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七十六章 强闯
    李永生说得轻松,公孙未明却是吓了一大跳,“你怎么知道?”

    你这点智商,也只能想到这里,李永生微微一笑,“来之前,不器准证就说了,要妥善利用襄王和荆王的压力。”

    “但那也是我想出的点子,”公孙未明大喇喇地回答,然后他眉头一皱,“我知道你在朝安局有关系,你别告诉我,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到。”

    “我当然能做到,但是……有屁的用啊,”李永生无奈地白他一眼,“麻烦你开动脑子想一想,朝安局就算报上去了,这个节骨眼上,朝廷会出面呵斥宁王吗?”

    公孙未明顿时就愣在了那里,良久才点点头,“也是哦。”

    可是下一刻,他又不服气地发话,“莫非你有更好的主意?”

    李永生却不让他转移话题,“其实,没准朝安局已经汇报上去了,宁王不稳,对吧?”

    这纯粹是他的推断——既然钟家和吴家都知道宁王不稳了,朝安局不可能连这点风声都听不到吧?

    这也是他在巧妙地利用公孙未明的消息,却小心地不让对方发现——你丫都深入两只敌了,还要跟我提三个要求,过分了哦。

    “这个……确实也是,”公孙未明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他真的无法否认。

    下一刻,他很恼火地发问,“难道你还有更好法子?”

    “当然有了,”李永生径直向外走去,“跟我来。”

    “嘿,我还真不信了,”公孙未明气呼呼地跟着他出来了。

    两人租个马车,直奔昨天的小镇,待见到公孙家的子弟之后,李永生直接发话,“送我去运送战马的船上……得多长时间?”

    这名子弟小心地看公孙未明一眼,“四长老?”

    “你回答他的问题,”四长老一摆手,“这是咱公孙家的好朋友。”

    他虽然做事不太靠谱,但是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公孙家的子弟小心地看公孙未明一眼,“不知道四长老,可曾带了灵舟来?”

    公孙未明此行,还真是带了灵舟,于是在一个多时辰之后,三人来到了公孙家的船队上。

    这是一支十五艘船组成的大船队,每艘船上载有两百匹战马,其中四艘船是负责戒备和卫护的,真正运送战马的船,只有十一艘。

    其中四艘船上,还有被击打过的痕迹。

    十五艘船上的船员,士气都不怎么高,任由十五艘船只飘在入海口。

    与这支船队对峙的,是水军的八艘战船,四艘海船,四艘内河船。

    看到有灵舟从远方飞来,公孙家的船员才提起了点精神,待看到落下的人之后,一名初阶真人迎了上去,“见过四长老。”

    公孙未明扫一眼四周,眉头微微一皱,“尼玛,这都是什么状态?”

    因为四长老的到来,不少人提起了精神,但是还有很多人,看起来相当地懒散——这些人应该是公孙家租用船只的船家。

    更有人大声发话,“那个真人,你可带了水来?大家都要渴死了。”

    公孙未明是什么脾气?见状差点气破肚皮,一抬手就要惩治此人。

    还是公孙家的初阶真人反应快,见状忙不迭地上前拦住他,“四长老,再动手,就军心不稳了,这可还是咱辽西乡亲的船。”

    在中土国,乡亲的观念还是极重的,公孙家族称霸辽西,却也不好对乡亲太过蛮横。

    “若不是知道他们是乡亲,我就要杀人了,”公孙未明冷哼一声,然后看向李永生,铁青着脸发话,“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主意了。”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发问,“船上的淡水,还可以坚持几日?”

    “坚持一下,大约还够五到六日,”初阶真人回答,“若是敞开喝,也就是三日的量……关键是这南方的日头,实在太毒了。”

    船上的淡水供应,可是比食物还要重要,没吃的还能打渔,没水就要危急生命了,尤其是北地来的战马,受不了这酷热的天气,必须保证充足的水源。

    李永生又发问,“再入扬子江的话,走多远才会有取水点?”

    “入江之后,水就不难解决了,”初阶真人回答道,“江水取上来,澄清一下就能喝,不过人喝的话,最好还是烧熟。”

    原来没有什么奇物污染江水!李永生闻言点点头,“大家准备一下,饱饮一番,咱们要准备入江了。”

    “入江?”初阶真人愕然,然后看向自家的四长老,“那前方这些水军如何处理?”

