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机智的朱主持
    ,。ggaa

    对杜晶晶来说,年纪轻轻晋阶真人是好事,但是跟其他同门相比,就不算什么了。

    四大宫从来不缺乏惊才绝艳的弟子,以前不缺,以后同样不缺。

    但是她初入真人之际,能请下族诛令,诛的还是慕容这样的大族的话,对她刷声望很有好处。

    就像官员在官府公干,想要发展得好,得有政绩支持,道宫弟子一样需要业绩的支持。

    杜晶晶甚至想到了,她若能请下族诛令来,不但门中的贡献会暴涨,更可以彰显出她的运道不凡四大宫不是运修,但是同样讲运道的。

    不过这么做的话,也有可能挡了其他同门的路……

    她正盘算之际,公孙未明出声发话了,“杜执事,你若没有把握,可以跟公主联名上报,想必她也不会坐视不管。”

    “应该用不着,”杜执事对“公主”三个字很过敏,她马上做出了决定,“这种事,还是堂主院出面比较好一点,我会努力争取的。”

    “哦,”公孙未明一本正经地点点头,“那就麻烦杜执事了。”

    然后他微微一侧头,冲自家太上挤一挤眼睛:看到没有,事情得这么办。

    公孙当行只当没看到,抬手端起了面前的茶杯,心里却是冷哼一声:你这哪里是个准证的体面?

    随着此事的商定,神鹿山的事情,基本也就结束了。

    西疆四大家撒出人马,四下寻找库西部落,而其他真人则是疗伤的疗伤,静养的静养,为下一阶段的出手,做最后的准备。

    有了线索,查证真的是很简单,正经是找到库西这个部落,还多花费了几天时间。

    四个家族在西疆的经营实在太久了,很轻松地就了解到,库西部落在拜神的大典上,经历了天降神谕。

    知道神谕是什么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毫无疑问,有神谕比没有强,部落里虽然也发出了封口令,但是这并不能阻挡人们谈论神谕的热情。

    身为教民信众,就该四处宣扬真神的荣光。

    对四家的探子来说,他们也不需要打听到神谕到底是什么,他们只需要确定,有没有这回事就行了。

    在消息确定之后,公孙家的太上长老和四长老悄然离开,去白虎庙申告去了。

    公孙不器则是和朱尔寰一起,再次悄然回到了二郎庙,一边恢复修为,一边看护神眼修复。

    为了尽快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公孙不器甚至请求不平医主为自己扎七曜天衍针这不但是吊命针法,也能帮忙稳固神魂。

    为什么不求李大师出手?首先,他并不确定,李永生会不会这种针法,其次,他从李永生身上得到的好处,已经太多了,真不好意思再随便张嘴了。

    事实上,李永生和杜晶晶也下了神鹿山,来到了二郎庙,神鹿山上只剩下了四大家他们聚集在此处,一来是要集中静修,二来也是防着马盟对这里展开报复。

    对那两名真人的搜魂,证明慕容家突袭神鹿山,带有极大的随意性,很可能其他人并不知情,但是万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杜晶晶在向玄女宫发出请求之后,久久没有回应,她又催促一次,还是没消息。

    身为弟子,两次远距离请求就已经够多了,继续催促的话,有不敬的嫌疑。

    所以杜晶晶打算回去一趟,亲自汇报,她晋阶为真人,也该回去跟宫里报备一下。

    不过想要申请族诛令,就这么孤身一人回去,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她想到李永生很早就想走,于是前来请他同行。

    令她非常吃惊的是:李永生改主意了,他要留下来看事情的进展!

    事实上,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李永生此前要走,不过是着急回去陪永馨,待晋阶到化修之后,陪着她出来散心,顺便履行一下观风使的职责。

    但是在西疆遇到的事情,越来越严重,到目前为止,已经严重到他这个观风使有必要重点关注的程度了。

    同时,他又在阴错阳差中,获得了大量的灵石,轻松地将自身的修为,提高到了真人的水准,自保是没什么问题了,所以他认为,现在有必要多关注一下这里。

    对于杜晶晶想回去亲自汇报,他持支持的态度,但是他认为,自己回去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正经是一下公主,或者能起到奇效。

