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明白人(一更)
    很简单吗?丁相实和三宫主齐齐侧头,看向李永生。

    小家伙,虽然你很了不得,但是也不能随便开口吧?

    李永生微微一笑,对着三宫主发话,“相实真君既然让出了这面旗帜,那么四大宫就要考虑一下,给他一面炼化过的教旗。”

    然后他看向丁相实,“反正你最终是要炼化它的,省了你炼化的步骤了,如此可好?”

    并不是很好啊,相实真君心里有点不满意,要知道,见识都是一点一点攒出来的,若是这教旗真的交给他来炼化,在炼化的过程中,他可能还会有收获。

    不过这话现在说出来,就有点不成体统了。

    首先,炼化是需要时间的,按三宫主的说法,起码要炼化个几十年,才能达到目的终究是邪教的真选教旗,这不是开玩笑的。

    他今天暂时镇压这教旗,都费了好大的功夫。

    其次就是,这面教旗虽然是被他拿下了,但是在这个过程里,很多人都发挥了作用,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

    最起码,若不是李永生的传送阵盘,沙王根本就不可能进入中土,面对两名真君的夹击。

    还是说这个传送,如果没有这个突如其来的传送,两名真君,真的留得下拥有真选教旗的邪教神选真君吗?

    所以,他能得到炼化过的教旗,其实已经可以知足了。

    丁相实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

    但是这一次,轮到三宫主不答应了。

    她看向李永生,皱着眉头发话,“炼化过的教旗,虽然没有什么用处,用来防身却是极好的,比如说做个披风什么的……道宫里可能没有现成的教旗了。”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纷纷点头,这也是可能的。

    虽然这教旗屁用没有,但是……它足够坚韧啊,随便涂点花色,披在身上,那就是一件防御力惊人的披风。

    四大宫弟子众多,关系户也海了去啦,这种纯粹靠着材料取胜的披风,不需要灵气支持,有点办法的高阶修者,谁不想弄上一件,交给自家的小辈来用?

    三宫主做事严谨,不愿意空口答应人,就指出了这种可能。

    相实真君的脸色,越发地不好看了我已经很委屈了,你连个披风都不给我?

    李永生却是笑了,“这也很简单啊,问一问这披风价值几何,相同价值的灵石,赔付给相实真君不就行了?”

    丁相实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其中因果,忍不住一呲牙,“小子,你活得太明白了吧?”

    李永生微微一笑,“相实真君,您刚才还叫我李大师呢,现在就成了小子?您这是媳妇娶过房,媒人丢过墙吗?”

    丁相实的嘴角抽动一下:尼玛,刚才我是讽刺你,好不好啊?

    “嗯?”三宫主听得眼睛一亮,合着说来说去,最后还是扯到了支付多少灵石的问题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能用灵石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这小家伙的世情之道,果然是娴熟无比啊。

    想到这一点,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李永生,我发现你活得也很明白。”

    李永生很无语地翻个白眼,我只是不想让你两家生出罅隙来,难道这也错了?

    此事至此就说开了,在其他人的见证下,丁相实将真选教旗交给了三宫主。

    相实真君心里,还是有点苦,他兴高采烈地封镇了好半天,最终却是便宜了北极宫。

    当然,这也不能称之为便宜,他已经明白,一直镇压这玩意儿,其实是个苦差事。

    可是,那终究是他当着诸多修者的面封镇的,想一想当时的意气风发,现在看起来,却是一个十足的笑话。

    真君心里郁闷,少不得看一眼李永生,“你知道的辛秘不少啊,走,咱俩找个地方聊一聊。”

    “相实真君且慢,”三宫主再次出声了,“我找此人还有事。”

