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宝物的取舍
    仙陨之光尚未出现,就传来一声大喝,“注意戒备!”

    出声的是丁青瑶,她让玄女宫的人收回注意力,“不是仙陨之光,而是仙陨之火。”

    朱尔寰倒不是很好奇这仙陨之火,就在众人四下乱看的时候,他轻声发话了,“握草,好狠……要不要把咱们的人,都接过来?”

    他已经熟悉了手上的这个阵盘,而且传送真君,不过是耗去了他一半的灵气。

    那么,将其他陷在新月国的中土修者,也传送过来就好了,能传送多少算多少。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发话,“等一下,看一看再说,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手里有粮的问题,而是他实在不能将这些修者大批地传送回来,否则的话,灵气够不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是不能坐实沙王进攻中土的罪名。

    沙王一个人冲进中土国,这叫武力入侵,铁铁的,就算别人没看清楚,他是如何越境的,但是……那可以是真君的手段。

    若是其他中土修者,也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瞬移到中土境内,那沙王是不是故意入侵,就不太好判断了这会显出中土国有些古怪的手段。

    双方就此事一旦扯起皮来,中土国在道义上就未必能占据制高点了,甚至还可能成为输家。

    要知道,对面还有几个布瑞藤的血修!

    李永生无意对那几个血修做什么,他更加希望,血修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传出去。

    布瑞藤的血修们,现在也惊呆了,“这沙王傻了吗?为什么会冲过国境线?”

    沙王若是还能说话,肯定要狠狠地啐他们一口:尼玛,你以为我想啊?

    不管怎么说,几个血修都是初阶和中阶真人的水准,根本发现不了,其实沙王是被中土修者强行传送过去的。

    作为这场战斗的见证者,他们只知道,沙王的所作所为,貌似……不太符合国际惯例。

    至于这种情况是怎么造成的,他们有诸多的猜测,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摆着,猜测不顶用啊。

    就算他们想歪曲,那也是不可能的,留影石又不是只有他们有。

    中土国那边,起码有几十个人,在拿着留影石记录。

    不光是布瑞藤的血修们心凉,新月国的修者们,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沙王难道……就这么陨落了?

    大家甚至都没有杀敌的动力了,没了真君,还怎么跟对方斗啊?

    也有人出手更狠了,嘴里还高声大喊,“沙王有真神庇护,定然无恙,这不是没有仙陨之火吗?大家加把劲,杀光这些中土猪猡……”

    就在此刻,空中传来一声狞笑,“中土国的小崽子们,想跑吗?”

    话音未落,一柄硕大的拂尘自空而降,狠狠地扫向一处虚空。

    公孙未明手持定靖拂尘,这是公孙家的镇族之宝,他近期一直拿着,但是……他一直不舍得用,真的舍不得啊。

    哪怕是在围攻慕容神起的时候,看到慕容真君化血遁逃,他也没有舍得用。

    以定靖拂尘的威力,定住慕容真君那么一瞬,还是很有可能的。

    只要有那一瞬间,慕容神起就可能根本逃不脱,直接陨落在中土国。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种假设,但是对公孙未明来说,这拂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可以传承的宝物,它是有使用次数的,用一次少一次。

    公孙家不缺镇族之宝,但是镇族之宝这东西,就没哪个家族会嫌多,别说公孙家现在没有真君,就算有真君,也未必舍得使用。

    好吧,主要还是没有真君,若是有的话,公孙家的手脚,也会大一点。

    不过相实真君的那一记辟邪神雷,着实地刺激了公孙未明一下。

    辟邪神雷更是一次性用品,单论名头,还远在定靖拂尘之上。

    定靖拂尘虽然也能当作兵器,发起攻击,但是最大的作用,还是定住对手。

    而辟邪神雷的作用,是重创甚至诛杀对手,这两者哪个更宝贵,还用得着说吗?

    而且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辟邪神雷只是攻击沙王的一种强力手段,并不代表它一定能杀死沙王也就是说,丁相实打出神雷的时候,并没有信心,一定能留下邪教的真君。

    公孙未明马上就被刺激到了,你丁家敢赌,莫非我公孙家就不敢赌?

