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五章 尽人事而已(二更)
    面对丁青莲的问题,丁经主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待得时间长一点,问题倒不大,我们出手搞族诛,也要提防真神教报复,这个可以跟白虎庙商量……两三个月左右,应该没问题。”

    两三个月?丁青莲抬手摸一摸额头,“那我岂不是此刻就该下手准备,一旦诛灭慕容家,就可以及时发动?”

    这个嘛……丁青瑶盘算一下,还是认真地回答,“你看不上西疆这些家族,但是行动的时候,最好还是双方有个协商,大家商定好配合,有个简单的沟通的机制,对他们好,对丁家也好。”

    “应该这样,”丁青莲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微微颔首,“有这么个松散的联盟,不但能互通有无摊薄风险,还可以避免陷大家于危险中。”

    两股势力出国抢劫,就算不能精诚合作,相互通气是很有必要的。

    省得这边今天抢了一通,那边又在附近干一票,没收获不说,没准还会遭遇埋伏。

    你能这么想,我就知足了,丁经主微微颔首。

    紧接着,丁青莲又突发奇想,“既然是这样,能不能跟北极宫说一声,让他们也在边界留下接应的队伍?”

    “这个要看公孙家的打算了,”丁经主轻声回答,“他们才是北极宫的常客……或者找李永生说一说,也差不多。”

    丁青莲的眉头一扬,“李永生对北极宫的影响,真有那么大?”

    “影响小不了,”丁青瑶点点头,“关键是想要求北极宫接应,也存在请托问题,想要对方不收钱,总也得有一份交情在那里。”

    四大宫对付真神教,那真是不需要理由,可是单纯地搞接应,也不好白用人家四大宫欠你什么了?

    然而,想定下费用,这就存在个多和少的问题,大家是去抢劫的,定得少了,那是对四大宫的不敬,定得多了谁知道能抢多少东西?

    至于说战利品分成,这个可以有,但是真要这么操作,也是小家子得紧,还麻烦。

    倒不如找个够体面的人,说合一下,搭一个小小的人情人情就是用在这种地方的。

    两人正在商量,远处驰来百余匹战马,却是高昌郡的郡守和同知到了。

    他俩跑过来,就是说关于处理库西部落的方案。

    经过内阁紧急会议,天子拍板了,说对待这个部落,要杀一批,贬为贱籍一批,拉拢一批。

    “我去,这不可能,”白虎庙的何苦率先表态,然后高声发话,“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全部诛杀了……玄女宫和北极宫的道友,以为如何?”

    以为如何?这个时候,四大宫肯定是共进退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公孙未明更是杀气腾腾地表示,我公孙家愿为屠刀!

    “原来玄女宫和北极宫也来人了?”郡守和同知一脸的讶然。

    当然,这惊讶是装出来的,高昌军役使一直在现场,还有他的一标骑兵,正和白虎庙弟子看守着库西人,郡里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怎么可能不知情?

    但是该装的时候,那是必须装的,他们很欣喜地见过这两批上宫来人,表示说这个事情,上面已经决定了,若是你们还需要我们反应情况的话,三天时间是不够的。

    北极宫和玄女宫异口同声表示,我们看白虎庙的意思,三大宫原本就是共进退的。

    何苦更没有二话,他太知道西疆官府这帮人的嘴脸既然你们不想仿格洛路例,那么我们就动手了。

    “算了,那就仿格洛路旧例好了,”高昌郡郡守高声叫了起来,“不过这可是你们四大宫要求的,跟我们官府无关。”

    丁青瑶不屑地哼一声,“少年天家,就这点胆子吗?真是没有半点血性!”

