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五十章 道统之辩
    ?)h?v?2??;??+7[?b?瞔]?g?`^%=??1??祝提起这个话题,旁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场的真人很多,但是说起英王府的事,也就是杜晶晶经历过。r

    李永生却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我跟白虎庙,现在才有了接触。”r

    “是吗?”何苦眉头一皱,阴森森地发话,“那我怎么听说,阁下对白虎道统极熟呢?”r

    不愧是四大宫之一,耳目灵通无人能比,公孙家雄霸辽西,目前三个准证在这里,闻言也只能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r

    “白虎道统呢……”李永生缓缓发话,“主杀伐攻灭,修的是煞气之道,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杀伐之道便在其中。”r

    “便在其中?”何苦气得笑了,“阁下的话,我真的听得不是很懂,能解释一下吗?”r

    “大道何止五十?天衍远超四十九,不外是殊途同归,何准证你着相了,”李永生继续含含糊糊地回答,“青龙可高千丈,白虎不可抬头,何准证你可知是何意?”r

    “大胆!”一名白虎庙的准证狠狠地一拍桌子,隐隐放出一股气势来,“你敢辱我白虎庙?”r

    李永生含笑看着他,并不说话。r

    半晌,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何苦发话了,他摇摇头,“张首座,算了。”r

    这也能忍?张首座讶异地看着他,这是裸的羞辱,其心可诛啊,什么叫“青龙可高千丈,白虎不可抬头”?r

    若不是深知三庙祝的的秉性,他现在就要破口大骂了。r

    不过何苦的脸色,也不好看,他阴森森地看着李永生,“你这话冒昧,得给我一个解释。”r

    “何须解释?”李永生微微一笑,“何准证早已心知肚明,我就不说了。”r

    何苦一扬下巴,“我劝你还是说的好,我什么都不知道。”r

    “刚不可久,柔不可守,”李永生继续打机锋。r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明确地点了出来,“何准证已然金气入肺,煞气之道伤人伤己,还是克制一点的好。”r

    “咦?”何苦讶然地咦了一声,心说这小子怎么知道我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体内金气了?r

    不过他还是不肯认输,“我问的是白虎道统,你说什么我体内的金气,这两者沾边吗?”r

    小子,别偷换概念,我现在正追究你责任呢。r

    “肉身入道,何庙祝你真的着相了,”朱尔寰却是听懂了,于是马上冲出来拉偏架,“李大师是说你过于讲究凶煞霸道,对自己不好,不如青龙,尚有木之生机。”r

    这话点评得极是,很多人都知道,何苦非常看重“真君待遇”,殊不知,那除了是他的虚荣心使然,其实也是一种修行。r

    你不尊重我,我就干你!本来嘛,白虎主就是主杀伐的,修的是煞气之道。r

    当然,既然选定了道路,就该追求极致,从这一点讲,何苦的行为是很正常的。r

    但是求道之路,又哪里是哪么简单的?煞气之道走的是杀戮大道,毁灭之路。r

    何苦对自身的情况,其实已经有猜测了,他能修行到巅峰真人,也不是笨人,就算李永生不说,他都要考虑着手处理这个问题了。r

    但是猜测归猜测,现在被人说成这样,他当然还要争论一下,“朱主持你就莫要插话了,我问的是道统,不是己身。”r

    “道统本来就是己身,己身也是道统,”李永生无奈地一拍额头,“所以,我虽然不明了白虎道统,但是我知道,青龙可高千丈,白虎不可抬头啊。”r

    侮辱白虎庙的话,再次从他嘴里说了出来,若是青龙庙有道友在此,听到这话,怕是要笑得嘴都合不拢了。r

    然而这一次,白虎庙的人都沉默了,都不是笨人,他们听出了别的意思。r

    良久,何苦轻叹一声,“好吧,我也不问你道统了,但是你再说这话,我会杀人的。”r

    一场争执,就这么消弭了。r

    连杜晶晶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永生胡说八道一顿,白虎庙就真的不追究他模仿道统的责任了?r

    她还是年轻了点,积淀和见识不够,殊不知李永生含含糊糊的回答,就是对大道的理解。r

    青龙可高千丈,白虎不可抬头,其实并不是褒奖青龙庙,贬低白虎庙,而是说青龙白虎都是主杀伐,但是青龙有木之生机,白虎的庚金之气,却能加重杀伐。r

    以玄青位面的条件,杀戮之道走到极致,于己无益,对整个中土国的格局也有害。r

    就是李永生说的,刚不可久,柔不可守。r

    当然,白虎庙的人,未必听得进这话,修者的修行,讲究一个勇猛精进,极致才是他们的追求,也就是老话说的那样,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r