    所以他传音告诉三长老和太上长老:再出现真君的话,我要用定靖拂尘了。

    拂尘在他手上,他有临机决断权,但是这个选择,必须要告诉公孙当行和公孙不器,好争取实现利益最大化。

    太上长老表示:没问题,这种场合使用定靖拂尘,起码能将公孙家的名头打出去,镇族之宝什么的,固然很重要,但是我公孙家能长盛不衰,靠的是骨子里不服输的精气神儿。

    宝物再好,也不过是死物,家族能传承下去,最重要的是精神和信念。

    好吧,这么说也有点矫情,实在是现在这个场面,真的太大了,参与的势力如此之多,还是在跟异族战斗,太上长老认为,公孙家有必要出那么一波风头。

    此种情况下使出定靖拂尘,哪怕没有重创了真君,公孙家也不算亏我家底牌众多,之所以在国内低调,是不欲同族相残。

    这不是?一打国战,我公孙家的好东西就亮出来了咱真的是没兴趣欺负自己人。

    公孙不器反应更直接,传音告诉公孙未明:看我眼色行事。

    三长老不愧是证真证到一半被偷袭的牛人,声音一响起,他直接看向虚空中的某一处。

    跟他相比,公孙未明也不是差很多,四长老顺着看过去,直觉就知道这里有点问题,再加上三长老的暗示,他想也不想,直接一记拂尘就打了过去。

    就在此刻,天上降下密密麻麻的小光点,在空中虚构出一团巨大的火焰,横跨了中土和新月的边境,足有千里方圆,二十里高。

    巨大的火焰,没有给人带来任何伤害,但是那耀眼的程度,哪怕隔着千里,也能看得到。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若有若无的悲哀,涌上了新月国人的心头。

    “是……仙陨之火!”有人高声叫了起来。

    而中土国这一边,没有悲哀,有的只是狂喜。

    与此同时,空中人影一闪,硕大的定靖拂尘,直接将一个人扯出了虚空,定在了那里。

    眼尖的中土国修者,马上就认出了此人,“是慕容神起!”

    我就知道,肯定还有真君埋伏着,公孙不器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手中亮出一支尺许长的银,抬腕打了出去!

    银在瞬间就变成了丈许长短,雷电一般激射向空中的慕容真君。

    辽西公孙在之前,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称呼,唤作银公孙。

    亮闪闪的银,是公孙家族招牌功法,号称绝杀。

    公孙不器在战斗中,手段也极多,但是在这一刻,他并没有选择天机枝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使出了公孙家压箱底的手段。

    绝杀银,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他的攻击力,天机枝什么的,就要弱上一些,而且此刻是大型战场,还是在新月国,天机枝能起到的追踪效果,并不是很好。

    慕容神起虽然是重伤了,但是修为还在,眼看一道银光电射而来,下意识地一躲,然后他才骇然发现,那银光竟然跟了过来。

    “竟然能锁定真君?”他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地掣出一个盾牌一挡。

    在玄青位面,有很多功法和道器,是能锁定目标进行攻击,但是能锁定真君的,却是极少,毕竟真君是已经证见大道的存在,一般的规则,对他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慕容神起的反应,还是慢了那么一点点,银在盾牌上斜掠而过,正正地钉在了他的小腹上,直接将人刺了一个对穿。

    慕容真君越发地骇然,“辽西公孙的绝杀银?”

    区区的准证,能给真君造成如此伤害,只可能是辽西公孙家。

    啥也不用说了,跑吧!

    他原本就伤得极重,打算闭关几年养伤,再出来兴风作浪。

    但是沙王直接找上了他,说我打算给中土修者一个狠狠的教训,现在非常缺乏好手,要辛苦你一趟了。

    当然,沙王也说了,不会让你白忙,此战结束之后,会让你去神殿修补一下肉身。

    慕容神起怎么敢不答应?他是失了根脚的人,现在客居新月国,就算没有受伤,也得捏着鼻子认了,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至于说什么去神殿修补肉身,这种话听一听就好,千万不要当真不是说神殿没这能力,而是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轮得到他。

    这种资源,真神教自己的真君,都未必排得上号,就别说他这个没根脚的真君了。

    反正生活就像那啥,既然不能反抗,也只能乖乖顺从了,他甚至提出一个建议:咱们可以如此这般行事,中土国一定会气得跳脚。

    没错,沙王在边境线上耀武扬威,还是出于他的建议!

    至于说慕容真君?那当然是埋伏在旁边,准备偷袭可能跨境而来的中土真君!

    (更新到,召唤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