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四章 邪教真君
    转眼之间,中土修者进入新月国,已经九天了。

    送到后方的修者,也达到了四十多名,还有七具尸体,而中土修者已经前出了五百余里。

    不得不说,这一次越境抢劫,是极为成功的,要知道,新月国的庙宇,比中土国密得多了。

    千余里的战线上,最远的地方,深入了五百里,这其中起码有五十座庙宇。

    收入什么的,暂且不提,单看只死了八个人,就横扫了这么一大片区域,绝对是巨大的成功之所以只有七具尸体,是因为一具尸体化为灰烬了。

    不过似乎,也就这么大的结果了,前方的两支队伍已经表示,消息封锁不住了,再有一两天肯定要回撤了,希望后方做好接应。

    事实上,北极宫和玄女宫在西疆,也不会待太久了,再有月余,大部分主力就要撤回。

    不过真神教的反击,来得比大家想像的要快一点。

    一天之后,正午时分,接应的人正在打盹,李永生和朱尔寰正在帮着疗伤,猛然间,天际的地平线上,风沙滚滚。

    “这是……沙尘暴吧?”负责观察的修者犹豫一下,大声叫了起来。

    白虎庙客堂张首座一看,脸色就是一变,“坏了,他们被沙王缠住了。”

    新月国的真君,一般不称为真君,而是称作王,或者是神子。

    沙王是新月国赫赫有名的真君,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大型部落之王,这就是要职称有职称,要实力有实力,还自带基地的这种。

    这厮的地盘,跟中土国并不接壤,但是他屡屡跨过其他人的地盘,来中土国肆虐,在西疆说起新月国沙王,那都是大名鼎鼎的。

    “赶快报给后方!”丁青瑶和邢堂主的脸色齐齐一变沙王可是有众多小弟的,而且也不在意跨境攻击,中土国必须得请出真君了。

    相较他俩,张首座更干脆,直接放出了顶级的求救焰火。

    北极宫十方堂的高堂主更是召集起了弟子,“没穿道袍的出列,前往新月国接应。”

    中土国黎庶对四大宫有些诟病,比如说什么高高在上之类的,但是凭良心说,道宫弟子对上真神教,那真是不含糊。

    关键时刻,甚至敢跨境营救至于说后果,以后再说就是了。

    “不用了,高堂主,”张首座沉声发话,他的面色凝重,“沙王党羽众多,更是邪教宣布的神选真君,跨境接应前,要先搞清楚情况。”

    新月国以教立国,但是国内也有浅信或者不信教的,像慕容神起,这就是个浅信的真君,他只是无处栖身了,才留在了新月国。

    而只有真正的狂信徒,才能成为神选真君,他们的地位,比其他的真君要高出不少。

    比如说,神选真君有资格挑起一场边境摩擦。

    六大家族进入新月国抢劫,可能会激得沙王暴走,追杀时直接越过国境线他不怕承担后果。

    当然,他也可能会不越过国境线,不过北极宫的弟子真敢跨境接应的话,就算是授人以柄了,沙王不但能理直气壮地越过国境线,还可以在中土国展开报复。

    事后,他还能将责任推到道宫身上。

    国际声誉这玩意儿,说它有用,是真的没啥鸟用,但是说它没用?也不尽然。

    白虎庙也不是真的害怕沙王越境,身为道宫里最能打的一支,根本不在乎这些。

    但是擅起战端总是不好,给黎庶带去损失也不好。

    所以张首座建议等等看,如果真的有必要出手,再出手也不迟,两家相隔不过七八十里了。

    三大宫和丁家对此处,还是相当重视的,警讯才一发出,丁相实和三宫主就在空中现身了,冷冷地看着远处的风沙。

    几息之后,相实真君脸色一沉,冷哼一声,“混蛋!”

    真君的感知能力,要比真人们强很多,不过很快地,大家就知道,为什么相实真君脸色这么难看了。

    被沙王追杀的,正是中土进入新月的队伍,不是一支,而是两支。

    大家事后才知道,两家打算联合做最后一票的时候,遭遇了大批真神教修者的埋伏,众人交互掩护,冲着国境线狂奔。

    那份凄惨就不用说了,最糟糕的是,距离国境线几十里的时候,沙王猛地现身了。

    依着大家的分析,沙王原本是不想出面的,大欺小这种事,传出去并不好听。

    但是冲进新月国抢劫的这帮中土修者,实力真的是太强了,超出了新月国的想像。

    想一想就知道,这些人里不但有丁家的巅峰战力丁青莲等人,还有公孙不器和呼延书生这种妖孽级别的巅峰真人。

    这样豪华的阵容,哪怕在中土国想凑起来,也不是短期内能办到的,新月国低估了对手,设伏不成,反倒是损失惨重,然后一路围追堵截。

    眼瞅着中土人就要溜回国境线了,沙王也顾不得要面子了,于是悍然出手,要在他们逃回中土之前,强行将人留住。

    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令相实真君睚眦欲裂,更过分的是,沙王带来了大批的好手,疯狂地围攻中土修者,而他本人,却是背着手站在空中,好整以暇地观战。

