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要自首
    慕容神起的设计,不能说差。

    平心而论,有真选教旗加持神力的沙王,基本上就可以同时抗衡相实真君和北极宫三宫主,再加上可以随时出手偷袭的慕容真君,他们甚至有可能将中土国的一名真君,留在新月国。

    沙王也很赞赏这个方案,于是就同意了,说你身负重伤,藏起来偷袭也比较好。

    事实上,神选真君还有个想法:慕容神起藏起来,不但有利于战斗,也可能成就沙王自己的名声。

    万一中土国的真君不敢越境的话,那么大家看到的就是,神选真君在国境线上狂虐中土修者,如同闲庭漫步一般,尽显和霸气。

    对方的两名真君,被沙王一人就震慑住了!

    这样的宣传口径,是沙王需要的,更是真神教需要的这样刷声望,真的不要太爽。

    慕容神起没兴趣关心这位是怎么想的,他在意的是,自己能隐藏起来,关键时刻出了阴手就可以了。

    他对此非常知足,失了根脚就是丧家之犬,哪怕是真君也不例外,除了他自己,没人会关心他的伤势。

    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沙王竟然直接冲到了中土国境内,然后在瞬间就被诛杀了。

    这尼玛实在……太凶残了!

    慕容神起认出了对方的手段,前几日他在中土国,也享受过类似的传送待遇。

    不过他还是相当地吃惊:竟然能把真君传送这么远?

    传送不难,真君也不比真人重多少,但是违背真君意愿的传送,真的不容易。

    然而下一刻,他就将这份吃惊抛到了脑后:不用感叹沙王了,还是多想一想,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吧。

    沙王的陨落,对于真神教而言,会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整个新月国,也只有三名神选真君,在真君里都是顶尖的存在,而沙王是这三名真君里最年轻的。

    慕容神起也算是老牌真君了,但是跟沙王比起来,什么都不是,事实上,他是中土国叛逃过来的修者,平时也不用教名,身份本来就尴尬。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沙王也不可能明知他伤重,还要他出手襄助丧家之犬,原本就没有什么尊严可言。

    现在沙王陨落在边境,肯定是需要有人负责的。

    而慕容神起就是最合适的背锅侠,他跟沙王同行,却是藏了起来,任由神选真君直接面对中土国两名真君的夹击,罪莫大焉。

    至于说这是他跟沙王商量好的方案?扯淡吧,愤怒的真神教徒们,不可能给他解释的机会哪怕是他解释了,也不会有任何用处。

    至于说他是身负重伤……谁会在乎这个?

    慕容神起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他必须自救。

    如何自救呢?当然是击杀一两名中土修者之后,假装遭受重创,狼狈逃走。

    这个手段有用没有?他并不确定,但是总要好过他什么也不做。

    所以他才会在空中发出一声大喊。

    其实这个喊声,不是喊给中土人听的,是喊给新月人的你们看好了,我要出手了。

    哪曾想他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一柄硕大的拂尘,直接从空中拽了出来。

    紧接着,他也不用想什么假装遭受重创了公孙家的绝杀银,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更恐怖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而是中土道宫的那名女真君,身形一动,直接冲过了国境线。

    众目睽睽之下,除了交战双方,还有布瑞藤的血修在场,她就无所顾忌地冲了过来。

    就这么冲了过来!

    慕容神起吓得魂飞魄散,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幻化成两道身影,电射而去。

    此时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啦。

    但是三宫主既然越过了国境线,怎么可能轻易地放他走了?

    少不得手一抬,又是两道惊雷,击向了那两个人影。

    这样施展出来的雷法,效果肯定要差一点,不过三宫主认为,这就足够了。

    慕容神起此前就受了重伤,刚才又是伤上加伤,已经没必要将他视为真君了。

    果不其然,两道惊雷过后,其中一个人影轰然消散,另一个人影,则是有若一道惊鸿一般,瞬间就划破长空,不见了去向。

    这时,才有人愕然发话,“你……您就这么入侵了新月国?尊敬的道宫真君?”

    问话的是一名布瑞藤的血修,中阶真人的修为,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三宫主,显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还好,道宫在这个位面,也是一等一的强大势力,这名血修真人不敢失了礼数。

    三宫主看他一眼,根本懒得理会,然后冲着地面上的中土修者,冷冷地发话了,“你们在中土作恶多端,终于被我找到了,还不乖乖地过来,束手就缚?”

