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在祀与戎
    李永生冲着丁青瑶,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果然不愧是玄女宫的经主。”

    “虽然说得不全,也是相当凝练了,我个人认为,道德的起源,在于敬畏和……希望!”

    “妙啊!”两人一拍手,齐齐地叫了起来,不是别人,正是呼延书生和公孙未明。

    相实真君则是微笑着颔首,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样。

    但是杜晶晶完全听不懂,她皱着眉头发话,“永生……李大师,你这机锋,我真的不懂,能说得明白一点吗?”

    杜执事其实不怕丢人,现场除了她和李永生,其他人都是准证……甚至是真君。

    不懂就问,也是她的行事风格,其实到了真人这个层面之后,已经没必要不懂装懂。

    何谓悟真?那是领悟到了一些大道真谛,想加深对真谛的领悟,不懂装懂……合适吗?

    “这譬如混沌初开,首分阴阳,其次生出五行,五行生万物,”李永生笑着回答,“混沌初开,一切都是只分阴阳……道德不在五行之列,但是它的出现,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杜晶晶一脸懵懂地看着他,你如果能好好说话,咱们还是朋友。

    就在这时,栗化主出声了,“永生,解释得细一点。”

    这位可是永馨名义上的师尊,等闲不开口,一旦出声,李永生不能不面子。

    他的眉头皱一皱,缓缓发话,“其实也很好解释,八个字: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杜晶晶的眼睛眨巴一下,“这八个字,就是道德起源吗?”

    “唉,”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你若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

    “好了,你可以慢慢体会,”相实真君出声发话了,“这八个字,委实精辟。”

    丁青莲一看,就知道自家真君有所收获了,“今天的论道,先到这里吧。”

    相实真君没有说话,倒是呼延书生冲着李永生一拱手,“佩服,李大师不愧为大师,对道之本源的理解,真的令人敬仰,五行本源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世情的本源……”

    这算是理科僧对文科僧的钦佩吗?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不懂的吗?”公孙未明狠狠地瞪他一眼。

    李永生第一次跟真君的论道,就在这一眼之后结束了。

    其实这个机锋,后来很久都没有标准答案,也算是各花入各眼了。

    两天之后,公孙家的子弟,押着五十名死囚来了,同来的还有公孙家五十名战修。

    乌孙郡的郡守听说公孙家又有大部队赶来,脸都变得刷白了他虽然装聋作哑装疯傻,但是自家地盘上“被杀害”的国族人出自哪里,他不可能不清楚。

    现在对方可能又运了死囚过来,他能不着急吗?

    于是他很干脆地表示,那啥,你们有什么想法,咱们可以沟通,千万不要乱来我们现在的压力,真的已经很大了啊。

    丁青莲皮笑肉不笑地表示,我们当然不会乱来,就是维护一下西疆的秩序。

    接下来,西疆又有零星的国族人被杀的事件发生,整个西疆,陷于一片腥风血雨中。

    但是事实上,联军的目标早就转移了,转移到了中新边界上。

    这也是大家早先就定好的策略在去新月国之前,先把西疆搞得风声鹤唳。

    这个计划实在操蛋了一点,也血腥了点,但是却非常有用。

    一来,能打压真神教在西疆的发展,二来,能混淆视听。

    若是在族诛拓跋氏和慕容氏之后,联军直接去新月国抢劫的话,新月国肯定早就严阵以待了祸害完中土,你们肯定就要祸害新月国了嘛。

    但是族诛了这两家,联军还在中土国腥风血雨,那就说明,联军目前的打算,是先整顿一下中土国的秩序。

    这种整顿,肯定是新月国不愿意看到的,多年的渗透工作毁于一旦,损失惨重,而他们并不能做出太激烈的反应条件不允许,他们只有摇旗呐喊的份儿。

    不过,这么说也不准确,他们其实派了两名真君来混乱,想以最小的代价,最大的混乱,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两名真君都铩羽而归了。

    总之,新月国做了他们该做的,现在中土国忙于整顿内部,他们虽然也很关注,但是更大的心思,是放在如何给中土国添堵上了。

    所以说,当中土国这帮人,悄悄地潜伏到中新边界的时候,新月国竟然没有觉察到。

    进入新月国的队伍,分为了两支,一支是由公孙家和西疆四家族组成,另一支,则是彻彻底底的丁家子弟组成。

    虽然丁家自视很高,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另一支队伍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真要论实力,还比他们高出很多。

