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头等舱
    对于公孙未明的反应,公孙不器无奈地拍一下自己的额头,“你这个夯货。”

    我都说了,要先调查情况,才好做决定啊。

    他很无奈地表示,“李大师,我求你一件事,把他带走行吗?这家伙需要锻炼……在世情上,他真的需要!”

    “我还需要锻炼呢,”李永生看公孙不器一眼,“我自己就够了,谢谢。”

    “我跟你走,”公孙未明却是热情得很,“西疆这边,也没多少事儿了,你还是聘我当保镖好了,我很能打的……把真君都打跑了。”

    “你闭嘴!”公孙不器眼睛一瞪,难得地发火了,“我给你找机缘呢,夯货!”

    李永生眼见推不过,也只有任由公孙家去了,丁家听说他要离开,竟然帮他联系了一艘官方的飞舟,直达京城的。

    从西疆到扬子江,实在是太远了,赶路的话能累死人,从白虎庙传送到青龙庙的话,倒是快一点,不过很显然,李永生还没有资格享受专人传送这种待遇。

    丁家可以通过官方这么安排,也不愧是当地大名鼎鼎的隐世家族。

    看得出来,杜晶晶很想跟李永生一起走,但是很遗憾,玄女宫这次来了太多的真人,众目睽睽之下,她不能那么做——要知道,她悟真之后,还没有回宫做悟真任务呢。

    用了两天时间,李永生和公孙未明来到了京城。

    接下来,他本来是想通过王志云的关系,坐飞舟直奔博灵,然后顺着扬子江下行。

    不过公孙家在京城的手段也不差,居然联系上了直达金陵的官府飞舟。

    想一想当年孔舒婕带李永生蹭飞舟,可是打着政务院召见的旗号,才艰难地获得了一个座位,而他现在想坐飞舟,马上就有人主动联系好。

    这里面的差距,也委实大了一点。

    在京城过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登上了飞舟。

    这次的飞舟,比李永生前两次乘坐的要大得多,而且居然——分了档次。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坐在飞舟的后部,空间比较大,前飞舟前部的空间,就相当逼仄了,人挨着人,空气也浑浊。

    这里也有商务舱和经济舱的区分?李永生心里忍不住吐槽。

    商务舱里很空旷,十二个座位,只坐了六个人,除了他俩,剩下的四人,一看那做派就是运修,都是司修以上修为的。

    就在飞舟即将升空之际,舱里又进来三人,全是女修。

    打头的女修,是个初阶司修的少妇,另外两名,一名是中阶司修,一名是青涩的少女,才刚刚初阶制修。

    这三人身上的气息有些古怪,除了制修少女之外,另两人都是灵运混修的修者,并不是纯粹的官府中人。

    后舱里一共三排座位,一排四个,中间是过道,每边是两个座位。

    六名已经坐下的乘客,每排坐了两个,李永生和公孙未明也占了一排。

    初阶司修的少妇扫一眼,待看到李永生和公孙未明这一排,眼睛微微一亮——有两名俊俏的少年郎,旅途不会很寂寞了。

    公孙家的三长老和四长老,相貌真的是有点过分,不但显得年轻,还特别英俊,哪像人家二长老?仅仅是中阶真人,就规规矩矩地弄个中年人的相貌。

    不过,人工的终究比不上自然美,少妇左右看一下,抬腿走到李永生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中阶司修明显是保镖之类的类型,见状有点犹豫,看向了那名少女。

    那少女却是冲着少妇发话,“妈,我要坐你那儿!”

    “你坐这个哥哥的旁边吧,”少妇一指公孙未明,笑眯眯地发话。

    公孙未明哈哈一笑,“行啊妹子,坐过来吧,哥哥给你讲故事。”

    这货就是个老不修,明明是高阶真人,岁数能当少女的爷爷了,偏偏喜欢沾花惹草,这么嫩的小苗也下得了口。

    然而,少女也不是一般人,她眼皮一翻,“妈,你让开,这个哥哥更俊俏。”

    坐在前面的四个运修,齐齐扭头看过来,看着这对奇葩母女。

    不过……这俩年轻人,长得真的是俊俏啊。

    下一刻,他们就将头扭了回去——两名年轻人身上气息不详,应该不是好惹的。

    少妇犹豫一下,还是起身坐到了公孙未明旁边,嘴里轻声嘀咕,“这个小浪蹄子,就见不得俊俏后生,小英,你也坐。”

    中阶司修见到少女坐到李永生旁边,自己才选了一个座位坐下。

    少女看起来青涩,一坐下之后,就主动冲李永生发话,“哥哥,你去会稽,有什么公干?”