    但是同时,他们也都清楚,本位面只是一个下界,想要修行到更高,还是要去上界。r

    更直白地说,玄青位面的天道并不完整,有些大道,未必要追求到极致,过则有害无益。r

    等等……这跟李永生和白虎庙的渊源,挂得上钩吗?r

    还真挂得上钩,起码何苦在恼怒之后,听懂了李永生的题外话就算我曾经模仿白虎庙的道统,但那是我对大道的理解,而不是我偷师你白虎庙。r

    这话听起来,很有点匪夷所思,要知道能通过对大道的理解,模仿出类似的道意,连真君都未必能做得到,化修里能做到的,恐怕是千里无一。r

    而李永生那时,还没进阶司修。r

    但是何苦还真的信了,因为他来之前,了解过整件事情的经过,从李永生将公孙不器治愈开始,此人就显出了种种的不凡。r

    一个准证陷入了自爆的危机当中,并且令京城诸多名医束手,偏偏是这个小司修,将人救了过来,这得有多么妖孽?r

    此后的种种经历,公孙家并未全部向白虎庙交待清楚。r

    比如说温养修复二郎神眼,这事儿得让朱尔寰自己说,又比如说神鹿山上的聚灵阵,可用借用悟真时的通慧光点疗伤,这事儿得看四个家族是什么意思。r

    不过,李永生治愈了很多人,这是可以说的,具体他是如何做到的,公孙家的准证含糊带过了。r

    总而言之,李永生是个极为神奇的修者,很多准证都恭恭敬敬地称其为大师。r

    何苦脾气暴躁不假白虎庙里就没多少脾气好的,但是他脑瓜不笨。r

    能令那么多人称为大师,身边还有玄女宫弟子随行保护,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简单得了?r

    而且李大师对白虎的点评,也是代表一种认知,虽然未必符合何庙祝的心意,但是大道也要讲一个殊途同归。r

    更别说,他还看出了何苦身上的隐患,并且点了出来。r

    所以何庙祝认为,此人虽然修为低了点,但是真的可能是通过对大道的领悟,模仿出了白虎的道统此人对大道的认识,追求的是兼容并蓄和融合,这样的道意,更容易去模仿。r

    当然,就算是这样,此人的行径,还是令人匪夷所思中土国出现过这样的妖孽吗?r

    然而话说回来,历代以来,中土国也从来不缺乏种种妖孽,以前没出过,现在就不能出一个?r

    于是,何庙祝认可了他的解释,心中还不无感叹:怪不得别人都称你大师,真的是当得起啊。r

    他不反对,白虎庙的其他两个高阶真人,也就不出声了,他们多少也猜到了一些因果。r

    其实李大师这种说法,在白虎庙里也算一个流派,只不过一般的外人,不敢当着白虎庙这么说罢了。r

    同为高阶真人,公孙未明却是有点听不懂,于是出声发问,“你们在说什么呢?永生你是要为何道友诊断吗?”r

    他这问题,李永生和何苦都不好回答。r

    倒是杜晶晶出声了,她急于给这一大批准证,留下深刻的个人印象,“永生曾经在大名府,模仿白虎庙的道统,配合大家,搭建了一个五行生灭阵。”r

    “嗯?”几名不明真相的准证听得眉头一皱,公孙不器的眼睛则是一亮。r

    “我去,”公孙未明听得却是倒吸一口凉气,“重现五行生灭阵……这样也行?”r

    他身为高阶真人,最是明白其中难处,说老实话,搁给他是做不到的,就连惊才绝艳的三长老公孙不器,恐怕也做不到。r

    何苦的脸,微微有点发热,心说杜执事你多什么的事,你这么一说,岂不是证明,刚才李永生说的那些,都是对的?r

    他的目光扫过朱尔寰,发现此人脸色正常,心里那点疙瘩才慢慢化去原来你也知道。r

    其实见识过那个五行生灭阵的修者,真的非常多,现在消息没传出来,只是通讯不畅导致的,过个三五年时间,估计就传得到处都是了。r

    “果然神奇,”公孙不器笑着点点头,“原来朱主持早就知道了。”r

    “哪里,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朱真人忙不迭地表示,心里却说,眼前这位可是观风使,甚至都不把上界的七宝宗看在眼里,在座的众人谈论对大道的理解,谁能强过他?r

    当然,话是不能这么说的,于是他笑着发话,“李大师年纪轻轻却见识不凡,就连对伤者行针的手法,都是几近于道,我对这样的消息,不是特别奇怪就是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