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锄奸进行中
    见到何苦分配得为难,杜晶晶马上出声,“何准证,我们这一组,再加一个李永生就够了,他的战力非常强大,别看他才是司修。”

    才是司修……何庙祝的嘴角扯动一下,庙里早用天机推算过这个诡异的年轻人了,分明是化修好吧?

    不过人家不点破,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微微颔首,“好吧,你这一组的问题解决了,但是感觉还是有点……可以改进的地方。”

    “我有个建议,”呼延之鱼。”

    何苦皱着眉头看着他,“书生准证的意思是?”

    “完全可以分作两波或者三波,”呼延书生侃侃而谈,“只要我们封锁住风声,提前打探好这九个人的所在,连续作战不是问题,还可以迷惑对手,让他们摸不清自己的实力。”

    果然不愧是自称可以证真的人,头脑还是够用的。

    “这个主意不错,”朱尔寰点点头,“这就不止四比一了,六比一甚至七比一都可以。”

    何苦点点头,这法子确实比他想的要好,白虎庙的道长,终究是不太擅长算计的。

    但是,白虎庙做为领头者,他又觉得有点伤自尊,少不得看李永生一眼,不无嘲讽地发问,“李大师你怎么认为?”

    何至于此啊,李永生有点不高兴,我不就是说了一个你长得像和尚,你就这么斤斤计较?

    既然他不爽了,索性直接回答,“要我说的话,我感觉这个九个人的名单……有问题。”

    咦?何苦有点不高兴了,我们不过是在商量,哪道菜该先上,你倒好,竟然要重新点菜?“李大师这话何意?”

    李永生点出三人来,分别是高阶、中阶和初阶真人,“此三人不该入选,应该先选其他人。”

    何苦听得就是一愣,这三人的危害都很大啊,必须是第一批铲除的对象。

    但是呼延书生已经反应了过来,“果然,不该选这三人,应该先换其他人。”

    张首座的反应也不慢,不过他是唱反调的,“这三人都是隐藏得极好的,危害反而更大,必须尽早铲除。”

    “咳咳,”公孙不器轻咳两声,“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张首座抬手去端茶杯,面无表情地低头喝茶。

    何苦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真的是想差了,光想着拿到了名单,必须重拳出击,却没想到优先打击那些已经暴露的真神教徒,才更具有迷惑性。

    一旦施行了刺杀,没暴露的这些家伙,肯定会惴惴不安,但是心存侥幸是人之常情,他们一旦逃跑,才会被坐实了嫌疑。

    他忍不住又看李永生一眼,心说这家伙年纪轻轻,见识过人也就罢了,这一份通透的世情,是从哪里学来的?

    公孙家的太上长老也忍不住点点头,“先除掉那些立场明确的奸人,更能打击邪教的嚣张气焰,表示出我中土修者跟邪教做斗争的决心。”

    何苦听得浑身一震,抬手一拱,“当行准证说的,果然是至理名言。”

    然后,名单就重新选择,去了那三人,加了三个人,却是两名中阶真人,和一名初阶。

    任务有所减轻,但是同时,效果也不会差。

    而且接下来的刺杀,也不是同时进行的,而是选择了在三天之内,一股脑地刺杀掉了这九人。

    别说,刺杀的过程中,还真的遇到了意外。

    就像拓跋钝刀闯到神鹿山,以为是欺负一到两个初阶真人,不成想直接闯进了真人窝一般,刺杀小组在刺杀一名初阶真人的时候,竟然也遇到了一名高阶真人和两名初阶真人与其同行。

    刺杀小组现身的有四人,先重伤了目标,结果被人强力还击。

    负责封锁外围的公孙当行一看,根本没有插手,而是躲在暗地直接呼叫支援。

    他的选择是正确的,那边看到这四个真人的刺杀队伍,就没想着逃跑,而是选择了硬碰硬你们没有高阶真人,也敢撒野?