    高昌郡一干官员的嘴巴抽动一下,心说这道宫中人,真的是什么都敢说啊。

    不过事实上,他们已经知道了内阁的底线努力争取,尽人事而已,实在不行的话,就仿格洛路旧例。

    少年天子喜好武功,也想斩尽这万余头颅,不管哪个上位者,也不希望治下有如此乱民。

    但是他自己还在火药桶上坐着,诸王离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土国就大乱了。

    所以他只能捏着鼻子,宽待这库西族人,毕竟这库西人背后,有大几百万的胡畏族。

    而胡畏族身后,又隐隐有新月国的影子此时此刻,西疆不能再乱了。

    其实京城的广播电台,已经在播报此事了,核心内容就是:我们愿意再原谅库西部落一次。

    不过嘛,四大宫若是坚持,我们也不好忽视道宫的要求。

    所以这底线就是:仿格洛路旧例。

    白虎庙算是替官府扛了残忍的名声。

    事实上,如此高调地宣传,官府也不无好处,起码在西疆方向,道宫成为了维稳力量,官府的压力就要小一些。

    既然官府、道宫和家族三方商定了章程,接下来就是对库西人的处理了。

    这件事,主要是官府在做,其他两方留下了监督的人,其中公孙家留下了一名高阶司修,摆出了一副“你若处理得不小心,莫怪我家出手”的架势。

    官府见状也是没辙,公孙家吃库西人的亏大了,四长老公孙未明甚至公然叫嚣,十万库西人抵不上公孙家一准证。

    对库西人的处理,相当地血腥,女人直接打入贱籍,走了官卖,其中百余名孕妇被关押起来,要等到腹中胎儿诞下,鉴定了性别再做处理,务求不错过一个库西人。

    女人中还有一名四十多岁的司修,官府的意思是,先给她下了禁制,这种修为的女人,应该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公孙家的高阶司修走上前,直接一刀就将人斩为了两截,大喇喇地表示,“这种祸乱秧子,直接杀了便是,有什么好犹豫的?”

    高昌郡的官吏勃然大怒,“你只有监督之权,哪里来的杀人权力?”

    “算了算了,”云家留下来的人打马虎眼,“她信的是真神教,仅仅制住修为是不行的。”

    这话在理,库西人里的男性司修,包括中阶和高阶制修,都是被废了修为的哪怕他们已经被阉割了。

    高昌的官员兀自不答应,“那你说话便是,我可以将此女也废了修为。”

    “废了修为也不够,”公孙家的司修冷冷地回答,“女人要在中土国居住,到了司修的邪教信徒,一刀斩了才最保险。”

    他这么说,也是有血淋淋的教训,公孙家刚刚吃过这亏,一个女性的回归国族,差点给公孙家族带来大祸事。

    高昌的官吏,其实也清楚这一点,只不过下意识地想多赚点钱,甚至潜意识里,有可能还有同情之心,这都是说不准的。

    总算还好,万余库西人中,只有这么一个女性司修,女性制修也少得可怜,高昌郡的官吏担心公孙家再杀人,直接将女性制修的修为也都废除。

    无数女性库西人,恶毒地看着公孙家的司修。

    “去尼玛的,”公孙家的司修火了,抬手又是两刀,诛杀了两人,“还敢瞪眼?”

    在高昌官吏的怒骂声中,他被呼延家的几个修者强拉到了后面,就这,他还大声怒吼着,“再瞪我一眼试试?老子还要杀人!麻痹的你们觉得委屈了?”

    高昌的官员还想追究他的责任呢,被云家人劝开了,“公孙家被他们算计,连真人都死了不止一个,这些库西人还要心生不忿,搁给我也不干啊。”

    “没错,”另一名公孙族子弟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发话,“李大师曾经说过,蛮夷之辈,畏威而不怀德,不能给他们好脸……还是杀得少。”

    这话一出,那些库西女人都纷纷垂下了眼睑,不敢再呲牙咧嘴。

    她们心里,只会记得这是悲惨的一天,同族无故被杀,却没有想过,己方曾经做过什么他们真的不擅长反省自己的错误。

    高昌官吏再次警告了公孙家人,并且着重声明:有什么意见,你跟我说,别动不动就杀人,我们很难做的,懂不懂啊?

    公孙家的司修不无遗憾地叹一声,“可惜我家真人都离开了。”

    这话吓得高昌官员不敢再说什么,都是为官府公干的,何必结这私人的梁子?

    公孙家的真人,确实是都走了,大家要同时对慕容家和拓跋家下手了。

    汇合了三大宫、六大家族的五十多名真人,确实具备同时进攻两个家族的能力。

    不过这两个家族,现在的状况不太一样。

    拓跋家族位于月氏郡火烧原,住得比较集中,差不多有三万人左右,有不少人已经改姓事实上,拓跋家族出走的分支都不少,就像高昌元家一般,都是彻底改姓了。

    在拓跋家的本族地盘内,不少人也改姓了,他们聚居的火烧原,还有另外一些非拓跋家的大小家族,总共差不多有近十万人。

    慕容家是另一个样子,本族在乌孙和丁零的交界处,五六万族人聚居着,四周还有一些慕容小支,差不多有万余人。

    再有就是高昌青山的慕容氏,慕容家远离主支的,就这么一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