    不过这并不重要,一旦打起仗来,实力仅仅是一方面,还有技巧、配合、勇气以及……运气之类的因素。

    丁家对自家的子弟,还是很有信心的。

    与此同时,双方都向对方派出了观察员,以保证大家在新月国内作战时,可以相互配合。

    两支队伍,一支三百人,一支两百人,在入夜时分,悄然地越过了国境。

    李永生当然没有越境,他待在了国境线一侧十余里的地方,等待接应那些抢劫犯。

    应大家的要求,玄女宫和北极宫也各派了两百弟子,在这里接应,白虎庙的人少一点,不过战力并不差,客堂张首座是高阶真人,随行的还有三名真人和六名高阶司修。

    白虎庙的大部分心思,还是用在了维护西疆的秩序上,能派这十个人来,一来是要尽地主之谊,二来也是防备真神教跨界追来,白虎庙能理直气壮地截击对方。

    事实上,第一档双方遭遇,白虎庙亮出名号,真神教很可能会悄然退去这就是名正言顺的好处。

    另外两大宫的旗号,可起不到这样的作用。

    玄女宫负责接应的人,是经主丁青瑶,因为出击队伍里,有丁家的族人,她当然要上心,至于说栗化主,则是带着另一批弟子,在西疆帮着白虎庙维持秩序。

    等那五百人进入新月国之后,接应的人没了事情做,还不敢暴露目标,能做的就是找个隐秘的地方,低声聊天了。

    丁经主直接找上了李永生,“你跟相实真君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李永生笑着回答,“有些东西,懂了就是懂了,不懂的话,解释也没用。”

    丁经主气得差点鼻子冒烟,不过正好北极宫堂主院的邢堂主走过来,笑着发话,“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话果然精妙,真的是敬畏和希望。”

    丁青瑶并不怕他,两人身份仿佛,“邢堂主可知,希望何解?”

    “道德不仅仅是规则,还代表了对秩序的向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邢堂主笑嘻嘻地回答,“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三宫主说的。”

    听到他搬出真君来,丁青瑶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她还是要嘀咕一句,“道德是要让人懂得廉耻。”

    下一刻,她转移了话题,“李永生,你怎么不进新月国?你的战力可是很高的。”

    我倒是很想进去,但问题是我是观风使啊,不能随便挑唆下界发动战争,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很无奈地回答,“朱主持也没去啊,大家希望我俩坐镇后方,救死扶伤。”

    “哦,我倒是忘了,你医术惊人,”丁青瑶微微颔首,“我还以为你胆小呢。”

    “丁经主,一开始就是你丁家的真人在找我麻烦,”李永生叹口气,一摊双手,“我自问没什么对不住你的,你总这么针对我,不好吧?”

    “呵呵,”丁青瑶轻笑一声,脸上并无不悦的表情,反而是饶有兴致地发话,“我其实就是有点生气,你弄到了万载幽水,却没给我留下多少。”

    “那我也不能不给别人治病不是?”李永生无可奈何地翻个白眼。

    丁青瑶叹口气,又摇摇头,“其实你给出的价格,我也不是很满意,但是相实真君还很欣赏你,这真的让我挺苦恼的。”

    “我也很苦恼,”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此番他们若抢劫灵石得手,我估计,还有人会对万载幽水感兴趣,没准……会继续涨价。”

    万载幽水对于克制邪教神火,有相当好的效果,以前西疆的家族用得少,但是灵石能上来,又有货源的话,这些土豪肯定不介意多买一些。

    “你这小家伙,越来越会做生意了,”丁经主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接应的人并没有等多长时间,三天之后,就有第一批伤者送了过来这是一场仓促的遭遇战导致的,为了藏匿行踪,呼延家族一行人,不得不硬碰硬拿下了对方。

    对方甚至没有来得及通过神术来通知其他人,那么,胜利者肯定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紧接着,就是喜讯频传,两支队伍横扫了所遇到的庙宇。

    收获肯定是有的,但是没人往后方报,倒是有源源不断的伤者被送了下来。

    接应的这些人,也没想着要分润什么,不管是玄女宫还是北极宫,无论是李永生还是朱尔寰,大家就是想帮着救护一下中土国的修者。

    大是大非面前,个人利益真的不重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