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突来的传送(三更求月票)
    没有谁能想到,在一群真人的争吵时,旁边还埋伏着两个真君。

    慕容神起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想的就是突然出手,诛杀几个真人,最好其中有几个高阶真人,真神教这就算扳回了一局。

    对于呼延书生等人的反应,他也颇为赞赏,但越是这样,他越是下定决心,要将这帮人诛杀。

    而对于李永生等人来说,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还有白虎庙的真君在一边守护。

    要说真君一直在专门守护,那是扯淡,到了真君这个境界,心随意动,隔着几百里外攻击,那不过是洒洒水,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白虎庙离着这里,足有两千多里,真君必然随行了——哪怕可能离着稍微远一点。

    白虎庙何庙祝在进入二郎庙的时候,曾经破碎空间直接抵达,杜晶晶当时就惊呼说,真君来了。

    但是李永生看得清楚,那只是一个道器的作用,是道器在破碎空间,不是真君。

    不过他懒得说,太多的时候,话多不是个好习惯。

    今天猛然间遭遇真君的袭击,他心中也生出了警兆,不过他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些小伙伴,大约能挡住真君的一击。

    尤其是他没想到,乌孙郡的郡守,直接祭出了郡守大印。

    第二个没想到的是,丁家的真君,竟然不管不顾,直接对慕容神起发起了攻击。

    你倒是爽了,但是……下面这些真人和司修的下场,你考虑过没有?

    总之,中土国一方应对得比较仓促,总算还好,白虎庙的真君出手及时。

    至于栗化主能挡住这范围攻击,简直是意外之喜了——虽然那并不是真君的重点攻击,但是真君的随手一击,也不是一般高阶化修能挡得住的。

    而且慕容神起处心积虑地隐藏半天,猛然发起攻击,那万千光点,也是打算给中土修者造成大面积杀伤的,普通的高阶准证遇到这一击,能保全自己就不错了,更别说接下全部的光点。

    就连慕容真君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好小辈……”

    话音未落,空中传来一声巨响,有若闷雷一般炸开。

    “哪里走!”远处传来一声娇斥,一只红色的大手猛地抓向那一片虚空。

    却是远处的丁青瑶出手了,她一个不小心,差点给玄女宫弟子造成重大损失,眼见栗化主挡住了这一击,她想也不想,一把就抓向隐藏的真君。

    在她眼里,邪教真君固然可怕,但是在中土国的地盘上,还轮不到对方撒野。

    更别说白虎庙和丁家的真君都出手了,她此番出手,无非是迟滞一下对方的行动,能达到目的固然好,劳而无功也无所谓。

    白虎庙的战堂杭首座,见状也一刀斩出,凌厉无匹。

    慕容神起不把这些攻击放在眼里,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埋伏了两名真君做接应,尤其那丁相实,根本不出手救护,直接对他发起攻击。

    这种情况下,丁青瑶和杭首座的攻击虽然差了点,却给他带去了严重的影响。

    慕容真君来之前,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的,也有一击不中,远遁万里的心理准备,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几乎在眨眼之间,就攻守易位了。

    硬扛了玉如意一击,他的半个身子都现了出来,见势不妙,他就想直接遁走。

    然而就在这一刻,他的身子猛地一顿,凭空移动了……两尺多远!

    别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一手,但是慕容神起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传送?”

    所谓传送,就是将人和物跨越空间传送走,但是只传送两尺……这不是恶心人,而是说明,传送是对方发出的,硬生生挪动他一下,扰乱他逃跑的打算。

    真尼玛阴险啊,慕容神起气得想大叫:这特么是谁干的?有种给我站出来!

