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失算的真君
    丁相实好不容易封印了真选教旗,怎么可能愿意交出去?

    虽说沙王是两真君联手算计的,最终被道宫的两准证毁去了肉身,又是三宫主消灭了元神,但是……真选教旗,是他丁某人留住的!

    不但是他留住的,也是他封印的,你道宫凭什么说拿走就拿走?

    相实真君非常期待炼化这教旗,成为丁家的又一件镇族之宝。

    就算你道宫在里面出力不少,而战利品这东西,也不能谁抢到就算谁的,可是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要拿走,真的合适吗?

    相实真君脸一沉,“如何不该我丁家所有呢?这东西是我留住的。”

    “你这……”三宫主的嘴巴动一动,然后无奈地摇摇头,“好吧,你有一份功劳,但是此物,跟我道宫有缘!我们会补偿你的。”

    “那不如我丁家补偿道宫好了,”丁相实叫了起来,“你要什么?中品灵石吗?”

    丁家的中品灵石也不多,但是通过族里隐秘的通讯手段,他知道丁青莲此番在新月国抢劫,很是得了一些中品灵石。

    这个消息,外人并不知道,按说是不能随便张扬的。

    可是相实真君心里清楚,自家的收获,早晚会被曝光。

    作者你慢着——丁家族人自成一队,抢劫到的灵石数量,怎么可能曝光呢?

    这么想的人,就图样图森破了,丁家不说,难道遭遇抢劫的真神教不会说?

    以往的例子证明,那些邪教教徒,会将被抢劫的数量,夸张到十倍甚至百倍。

    比如说,丁家此次,抢劫到了十余块中品灵石,真神教则会宣布,那些庙宇损失了数百块中品灵石。

    到最后,还得丁家人站出来澄清,说我们在哪个庙,抢了几块。

    没办法,真神教就是这么恶心,这是有无数先例的,抢劫的时候,他们会说啥也没抢到,被抢的话,他们可以无限夸大数量。

    所以丁相实认为,否认自家的收获,没啥意思,骗得了外人,骗不了有心人。

    反正这真选教旗,丁家是要定了,大不了多出一点灵石。

    “这不是灵石的问题,”三宫主欲言又止,想一想之后,她一抬手,卷起了李永生、丁青瑶和张首座,向远处飞去,“找个地方谈一谈。”

    丁相实见状,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三宫主没有飞多远,就是十余里地,选个山头落下,“好了,这里清净,杀那沙王,也就咱们几方的事情,就说个明白。”

    诛杀沙王,确实是这几方都出力了——起码都有资格惦记真选教旗。

    她看一眼丁青瑶,“你觉得,此物该归我北极宫,还是该归丁家?”

    丁青瑶犹豫一下,方始答话,“此物……好像没那么神奇吧?”

    玄女宫也有一面邪教真选教旗,但是一直被镇压着,仿佛还是一种负担,更多的……她就不清楚了,毕竟她是卫国战争之后才成长起来的真人。

    三宫主又看向张首座,“那你说一说好了。”

    白虎庙客堂张首座很干脆地回答,“当然该归北极宫所有。”

    “我懒得理你,”相实真君看他一眼,又看向李永生,“你说一说吧……你肯定是拿不到这宝物的,但是我保证,你出的力,我是认可的。”

    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相实真君,你这是……想炼化邪教的教旗吗?”

    “那当然了,”丁相实理所当然地回答,“此物会成为我丁家的镇族之宝。”

    “那你还是算了吧,”李永生摇摇头,“不如交给北极宫。”

    三宫主淡淡地看他一眼,并不说话。

    相实真君却是不干了,他脸一沉,“这也是你的世情之道?”

    这话肯定不是在论道,而是讽刺李永生见风使舵。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相实真君,你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真选教旗,说实话,道宫里的人,没人会同意你炼化它,真的。”

    “你果然知道,”三宫主的眼中,精芒一闪。

    “呵呵,”丁相实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笑声,“那倒要劳烦李大师解释一下了。”

    他从来没有将李永生称作李大师,现在这么称呼,讽刺的意味极浓。

    李永生也不理他,而是看向了三宫主。

    三宫主的下巴一扬,“就咱们几个人,泄露不出去,你只管说。”

    李永生见退无可退,只能叹口气,“真选教旗,其实只能镇压……”

