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借势吗?
    没了军役部的支持,会稽水军拦截公孙家的马匹,就是程序正义。

    当然,纯粹从操作的角度讲,想要顺利解决此事,会稽水军这里,也可以做一做工作——非常时期,没必要那么坚持原则。

    但是非常遗憾,会稽水军不接受劝说。

    王志云倒是做通了会稽郡军役使的工作,但是水军直接无视了这个请托。

    公孙家族也托了个一个家族说情,水军继续无视,并且强调说,我们不是有意为难,实在是不知道这些战马,到底会送到什么人的手里。

    李清明则是明确表态,我不会去劝说的,所谓军队,就要讲个原则和规矩,现在军役部缺乏的也是对纪律的尊重,现在,你让我带头破坏纪律?

    他甚至表示,我能无视此事,已经是看在此事对朝廷有利的份儿上,很给某些人面子了。

    他这个态度,真的不算意外,毕竟是从军队基层走上来的,强调纪律性,而且他上台到现在,军役部的事情,也没理顺,前一阵黄司长的倒台,更让他铁下心思认真整肃一番。

    他不出面,朝廷里其他人也不可能出面。

    一来是胡乱对军队插手,这事儿犯忌讳,二来就是担心宁王不稳。

    宁王胆小的口碑,大家都听说了,但是谁敢保证,他是真的胆小,还是假的胆小?

    荆王、襄王和梁王,隐隐都有作乱的苗头了,宁王也是上了书的亲王,这个节骨眼上,实在不能再让他也不稳了。

    所以现在,事态就算僵住了,朝廷也只能两不相帮,让双方自行协商。

    然而,时间不会两不相帮,它很坚定地站在了会稽水军一方。

    水军拖得起,公孙家拖不起,他们运送的是马匹,不是鲨鱼,战马擅长的是在陆地上奔跑驰骋,长期待在船上,不但会影响精神和健康,还会死的。

    公孙家出海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特地多载了两百匹马,算是沿途的损耗——若是损耗不了那么多,多出的可以卖钱,也可以打包送人情。

    现在船上已经死了近二十匹战马,加上因为种种原因落海的,还有可能因为生了疫病被宰杀的,总共已经去了五十多匹。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还有很多战马,精神萎靡了。

    万一生出疫病什么的……公孙家简直不能想象那个后果。

    公孙家拖不起,博灵郡也拖不起,战马来了,是要接受训练的,骑兵也是要接受训练的,形成战斗力,这需要一个过程。

    所以公孙家派了人到西疆,将这件事告知族中的长老和李永生。

    李永生皱着眉头听他们说完,然后出声发问,“你们认为,咱们该做些什么?”

    前来报信的公孙家子弟回答,“王军役使认为,您救治过李清明,如果您亲自出面的话……”

    “没用的,”不等李永生说话,公孙不器就直接发话了,“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李清明那货看着愣,其实有点小心思,说不给面子,就真能做到不给面子。”

    李清明在东北的时候,公孙家就跟他打过交道,还是比较清楚其人的。

    众人闻言,相对无语,不过公孙未明眼睛一亮,“永生,你不是跟御马监宁致远关系好吗?让他从御马监走个手续,问题不大吧?反正我公孙家的马又不收钱。”

    “这不可能,”李永生想也不想就摇头,“御马监是内廷的,权力可以无限大,但是绝对不能绕过军役部,这是原则问题,宁御马那边就算答应,李清明不认可也是没辙……我看宁致远都未必会答应。”

    公孙未明觉得面子上有点下不来,眼珠一转,又出一个点子,“那这样好了,这两千匹马送给御马监了,让他们从靠近博灵的马场,悄悄拨付过去两千匹,你看如何?”

    “这个主意好,”公孙当行点点头,高兴地发话,“实在不行,那些拨付给博灵的军马,可以报马匹走失,反正御马监又不损失什么。”

    李永生想一想,这个建议确实不错,可见公孙家的太上长老,对人心的把握,还是不错的。

    不过没等他表态,公孙不器不答应了,他皱着眉头发话,“两千匹马咱们送得起,但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大,到了这一步,咱公孙家就此偃旗息鼓,再也没了后文……这样好吗?”

