,她很在意这些——招待客人的时候,她是很热情的,但是同时,她也很注意自己的私密空间。

    所以,该不该将客人请进园林,该等她回来之后做主,毕竟这里是她买下来的,连李永生都算是蹭她的房间住。

    李永生有点奇怪,栗化主还在西疆,永馨待在宫里做什么?

    不过,这个问题没人回答他,邓蝶倒是答应他了,马上通知赵欣欣。

    当天晚上,公孙未明又带着一帮子弟出去玩耍了,事实上,对隐世家族的修者来说,朱雀城是个不错的地方,不光是各种修炼的物资丰富,官府也不怎么管事。

    直到子末时分,公孙家的一行人才醉醺醺回来,却是在酒家里接着喝酒。

    李永生对此很纳闷,少不得问公孙未明一句:你家的子弟,平日里也是这么放纵自己吗?

    “张弛之道罢了,”公孙未明很无所谓地回答,他操心的是别的,“永生你这个我们酒家,很有些意思啊,什么时候我公孙也能开一个,就好了。”

    我们酒家好在哪里?好在它对客人肆无忌惮的庇护上。

    公孙家也能庇护人,他们家族的秘境,就连军队都没资格进去检查,如果说真有必要检查的话,那得官府或者道宫的真君出面,定下章程之后,才能进去搜查。

    事实上,上一次隐世家族的秘境被检查,还是三百年之前的事了。

    但是公孙未明依旧很看重我们酒家的庇护能力,这里是典型的收钱就庇护,不问来历,这一点,是连公孙家也做不到的——官府就不会答应。

    但是公孙家真能这么搞的话,对家族扬名极有帮助,起码很有利于他们招揽人才。

    说到最后,公孙未明居然很羡慕地问一句,“你说,我有没有必要跟北极宫商量一下,也搞这么一个酒家?”

    “北极宫是不会答应你的,”李永生摇摇头,“你倒是可以考虑在白虎庙附近,搞这么一个酒家。”

    “为什么?”公孙未明醉眼惺忪地看着他,“白虎庙离我公孙家,实在有点远啊。”

    李永生笑一笑,也懒得理这醉鬼,心说正因为离得远,才可能成功,你公孙家在辽西,已经相当强势了,不管北极宫还是当地官府,断断不会答应你搞这么一个酒家出来的。

    这一番解释,他在第二天才告诉公孙未明。

    未明准证此刻已经醒了酒,他怔一怔之后点头,“确实是这个理儿,不过……去西疆搞的话,意思就真的不大了。”

    “有什么意思不大的?”李永生白他一眼,“狡兔三窟的典故,你不知道吗?丁家还想在朱雀城弄一份基业呢,被我搅黄了。”

    公孙未明眨巴一下眼睛,有点不可置信地发问,“陇右丁家?”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人家大老远都能跑来发展,你公孙家去西疆,又有多难?”

    “敢在朱雀城驳丁青瑶面子,我佩服你!”公孙未明想的却是别的,他的大拇指一竖,“你的胆儿是真肥啊!”

    李永生微微一笑,含含糊糊地回答,“丁经主是比较讲理的,倒是跟我的胆子无关。”

    “丁家有几个讲理的?”公孙未明不屑地冷哼一声,“就算讲理,也有限得很,我公孙家跟丁家打了上千年的交道,他家人的脾气,我能不清楚吗?”

    “丁家人是什么脾气呢?”有一个娇柔的声音,在他背后冷冷地响起。

    公孙未明眉头一皱,然后笑了起来,“臭脾气,还有……鬼鬼祟祟的脾气。”

    “公孙家也没改了背后说人的坏习惯嘛,”空中缓缓降下一人来,不是别人,正是玄女宫经主院的丁青瑶,她面挂寒霜,“未明准证也是长老了,还请自重。”

    “切,谁人背后不说人?”公孙未明满不在乎地回答,然后又出声发问,“你们都回来了?那边已经平定了?”

    对于公孙未明这么个惫懒货色,丁青瑶心里虽然不喜,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别看西疆那边杀真人、准证如砍瓜切菜,甚至连真君都干掉了,但那几近于国战了,并不算罕见。

    可是没有什么必须的理由的话,准证之间的战斗真的很少见,丁青瑶虽然身为地主,可公孙未明也不是独苗准证,人家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家族。

    所以她只是淡淡地回答,“没有全部回来,我此来是要通知你,真人不得随意入玄女山,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想入玄女山,去水月庵办手续……我不保证能通过。”

    公孙未明也知道,什么“不保证通过”之类的话,是在给他上眼药,不过他是真不在意。

    于是他满不在乎地回答,“玄女山有什么好玩的?我看这朱雀城才有意思……对了,西疆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了?”

    他不能不问,公孙家的太上和三长老,目前还在那边,这种大事,比他目前口花花调戏女准证,要重要得多。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