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八十章 水师来迎(三更求月票)
    公孙未明有点看不惯淮庆水军都统的做派。

    一开始那么贪婪,现在知道会稽水军的惨样了,就来巴结?

    所以他无意跟此人多接近,而且他不认为,自己需要通达这样的世情。

    通达世情是好的,但也不能忘了固守本心我就是看不惯你,不理你!

    所幸公孙家还有对外行商的弟子跟随,应付这样的场面没问题。

    船行两日一夜之后,在傍晚时分,前方又来了一支船队,也是高大的战船。

    打头的战船上,站立着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博灵军役使王志云。

    王军役使竟然出了博灵,跑到淮庆的江面上了!

    淮庆水军都统见状,忍不住一呲牙,“彭泽水师?”

    彭泽水师是正儿八经的军役部直辖水师,两大内河水师之一,由水军司代管,平日里就在彭泽大湖里操演。

    水军都统见状,忍不住上前发话,“见过王军役使,不过……您怎么跑到我们淮庆了?还带着您的水军?”

    王志云也没端着架子,而是有板有眼地回答,“我博灵水军跟彭泽水师联合操演,我前来观看,不行吗?”

    淮庆的水军闻言,不做声了,只是看着水师超大的战船,嘬一下牙花子。

    博灵水军跟淮庆水军类似,强也强不了太多历史上曾经很强,但是现在的情况,也就相当于地球界的水上武装警察,跟拥有部分海防任务的会稽水军没法比。

    但是彭泽水师,那就太可怕了,一般不出动,一旦出动,可以号令各郡的水军配合,敢不听话,那就收拾你没商量。

    淮庆水军都统暗自咋舌,幸亏我见机得快,若是跟辽西的船队纠缠几天,等到王志云带着彭泽水师冲下去,那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也不知道这厮是怎么跟水师勾搭上的。

    王志云听说淮庆水军是护航的,终于露出个笑脸来,“辛苦了。”

    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目标,他亲自带水军接应,可不就是为了这两千匹战马吗?

    从礼貌上讲,他优先感谢了公孙家族,尤其是准证公孙未明,但是很快地,他就很热情地跟李永生聊了起来。

    因为是在扬子江上相遇,很多礼节就忽略了,不过彭泽水师带队的副都督,并没有跟公孙家照面,甚至对这一支船队,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彭泽水师继续沿江下行,甚至连博灵水军也跟着向下游驶去既然是出来操演的,肯定不能就这么回去。

    而王志云则是抛开了水师,带了一队亲兵,来到公孙家的船队上,继续上行。

    看着消失在远处的彭泽水师船队,王军役使冲着李永生歉然一笑,“水师那些家伙,是我使尽手段才逼出来的,他们不想跟你发生瓜葛,就由他们去吧。”

    李永生笑一笑,表示自己无所谓,但是公孙未明有点好奇,“你能逼迫彭泽水师?”

    “我只是比水师都督高半级,人家还是水军司代管的直属军队,”王志远一摊双手,“逼不动人家去会稽……”

    他此次前来,也是真不容易,彭泽水师若是能去会稽,公孙家的船队就不会那么尴尬了,但是会稽水军终究也是水军司的体系,跟陆军的军役使相掐,水师怎么好偏帮外人?

    王志云跑彭泽水师好几趟了,总是被人不冷不热地吊着,这次他知道公孙家船队强闯会稽成功之后,再次来到水师,话就难听很多了。

    他很干脆地表示,我王某人要战马,不是练私兵,而是为了朝廷,你水师此前坐视不理也就算了,要是不随我去淮庆接船的话,那我就要向部里反应了,不知道你家屁股坐到哪里了。

    从本质上讲,会稽水军拦截战马,不管出于什么动机,造成的间接后果都是荆王受益事实上,宁王也就是这么打算的。

    会稽水军的屁股明确,也有底气,就这么做了,而彭泽水师此前的无视,倒也不能说有多么错误。

    可是王军役使既然这么威胁了,水师就要考虑了,我们再不表示个姿态出来的话,姓王的一歪嘴,彭泽水师就有态度暧昧的嫌疑。

    若是因为被人认为,我们跟荆王眉来眼去,这可就麻烦大了。

    但是事实上,荆王一直没有放弃对彭泽水师的招揽,而水师对荆王,不是特别感兴趣如果非要选一个亲王投靠的话,别说英王了,就是襄王,看着也比荆王靠谱一些。

    王军役使这话一说,彭泽水师哪怕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也得出门一趟。

    既然是被半胁迫出门的,水师对船队的态度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事实上,王志云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不搭上水师的线儿,他就不可能带兵出博灵。