    李永生看她一眼,想一想之后回答,“听说金陵有水军操演,阵势非凡,弄死了不少鱼儿,我去那儿捡点死鱼,卖了好赚钱。”

    “扑哧,”少女笑出了声,她的笑点还不是一般的低,“你怎么也是坐飞舟的人,怎么可能去捡死鱼卖钱?”

    “怎么不可能?”李永生看她一眼,又冲公孙未明一扬下巴,“我是跟着我家掌柜的,蹭飞舟坐呢,他做的买卖大。”

    “是吗?”少女的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却是不看公孙未明,继续盯着李永生,“你们做什么生意的?”

    “环玉,你可别被他骗了,”旁边的少妇出声了,“这里的位置,就不是生意人能坐的,前面的客舱,坐的才是生意人。”

    原来这会稽郡的飞舟大,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一郡和隔壁的江淮郡,都是商业非常发达的地方,商人跑来跑去,总是很忙的,对时间也很重视,所以官府让他们有偿乘坐飞舟。

    能上了飞舟的,就算会稽郡顶尖的商家了,但是他们也只能挤在前面。

    这个飞舟跟地球界的飞机,还是有所不同的,因为前面比较危险,所以商务舱在后面。

    挤在前面的,除了商家,还有会稽郡官府里,司修以下的官员——不到司修,没资格坐到后面的商务舱。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的身份,显然不可能是行商——起码不可能仅仅是商人。

    但是这三个女人,肯定也不是普通人,那青涩的少女,也就是十六七岁,已经是制修了,更难得的是,制修居然能坐进商务舱。

    公孙未明嘴角上翘,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不知道两位美女,去会稽有何公干?”

    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撩妹技能,是天生的。

    少妇心里一暖,捂嘴轻笑,“我们?回家啊……你们此去会稽,有落脚的地方吗?”

    “有啊,”公孙未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玉带路的秦淮客栈,嗯,很不错的。”

    “那也能住人?”少妇的声音大了一点点,嘴角泛起一丝不屑,“一帮做皮肉生意的聚居之地,俊哥儿你不会口味这么差吧?”

    公孙未明邪邪一笑,“那我总不好住到你家里,你说是吧?”

    “那又有何妨?”少妇的眼中,简直要滴出水来了,“我家可是大得很。”

    必须承认,花痴女是存在的,少妇和她女儿环玉,就是其中之二。

    待到傍晚下飞舟的时候,李永生二人,已经将对方的底细摸清楚了,原来是会稽钟家的人。

    钟家是会稽数得着的商贾之家,曾有“钟半城”的说法,意为金陵一城,钟家占一半。

    少妇曾经嫁于吴家,夫死之后回了娘家,心思也野了,尽情地放纵自己后半生。

    她的女儿吴环玉,看着青涩,但其实也是老司机了。

    只看商务舱里其他四人的反应,就知道他们都识得这对母女,而且没人敢招惹。

    下了飞舟之后,公孙未明就有点蠢蠢欲动,想去钟家住宿。

    所幸的是,公孙家已经派了人来接应,说住的地方已经安排好了。

    住处还真是秦淮客栈,其实这里也是金陵有名的销金窟,只不过在钟家这种地方豪强面前,有点上不得台面。

    钟家母女实在有点舍不得这俩俊俏后生——必须指出的是,俊俏后生其实多了,但是有资格坐在飞舟商务舱里的,还真的不多。

    公孙未明的牺牲色相,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两人知道了,金陵城的百姓,对于发生在扬子江上的摩擦,似乎没什么反应。

    公孙家的子弟将两人引到玉带路,转了一圈之后,悄然地来到了金陵城外的一个小镇上,那里才是两人真正歇脚的地方。

    同时他们也得到了最新消息,因为会稽水军的步步紧逼,公孙家的船队已经撤到了扬子江入海口,随着战马的日益疲惫,公孙家有意在附近找一块地方,先将战马放到岸上休养一下,恢复元气。

    公孙未明斜睥一眼李永生,“不行的话,找曲阿杜家帮个忙?”

    他将杜晶晶对李永生的情意,看得一清二楚,而曲阿杜家离金陵和入海口也不远,正合适战马休整。

    李永生却是听得头皮发麻,他一点都不想再跟曲阿杜家挂上钩,永馨对杜晶晶,还是很有怨念的。

    所以他迟疑一下,缓缓发话,“不着急,咱们先详细了解一下情况,这么说吧……我先问个问题,既然水军扣马的意念很坚决,为什么会稽郡的黎庶,对此不是很看重?”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