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平灭库西
    西疆不是真神教实际控制的地盘,献祭的成本会高很多,但是此刻,库西人别无选择。

    高昌郡的郡守、同知和军役使见状,齐齐长叹一声:完蛋,这是铁铁地坐实库西人勾连邪教了想帮你们说情都不可能了。

    下一刻,天上降下一柄虚幻的弯刀,长约百丈,宽二十余丈,重重地斩向九宫阵中央。

    清瘦的杭首座冷笑一声,左手掐一个玄奥的法诀,右手的金色小旗冲着那弯刀一直,“去!”

    小旗指处,一头虚幻的白虎,出现在空中,见风即涨,瞬间就由丈许长,涨到了百丈长短。

    白虎整个身子的大小,其实也就跟弯刀类似,但是它一抬前爪,随手一拍,直接将那弯刀拍得粉碎,化作了虚无。

    紧接着,它低下头,冲着地面怒吼一声,“吼~”

    这一声大吼,地面上的库西人,顿时被震得东倒西歪,最中心的位置,有些人的身子,直接被炸开,“砰”地一声,化作了漫天的血雾。

    清瘦的杭首座并不看地面,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兀自看着天空,大声发话,“这是又有祭品了,你再来啊!不用庇护你邪教信徒吗?”

    空中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空气越发地凝滞了。

    “屁的真神!”何庙祝站在不远处,朗声发话,“你不是无所不能吗?来啊,下来庇护啊。”

    白虎庙跟真神教战斗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彼此知根知底,此刻挑衅叫嚣,就是希望对方能火气上头,冲动一把,大家好再给对方造成一些伤害。

    千余名白虎庙弟子组成的九宫阵,搁给真君,也不可能仓促间破开,此刻又是在本土作战,根本不惧这邪教的对手。

    然而,他们想要令对方冲动,人家也得愿意冲动才行啊,空中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好了,”何苦一侧头,看向高昌军役使,“你的士兵,可以进去抢功了。”

    军役使带来的一标骑兵,差不多有八百人左右,面对万余人的库西部落,其实也就是一人抓十来个人。

    若是库西人没有发动请神术,何庙祝只能靠着白虎庙的弟子,以及四家族的联军,擒拿这些库西人了,现在嘛,可以直接驱使当地驻军了。

    而白虎庙的弟子,可以继续封锁库西部落,挤占他们的空间,确保全歼对手。

    高昌军役使愣了一愣,咬牙切齿地发话,“上,擒拿这些叛贼,抵抗者……杀无赦!”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就算这一标骑兵中,有人同情真神教,或者是有亲属在库西部落,也无法抗拒这军令,只能硬着头皮杀了进去。

    铁蹄有若旋风一般,向阵中卷去。

    一个时辰不到,库西部落就不复存在了,被斩杀的大约有千余人,还有万余人束手就缚。

    两名试图逃走的真人,也是一死一重伤,重伤者被朱尔寰擒获。

    而道宫和官府一方,死者不过十余人,重伤者也不三十多人。

    这是一场大胜,是完胜,达到了作战目的不说,伤亡比率也低得惊人。

    五十多名真人,大部分人甚至没有得到出手的机会。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就是白来了,只能说库西人太大意了,没有充分的准备。

    审讯在现场就展开了,对于白虎庙来说,必须争分夺秒地获得口供。

    库西人邀请高手对付公孙不器,在部落中真的不是秘密,甚至有人知道,他们除了向马盟求助,另一名偷袭公孙不器的准证,来自新月国万俟氏。

    万俟氏不信奉真神教,但却是坚定地反中土,任何能令中土国族吃亏的事,他们都乐意去做,也正是因为如此,真神教才能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审讯了不到两个小时,高昌郡的郡守和同知,就联袂找了过来,他们想知道,接下来白虎庙打算如何处理这些库西人。

    按理说,如何处理这些人,官府就能拿主意,但是既然是道宫出头,主持平灭的战事,他们就有必要听一听白虎庙的意思。

    事实上,高昌郡的官员,也不愿意自行决定此事,官府最大的敌人是新月国,真神教最大的敌人是道宫,新月国虽然是一神教立国,但两者不能完全划等号。

    而且现在西疆的官府,对真神教的传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愿意多事。

    搞得像前几年的丁零郡郡守一般的下场,那就没意思了。

    何庙祝很干脆地表示,仿格洛路旧例!

    高昌郡郡守闻言大骇,表示说这绝对不可能,格洛路是背叛了中土,才会有那般下场,就算那样,光宗都被人诟病了。

    而库西部落,明明就是咱国内的人,虽然不是国族,勉强也算得上归化国族。

    上万人的的部落被平灭,中土国多久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儿了?

