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斩真君
    不怪三宫主疑惑,她怎么看,也看不出沙王有冲过国境线的必要。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沙王这厮一向冲动,又是神选真君,冲过国境线不止一次两次。

    但是现在他将中土修者死死阻拦在边境线上,又有布瑞藤的血修在一边看着,他吃多了撑的,冲过中土国的国境?

    更别说,他可能还拥有真选教旗,一旦过了国境线,真选教旗的威力会大减,而道宫却是多了主场之力。

    三宫主此前在月氏郡火烧原,并没有见到乌孙郡迎战慕容神起的场面,只知道慕容神起被重伤了,不过她在月氏郡,也伤了邪教的一名真君。

    战斗的过程,她听说了一些,却不知道李永生有传送真君的能力。

    所以她很好奇,相实真君你这是……气得糊涂了?

    “看那小家伙,”丁相实冲李永生努一努嘴,“这家伙有办法,他已经打算动手了。”

    “咦,”三宫主不动声色地看去,然后就是一愣,“他塞个阵盘给朱尔寰做什么?”

    “大约……大约是实力有点不济吧,”相实真君不动声色地摸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物件。

    不管别人再怎么称那家伙为大师,但是实力不济就是不济,沙王目前距离边境线都不止十里,想要将其传送到中土这边,肯定需要不少的灵气这是传送真君啊。

    朱尔寰的实力虽然也一般,但好歹是高阶真人,这修为应该是够传送一段距离了。

    殊不知,他真的想错了,李永生的修为虽然不高,体内灵气却十足,将真君传送个百余里,不在话下。

    他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他观风使的身份,这场发生在边境的大战,肯定会引起新月国的高度关注,他若是一出手,被对方推算出来身份,那就难免尴尬。

    前些日子他暗算慕容神起的时候,就不存在这一层顾忌,因为那是中土国内发生的事情。

    反正将阵盘交给朱尔寰,他也很放心。

    朱主持却是激动了,我勒个去,我这就是要……传送真君了?

    观风使递过来的阵盘,他不但信心十足,而且,他也亲眼见过的其威力的。

    这尼玛简直……不要太过荣耀啊,朱尔寰看一眼空中的两位真君,发现他们已经有暗自蓄力的样子,少不得依着李永生的法子,用神念锁定沙王,灵气迅猛输入了手中的阵盘。

    走你

    沙王也感受到了两名真君的杀气,毕竟双方距离不到二十里,对真君来说,这点距离跟面对面也不差多少。

    但是他还真不将两人放在心上你俩敢动手,我身上的真选教旗也不是吃素的。

    而且我这边,可是有布瑞藤的血修,你们敢主动越境破坏和平,得考虑后果。

    沙王为了堵住这一伙来自中土的异教徒,也是很下了功夫,而且他还真没想到,这群匪徒的战力,强大到令他震撼,新月国在仓促之下迎敌,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

    只想一想昨天的那一场埋伏,就能说明问题,他以为能将对方一举擒获起码也能把人打散,接下来就好抓捕了。

    哪曾想,这群匪徒竟然发现了埋伏,强行冲破了包围圈,己方一路围追堵截,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条真神信徒的性命。

    中土国的这帮异教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竟然敢在新月国里兴风作浪?

    自打中新战争后期,中土国不得不撤兵之后,还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进犯新月。

    这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他现在将人拦在边境线上,就不想一鼓作气地拿下,而是要细细地炮制,他自己不出手,也是要培养己方修者的信心中土国的一帮杂碎,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这些人想跑,那是做梦,他不会答应的。

    中土国的真君想救援?那随便啊,有种你越过边境线试一试。

    你敢隔着边境攻击,我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想得很好,感受到两名真君的杀气之后,他不怒反喜:动手啊,求求你们了,动手啊。

    下一刻,他就觉得一股力量束缚住了自己,他想也不想,直接祭出了真选教旗。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好像……失败了?

    当然失败了,传送是空间的传递,在这期间,外力可以破坏传送,被传送的人,相当于是在虚空中瞬移,却是很多手段不能施展。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丁相实和三宫主的夹击。

    两名真君,近在咫尺。

    “中土国入侵啦,”他大声喊了起来,“中土国大举入侵啦……咦?”