    只有护卫大江上下的彭泽水师,才能优哉游哉地行进在各郡的水面上水军不比陆军,在陆地上没有根脚,朝廷上下,提防的心思要小很多。

    王志云为了保住这两千匹战马,确实也是蛮拼的,他现在欣喜地表示,“不过有了眼下的结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实王军役使带兵跨郡,也没有跨出多远,再上行五百里,就到了博灵郡的边界,他早就安排了军士在陆地上接应。

    一入博灵郡的江面,大家就彻底地放下心来,附近选了一个码头,以最快的速度,将两千多匹战马赶下了船。

    这些战马在船上漂了将近两个月,到了陆地上之后,绝大多数的马,表示出了强烈的不适应,甚至还有两匹马死了。

    也有少部分战马,表现出了超强的适应性,一来到陆地上,就兴奋地撒起欢来,军士们拽都拽不住。

    王志云跟大家商议一下,决定在这里休整两天,让战马适应一下,再前往七幻城。

    公孙家的人当然无所谓,但是船家们开始叫苦了,说我们这一趟出来,已经很久了,能不能尽早赶往七幻城?

    公孙未明听得大奇,“你们想回,现在就能回嘛,谁说还要坐船去七幻城?”

    船家们支支吾吾地解释一番,原来他们这次前来,算是单程运输,这么多大船放空回辽西,实在是太划不来了公孙家给的船资倒是够了,但是架不住他们想赚外快。

    事实上,就连公孙家的不少子弟,都盯住这些船的回程了,他们打算在七幻城里采买一些物资,带回辽西贩卖。

    北货南运赚钱,南货北运也赚钱,家族里既然没有安排好回程的货物,他们这么做,就不算沾族里的便宜放空的船回程的运费,实在太低了,对船家来说,都是白捡的钱。

    公孙未明当然不介意族里子弟赚钱,“你们要着急,就尽管先去七幻城好了,反正采买货物,也得几天吧?”

    不过,船家着急走,公孙家的子弟却不着急走,凭良心说,公孙家的子弟里,会水的不算少,但是吃水上饭的还真不多,他们也跟战马一样,被两个月的船上生活折腾惨了。

    但是公孙家的人不走,船家也不想走,他们跑七幻城的次数很少,没有公孙家人跟着,还真不敢乱闯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啊。

    用了五天的时间,两千匹战马,终于送到了距离七幻城八十里的新兵营。

    王志云邀请大家在新兵营旁小住,但是没谁答应,前面不远就是七幻城了,怎么还不比这种荒郊野外好玩?

    公孙未明更是表示,早听说博灵妹子肤白貌美大长腿,一定要好好玩一玩老王你有什么好玩的处所,介绍一下成不?

    “我也是才来博灵郡啊,”王志云一摊双手,很无奈地表示,然后斜睥李永生一眼,吃吃地笑着,“有博灵人你不问,却来问我?”

    “我对这些也不熟悉,”李永生苦笑一声,“不过,我倒是可以介绍个人给你们……他家是这里的地头蛇,比较清楚的。”

    “那就一起走吧,”公孙未明扯了李永生,不容他逃脱。

    李永生说的人,就是秦天祝了,秦家在七幻城,也当得起地头蛇三个字,北关秦家大名鼎鼎,不但有人在朝里为官,还有人在子孙庙。

    大家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赶到了七幻城。

    公孙家的制修和一些真人,跟着船家逛街去了,而李永生带着两名真人和七八名司修,来到了北关秦家,报名说要找秦天祝。

    秦天祝现在秦家的后辈子弟里,也算风头极劲的人物,年纪轻轻就中阶制修了,又是在读研修生,又是在巡荐房挂职,大家都说,他有可能成为秦家的又一名真人。

    真人……李永生已经杀了不少了,自己也成为真人了。

    但是秦家人对秦天祝的最终期盼,就是他能成为真人。

    这要求很低吗?一点都不低,中土国这么大,才有多少真人?

    只不过,跟观风使比赛成长速度,那就纯粹是找虐了。

    天才总是寂寞的,有太多的朋友,最终会跟不上他的步伐,更别说观风使这种bug一般的存在了。

    很快地,秦天祝就出现在了门口,惊喜地喊一声,“永生……你怎么来了?”

    “带几个朋友回来玩一玩,”李永生笑吟吟地回答,“还要劳烦你当个向导。”

    “这位朋友,恐怕这不行,”秦天祝的身后,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

    (三更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