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六十二章 事无绝对(三更求月票)
    面对栗化主和呼延准证的附和,李永生微微一笑,心说地球界两极的苏联,在重压之下穷兵黩武,也没有垮掉,反倒是改革开放之后,一夜之间崩溃。

    什么迈瑞肯的中情局,什么华尔街的陷阱,那都是小说家言,真正的原因就是,在突如其来的改革中,压力被彻底释放了出来,很多人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出问题才怪。

    压迫,忍着忍着就习惯了,爆发,总是在希望到来的时候。

    相实真君沉默良久,才站起身来,冲着李永生重重一揖,“多谢了,原来世情之道,本该如此去体会。”

    丁青瑶虽然已经脱离了丁家,但是见到自家真君如此郑重其事地行礼,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相实真君……你?”

    丁相实今天执意做个好好先生,但是身为有见地的真君,他不得不承认,今天自己确实有所收获,“谦虚使人进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推崇你为大师了。”

    丁青莲却是一脸的斯巴达,真君,您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他也听懂了李永生的话,承认此人说得确实在理,但是相实真君……您好歹也是真君,这么客气真的好吗?

    李永生对他们的反应,并不奇怪,信息爆炸不是吹出来的,虽然相对玄青位面,地球界算是个低武甚至是科技位面,可是那里的信息量,完爆玄青位面好几条街。

    朱尔寰却是听得心花怒放,对嘛,这才是观风使该有的风采嘛,“那现在看来,咱们对这些真神教徒,还是太良善了呢。”

    杜晶晶却是愁眉紧皱,“有没有搞错,那以后岂不是只能严不能松了?”

    “这个倒是无妨,”呼延书生摇摇头,“打算放松的时候,有所提防、准备好章法便是了……李大师,我说得可对?”

    天可怜见,想当年呼延书生意气风发的时候,也是睥睨西疆目无余子,现在虽然修为回来了,心境也依旧,但是对上李永生的见解,竟然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李永生微微一笑,“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其实很多时候,你并不知道自己打算做什么。”

    他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一点都不比刚才的话题小,甚至更大。

    丁相实看他一眼,想了半天才发问,“照你这么说,顺应本心,其实也是未必正确的?”

    这个问题听起来有点突兀,跨越度极大,实则不然,这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问题。

    大多数修者,讲的就是顺应本心,想要追求大道,那就是认定目标之后,遵循自己的本心去修行。

    这就是相实真君问题的根源所在了:你说修者连自己的本心都不知道,还说什么顺应,说什么修行,这不是扯淡吗?

    咱不带这么狡辩的,李永生苦恼地皱一皱眉头,“相实真君,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问题,您不会体会不到吧?”

    丁相实哈哈一笑,“我当然知道是有区别的,不过,咱们不是坐而论道吗?你只管说。”

    李永生苦恼地摇一摇头,“这个问题说起来,就太大了。”

    “没事,”众人齐齐出声,“你只管说,我们有耐心听。”

    何苦和丁青莲,是唯二没有出声的修者,但是他俩也绝对不反对听李永生论道。

    李大师之类的称呼,他们不怎么常说,可是他们非常确定,李永生说起事情来,绝对有独到的见解——哪怕是大家未必认可,但是听一听,肯定会有收获。

    “啧,”李永生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这个话题实在太大了,三天三夜未必讲得完。

    再加上可能遇到的辩论——其实是肯定会遇到,他估计半个月都未必讲得完。

    于是他索性别出机杼,“这么说吧,我问你们一句,修者顺应本心,就该是无拘无束的吗?”

    “那当然了,”就在别人还在思索的时候,公孙未明就想也不想地回答了,“若是有所制约,何来本心一说?”

    说完之后,他冲李永生挤一下眼睛:怎么样,我这个配合不错吧?

    李永生并不相信,这厮纯粹是配合,倒是夹带私货的嫌疑很大,未明准证行事,一直就比较肆无忌惮。

    不过有这个回答,他的话题就可以展开了,“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认为,顺应本心并不是无所顾忌,比如说我们不能肆无忌惮地不敬尊长,不能心安理得地欺师灭祖。”

    “李大师,这话却是不对了,”公孙未明似乎跟他飙上了,他正色发话,“人之所以为人,这些基本的道德准则,是必须有的,否则的话,根本不能称其为人……这跟本心无关。”

    李永生懒得跟他辩论,只是直接发话,“这些道德标准,其实是后天培养出来的,像慕容一族,曾经有父死娶母的习俗,搁在国族,这不是违逆人伦的大罪吗?”