    公孙未明做事随意得很,也不是很靠谱,不过这家伙有一点好,若是他认可的人,他就会无条件相信,“照李大师说的去做!”

    “灵舟借我一用,”李永生冲着公孙未明一伸手。

    未明准证虽然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是依旧选择了信任,少不得将灵舟交给了李永生。

    见到灵舟再次飞走,拦截的水军有点忐忑了。

    事实上,见到有灵舟降落到对方船上,会稽水军就知道,公孙家有重要人物来了,心中就忍不住一沉:这是要做什么?

    待见到灵舟载了一人再次飞走,他们也忍受不住那份煎熬了,派了几个大嗓门喊了起来,“我们按律拦截走私船只,你们若是敢杀官造反,那就不妨强闯试一试。”

    水军里并没有真人,公孙家若是豁出去强行动手,自身会损失很大,但是水军也将损失惨重。

    公孙未明根本不理会这些人,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远去的灵舟,“这厮会去做什么?”

    做什么?李永生飞出去百余里,找到一处无人的岩礁,直接降了下去,又随手摆出一个阵法,眨眼之间,这里就被雾气笼罩住了。

    他站在阵中,抬手掐了一个法诀,不到半柱香的功夫,白雾微微一抖,蓦地出现一个硕大的鸟头。

    鸟头左右看一眼,口吐人言,“见过仙君大人,不知您召我前来,有何吩咐?”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跟玄女宫捣乱的朱雀分身,它是修香火成神的,念头广泛地分布在信徒中,召唤起来非常方便。

    “我需要你帮我一点小忙,”李永生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提出了要求。

    朱雀是非常害怕永生仙君的,但是眼下是在下界,所以不妨碍它提些要求。

    它很难为地表示,“仙君驱策,我当然要帮忙,不过……这里却不是我的地盘啊。”

    “你说的什么混话,”李永生脸一沉,不高兴地发话,“我又没要你做什么,伸手的小忙……你在南方积蓄的法力不够?”

    “扬子江也算南方?”朱雀吐槽一句。

    “嗯?”李永生越发地不高兴了,“看我好说话是不是?”

    “好吧,我帮,”朱雀还真不敢招惹他,现在的永生仙君,修为已经到了真人的程度,它就得越发小心地伺候,“可是……我是野祀啊,您这么使用野祀,好不好呢?”

    它是想借着观风使的名头,为自己搞个正名什么的。

    当然,正名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不试一试的话,怎么知道不行呢?

    “我能放过你,已经是帮忙了,人要知足,”李永生摸出仙使令牌来,在手里抛一抛,面无表情地发话,“是不是需要我放逐了你,你才满意?”

    “别介啊,”朱雀马上赔出一副笑脸来,“不过我知道,永生仙君您一向做事讲究……我在仙界,还需要一些七叶轮回草,您能不能……”

    七叶轮回草在仙界也算难得了,但是永生仙君的药原中,有相当的面积,就是种植着它,他甚至垄断了六成的供应,这点小忙真的不算什么。

    “等我回去了,给你十株,”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

    “那就没问题了,”朱雀的双翅向前一拱,“多谢永生仙君。”

    它的这一具分身,在下界就是收集香火愿力的,说到底是为了本尊服务,就算消耗一些法力,只要仙界的本尊有所得,那也值得了。

    公孙未明等人正在猜测,李永生是去干什么了,哪曾想,不到一个时辰,李大师又驾驶着灵舟飞回来了。

    李永生四下扫一眼,发现有些水手还是萎靡不振,于是发话,“准备一下,再休养半个时辰,直接强闯扬子江。”

    “强闯扬子江?”公孙家的初阶真人,眼睛瞪得老大,“这个,会不会,会不会……”

    “什么也不会,”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他们有他们的说法,咱们也不是没人支持,强闯也就强闯了,别杀人就是了。”

    这个战马的官司,已经打到内阁去了,上面也很生气会稽水军的胡来,不过为了安抚宁王,朝廷只能劝说双方克制,不敢有实际的行动。

    不过可以想像,运送战马的船只,若是能强行突破封锁线,朝廷也不会说什么。

    这个分寸感,是经过推测的——朝安局应该已经将宁王不稳的消息报上去了,对于这种私心严重的家伙,朝廷心里肯定也不高兴。

    他们应该是愿意见到强闯的,李永生这么判断。

    对于这一点,初阶真人也知道,但是他还是有点犹豫,“可是……咱们的船冲撞不过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