    另一个负责封锁外围的云沧海见状,也杀了出来,双方旗鼓相当。

    缠斗半天之后,公孙当行也跳了出来,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

    被刺杀的一方见状,开始呼叫支援,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呼叫的支援,也仅仅是两名初阶真人和两名中阶真人。

    但是公孙当行直接呼叫了两个小组过来,不但公孙未明和公孙不器这一组杀了过来,连张首座带领的另一组,也在半柱香之后赶了过来。

    终于将对方团灭了。

    可见初阶真人,未必就比高阶真人好杀,可能遇到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

    此战过后,大家顾不得休整,就投入了第一阶段的终极战斗平灭库西部落。

    众人赶到库西部落的时候,发现这个部落驻扎在一处小山坡,前方不远处,就是一条清清的小河,正适合夏天放牧。

    库西部落逐水草而居,偶尔也会越过官府划的地盘,这里适宜放牧,他们又得了真神教的庇护,对于“暂借”他人的牧场,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这一片牧场,足有三百里方圆,足够库西部落放牧半年之久。

    然而三百里方圆之外,隐藏着足足十二支修者的小队,一色的白虎庙弟子。

    他们死死地封锁住了这一片区域,隔绝了消息,只许入不许出,出来的人全部被擒拿了下来,然后迅速审问。

    有的库西人从部落里出来,是很快要回去的,不回去会被人怀疑。

    不过白虎庙做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加上有四个家族的配合,出去的人就算回不去,也会有“相熟的人”去库西部落告知。

    你家男人这几天要跟我家兄长出去办点事,晚些时候回去。

    不知不觉之间,库西部落被封锁了几近半个月,而外出的库西部落人,基本上都回去了。

    这个时候,何苦带着一大票真人和司修,赶了过来。

    同行的还有高昌郡的郡守和同知,白虎庙是昨天才告知郡守,库西部落勾结真神教,谋害中土的准证,我们要平灭这个部落。

    郡守和同知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就被带了过来。

    高昌郡的军役使也来了,还带着一标骑兵,主要是来配合,顺便提防白虎庙指鹿为马。

    这一标骑兵里,归化国族就不少,肯定会有人心思不稳,不过白虎庙将风声封锁得很紧,眼下猛然出击,根本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白虎庙来了足足有千余名弟子,而呼延、云、高、元四家,也凑出了两百多名子弟,总共将近一千五百人。

    天方破晓,何苦一声令下,白虎庙十二支修者小队,直接激发了大阵,封锁住了这方圆三百里的空间。

    激发大阵的响动,实在太大了,猛然间,天色就暗了下来,紧接着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空中出现了莫名的波动,有氤氲雾气,在瞬间就凝结了出来,有若末日降临一般的景象。

    库西部落的人见状,顿时大惊,此刻才是清晨,一些早起的妇人正在准备早餐,吓得尖声大叫,胡乱地四下奔跑。

    乱了差不多半顿饭的功夫,才有库西人意识到:他们被阵法围住了。

    但是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晚了,这种大阵一旦激发,最准确的应对,应该是第一时间集中人手突围,现在嘛……也只有化修,才可能破阵逃得出去。

    白虎庙摆出的阵法,名为八面埋伏阵,主要是困人的,要知道他们虽然人多,可是三百里方圆,相当于宽十里,长三十里的长方形。

    这么大的面积,虽然有一千多白虎庙弟子,还有阵法辅助,也只能困锁住对方的低阶修者,化修想逃跑,还是存在一定可能的。

    不过,阵外起码有五十名真人在拉网等待,还有精悍的司修小队,就算冲出阵法,也未必逃得掉。

    白虎庙的道长,丝毫不担心这一点,看到八面埋伏大阵已经被彻底激活,一名面容清秀的准证轻哼一声,手中金色的小旗一摆,“变阵!”

    此人姓杭,是白虎庙战堂的首座,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是拼起命来,连何苦都要头疼。

    此处的千余名白虎庙战修,就是归战堂管理的其他三大宫,根本就没这么个机构。

    诸多战修看到金色小旗摆动,一队队人马迅速走位,化作了九宫阵,彻底困死对手。

    两道白光从阵中电射而出,看样子,一个是准证,一个是中阶化修。

    “奸贼休走!”七八道白光迎了上去,战做了一团。

    这个时候,白虎庙的弟子们,已经开始向前推进了,三百里方圆,九宫阵每向内推一步,威力就大一些。

    阵内的库西人慌做一团,有人高声尖叫,有人没命地哭嚎,还有人在组织人手,打算负隅顽抗。

    猛然间,有十二名修者组成一个阵势,大声念着咒语,点燃了自身。

    这就是献祭请神,以自身为祭品,请真神教降下神术,挽救自家的信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