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九章 真君待遇
    仙界比中土国所在的玄青位面,不知道强出多少倍。

    能在这个位面修炼到高阶真人,去仙界之后,证真就跟喝凉水差不多。

    面对李永生的提问,朱尔寰苦笑一声,“祖师爷为七宝宗弟子,我也知道仙界有多好,但我是为家中爱女求恳,若仅仅是为自己,我是断断不敢打扰仙使的。”

    “你倒是替我拿起主意来了,”李永生笑一笑,能带谁飞升,不能带谁飞升,是他这个观风使决定的,朱尔寰居然想自己调整,对他实在有点不敬。

    不过永生仙君也是草根出身,一般是没什么架子的,略略点对方一下,令其知道分寸就是了。

    接着他一摆手,“你现在想这些,未免早了点,先去做事吧。”

    “谨遵仙使仙谕,”朱尔寰抬手一拱,站起身走了。

    李永生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摇一下头,这世间的有心人,还真是多啊。

    两天之后,李永生正在跟杜晶晶聊天,猛地侧过头,看向一个方向。

    那里是朱尔寰静修的小院,空旷的院子里,空气泛起一丝涟漪,然后蓦地出现十余人。

    杜晶晶见他神色古怪,跟着侧头一看,正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破碎空间……这是谁家真君?”

    她说话的声音虽然低,距离也相当远,可是这蓦然出现的人,实力极为惊人,一个光头大汉远远地看了这边一眼,眼睛一眯,一股泼天的气势压了过来。

    他的肩头一动,似乎要做什么,旁边一名年轻人速度奇快地发话了,“何道友且慢,那是自己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去白虎庙申告的公孙未明,他的身边,站着公孙家的太上长老。

    何道友远远地扫两人一眼,一个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原来是玄女宫的道友,你俩过来吧。”

    说完之后,他就不再看两人,而是跟其他人说起话来。

    杜晶晶被这一眼看得心里发寒,忍不住暗暗抽一口气,“这修为……果然厉害。”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心说区区的巅峰真人罢了,不过白虎庙主庚金杀伐,给人以异常凌厉的感觉,“看起来有点像和尚。”

    “嘘,噤声,”杜晶晶吓得拉他一把,“此人十有八九,是白虎庙三庙祝何苦真人。”

    白虎庙的庙祝,跟二郎庙的庙祝可不一样,称之为庙,实则是四大宫之一,三庙祝何苦,也是大名鼎鼎的巅峰真人,号称是真君之下无敌。

    当然,若是呼延书生或者公孙不器处在巅峰状态,也未必同意他这么自称。

    何真人的耳力,还不是一般的好,闻言又侧头看过来,狠狠地瞪李永生一眼。

    李永生的鼻子里,重重地喷出一股气来,眼睛也是微微一眯。

    杜晶晶见状,传声发问,“怎么了?”

    “小家子气得很,”李永生面无表情,也是传声回答,“不过随便说了一句,他就要威逼我一下,呵呵,局面不怎么样。”

    “白虎主凶煞之道,而且此人……很计较脸面,”杜晶晶传声提醒他。

    她边跟着他往小院走,一边传声说此人的性情。

    在四大宫里,白虎庙何苦也算个响当当的人物,他的脾气,跟他的战力一样有名。

    中土国有个规矩事实上,整个玄青位面都是这个规矩,不得随意冒犯真君。

    有人说了,这不是废话吗?真君就是最顶尖的存在,谁活腻歪了,敢去冒犯?

    话不是这么说的,修到真君这个境界,一般人随便提真君的名字,真君就会生出感应,若是你言语间对真君有所不敬,感应就更强。

    那么,真君因此对你动手,不算大欺小,杀了也白杀。

    所以这个不得冒犯,就是背后都不能说真君的不是,否则你若因此丧命,没人替你做主。

    何苦何庙祝仅仅是巅峰真人,但是他也不许别人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原因很简单,他认为自己是准证了,是半步真君了,就要享受真君待遇。

    但问题在于,他还不具备真君的境界,别人隔着几百里说他坏话,他感受不到,所以为了维护这个待遇,他一旦听到近处有人对自己不敬,反应通常都会比较激烈。

    因为这个缘故,他不止一次大欺小了,甚至还杀过人,他这个癖好,在四大宫里广为人知。

    “呵呵,”李永生听到这个解释,就觉得有点好笑,不过,刚才何苦那一眼,也是警告的意味居多,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懒得计较。

    然而下一刻,杜晶晶脸色一白,快速传声,“坏了,你好像冒充过白虎庙的道统?”

