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仙界户口
    7??g?ra;.?j?_|d3]?a?5c;??ef??q?!?}?j2??v)?”李永生想一想,微微颔首,“我大概知道此人是谁了……他还说了什么?”\r

    他看过前几任观风使的资料,此人应当是七宝宗丹青堂的弟子,不过这厮叫什么,他真的忘记了——七宝宗的宗主,见了永生仙君,也要恭恭敬敬地打招呼。\r

    “他说能增益此阵的,必然是上界观风使,”朱尔寰回答得越发恭敬了,“此阵的原理,这个位面理解不了……还有就是,您能驱除真神教请下的邪火。”\r

    他的机敏,还真不是盖的,而且想象力也非常丰富。\r

    “这货,”李永生一呲牙,“他得有多么蛋疼啊,跟你们说这种事。”\r

    “他抢走了本庙的一名小道童,”朱尔寰面无表情地回答,“这名道童,就是后来大家称作简单神医的那位。”\r

    “嘿嘿,”李永生气得笑一声,又摇一摇头,“这小家伙做事,有点不合适……他的道统在七宝宗,来下界折腾什么?待我回去,好好问他一问。”\r

    “仙使莫要生气,”朱尔寰听到这话,噗通一声又跪下了,“我家二郎庙,就是七宝宗的弟子开创的啊,您忘了二郎神眼了吗?”\r

    “咦?”李永生皱着眉头想一想,缓缓点头,“好像……也是啊,不过七宝宗这小宗,是开拓玄青位面的宗门吗?”\r

    位面开发,涉及很多因素,不过他并不认为,七宝宗有这个能力,除非这个位面的发现,跟七宝宗有关——真是那样的话,二郎庙应该不至于混得这么惨。\r

    他这都是理所应当的想法,但是就这几句话,吓得朱尔寰又跪下了。\r

    那可是七宝宗啊,是堂堂的上界宗门,对朱主持而言,虽然故老相传,二郎庙的道统来源于七宝宗,但是这三个字对他来说,仅仅是个名词。\r

    他跟上界的七宝宗,没有任何的联系,甚至想卖弄根脚,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沟通。\r

    朱尔寰甚至有点怀疑,庙里秘传的这个说法,是不是二郎庙在给自家脸上贴金。\r

    可是现在,他终于又发现了一任观风使——还是活的!\r

    观风使大人说了,二郎庙应该确实跟七宝宗有关,这令他欣喜若狂。\r

    但是紧接着,“小宗”二字,就泼灭了他所有的……梦想!\r

    我不是说二郎庙啊,这个子孙庙排不到南七北六十三庙里,这个我知道,确实小,但是我们是上界宗门的道统,我们有根脚啊。\r

    是上界的宗门!不是随随便便凑几个人,就能开张的小子孙庙!\r

    中土国大多数的子孙庙,不过是隐世家族推出来占地盘的,跟真君有渊源就足够了,跟上界有渊源的,能有几个?\r

    朱主持的世界观在毁灭中重生,然后又在重生后被毁灭。\r

    不过他最后还是出声发问了,“七宝宗在上界,真的很小吗?”\r

    不是很小,而是非常小啊,李永生非常确定这一点,不过最后,他还是非常善意地回答,“大约有千把万人,不算小了。”\r

    千把万人,还是小宗?朱尔寰听得目瞪口呆,中土国整个道宫系统加起来,怕是连百万人都不到呢。\r

    他很想问一句,那仙使您所在的宗门,能有多少人呢?\r

    真的是有点不服啊。\r

    不过他终究是高阶真人了,跟观风使谈论这个,也有些冒昧,于是干笑一声,“上界果然是宽广,不是区区玄青位面能比较的。”\r

    “你知道就好,”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跟七宝宗没什么交情,所以我的身份,你心知即可,不要张扬,懂吗?”\r

    “我懂,我懂,”朱尔寰忙不迭地点头,可是脸上的惊喜,却是久久不去。\r

    “有什么事,坐下说,”李永生微微颔首,他可不想再被别人注意到了,“如果没事,就不要打扰我了。”\r

    “仙使恕罪,”朱尔寰恭恭敬敬一揖,然后坐了下来,“我冒昧地问一句,您既然跟七宝宗没交情,想必也没有仇恨,对吧?”\r

    “有话你直接说,”李永生有点不耐烦了,“能办的,我可以出手,不能的,你也别多问。”\r

    朱尔寰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发话,“其实我二郎庙的祖师爷,原本是误入虚空之后,来到这里的,其时他为一名真人,本想证真回上界,但最终还是陨落了。”\r