    不过对杜执事而言,“公主”三个字,简直就跟地球上某国络上的敏感词一般,她马上就表示,她有必要屏蔽……哦不,是有必要再等一等。

    如果再等不来宫里的回信儿,那么,她可以参与一下对库西部落和拓跋家族的行动。

    对她而言,参与这种行动,也能增加她在宫里的贡献度灭杀真神教邪教徒,四大宫不该落后于人,而她就恰恰能代表玄女宫。

    当然,如果她还是半个月前的司修,份量要轻得很多,但她现在是真人了,资格算差不多了。

    所以她有事没事,就缠着李永生聊天,促进双方的关系,提高亲密度。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种行为,引起了某个人的不快。

    这个人就是朱尔寰,他回到二郎庙足足五天,才找到了一个跟李永生单独聊天的机会。

    这一天,曲阿杜家有人来找杜晶晶,据说是海岱那边,襄王折腾得越发厉害了,杜家有些事情,想跟她商量一下。

    在入了道宫的隐世家族子弟里,杜执事算个比较念家的,被找上来是正常的。

    她跟着人出去不久,李永生难得有空,正拿着二郎庙的基本藏翻看,就见朱主持左看右看,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

    没错,就是鬼鬼祟祟,堂堂的高阶真人,这么搞还真的有点可笑。

    李永生诧异地四下看一看,此刻他在山腰的一处凉亭,斜下方三百丈,是温养二郎神眼的石室,周边根本没有人。

    朱主持走过来,恭恭敬敬地一拱手,“见过李大师。”

    李永生站起身来,笑着一拱手,“朱主持太客气了,有事吗?”

    朱尔寰犹豫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发话,“这个,那个搜魂的阵法,李大师的改动效果,非常地好,不知,不知……”

    “觉得好,就拿去用吧,”李永生很随意地一摆手,阵法这东西,可不是看一看就能会了的,不但需要理解,刻画阵基也很考验悟性,“我不介意。”

    而朱尔寰的阵法水平,其实很一般,也不知道是怎么将这个阵基刻画手段学会的。

    朱主持不好意思地笑一笑,“多谢李大师了,我这个,这个……还想问一句,您以前见过这个阵法吧?”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跟你说,我以前真没见过这个阵法。”

    他这不是胡说,貔貅阵和逆转貔貅阵,他都是见过的,但是确实没见过简易版的。

    “这个……不太可能吧?”朱主持先是愕然,然后又赔着笑脸发问,“您年纪这么轻,真的可以对没见过的阵法做改动吗?”

    “阵法最是考验悟性了,”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灵光一闪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可是,”朱主持犹豫一下,终于一咬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望仙使垂怜。”

    我勒个去的,李永生刷地一直腰,奇快地左右扫一眼,咬着牙低声发话,“你这话我不懂!”

    “您懂的,”朱尔寰要说刚才还有五分怀疑,现在就只剩下了半分,他低声发话,“您不是不懂礼的人,我这一跪,您不着急扶我起身,而是先看左右……您还说自己不是仙使吗?”

    我去,被诓了,李永生无奈地扯动一下嘴巴,“这个……朱主持你好机智啊。”

    观风使是要隐藏身份的,但已经这样了,他再否认,就有点不成体统了。

    “冒犯仙使了,”朱尔寰吓得连连磕头。

    要说中土国的修者,都是很有骨气的,等闲不可能给人下跪,但是观风使是什么?那是仙界来人,比真君还要高的存在。

    甚至,很多观风使,高于真君,都不仅仅是一两个大境界,那真的是仙人一般的存在。

    好吧,单单是修为高,也未必能令修者口服心服,但是必须指出的是,观风使是道宫系统的大后台,是整个中土国的仰仗,只凭这庇护数十亿黎庶之功,也当得起大家的跪拜。

    道宫系统里有传言,在仙界,运修是真比不上灵修,所以庇护中土的,是道宫而非官府。

    李永生有点恼火,自己被人诈出了身份,但是这朱尔寰,似乎一直就是个心思机敏的。

    当初这厮就假装神庭被封,发现了不平真人等三人的猫腻。

    “起来吧,”他淡淡地发话,“被人看到,不成体统,你好歹也是准证……怎么发现我的?”

    “我是通过这个阵法,”朱尔寰刷地就站了起来,又是小心地看一下左右,“教授小庙这个阵法的,是思懋真君。”

    “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李永生淡淡地回答。

    “思懋真君不载于典籍,”朱尔寰恭恭敬敬地回答,“他长于阵法和医术,画得一手好画,曾言此阵在上界,名为逆转貔貅阵。”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