    他一眼就看到,身子下方,是中土道宫排列得十分整齐的战阵,他是如此地吃惊,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第二次激发真选教旗。

    “去尼玛的,”丁相实想也不想,一道青光打了过去,迅疾无比。

    在青光及体之际,沙王终于第二次将真选教旗激发了。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青光打在他身上,直接令他的身子一僵。

    能让丁相实提前准备,用来攻击真君的物事,那真不是一般的货色,这是大名鼎鼎的辟邪神雷,对中土的真君,都能造成相当的伤害,对上真神邪教,威力更大。

    这也算陇右丁家压箱底的宝贝了,镇族之宝,相实真君此次带它来,就是想要诛杀一个真君的,在丁家的荣誉簿上,再添上一笔。

    当然,这只是想一想罢了,真君……真的很难杀的。

    比如说慕容神起偷袭的时候,他甚至没来得及摸出神雷来激发,战斗太短暂了。

    但是,梦想总是要有的,要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不过沙王想的不是这个,他想的是:握草……真选教旗的加持呢,去哪里了?

    然后他才意识过来,我去……这是不是进了中土?

    真选教旗上,传来了加持之力,但是这加持之力来得是如此缓慢,如此地迟滞,而且……断断续续的。

    紧接着,又是一道惊雷,在他身上炸响,却是三宫主的攻击到了。

    北极宫三宫主擅雷法,而且是寒水之雷,不光是有令人僵直的雷法,还有水之柔韧和寒冷。

    尼玛,这好像……真的是越界了啊,在身子不由自主向下掉的时候,沙王如此想。

    不等他想更多,一道亮光在他面前一闪,他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将他的身子斩做了两段。

    出刀的是北极宫堂主院的邢堂主,也是高阶真人,斩杀真君,是任何一个准证梦寐以求的业绩。

    若是正面搏斗,他没有任何斩杀沙王的可能,尤其是对方使出真选教旗,获得加持之力之后。

    但是他早早就得了三宫主的机宜,说我们要斩杀真君了,你要记得使出自己擅长的北斗杀意刀。

    丁青瑶同样得了丁相实的机宜,抬手就是一道火色匹练,向对方脖颈上卷去。

    她的出手,稍微慢了那么百分之一息。

    然后,大名鼎鼎的沙王,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被斩做了三段。

    果然是进了中土,沙王终于判断出来了,否则的话,有真选教旗的庇护,他不至于就这么失了肉身。

    仅仅是肉身?没错,真君是可以遁逃元神的,这也是大能转世的理论依据。

    不过很多真君,却也未必能转世成功,这里面的原因很多。

    沙王的修为极高,战力也极强,不过他身在中土国,虽然是在边境,修为也受到了压制。

    而且他激发真选教旗的时候,虽然不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可是因为有神力的加持,他的和元神,结合程度更为紧密。

    这种情况下,想要逃遁元神就很难了,他的元神猛地出窍,扑向近在咫尺的真选教旗。

    不过很遗憾,他遇到的真君,是北极宫三宫主,又是一道惊雷,正正地劈在元神上。

    三宫主的战力,在真君中真的不算强,但是卫国战争里真君大战时,她一直很受欢迎,被别的真君求着组队,原因就是,她的雷法不但速度快,还是所有元神的克星。

    沙王的元神本来就逃遁得比较辛苦,神智都有点不清楚了,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必须冲进真选教旗里,才有可能逃过此难。

    非常不幸的是,他遭遇到了三宫主的雷法,瞬间灰飞烟灭。

    他在世间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尼玛,咋杀我的俩人,都仅仅是准证呢?我不甘心啊。

    见到这一幕,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相实真君眼疾手快,手一抬,就摄住了空中的真选教旗。

    那血色的旗帜,却是在空中不住地扭动着,想要飞回新月国。

    丁相实愕然地看一眼三宫主,“这是……人还没死?”

    他有点怀疑,那残存的元神,是不是躲进了邪教的教旗里。

    “已经死了,”三宫主淡淡地回答,她对自己的手段,还是很有信心的,“这真选教旗,有它自己的灵性。”

    “真的死了吗?”杜晶晶眨巴一下眼睛,高兴地四下乱看,“那么……仙陨之光呢?”

    不光是她,大多数人也在分心观看仙陨之光哎,大多数人连真君都见不上一面,就别说比真君还要罕见千百倍的仙陨之光了。

    真的能见到这一幕,那足够夸耀一辈子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