    但是这时候,他根本顾不得去找元凶,只要他敢耽误半息时间,说不定整个人都走不了了。

    撇开两名真君不提,玄女宫和白虎庙高阶化修的攻击,也能给他带去一些威胁,更别说现场还有若干准证,一看就不是很好惹。

    所以他直接喷出一口血来,发动了真神教化血之术,这点本命精血,他还是舍得的。

    然而,就算他顾不得观察谁在传送自己,他的反应还是慢了,那头虚幻的白虎死死地咬住了血色大旗,同时起前爪,一只巨大的虎爪凭空出现,重重地拍向他的本体。

    空间迟滞之力!慕容神起快要疯了,他的大旗仓促间收不回来——白虎庙的这帮杂毛,这些年都修行了些什么玩意儿啊。

    他身子一晃,陡然幻化成三人,化作青烟,没命地向三个方向逃去。

    其中一缕青烟,被白虎拍到了尾巴,差点崩溃散开,还有一缕青烟,被红色大手挡住了去路,紧接着一刀一枪攻了过来,那是杭首座和丁青莲的攻击。

    扛下这两记攻击,已经很吃力了,一柄玉如意又狠狠地打来,直接将青烟打得荡然无存。

    与此同时,那白虎狠狠一口,将那面赤色大旗的旗杆咬做了两段。

    冥冥中,隐约传来一声惨呼,空中的万千光点,消逝不见。

    直到这时,在场的大多数黎庶才反应过来:刚才有真君在战斗?

    “有种不要跑!”何苦从远处电射而至,四下看一眼,然后才大声发话,“来袭的邪教真君已经被我们击败,重伤逃遁,大家放心好了。”

    慕容神起真的是重伤逃遁,他化身为三,并不存在本体和分身,哪个受伤最轻,哪个就是本体,可问题是……三个化身都受创了,其中一个直接烟消云散。

    这令他损失了一具炼制好的化身,但这依旧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血色大旗没有夺回来,直接被白虎庙的真君毁坏并封镇了。

    这个亏他吃得更大,这血色大旗原本是他用真神教的神力祭炼而成,他的一身战力,有小半都在这面血色大旗上,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重点攻击时,悍然使出此物。

    他当然想夺回大旗的控制权,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没有时间跟对方拼修为,若不是他及时放弃了争夺,恐怕已经被潮水一般的攻击淹没了。

    今天这一仗,真的打得是元气大伤,没有十来年的时间,根本缓不过来,而且他还得重新祭炼兵器。

    “倚多为胜,什么玩意儿,”慕容神起一边没命地飞逃,一边咒骂,这个时候,他就忘了自己这个真君,也是躲在一边偷袭的,“主场作战都这么猥琐,真不要脸!”

    今天他之所以吃这么大的亏,主要还是在于,他是客场作战,中土国的气运,确实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压制,要是在新月国这边作战,他才不会损失这么惨重。

    不过今天损失惨重,还有一点也很关键,“尼玛……到底是谁,搞了这么恶心的一个传送?”

    使出这种阴险招数的,肯定是李永生,他原本是想着,其他人万一不敌对方真君的话,他就将这个真君直接传送到百里之外。

    百里的距离,对真君而言,只能说是聊胜于无,不过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能争取到一点时间,就是一点时间,是可以改变战局、决定生死的。

    其实李永生还有其他的手段,可以跟对方真君一较长短的,可是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明眼的修者也不少,这么做容易暴露。

    更重要的是,因为己方修者太多了,他还不能选择硬拼。

    否则只那些震荡的余波,就可能带来极大的杀伤——虽然说,尚未离场的土著,会死伤得更多,但是他身边都是几大家族和三大宫的精英,那些土著的性命,怎么能与其相比?

    所以他能选择的最好手段,就是传送。

    那么,为何只传送了两尺,这也是有原因的,传送得越远,他耗费的灵气也就越多,要知道,这可是传送真君,不是传送制修!

    而且在那时,丁青瑶已经使出了红色的大手,杭首座的一刀也已经发出去了,传送得太远的话,岂不是浪费了这两名准证的攻击?

    所以说,两尺的距离就正好,不能再多了。

    至于说对方的真君会觉得自己是在恶心人,那也没有办法了,战场搏命生死一线间,他岂会考虑敌人的感受?

    将慕容神起赶走之后,空中的白虎口吐人言,“多年不见,相实真君的修为,越发地精深了。”

    “哈哈,”一声长笑之后,空中显出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影,“许久不见杨真君了,你的封镇之术,越发了得了啊。”

    “不跟你多说了,我要去北极宫那边看一下,”硕大的白虎变得模糊起来,未几,空中就变得空空荡荡了,连那面赤色的大旗都消失了。

    “摆什么臭架子,”魁梧的人影见状,不高兴地冷哼一声,“当人家北极宫没有真君?”

    理论上讲,这里遇到真君的袭击,北极宫也可能遇到真君的袭击,白虎庙真君的反应,并没有错。

    但是丁相实心里知道,其实自己跟杨真君不怎么对付。

    (三更到,最后三个小时,召唤月票,月底了,惯例凌晨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