    更别说这库西部落,是胡畏族的一支,人家身后,可还是有大几百万的族人。

    郡守表示说,你们这个建议,恕我们不能苟同,起码我们要请示一下上官。

    不用请示了,白虎庙三庙祝很干脆地表示,我们的决定,获得了四大宫一致的认可。

    可我们是官府,不是道宫啊,高昌郡的同知着急了,四大宫一致做出决定,也不能拿来号令我们官府,我们是必须请示上级的。

    何苦很不耐烦地发话,“那就告诉你的上官,如果官府不同意如此处理,那我白虎庙就要走族诛的章程了。”

    仿格洛路旧例,是女人发卖到中土内地,打入贱籍,男人一律阉割掉,这种事情只能通过官府来做,道宫做不来这涉及了红尘。

    但是全部诛杀,四大宫却是做得来的,无非是杀人而已。

    何庙祝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已经很给官府面子了,你要是再唧唧歪歪,我们会将人全部杀掉。

    万余人全部杀掉,这么残忍的事,可能吗?真的可能!道宫和真神教,原本就是在争夺生存空间,自己的地盘上,出现了这些背叛者,而且还是很高调地在吃里扒外。

    生存空间的争夺,原本就是最残酷的,面对这种嚣张的气焰,道宫认为非常有必要严惩,以儆效尤。

    “不至于这么不通情理吧?”高昌郡的一干官员听到这话,汗都下来了,“白虎庙在近些年,似乎也收了些胡畏族弟子吧?”

    “白虎庙没有胡畏人,”何苦淡淡地回答,“只有与胡畏族相貌相似的的归化国族,他们的姓氏、语言,同国族一般无二!”

    白虎庙是四大宫里最保守的,排外情绪最浓,但是西疆的局势,也令他们不得不考虑招收一些非纯正国族的弟子。

    但就算是这样,也只有那些真心归化了国族,将外族习性全部摒弃的人,才有可能进入白虎庙的门下。

    一旦成为白虎庙真正的弟子,这些人还要发下心魔大誓,彻底同以往决裂。

    有意思的是,这些人还非常愿意发誓,因为在他们看来,举办过这么个仪式,才能代表自己真正地融入了国族,融入了道宫。

    公孙不器闻言,也冷笑一声,“其实根本不需要白虎庙出手诛杀,我辽西公孙家,很愿意为上宫代劳!”

    这件事的起因就是他,公孙家被库西部落坑了个惨又惨,不但证真受挫,还花了大量的财富,公孙不器证真遇袭,也会成为灵修里著名的反面范例。

    可以想像得到,若干年后,要是有人提起证真时需要的注意事项,公孙不器绝对会是常被人提起的名字。

    想到未来可能的尴尬,公孙家绝对不介意以库西部落所有人的鲜血,洗刷这份耻辱。

    高昌郡的一干官员见到苦主出来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继续唠叨下去,被公孙家记恨上怎么办?

    原本是公事,为此结下私仇,划得来吗?更别说结仇的对象,是大名鼎鼎的老牌隐世家族辽西公孙,谁脑抽了才会这么做。

    不过高昌郡郡守挺负责,还是坚持了一下,不管怎么说,他有向上汇报的义务。

    何庙祝当然要允许人家请示,他给出了三天期限,郡守说这不可能,这么点时间,上面根本讨论不出结果,终究是涉及万余人的处理手段,你这是草菅人命。

    公孙未明不屑地一哼,“这样的杂胡,也能算人?我家一名准证,顶得上他十万杂胡的性命。”

    这话是忒难听了点,连云家的真人听到这话,都忍不住讪讪一笑。

    库西部落虽然属于胡畏族,但是里面相当一部分人,都曾经是云家的附属。

    总之,歼灭库西部落的一战,打得是相当漂亮,然后很快地,众人就审出了极多的口供,再加上前些日子对马盟高层的刺杀,太多的证据摆在了一起。

    北极宫和玄女宫,终于也有了介入西疆事务的理由。

    就在等这两宫来人的时候,何苦又将联军中的真人召到了一起,商量是不是要再刺杀马盟的一批真人。

    他的理由很简单:咱们再对慕容家和拓跋家出手的话,那些隐藏在马盟中的真神信徒,没准真的要跑路了,倒不如趁着这个间歇,连续作战,对马盟中的邪教徒进行清洗。

    反正慕容家和拓跋家族就在那里,就算他们得知马盟成员再次遭遇刺杀,也是没地方可跑。

    (月末了,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