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三章 顺手的忙
    李永生哪里敢说自己能治了毁容?

    还是那句话,他的医术真的很扯淡,倒是阵法的水平要高一些。

    他沉吟一下,方始回答,“我治这个不拿手,不过,你能说一下,她是什么性质的顽固性损伤吗?”

    “这个……我也没有问,反正李家治不了的,秦家肯定治不了,”秦天祝迟疑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被她恶心坏了,也没心情问。”

    “唔,”李永生点点头,“那你回去之后,问一声吧。”

    他对肌肤这类的治疗,不是很拿手,但是永馨拿手啊——很多女修都很擅长这个。

    不过,在没有确认情况之前,他也不会说出来,省得给她添麻烦。

    秦天祝愣了一愣之后,才点一下头,“谢谢你了,永生。”

    从这一句话,他就听出来了,公孙家的准证真的没骗人,永生在医术上,似乎还真是有点门道。

    “你不用谢,请这小子出手,可真的不容易,”公孙未明这一次直接侧头过来,笑着发话,“他收费是很贵的,你先想一想,自家请得起请不起。”

    秦天祝对此并不以为意,他微微一笑,“谢谢未明准证提醒,不过我跟永生关系好,他会给我打折的。”

    他心里并不觉得,收费贵是多大的问题——我秦家是比不上公孙家,但是真的不差钱。

    “打折?”公孙未明不屑地看他一眼,“他收费是以灵石计算的,十块灵石起,我倒没有小看你家的意思,但是……你家能有多少灵石?”

    “灵……石?”秦天祝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不会这么夸张吧?

    灵石他当然知道,但是只限于听说,从来没有见过。

    “你以为呢?”公孙未明得意洋洋地看着他,没办法,他就是爱现,这个毛病改不了,“我公孙家起码贡献了两百灵石了,还有中品灵石。”

    “中……中品灵石?”秦天祝的嘴巴,张得越发地大了,“不是说中土国没中品灵石了吗?”

    “中土国还有上品灵石呢,”公孙未明白他一眼,“不过你不知道就是了。”

    秦天祝颓然低下了头,连问话的勇气都没了——层面差得太多了,想好好交流都很难。

    下一刻,他就将这些纠结抛在了脑后,不管怎么说,永生还是认我这个朋友的。

    当天晚上,他在给公孙家的人安排了“大马”之后,自己也没回家——他现在想出来一趟,真的不容易。

    狂欢一夜之后,公孙家人也算是找到了门路,接下来就自由活动。

    秦天祝还是不想回家,不过下午的时候,他坐在竹园里看歌舞,那中年妇女诡异地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跟她在一起的,还有他的父亲。

    秦父很不高兴地发话了,“孽子,你活得很潇洒嘛。”

    “我就是放松一下,”秦天祝见状,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其实我也在为朵儿的事情奔走。”

    中土国的家族观念极重,他就算搭上了隐世家族的线,对自己的父亲,也不敢失了尊敬。

    秦父气得笑了,“你的奔走,就是给人介绍大马?”

    他也为儿子结识了公孙家而高兴,介绍大马来拉近关系,那不是应该的吗?但是身为父亲,有些姿态必须得做出来,尤其是当着外人的时候。

    “好了,”中年妇人出声了,难得的是,她的声音异常柔和,“天祝招待朋友,也是应该的……天祝,你跟李永生的关系很好?”

    “不是很好,”秦天祝很干脆地摇摇头,“他其实是我的学弟,没说过几次话。”

    其实他也说不清,自己跟永生的关系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可以确认,此前自己帮过他几回忙,而李永生这人,是比较念旧的。

    然而,这是他自己的关系,为什么要告诉别人呢?尤其是他现在对李家的观感,十分地不好——这关系就算砸在我手里,也不能给你家用!

    心机婊的家族里,能出来什么好东西?别是想撬了我的关系吧?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李姨听到这话,也有点不高兴了,“记恨我是吧……你欺负了朵儿,指望我给你好脸色?”

    “李姨你这是说的哪里话,”秦天祝有气无力地回答,“婚书都换了,我怎么可能记恨?”

    不记恨是假的,不过他无力反抗,而且,他对朵儿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好了,咱们不做这无谓的争执,”中年妇人淡淡地发话了,“李永生的医术,据说是冠绝天下,可能你不知道,他曾经……”

    “李姨你不用说了,”秦天祝很干脆地打断了她的话,他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他的诊金,是以灵石计算的……我倒是能让他打个折扣,仅此而已。”

    “灵石计算?你个臭小子,”秦父顿时勃然大怒,就待抬手收拾自家儿子,“你敢更不靠谱一点吗?”