    原来真神教的真选教旗,在玄青位面,有且只有四面,那是真神教在本位面的意志体现。

    意志体现,那就涉及了规则,多一面少一面都是不行的。

    此物炼化极难,但也不是不能炼化,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旦炼化了,真选教旗就少了一面,上界的真神教,会向玄青位面重新发一面。

    而炼化之后的真选教旗,除了坚韧,就再没有别的用处,甚至不能当作炼器材料来用。

    道宫也是炼化了几面真选教旗之后,才知道真实情况的。

    所以道宫的选择就是,将教旗镇压——不炼化,也不放走。

    镇压真选教旗,并不需要多费劲,难的是必须一直镇压,不能松懈。

    在今天的战斗之前,道宫已经抢了两面真选教旗回来,全是来自于卫国战争,付出了数名真君的性命。

    事实上,卫国战争能获得胜利,跟道宫抢夺了这两面真选教旗,很有一些关系。

    新月国以为,失了两面真选教旗,马上就能再得回来,哪曾想,道宫这次选择了镇压,不炼化了,这真的搞了他们一个冷不防。

    没有真选教旗的邪教真君,当然也很厉害,可是有和没有,终究是有区别的,后来中土国的反攻,是国力使然,不过没有教旗的邪教真君,底气也真的不够足。

    道宫抢来的那两面真选教旗,分别被镇压在玄女宫和青龙庙,这两处离新月国比较远,真神邪教若是想通过被镇压的教旗做什么,比较难以实现。

    沙王拿的这面真选教旗,是真神教仅剩的两面真选之一,不成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缴获了。

    要不说年轻人太冲动了,真的不好,新月国一共三名神选真君,总共才两面真选教旗,沙王能得其一,真的是很受邪教的重视,却意外地死在了一场遭遇战里。

    可以想像得到,真神邪教现在会如何地暴跳如雷。

    不过那不是北极宫三宫主要在意的,她在意的是,按照道宫四大宫的约定,若是获得第三面真选教旗,就轮到北极宫来镇压了。

    第四面真选教旗,才会轮到白虎庙,原因也很简单,白虎庙离新月国最近,邪教想通过真选教旗搞点什么幺蛾子,只有对白虎庙下手,才最方便。

    对于这些细节,李永生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真选教旗不合适炼化,一旦炼化,这面教旗就等于废掉了,而真神教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这样的辛秘,就连丁青瑶都不是很清楚,毕竟她没有到了真君那个级别。

    同为高阶真人,白虎庙的张首座,心里却是有数,这是因为白虎庙曾经提点过自家的准证,遇到真选教旗,不要跟其他人抢,而是要坚持将那个东西送给北极宫。

    所以张首座回答的时候,异常干脆利落。

    这些辛秘,李永生说了点,三宫主说了一些,直说得丁相实目瞪口呆。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三宫主身为道宫老牌真君,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说谎。

    而且李永生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个传言。

    还有白虎庙的张首座,他虽然不明内中详情,却是表示,庙里确实是做过这样的安排。

    相实真君愣了好一阵,才咬牙切齿地发话,“合着我就白抢了这面教旗?我可是放弃了越过国境杀敌的机会。”

    三宫主看着他,也有点哭笑不得,“相实真君你还是离了大功,道宫可以补偿灵石,你若是认为,丁家有能力持续镇压这邪教真选教旗,我可以跟其他三大宫商议一下,让与你丁家。”

    然后她又补充一句,“不过,绝对不得炼化,这是必须的,要立下大誓。”

    相实真君目瞪口呆了好半天,才叹一口气,“这样的麻烦,我丁家要它作甚?”

    其实他还是有点想要,虽然这教旗只能镇压,可是在镇压的期间,通过观摩感受教旗的状况,也能有些体悟——未必一定会对修行有利,但是长点见识也是不错的。

    所谓家族的底蕴,说的可不就是这些?对修行未必有用,但是说起来,却很有逼格。

    不过,想到白虎庙作为四大宫之一,都不接手这面旗帜,只想着镇压最后一面,相实真君觉得,自家来镇压这旗帜,不但辛苦,关键是风险也不小。

    须知陇右距离新月国,也是很近的。

    若是丁家能再多一名真君,这面教旗,我丁家还真想要了。

    他又沉默半天,才出声,“灵石什么的,我也不知道该要多少,三宫主你以为我该怎么开口?”

    三宫主郁闷地叹口气,“这个……我哪里知道?这是我北极宫的责任,你以为我真稀罕?”

    就在这时,李永生出声了,“这个很简单吧?”

    (更新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