    其实父死娶母的习俗,不光慕容一族有,高红族也是如此,甚至可以说,倒退几千年的话,中土国族里都有过类似的例子——其时民智未开,不知廉耻罢了。

    眼下刚刚族诛了慕容家族,李永生就拿它来举例子,不外是彰显自家行动的正义性。

    这个例子一出,公孙未明顿时哑口无言。

    不过,这厮也不忘记又挤一挤眼睛:你看,我配合你配合得多好!

    李永生也懒得理会这厮,而是正色发话,“所以说,从来没有绝对的顺应本心,不受任何约束的顺应本心……那本来就是没心,何来本心一说?”

    呼延书生马上就举一反三,充分展示了他敏捷的才思,“那么有些异族父死娶母、不敬尊长,却敬畏神灵,这是道德观的差异导致的,所以……他们也可以顺应本心?”

    “蝼蚁鸟畜的本心,岂能跟人的本心相比?”相实真君冷哼一声,大多数的中土人,都有很强的优越感,他身为真君,更不例外。

    李永生发现,这话题快控制不住了,忙不迭地拉回来,“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谁能告诉我,道德是怎么出现的?”

    这个问题很简单,却又直指根源,丁相实轻笑一声,微微颔首,“常听说你对本源有所研究,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其实,这就是典型的装逼了,反正他不说答案,别人也不能指责他。

    大家沉默了好一阵,没有人出声,在这种场合里出乖露丑,传出去会笑死人的。

    李永生见无人回答,索性笑着站起身,“那今天就谈到这里好了。”

    他对传道解惑的兴趣不大,尤其是现在,这个话题不宜深谈。

    众人相互看一看,都看到了别人脸上的意犹未尽——正听得高兴,你怎么不说了呢?

    但是这个问题,也真的不好回答,这么多高阶修者在场,回答错了,是要闹笑话的。

    于是大家的目光扫来扫去,又集中到了公孙未明的脸上,只有此人是不怕被笑话的。

    未明准证见状,直接毛了,尼玛,你们这啥意思啊?大家都不想出乖露丑,这我理解,但是……合着就该我秀智商吗?

    他眼皮一耷拉,爱是谁就是谁吧,爷已经配合过一次了,这次说成啥都不说话了。

    相实真君见状,有点不开心了,他觉得还没讨论到精要处,怎么能就这么不说了呢?

    于是他出声点名,“书生真人才思敏捷,想必对道德的起源,应该有所了解?”

    他刚刚才当着大家的面夸过对方,这个真君的面子,你该给我吧?

    呼延书生很干脆地摇摇头,“我对世情之道没有研究,听一听可以,不懂的也敢提问,但是真的不敢发表见解。”

    开什么玩笑,你丁家有这么多人在场,你不去问他们,反来问我,合着我姓呼延的就该丢人?

    相实真君脸上有点挂不住,可是呼延书生自称没研究,他也不好叫真——人家都承认自己无知了,他还能怎么办?

    他眼光又一扫,发现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只能盯住朱尔寰了——喂,该你说了。

    丁家是二郎庙的护法,也曾数次庇护二郎庙,你总该牺牲一下吧?

    然而,朱主持只能回报一个歉然的微笑。

    说实话,朱尔寰虽然地位尊崇,但是在眼前这样一帮修者面前,他是不介意丢人的——无非就是猜错了嘛,不懂,有啥呢?

    但是他看得分明,李永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那么,为了讨好观风使,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也不能再冒头了。

    还是我来吧,丁青莲见到自家真君这副模样,只能心里叹口气,可怜他也是丁家响当当的准证呢,“道德的起源,应该是为了维护秩序吧?”

    李永生愣了一愣之后,才笑着点点头,“这么说也可以,但是……不够精准。”

    就在这时,杜晶晶出声了,“是为了制定规则,定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好规范行动,对吧?”

    她这算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对自己的判断,就多了几分自信。

    反正就算说错了,也不打紧,准证都猜得不准,她这个小小的初阶真人,猜错也无所谓。

    李永生笑了起来,“你这说的是道德的作用和目的。”

    就在这时,丁经主猛地出声,“按你这么说,道德的起源,应该是敬畏。”

    (三更九千字,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