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前倨后恭
    李永生的眉头一皱,看向发话的这厮。

    这是一个吊眉中年人,中阶司修的修为,他冷冷地看着李永生。

    你这个样子很欠揍,知道吗?公孙未明有点不高兴了,不过他既然要学习世情之道,也就不着急出声了。

    李永生也很讶异地看向对方,“我说,咱能讲一点基本的礼貌吗?我没跟你说话。”

    “我也没有冒犯你,”中阶司修淡淡地看着他。

    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虽然年纪轻轻,却是初阶司修的修为,不过那又如何?“我是很客气地告诉你,朋友……他暂时出不了门。”

    李永生懒得理他,只是看向秦天祝,“这是谁呀?”

    “这是……”秦天祝的脸皱做了一团,苦恼地回答,“这是我一个朋友的长辈。”

    李永生讶然地一扬眉头,“你朋友的长辈……不是秦家人?”

    尼玛,你连秦家人都不是,就敢跟我耀武扬威?

    “这个……怎么说呢?”秦天祝苦笑地一笑,“我这朋友,身份比较高。”

    “身份比较高,”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高到能在秦家替主人说话,倒也少见,不过,中阶司修而已……身份真的很高吗?”

    “中阶司修的身份不算高,”吊眉中年人阴森森地发话了,“不过对你这种初阶司修,我的身份确实很高了,怎么,不服气吗?”

    公孙家的一名中阶司修闻言火了,“中阶司修而已,李大师……这家人跟你的关系,真的很好吗?”

    吊眉中年人这才发现,年轻人身后,还跟了七八个人,一个个看起来修为都不简单。

    仓促之下,他看不了很细,事实上,他已经很恼火了,“小子,你放肆之前,最好搞一搞清楚,自己在跟谁说话!”

    “嘿呀,”中阶司修气得笑了,不过,他打心眼里是敬重李大师的,所以并没有发作,“李大师,你看该是个怎么样的章程?”

    “先不慌,”李永生摇摇头,又看向秦天祝,“我是带着朋友来玩,家里……不方便吗?”

    “确实是不方便,”秦天祝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不过下一刻,他就说了一句话,彻底点燃了火药桶,“我很想陪你出去,但是……这些人不放我走。”

    “咦?”李永生眉头一皱,侧头看向那中阶司修,“你真的敢反客为主?”

    “关你屁事!”吊眉中年人真的火了,“你是不是自己也不想走了?”

    “永生,你快走吧,”秦天祝高声发话,“我没事,真的没事,你别招惹他们!”

    “什么样的货色,也敢唧唧歪歪?”公孙家的初阶真人火了,凭空幻化出一只大手,直接将吊眉中年人抓起来,向地上狠狠一掼,直接将人摔得晕了过去。

    “不会说话就闭嘴,找揍!”

    公孙家虽然跋扈,但是也要分人,所以首先要确定一下,此人跟李永生的关系。

    既然不是那种不能冒犯的,那么……少不得就要教一教此人做人了。

    这一下,动静可就太大了,秦家可是聚族而居的,虽然北关这里不是住了所有的族人,上千人总还是有的。

    此刻正是刚吃完午饭,还没到下午的时候,见到有人在家门口动手,呼啦啦就围过来十好几个秦家人,而且人数还在迅速地增加。

    有人冲着秦天祝直接发话了,“天祝,这是咋回事,有人找事?”

    秦天祝苦笑摆手,“没事没事,你们歇着去吧,是我一个朋友来看我了。”

    有人不高兴了,“就算是你朋友,也不能在咱家门口撒野吧?欺负咱秦家没人吗?”

    紧接着,秦天祝身后,又走出两人来,其中一个雍容的中年妇女见到地上躺着的中阶司修,脸色刷地一沉,抬起头看向李永生一行人,“这是谁干的?”

    “这个……”秦天祝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李姨,这只是一个误会。”

    “不是误会,”动手的公孙家真人发话了,他冷冷地看着中年妇女,“是我干的,不敬上位者,该受惩罚!”

    公孙家不是敢做不敢当的,哪怕在博灵郡,也是一样。

    “上位者?”中年妇人上下打量他一眼,嘴角泛起一丝不屑,“有点修为,就可以称为上位者了吗?”

    初阶真人脸色一沉,“区区的初阶司修,还是刷气运刷出来的……有胆你再说一遍?”

    中年妇人还真不敢再说了,她虽然有底气,可是眼下再嘴硬的话,起码眼前亏是吃定了,她侧头看一眼秦天祝,阴森森地发话,“天祝好样的……这就是你给我李家的答案?”