    公孙未明和公孙当行听到这话,先是一怔,然后齐齐摇头,“不好。”

    公孙家不差这两千匹马,从御马监转一下,不落这个捐赠的名头,真的无所谓,他们原本就没打算声张——李永生你领情就行。

    但是到了现在,两千匹马的船队被拦截,已经惊动了中土国官府的上上下下。

    虽然大多数的黎庶,属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可是在有心人眼里,这不仅仅是两千匹马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中土国高层,对于下面的官府系统,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来控制。

    今天宁王能拦马匹,明天襄王就可能自制军械——借口是现成的,征讨荆王。

    所以这个口子,不能随便开,只能走变通之道,搞个私底下的黑幕交易,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这选择对官府好,对公孙家就不好了,他们的声誉会被殃及。

    公孙家族不能冒这个险。

    凭良心说,公孙家真的不想被卷入这一场漩涡,但是当初为了救治公孙不器,已经被动卷入了此事,那么,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捍卫公孙家的荣誉,是必须的。

    公孙家可以无声无息地捐赠,但是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声退场——为了荣誉。

    “是这个道理,”李永生点点头,他非常理解公孙不器的意思。

    所以他表示,“看来,我得亲自走一趟了……一直说要走,现在终于得走了。”

    公孙未明的眉头一皱,“李清明和宁致远都不顶用,你去一趟有什么用?不如大家再商量商量,找个稳妥的办法出来。”

    “是啊,”太上长老也点头附和,“实在不行,咱们可以去找三宫主说项,李清明当年,可是欠了北极宫好大的人情。”

    这也不失个好点子,就算李清明不卖北极宫的账,可是北极宫终究是东北抵御伊万国的支柱力量,三宫主出面,内阁都要好好掂量一下。

    然而,李永生还真不想惊动三宫主,那个女人,他觉得有点可怜。

    当然,更关键的是,他认为三宫主也未必能有那么大的面子——这种事,从上层往下压,不是最正确的解决方案,搞定下面才是关键,哪怕稍微有点违规,也无所谓。

    所以他摇摇头,“不用了,我现在就走,你们谁能帮我弄几匹马?”

    “我也跟你走,”公孙未明出声了,“等你强闯会稽水军关卡的时候,我可以帮你打架。”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强闯水军关卡,倒是亏你想得出来。”

    “你小子,别看笑眯眯的,骨子里狠着呢,”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发话,“我觉得你去那儿,肯定要搞事,你敢说我说得不对?”

    “你这可不是废话?”李永生翻个白眼,“我不搞事,战马能送到博灵郡吗?”

    “那咱一起去,”这次是太上长老发话,其实他也憋了很久了,“奶奶的腿,敢刁难我公孙家,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这个没必要,”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西疆这边,也一时离不开人,你们在这里继续报仇就好,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

    公孙不器闻言,眼睛一亮,“永生你已经有智珠在握了?”

    “哪里来的那么多智珠?”李永生听得就笑,“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呢,只有在仔细了解之后,我才能制定计划。”

    公孙不器闻言,先是眉头一扬,然后重重地点头,“这样也好,调查之后,再决定行止,不得不说,你在世情之道上,已经超出了你这个年纪该有的造诣。”

    李永生又是一笑,“不器准证谬赞了。”

    “不是谬赞,我是说实话,”公孙不器摇摇头,郑重其事地发话,“我在年轻的时候,也遭遇过一些事情,总觉得自己的方案很完善,却忘了分析细节……细节才会决定成败。”

    “没错,”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他真的非常非常认可这个说法,这种话,也只有经历过太多的人,才说得出来,“具体的处理手段,我得过去了解一下,才能制定。”

    “这样嘛……”公孙不器沉吟了起来,其实他虽然接受了李永生的治疗,但是身为天之骄子半步真君,心里一直有自己的傲气,所以一直很少说话。

    不过两人谈得确实不错,他沉吟一下,难得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既然宁王和朝廷僵住了,我建议……你考虑借一下荆王或者襄王的势。”

    难得的明白人啊,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不瞒你说,我还真有这方面的打算。

    “咦?三长老,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阴险啊?”公孙未明笑了起来,诡异地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