    中土的联军初听到前两句,好悬没炸了锅。

    不过再听到后面两句,愣了一愣之后,不少人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公孙未明笔直地向前冲去,脸上的笑容,是挡也挡不住,“哎呀,左右是活不了啦,不如回中土国伏法的好,也算落叶归根了!”

    前方两名新月国的真人,挺着兵刃就迎了上去,一脸的狰狞,“留下命来!”

    公孙未明理都不理他俩,身体笔直地向兵刃上撞去。

    “找死!”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三宫主伸出手指,向两人一点,又是两道惊雷发出。

    这两名邪教真人,一个中阶一个高阶,这样的修为,那里吃得住真君的一击?

    两人顿时就僵在了那里,公孙未明这才一抖手,一刀将那高阶真人斩为两段,然后冲到了三宫主脚下,挤眉弄眼地发话,“真君,我来自首了!”

    必须指出的是,一旦进入新月国的地盘,道宫的术法,威力就大减,三宫主这两道惊雷,甚至没有将那名中阶真人杀死,仅仅是将他轰成了废人。

    倒是这个高阶真人比较倒霉,在身体僵直的时候,被公孙未明一刀斩杀了。

    见到未明准证顺利突围,大家都有样学样,纷纷大喊着“我要自首”,冲向了三宫主。

    谁敢拦着,三宫主直接出手诛杀,毫不客气,根本不在意什么大欺小。

    也有修者自尊心比较强,不想这么做,比如说公孙不器,又比如说呼延书生。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有些真神教徒,不敢拦着那些自首的修者,他们没了攻击目标,就直奔这些不肯自首的修者杀了过来。

    尼玛……公孙不器悻悻地斜睥呼延书生一眼,却发现对方也瞄向了自己,两人的目光正正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齐齐大喊,“我要自首……”

    声音中,隐隐有些无奈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没得选择啊。

    眼看着中土国的修者们,都汇集到了三宫主那里,就要重回中土了,那名布瑞藤的中阶真人又出声了,“尊敬的道宫真君,您刚才在新月国的领土上,公然杀害真神教信徒,难道……”

    三宫主冷冷地看他一眼,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中土道宫在捉拿通缉犯,敢阻拦者……死!”

    “还能……这么玩?”一名布瑞藤血修低声嘀咕,“真不要脸。”

    “是啊,道宫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溃了,”一名女性血修满脸的生无可恋。

    总算还好,两人交流用的是布瑞藤语言。

    那名中阶真人的血修还是不甘心,大声发话,“尊敬的道宫真君,您好像入侵了新月国,难道不该给新月国一个解释吗?”

    “闭嘴!”有人大喊一声,却是北极宫堂主院的邢堂主,他站在边境线外,大声发话,“新月国有真君先进犯我中土,我中土不过有样学样、以牙还牙罢了!”

    最终,三宫主带着一群精疲力竭的修者,顺利返回了中土。

    她在面对新月国的低阶修者时,表现得很没有节操,不但胡说八道,还肆无忌惮地大欺小,但是在以后的日子,那些回归中土的修者们说起她来,那就是一个字服!

    甚至在回归的第一时间,丁青莲就对着白虎庙客堂张首座发话了,“张首座,以后咱白虎庙,也不能一个劲儿地死拼,还得学一学北极宫三宫主。”

    张首座脸上不是很好看,白虎庙还真就是死拼的类型,遭遇强敌死战不退,极少变通。

    北极宫三宫主的无节操,也是令他深有感触,原来做人还可以如此空口白牙。

    张首座虽然比较死板,却是也想得到,这些“通缉犯”被“擒拿”回国之后,如何处理,那就由着道宫说了,根本不用担心,无法跟新月国交待。

    但是这么做,真的好吗?太特么的毁形象了。

    不过此刻,面对丁家的指责,他还是绷着脸回了一句,“不用你来教训我,又不是相实真君所为。”

    丁相实在干什么?他在忙着镇压那面真选教旗,顾不上跨过边境教训新月国人。

    真选教旗可是被他定住的,眼见三宫主冲过了国境线,他就要收下此旗须知这是真神教的护教之宝,能缴获的话,那是莫大的荣耀。

    若是可以炼化的话,丁家那岂不是可以……哈哈哈哈?

    他使尽了手段,终于将此宝暂时封印了起来。

    哪曾想,三宫主一回到中土,就淡淡地发话,“此物,不该你丁家所有,交上来吧。”

    “啥?”丁相实的眼睛一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