    若是有中土修者想逃离战场,他就抬手扬起一股风沙,将人卷回去。

    中土的修者抢劫队伍,冲到了距离边境线约十余里的地方,是无论如何都冲不过去了,真神教徒们不要命地疯狂扑上来,沙王也频频出手,死死地将人拦住。

    可是偏偏地,他不下杀手,一边出手,一边好整以暇地侧头看向边境线那边。

    中土国一侧,北极宫三宫主和相实真君立在空中,脸色铁青地看着这一幕。

    沙王见到他俩的模样,故意放声大笑,“哈哈,小老鼠们偷了东西想跑,天下哪里有这般好事?我身为真神神选王者,不屑出手惩治你们,但是想跑……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之后,他还挑衅一般看向中土国的两名真君,“想接应这些恶心的小虫子吗?那你们越境过来啊。”

    “卧槽,”相实真君狠狠一咬牙,这情景实在恶心透了,他身为丁家的真君,远远地看着自家子弟被人围攻和屠戮,怒火直冲顶门。

    “相实真君稍安勿躁,”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丝细细的声音,却是北极宫三宫主所发,“此人是邪教教选真君,身边可能带着真选教旗。”

    真选教旗?相实真君苦恼地一呲牙,他对真神教也相当熟悉,哪里会不清楚这玩意儿的威力?

    真选教旗能够加持邪教教徒的战力,跟请神术有点类似,但是还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价,想一想就可以知道,当一个真君的战力被加持,会成为多么可怕的存在。

    但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了许多了,看到自家的一名子弟被邪火击中,燃烧了起来,发出痛苦的哀嚎,他一咬牙,“我是没时间等了,三宫主,我去跟那厮拼命,其他人,还是要劳烦你接应了。”

    中土国的修者对上真神教修者,根本就无须动员的,丁相实虽然是真君,明知对方等在那里,可能有后手,他也无惧上前拼命。

    正经是北极宫的三宫主,不合适越界同他联手杀敌道宫中人进入真神教的地盘,那可是几近于宣战了,尤其是她还是道宫的真君。

    所以她在边境线上接应才是正理。

    然而,三宫主的担当,也远远超过了丁相实所想,她很干脆地表示,“你稍等一下,待到白虎庙的真君赶到,我也去新月国的地盘上踩两脚,看他能奈我北极宫何!”

    彪悍啊,这才是四大宫真君的做派我不想去你新月国,但是你在边境线上屠杀我中土修者,却是我不能容忍的。

    其实这些所谓的规矩,说来说去,还是要靠实力来维护的,有实力,你就可以定规矩,没实力,再说什么规矩也扯淡。

    相实真君心里也佩服这女人,不过下一刻,他又是一愣,“我去,那是布瑞藤的血修?”

    布瑞藤是玄青位面的强国之一,比中土国那是不如,但也差不了很多,它跟新月国的关系时好时坏,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这些年跟新月国走得比较近。

    反正这个国家没长性,很多国家都称它是搅屎棍。

    布瑞藤的血修出现在这里,那就是说,丁相实一旦跨界,在国际舆论上,就不占优了。

    当然,他只是隐世家族的真君,不需要对此看得很重,但是北极宫三宫主跨过国境线的话,可就热闹了。

    “大不了让那厮死于意外,”三宫主面无表情,她的声音却是细细地传来,非常坚定,“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要不然,你还有别的办法?”

    相实真君刚才只顾生气了,猛地听她问,是否还有别的办法,顿时脑中一亮,想到了一个人。

    他四下一扫,就找到了李永生。

    正好,李永生也看向了他,同时很隐秘地亮一下手中的阵盘,挤一下眼睛。

    相实真君不动声色地微微点点头,同时传声给三宫主,“准备一下,沙王可能要冲过国境线,记得全力一击。”

    “你……说啥?”三宫主一脸的愕然。

    (到,召唤保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