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谓我心忧(一更)
    ,。

    面对新月国的职责,中土国的官府表示,这关我鸟事,道宫杀你邪教徒,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新月国叫得极凶,但也只是喊一喊,中土四大宫,已经有三大宫的弟子出现在了西疆。

    这是打算干什么,引发第四次中土和新月的战争吗?

    不过还是有些归化了中土的家伙,悄悄越境逃到了新月国,希望对方能收留。

    还有个别想不开的,发起了对中土国族的报复行动,这些人潜藏在暗处,一旦发现落单的国族,就出手偷袭。

    他们指望能借此在国族人里混乱,挽回失控的局面。

    大约就是游击战的意思了,当然,说恐怖行动也行。

    对猛然出现星杀人案件,官府一开始不怎么在意,但是看到有愈演愈烈的时候,他们是有点慌了,琢磨着是不是要做出安抚。

    但是这个时候,陇右丁家和邽水呼延家同时放出风声,说谁敢杀国族一人,方圆百里之内,择一百归化国族杀之。

    有人不信邪,在一个小镇袭击了十余人的小商队,杀死六人,重伤七八人。

    结果第二天,呼延家和丁家的弟子就赶了过来,将方圆百里团团围住,不许人走动,谁敢随便走出去,毫不犹豫直接诛杀。

    小镇方圆百里之内,居住了万余人,统统被赶到一块空地,现场抽签,抽中死签,当场被斩掉头颅。

    六百个头颅摆放在那里,血淋淋地向众人表明:这次隐世家族的警告,不是空喊口号。

    惶恐的人群向官府求助,官府勒令丁家和呼延家,不得滥杀无辜。

    但是呼延家和丁家根本不吃这一套,我们隐世家族办事,何必看你官府脸色?

    这两家的真正实力,是官府也头疼的,他们硬着头皮派兵阻止,希望对方见好就收你隐世家族再强大,敢跟国家机器作对,也要考虑后果。

    然而,这两个家族旁边,能看到三五成群的道士,有意无意地拦住了朝廷的兵马道宫是不干涉红尘事,但是你总不能不让我在红尘走动吧?

    这就是隐世家族和道宫的互补了,隐世家族在红尘办事,比道宫便利很多,没谁能说闲话,官府想要镇压的话,道宫却是能出面阻止。

    有两名小兵不信邪,想冲过道宫的弟子,却被连人带马斩成了四段。

    至于说原因?对道宫不敬,冒犯道宫弟子!

    道宫不干涉红尘事,但是道宫的弟子在红尘行走,身份也极为超脱。

    官府对此也没辙,很明显地,三大宫是护定了呼延家和丁家。

    此后两天,又出现两起针对国族的袭击,死了五人,紧接着,就又有五百颗人头落地。

    一时间,整个西疆的归化国族都变得胆战心惊,国族却是气势大涨。

    事实上,在西疆,国族的战斗力远超当地土著,以往官府的偏袒,令国族束手束脚,受到欺压,也只能忍气吞声。

    丁家和呼延家为了防止事态恶化,本来紧急征调了三千名弟子,随时准备出击。

    但是事实证明,他们想得多了,有他们出面为国族出头,国族有了主心骨,根本不需要任何援助,相互之间守望相助,就摆平了大多数的纠纷。

    归化国族不敢杀人,揍人还是有胆子的,但是不管单挑还是群殴,他们基本上都不是国族的对手,他们倒是想抽出刀来冲上去,可经常就被同伴死死抱住了。

    由此可知,国族不是没有战斗力,而是被官府扼杀了中土国是如此之大,能打下偌大地盘的民族,战斗力怎么可能差了?

    到得月下旬,西疆就是一片祥和宁静了,根本看不出来,一个月以前,真神教曾经在这里气焰熏天。↑△小↓△ . .m】

    只有新月国的人,还隔着边境线,声嘶力竭地大骂中土国,并且号召真神的信徒团结起来,推翻那些无信者的黑暗统治。

    可惜的是,中土国这边应者寥寥。

    这个时候,三大宫和八个家族,正在中土搞收尾工作。

    秩序已经恢复了,有些旧账就得算一算了,比如说,乌孙郡的李同知,据可靠情报,他的哥哥高阶真人李乐天,已经逃到了新月国。

    李同知竭力表明,此事跟他无关,但是真神教在中土国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就有人出面证明,他也曾经发表过一些支持邪教的言论。