    “这个不要紧,”李永生并不是很担心,“不过,尽量别让他们知道吧。”

    两人走进小院之后,发现公孙不器也已经赶了来,公孙家三准证,加上何苦和朱尔寰,就是五个准证了,那撕裂空间而来的人里,还有两个高阶化修,一共就是七个准证。

    李永生和杜晶晶的修为都不高,没有他俩说话的份儿,七个准证叽叽喳喳地说一阵,就敲定的事情怎么办理。

    商量完毕之后,何苦才转头看向杜晶晶,“你是玄女宫那个寮房执事吧?把消息传回去了?”

    “见过何准证,”杜晶晶恭恭敬敬地施礼。

    同是四大宫的人,她不能跟别人一样,称对方为道友,虽然这个称呼才是最合适的,但是双方修为差距实在太大了,地位也不同,这个时候,称准证最为恭敬的起码要称庙祝。

    她在称呼上够恭敬,但是其他的,就不会退让太多,“我是巡寮执事。”

    玄女宫的寮房,跟其他三大宫不同,还分内外寮房,通常意义的寮房执事,是指内寮,巡寮执事则是主要负责外寮。

    “呵呵,你们玄女宫,就是毛病多,”何准证微微一笑,“何必分得那么细?”

    他的体态原本就魁梧,虽然没有多少肥肉,但是脸上也是肥头大耳,再加上那个光头,还有开朗的笑容,看起来越发地像个和尚了。

    他显然看杜晶晶比较顺眼,所以又多说两句,“玄女宫已经联系我们了,你先做个见证,库西部落平灭之后,掌握了更多证据,会有人传送过来,申告族诛慕容氏。”

    我说怪不得收不到宫里的消息呢,原来直接联系白虎庙了,杜晶晶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甘心,这是不想落实我申请族诛令的功劳?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的份量实在太低了,门中这么做,实在正常得很,来到西疆搞族诛,肯定要联系白虎庙,一来考量真实情况,二来也表示尊重主人。

    所以,她努力地将这份不甘抛到脑后,“白虎庙打算如何平灭库西?”

    何庙祝伸出手,挠一挠自己的下巴,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大概是仿格洛路旧例。”

    格洛路旧例,就是《拯救战兵雷锋》的背景延续,格洛路战役之后,光宗将所有格洛路的女人都发卖到了中土腹地,男人的话,杀掉了一些有罪的,其他人全部阉割掉。

    自那之后,玄青位面再无格洛路这个部族。

    按说这是挺残忍的事,光宗也因此为人诟病,再加上一些其他的杀戮,差点被起了武宗的庙号,李永生那篇话本,是为光宗洗地,才被今上重视。

    但是杜晶晶并不觉得残忍,这待遇可是比族诛好多了,男人哪怕是被阉割了,起码能安稳地活完这一生啊。

    她奇怪地看向公孙家的三名准证,“为何不族诛?”

    “我也想啊,”公孙不器闻言苦笑一声,“可是库西仅仅是个部落,是族群不是家族,他们的血缘遍布整个胡畏族,如何族诛?”

    这真是没办法的事情,胡畏族是七八百万人口的族群,真要对库西部落搞族诛的话,起码要杀掉上百万的人,而且剩下的人,也会极度痛恨朝廷。

    玩不起,真的玩不起,哪怕是光宗重生,恐怕也不敢下这个命令。

    公孙家是最想连根拔除库西部落的,但是能做到仿格洛路旧例,他们也该知足了。

    “好了,”何庙祝出声,“杜执事莫要计较了,争取能族诛拓跋和慕容氏,才是正道。”

    杜晶晶苦笑一声,“我玄女宫一向痛恨野祀,总觉得这种信奉邪教的部落,留之无益。”

    “其实,库西部落马上就不复存在了,”何真人淡淡地回答。

    或许,他是觉得这个话题有点累,于是又看向李永生,“你便是那李大师?果然年少……”

    在中土国语言习惯里,年少和年轻,是有区别的,年少往往意味着,后面要加上“无知”两个字,年轻后面加的……当然就是有为了。

    朱尔寰轻咳一声,很干脆地接过话来,“李大师确实年少有为,对小庙帮助不少。”

    嗯?何庙祝狐疑地看他一眼,心说我说话,你也真敢插嘴?

    不过他对李永生的事情,是有所耳闻的,更知道公孙家三个准证,不但跟二郎庙结了缘,还跟李永生瓜葛颇深。

    于是他轻哼一声,“听说李大师跟我白虎庙,也颇有渊源?”

    杜晶晶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心说完了,终于来了。

    (限免了,谁有月票支持一下吗?)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