    丁相实看她一眼,悻悻地离开,去看丁家子弟的情况了。

    丁青瑶和张首座见状,也向三宫主告辞走人。

    三宫主留下了李永生,却不跟他说话,而是将已经封镇的真选教旗梳理一下,卷成细卷,慢条斯理地又加了三道封印,非常认真,一丝不苟。

    她不说话,李永生也不说话,看了一阵她整理教旗,又侧头看着远处的中土国修者。

    此次回来的修者,有一半都带着伤,不过因为有道宫的暗中支持,给出了一些符箓,极少有人受到教火的侵袭,多是一些肢体上的损伤。

    这一次被邪教教徒拖住,起码有二十名修者死在了新月国,重伤者也有三十多。

    不过现在,大家暂时忽视了那些死伤,而是陷入了一阵狂喜之中大胜啊,近四十年未有的大胜。

    值得庆贺的事项,真的很多。

    首先,这是卫国战争结束,中土从新月国撤兵之后,中土修者第一次大规模、有组织地攻入了新月国,不但成功地实施了抢劫,还诛杀了大量的新月国修者。

    其次,他们完成作战目标之后,成功地回归了中土。

    这次由民间发起的征讨,办得如此成功,能极大地提振中土修者的士气,鼓舞民心。

    至于说死了差不多三十名修者,重伤的更多,出征的修者们虽然也悲痛死的都是自家儿郎,但是远远没有悲痛到不可自拔的地步。

    中土就是这种习俗,尤其出征的还都是隐世家族的子弟,这是一个极富有进攻性的群体,他们宁可在战场上战死,也不会因为害怕战斗而缩在家里没有人能忍受这种耻辱。

    总之,在玄青位面,大家都见惯了生生死死,没有那么多圣母情怀。

    当然,众人如此高兴,最关键之处还是在于:邪教的真君沙王伏诛了!

    战场上的仙陨之光西疆有多久没有出现这种景象了?

    能目睹邪教真君被中土真君诛杀,连那些身负重伤回来的修者们,都是在眉飞色舞地谈论着,一点都不像重伤员。

    开眼,真的是太开眼了;自豪,真的是太自豪了。

    至于丁家真君封镇的真选教旗,大部分修者不太明白其意义,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邪教真君手里一件极为有灵性的道器,被中土国抢过来了。

    这就足够了啊,不但杀了人,而且夺了宝。

    说着说着,大家就猛地想起,后来慕容神起冒头了,那厮可也是邪教真君。

    于是,公孙家两名准证,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围观你俩也太牛了吧?

    这一刻,公孙未明非常庆幸,自己使出了定靖拂尘,虽然少了一次使用次数,但是两名准证联手重创真君,足以让公孙家族的名号再响一点。

    不过……貌似大家更关心的是,慕容神起伤成什么样了。

    最有资格发言的公孙不器闭口不言,公孙未明也不好多说,只能讪讪地表示:最后一击,是玄女宫真君所为,这问题你们不该问我俩啊。

    就在这个时候,呼延书生出声了,他认为慕容神起起码会跌落境界要知道,在参战之前,这厮就是重伤在身的。

    西疆四家族相信他的判断,但是陇右丁家心里多少有点不服气,见到自家真君回来了,纷纷出言发问慕容神起会不会跌落境界?

    “仅仅是跌落境界?美死他了,以后他都不能出手战斗了,”相实真君不屑地一哼,“如果那厮不傻的话,不会再出现了。”

    他对那厮伤情的分析对不对,这个没人知道,但是他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在这一天之后,整个玄青位面,再没有了慕容神起的消息。

    李永生正远远地看着他们,听到身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是三宫主收起了教旗,吞服了一颗药丸,虚浮在空中,直接闭目打坐。

    她虽然是真君,可是刚才连连施放雷法,体内灵气有点减少,打坐恢复一下,也是正常。

    李永生无奈地撇一撇嘴,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在上界的时候,似乎应该多接触几个本位面飞升上去的主儿,而不是把宝押在瘸子一个人身上。

    瘸子倒是没有跟他说,在下界还有这么一桩孽缘,但是他跟张木子相处了那么久,就算张木子不想说,但是无心之中带出那么一两句,也足够让他知道,三宫主对瘸真君是什么态度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永生仙君下界之前,最关注的是玄青位面的各种风土人情,危险什么的,他基本上不会考虑。

    在他看来,一个真君的名号,就足够庇护他躲开一些小事了。

    更何况,中土国飞升到仙界的修者,虽然绝对数量不少,找起来还是很难的,而且冒充那些飞升修者的有缘人,容易让人生出某些联想。

    三宫主抵达西疆也一个多月了,从未跟他说过一句话,今天当着他的面封镇教旗,然后打坐休息,显然是要先磨一磨他的性子。

    李永生有一走了之的想法,不过,遇上瘸子那种奇葩,三宫主也真是够倒霉的,他不打算跟这个可怜的女子计较。

    他正胡思乱想着,身后一股雄浑的气势逼了过来,然后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跟我说实话,瘸子那厮,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加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