    几乎是同时,她身边的妇人也叫了起来,“胡供奉!”

    刷地一下,一条人影闪了过来,是一名高阶司修,“夫人有何吩咐……咦,是你?”

    李永生也认出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帮过他的毅叔,当时他受食为天的朱老板刁难,秦家派出此人,帮他解决了一些麻烦。

    于是他抬手一拱,笑着发话,“毅叔,许久不见了。”

    见到他认识此人,还称之为叔,公孙家初阶真人要说的话,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

    “你司修了?”毅叔显然被李永生的修为吓了一大跳,然后扫一眼对方身后的人,越发地傻眼了……我去,还有真人?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还肯认自己,态度也不错,他就不怕说两句。

    要知道,他是秦家的供奉,维护主家的面子,那是必须的,所以他硬着头皮发话,“你也是天祝的好朋友,怎么能冒犯秦家的贵客呢?”

    “贵客吗?”李永生不屑地一笑,“他对天祝可不怎么客气,还冒犯了我的同伴,略施薄惩,已经是很便宜他了。”

    公孙家的初阶真人听到这话,心里已经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那只是你家的贵客,还没资格来冒犯我。”

    胡供奉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对方是初阶真人,他还真不好随便发作,只能抬手一拱,客客气气地发话,“不知道这位真人,来自于何处?何事来秦家?”

    “辽西公孙,”公孙家的真人淡淡地回答,“至于我何事来秦家,没必要向你解释。”

    “辽西公孙?”胡供奉听得倒吸一口凉气,“隐世家族?”

    他是灵修,出身平凡,只是偶然间得了机缘,才能修行到现在的地步,因为一直没找到悟真机缘,所以才来秦家做个供奉,图的是什么时候能接触一下道宫的人。

    因为在江湖上浪迹多年,他对英雄谱背得很熟,猛地听说眼前的人,是辽西公孙,真的是异常震撼。

    其实不说隐世家族什么的,只说公孙家的前缀,那是辽西!

    秦家也算家族,但是前缀是北关——七幻城的北关。

    只是这前缀的区别,就能说明这两个家族之间,相差了多少。

    “你知道就好,”公孙家的真人面无表情地回答,“既然是李大师的朋友,我也不找你麻烦,但是这司修对我不敬,对你家也不敬……我不该出手惩治吗?”

    胡供奉傻眼了,要让他自己说的话,这中阶司修是罪有应得——你活腻歪了,敢跟隐世家族呲牙咧嘴?

    更别说这辽西公孙,在隐世家族里,也是相当强势的。

    但是他还真的不能说,因为被收拾的这位,也是秦家惹不起的,而他仅仅是供奉,就算身份比客卿要高一些,但说来说去,也不过是秦家的高级打手罢了,不能替秦家做主。

    就在这时,那雍容的中年妇人发话了,脸上竟然带了一丝惊喜,“你们是……法院叶院长家的亲戚,那个辽西公孙?”

    初阶真人的脸一黑,“我家确实有人,嫁到叶院长家了,不过……这可不是说,你就有资格冒犯我公孙家。”

    “好吧,”中年妇人听他这么回答,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认又怎么样?李家虽然强势,却还惹不起公孙家族。

    于是她面无表情地发话,“总是不打不相识,我家也娶了叶家的女儿,此次前来,是跟秦家说亲的,其实都不是外人。”

    “说亲?”李永生狐疑地看秦天祝一眼,怎么看,这货也不像是要结婚的样子,反倒是被人强逼着娶亲的架势,“你要成亲了?”

    “这个……咳咳,”秦天祝干咳两声,难得地脸上一红。

    不过,既然知道李永生的伴当是辽西公孙家族,他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少不得抬手向四下一拱,大声发话,“诸位叔伯兄弟,我有同窗来看我了,是一场误会,都散了吧。”

    秦家人闻言,纷纷地退后,不过还真没几个人离开,反倒上下打量着李永生一行人。

    知道辽西公孙是什么人物的,真的不多,但是大家耳朵又不聋,“隐世家族”四个字,总能听得清楚。

    而对于北关秦家来说,隐世家族是他们最终的奋斗目标,不过想达到这个目标,在一两代人之内,还是比较渺茫的。

    眼下竟然有隐世家族的子弟出现,还是自家子弟的朋友,大家当然要围观一下,眼神里也满是惊讶、艳羡以及……些微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