    李永生听得颇为惊讶,半天之后才笑一笑,“那他的运气,还真的不算差了。”\r

    他本来以为,那名弟子也是遭逢仙厄,不得不转世到玄青位面,根本没考虑这种可能。\r

    须知误入虚空的后果,真不是开玩笑,能活下来的万里无一。\r

    尤其是二郎庙的祖师爷,才是一个小小的真人,可谓是渺小得不能再渺小了。\r

    而七宝宗里这样修为的弟子,最多只有半成,其他都是真人之上的存在。\r

    不过这也能解释,为何这小宗能在玄青位面组建子孙庙了,修为冲不上去,回不了仙界啊,而在这种贫瘠的下界冲修为,必须整合出一个势力来抢夺资源。\r

    “祖师爷希望二郎庙在以后,能认祖归宗,”朱尔寰小心翼翼地发话。\r

    “你说的这个什么……思什么真君,既然下界了,二郎庙应该已经归宗了吧?”李永生有点奇怪。\r

    “没有啊,”朱尔寰苦恼地发话,“思懋真君好像……不太看得上祖师爷。”\r

    “那就是七宝宗内部的事了,”李永生很随意地一摆手,“你跟我说无用。”\r

    “可是……”朱尔寰犹豫一下,再次硬着头皮发话,“不知仙使上界的名额,是否还有空缺?”\r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上界名额?”\r

    然后他就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了,下界观风使回归之际,是允许带一些下界的人飞升的。\r

    这属于仙界的人性化管理,毕竟下界去做观风使,是个苦差事,别看观风使能在下界耀武扬威,但是在大城市待惯了,谁愿意去穷乡僻壤工作?\r

    哪怕是在那里做土霸王,也不如安安生生地在仙界修炼。\r

    更别说观风使主要的职能是监督,想要为所欲为,也是不可能的。\r

    所以在下界的期间,观风使可能跟土著发生一些情感或者利益上的纠葛,那么在飞升之际,可以带挈几个下界之人上来。\r

    这就相当于公务员去山里扶贫蹲点,期限满了回城之际,你可以带自己在当地的伴侣和子女,一起办了城市户口。\r

    确实是很人性化的规则,不是吗?\r

    可是李永生从来没关注这一点,他下界主要是为了找永馨,而永馨只要能觉醒,回仙界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那他何必考虑飞升之际的名额?\r

    所以他一开始都有点懵懂,不过反应过来之后,他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可笑。\r

    永生仙君回上界,能带走多少人?算了……咱们还是说点别的吧。\r

    他仔细想了想了,“好像……上限是三人?我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r

    “二郎庙希望您能给一个名额,”朱尔寰身子一动,看样子是又想下跪了。\r

    “给我坐好了!”李永生恼了,低声呵斥他,“你是生恐别人发现不了我?你要知道,竞争对手太多的话,你小小的二郎庙想要争夺名额,没有任何的优势。”\r

    “但是……”朱尔寰吓得身子一僵,犹豫一下之后,他很坚决地发话,“但是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名额。”\r

    “这个很难,”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说句实话,我没有考虑过,给这个位面任何一个名额。”\r

    朱尔寰听得就是一愣,“怎么会……这样呢?九公主那儿,您得留一个吧?”\r

    “呵呵,”李永生干笑一声,你这才是笑话,永馨已经觉醒了,需要我给她留名额?\r

    他摇摇头,“我跟其他观风使不太一样,一般不会考虑这样的事,你要是想得到一些好处,最好能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能令我心动的价值。”\r

    他本来想直接拒绝的,但是再想一想,这么拒绝的话,会让一些人失去奋斗的动力,而他的工作,也可能会变得事倍功半,这样可不好。\r

    观风使的存在,第一是观察民情,第二就是为下界本方势力做主,其中就包括激励士气。\r

    若是二郎庙真能做出什么大事,他匀一个名额出来做奖励,也是正常的,虽然这属于观风使放弃了自己的利益,但是他本来也就不在意这些名额。\r

    当然,若是二郎庙做不出什么,想要空口白话得好处,那还是……洗洗睡吧。\r

    不过他这里肯松口,对朱尔寰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强压着心中的狂喜,颤抖着声音发问,“那对仙使来说,我做些什么好呢?”\r

    “这个你不用问我,”李永生笑一笑,“你既然见过思懋真君,就应该知道,观风使主要在意什么,如何体现你的价值,这是你的事,不在于我。”\r

    朱尔寰愣了一阵,才缓缓点头,“哦。”\r

    “那你去吧,”李永生再次拿起书来,打算看书。\r

    朱主持却是没有离开,他迟疑片刻,又硬着头皮出声发问,“还想再问仙使一句,若是我的表现还算令仙使满意,我能否推荐别人代我?”\r

    “咦?”李永生讶异地侧头看一眼,“你自己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