    “秦家哥哥,”中年妇人出声了,她苦笑着摇摇头,“李永生的诊金,真的无价……他可是治好了证真失败的公孙不器。”

    李家娶了叶家的女儿,这点消息还是打听得到的。

    秦父兀自愤愤不平,“那也跟这小畜生无关,看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不如打死了算了。”

    你这么做戏,有意思吗?中年妇人当然不肯相信“打死了算了”这种说法,她非常确定,自己真想打死秦天祝的话,在那之前,肯定就被秦父打死了。

    所以她轻咳一声,“我请李永生出手,驱除朵儿脸上的瘢痕,费用几何?”

    “这我哪里知道?”秦天祝很无奈地一摊手,“待我问一问他吧。”

    “那你问去吧,”中年妇人微微颔首,“不过我李家也是小户人家,出不起灵石的,还望贤婿帮忙关说一二,体贴则个。”

    “李家怎么是小户人家呢?”秦天祝呲牙咧嘴地回答,“李姨你过谦了。”

    你家要是小户人家,居然敢设计我,要我娶你家的丑女?

    如此威逼我北关秦家的,也能算小户人家?

    当然,这是他心里的怨念,不会说出去。

    但李姨是何许人?此前她以为秦家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手碾死的臭虫,自然不会很客气——你敢夺我李家女儿的红丸,就得承受后果!

    现在她知道,秦家跟李永生有关,当然就想到此前的种种不妥了。

    念及此处,她轻叹一声,“若是真能治得好朵儿,你实在不愿意娶她,那也由你。”

    “这怎么可以?”秦父不答应了,他沉声发话,“婚书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

    他不允许自家出这样的丑闻,在这一点上,他还是相当古板和守旧的,不过话说回来,朵儿真能治好面部的话,这样的姑娘,倒也不算亏了秦家。

    秦天祝却是听出,原来朵儿的姑姑,心里还是在意她的,并不仅仅是嘴上的在意。

    这让他心里又舒服了一些,那种被逼婚的耻辱感,也少了些许,“好吧,那我去问一问永生,不过……朵儿的脸,是怎么被毁容的?”

    “这个事情……好像是别人打架,她被殃及了,”李姨皱着眉头回答,“斗殴的双方,李家也都抓来问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脸上的伤,就是治不好。”

    秦天祝眉头一皱,“找道宫的人看了吗?”

    李姨淡淡地回答,“去过玄天观了,那时还有二郎庙的医主在,也没看出什么眉目。”

    秦天祝这就算心里有数了,于是去找李永生说情。

    李永生听了之后,也是有点不摸头脑,于是皱着眉头发话,“这样吧,过几天我要去朱雀城了,那边我有比较擅长这个的朋友,你带着她,跟我一起走好了。”

    其实他现在就能帮着看一看情况,不过既然涉及女儿家的容貌,哪怕是自己好友的未婚妻,他也不想过多掺乎。

    反正到最后,十有还是要永馨帮忙,他又何必太过操心?

    万一让永馨生出误会,反倒是不好了。

    秦天祝却是狐疑地看着他,“你这家伙,不会是怕我不给钱吧?”

    “你这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李永生翻个白眼,“我那个朋友是个女的,她比较擅长治疗这个,我还赶不上她。”

    “女的?”秦天祝挤眉弄眼地看着他,“女朋友?”

    “是女朋友,”李永生点点头,正色发话,“不过我提前警告你,她可不喜欢随便跟人开玩笑,跟她说话你得注意分寸……你惹不起她。”

    秦天祝神色古怪地看他一眼,“英王的九公主?”

    “你连这个也知道了?”李永生看他一眼,倒也没在意,这消息是如何传出去的,“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她的医术也相当惊人。”

    秦天祝扭捏一下,还是出声发问,“那个……医疗费呢?”

    “到时候再说吧,”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回答,“难度不大的话,就不说钱了,要是难度很大,你们出点成本费用。”

    秦天祝听得微微松一口气,然后笑着发话,“你现在可是真的有钱了啊,想一想三年前,你还盯着征文那点奖金……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钱对我来说,够用就行了,”李永生很装逼地回答了一句,“好了,你快去联系你的朵儿吧,这几天我就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