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恕慕容
    ,。ggaa

    “那我们也心软一下好了,”呼延生冷冷地发话,“且看真神教逼迫你我的时候,会不会心软……大不了我呼延家陪云家共存亡。”

    “生,你这是啥话呢?”云沧海干咳一声,“我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就是有点难受,自己御下无能。”

    “好了老云,”高真人见云沧海有点执迷不悟,忍不住出声发话,“重感情是好事,但是他们选择信真神教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感受?”

    “唉,”云沧海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李永生见到这一幕,终于明白云家为何以小小几个真人,能在西疆站住脚的缘故了,云家虽然不算强大,但是待人真是赤诚的。

    所以他也不想跟云家计较,这种真性情的人,实在令他生不起气来。

    这件事就这么暂时揭过,将那个小制修从刀下拽出来之后,大家开始关心马盟里真神教死党的名单。

    公孙未明马上报出了三十几个人名。

    这里面大部分的人,早就有了明显的倾向,但是还有不少人,是大家始料不及的。

    比如说乌孙郡同知的哥哥,大家都道此人失踪了,但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此人竟然是真神教在马盟的第二负责人,拓跋钝刀虽然贵为马盟供奉,却直接听命于此人。

    甚至呼延家的姻亲,都有两个真人,投靠了马盟,而呼延家并不知情。

    当然,好消息也有,真神教派驻在马盟的财税使,跟真神教在中土的大使者,似乎关系不睦,反而更偏向中土国一些。

    不过据拓跋钝刀分析,这大约是源于新月国的潜力争夺。

    但是不管怎么说,马盟原本内部三股势力,现在真神教又隐隐又分裂的趋势,可见利益所及之处,从来少不了争斗。

    财税使比大使者要差很多,尤其仅仅是马盟的财税使,但是纵观人类整个发展历史,就知道掌握钱袋子的人有多可怕。

    注意了,他是财税“使”,而不是财税长,这意味着,此人并不是大使者的直系手下,很可能有通天的关系。

    更有意思的是,拓跋钝刀所在的拓跋家族,也有分裂的趋势,拓跋钝刀已经向真神效忠,可是拓跋家族里。有人记恨卫国战争的仇,坚决不同意跟真神教合作。

    听到这里,元家的现任族长元元青,脸色也不是很好,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拓跋一系的血脉。

    拓跋一系历史不短,最先是闹了分裂,所以一部分人西行,大部分已经归属了真神教,连拓跋的姓都不要了。

    后来拓跋家族伙同慕容等家族,跟中土国发生了大战,他们初开始嚣张无比,甚至以中土的国族为食物,发生了大范围吃人的惨剧。

    这种惨事,引发了中土人的强烈反击,直接灭掉了诸多部落。

    拓跋家和慕容家都算幸运,还有少许丁口保存了下来,而这拓跋家族的一部分人,也耻于族人吃人的习性,主动脱离家族,并且改掉了姓。

    元家就是这么一支拓跋族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以吃人为荣。

    曾经强大无比、四五十万丁口的拓跋家族,就这么一次一次地分裂,到现在族人不足万。

    而眼下,这小小的万余人口,可能再次面临分裂,元家人虽然以曾经姓拓跋为耻,也心恨拓跋家族强抢自家的基业,可是想想拓跋家族这么一点点地没落,心中也有点异样。

    不过公孙当行对此,没有丝毫的同情,“这个家族……还是算了吧,反正他们也不讨官府的喜,回头跟北极宫讨个族诛令牌。”

    元家的人,脸色越发地难看了,倒是呼延生及时说一句,“不器准证,我搜魂拓跋钝刀的时候,并没有搜到偷袭你的记忆,我保证没有。”

    公孙不器沉默片刻,淡淡地回答,“准证叛国,族诛也不算冤枉。”

    “是啊,四大宫对野祀都族诛呢,”公孙未明马上出声支持,“杀光拓跋家算了,这家人就没个好人。”

    呼延生暗叹一声,缓缓发话,“可是元家……跟他们不一样。”

    “元家当然不一样,”李永生淡淡地出声,“元家知耻,改了姓,这就无所谓了,说句良心话,我觉得拓跋这个姓,也该消失了。”

    他说得很平淡,但是平淡的背后,却有浓郁到不能再浓郁的血气。

    元家几个真人的脸色,多少好看了一点,不管怎么说,拓跋家族若是能有人心甘情愿放弃这个耻辱的姓,还是有活下来的希望的。

    “那慕容家族呢?”有人出声发问了。

    “慕容家族,就不用改姓了吧?”李永生侧头看一眼杜晶晶,“能向玄女宫申请族诛令吗?”