    白虎庙想要追究李同知的责任,但是被乌孙郡郡守保护住了,他们很明确地表示,这是官府的人,你白虎庙不能动。

    道宫毕竟是不能入红尘的,而官府也保证,我们肯定给道宫一个交待。

    白虎庙何庙祝表示,这种吃里扒外的奸徒,你们若是走个形式轻轻放过,莫怪我白虎庙族诛他全家。

    不怪他们提醒,官府经常就这么做,看起来罪大恶极的家伙,最后只是罢官罚款,委实令人失望。

    然而,官府不吃这样的威胁,这跟他们的胆量无关,倒是跟屁股有关。

    这件事上,他们没有别的选择,身为官府中人,维护官员的利益,那是必然的。

    乌孙郡官员一本正经地告诫白虎庙:道宫有权力搞族诛,但也不能乱搞,我们很想问一句,白虎庙竟然干涉我们对官员的处理,这是避世太久,有些思凡了吗?

    道宫思凡入世,就是造反。

    何庙祝也被这回答呛住了,他气呼呼地表示,好好好,你们别后悔就行。

    不过很快地,他就收到一个好消息,公孙家从辽西运了一批“货”过来。

    货不是别的东西,是东北各郡大牢里的死囚,公孙家打通了关节,弄来了二十名。

    何苦赶到公孙家驻地的时候,发现公孙未明正在跟死囚们推杯换盏,喝得高兴。

    “我公孙家做事,一向讲究,”未明准证大喇喇地表示,“你们反正难逃一死了,死在西疆,也是为国族做了贡献,我公孙家给每位好汉一百块银元,交给你们指定的受益人。”

    这二十名死囚,大抵都是东北汉子,马上就是秋后问斩,反正是要死了,死在哪里也不重要,于是纷纷指定受益人,同时又表示,希望自己死后,尸骸能回归故里。

    落叶归根,这是中土国的传统认知。

    当然,也有那孤魂野鬼一般的人物,就说这一百银元我没人可给,能不能折算成酒钱,让我过几天好吃好喝的日子?

    这要求也不高,公孙未明很痛快地答应了,还冲着对方使个眼色:除了酒肉,你想要别的也行,我公孙家对好汉们,一向是不亏的,至于其他还有啥……嗯,你懂的。

    都是在大牢里关狠了的主儿,一听说还有别的好处,众人马上就心领神会了,于是没过多久,一群烟花女子婷婷袅袅地走进了公孙家的驻地。

    公孙家是真的讲究,招待得也真好,不过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一百块银元很快就花完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西疆各地时不时地冒出一些国族人的尸体,新鲜,一看就是刚挂的。

    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没人知道,但是大多时候,他们都死在异族人聚居地附近,尤其是那些跟真神教走得近的,或者是有嫌疑的。

    其中一半的死人,是死在了乌孙郡内。

    丁家和呼延家的子弟,一次次地拎着屠刀冲了过去。

    初开始,官府还以为是偶然现象,但是这偶然现象一次又一次地出现,显然就是必然现象了,而一百颗又一百颗的人头,也令当地土著躁动无比。

    当乌孙郡出现第八个一百颗的人头后,乌孙郡守坐不住了,直接求见白虎庙三庙祝都是这么大的人了,有些东西是不需要有证据的。

    何苦才没兴趣见他,你个小小的郡守,见我们首座都不可能,还想见我?

    郡守只能按部就班地先拜访下面执事:麻烦你们停止这种杀戮吧,这样下去,整个乌孙的人心都会散掉的。

    你在说什么啊,我们不懂,白虎庙的执事很干脆地回答,杀人的是异族,丁家和呼延家只是报复性杀人至于说我们,这跟我们白虎庙有关系吗?

    对待耍的官府,道宫也只能以手段应对。

    郡守愣了好一阵,才低声发话:好吧,李同知会在几天之后,意外自杀……这样你们满意了吧?

    执事这下就不好做主了,他拎着一个传音海螺出去,不多时又回来,正色回答,“我白虎庙不希望看到李同知意外自杀。”

    郡守眼珠一转,很干脆地回答,“那就是逃跑途中拒捕,被捕快错手杀死。”

    “你想错了,”执事摇摇头,有板有眼地发话,“我们不希望他死于意外,而是希望他受到正常的审判之后,被处决……当然,提拔他的人,也有必要给大家一个交待。”

    郡守的脸色,渐渐地凝重了起来,厉声发话,“你们还真是要干预官府办事了?”

    “这是我个人的见解,要求也是正当的,”执事面无表情地回答,“听不听在你了。”

    郡守站起身,拂袖而去!

    当天夜里,西疆又出现四具国族人的尸体,其中三具在乌孙。

    新鲜的尸体,血犹未冷。

    (最后个小时了,有月票的就投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