    相较拓跋家族,他更讨厌慕容家族,这个家族不但吃人,还肆意屠戮中土国族,而且毫无廉耻,遇到强者就跪舔,发现主子不可靠就背主,是鲜廉寡耻的典范。

    只说一点,就能证明慕容家的廉耻心,这一族里,没有人改姓。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若是有人问你家就是以前吃人的那个慕容家?

    他们的回答必然是这个,咳咳,我们早就不吃人了。

    杜晶晶对这点关窍不是很懂,毕竟曲阿杜家是世世代代生活在东南的。

    不过李永生发问,她肯定是要给面子的,“族诛令,有何理由吗?”

    就在这时,那个双手十指都被斩断的制修没命地叫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漠北慕容,漠北慕容家,似乎也派出了化修偷袭不器准证!”

    公孙未明闻言,蹭地就站了起来,阴森森地发话,“此话当真?”

    那化修愣了一愣,思索好半天之后,重重点头,“当真,我非常确定这一点。”

    “这就够了,”公孙当行冲着杜晶晶微微一拱手,很干脆地发话,“此事就拜托杜执事了,公孙家必有重谢。”

    “族诛令,”杜晶晶犹豫一下,要知道,这族诛令听起来威风,真不是好随便申请的。

    以玄女宫为例,若是在自家地盘,发现有人勾连野祀,族诛是必然的,但那只是几百上千人的小族,只要证据确凿,接连诛好几家都没事。

    但是万人之上的大族,那真不是随便能下族诛令的,这玩意儿太恐怖了。

    在正常秩序的社会里,所有能造成大面积恐慌的大杀器,都不是能随便使用的。

    尤其不能随便对黎庶使用,否则那是乱世景象。

    道宫和官府默认的规矩是,万人以上大族的族诛令,最多一年有一次。

    当然,这是潜规则,若是新月国打进来了,一年有十次也正常。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潜规则,西疆这里虽然闹得很凶,大家不会全部去求白虎庙发族诛令。

    否则的话,白虎庙首先就不会很爽:我负责的地盘,有这么糟糕吗?

    其次,官府也不会很爽,你白虎庙一年诛杀多个大族,这是说我管理能力不好呢,还是你白虎庙别有用心?

    权力的制衡,就体现在这里了,四大宫虽然恨真神教入骨,但是操作的时候,还必须要考虑官府的感受。

    所以公孙家提出,处理库西部落,需要白虎庙出面的话,那我们找北极宫下族诛令。

    所以李永生问杜晶晶,族诛慕容家,你玄女宫能不能出面?

    三大宫同时在西疆搞事,官府的面子依旧不会很好看我治下有这么糜烂吗?

    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现在的西疆,确实是在往糜烂的方向发展。

    对官府而言,更为关键的是,这不是白虎庙发起的。

    其他两大宫跨界搞族诛,就能证明白虎庙对西疆没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西疆官府面子上不好看,可是白虎庙也不能说多么有面子。

    只看在北极宫四真人南下时,玄女宫因为野祀的缘故,不接纳他们,就可以知道,四大宫其实也是很面子的,地域观念很强,不愿意被人看了热闹去。

    而眼下西疆这么烂,白虎庙想要独立支撑的话,会非常艰难,动作小了不够用,动作大的话,官府会生出猜忌之心来。

    杜晶晶身为玄女宫弟子,又是跟外界打交道的巡寮执事,知道四大宫在红尘行事时,应该注意什么,所以她能理解李永生的话。

    但是她更清楚申请族诛令的难度,别看她现在已经晋阶了真人,可是这个东西依旧不是她能答应的,“我只有向宫里反应的权力,而且……你们给的理由,真的不是很充分。”

    “对付真神教,四大宫不需要太充分的理由,”公孙家的太上长老笑眯眯地发话,“你向上反应和申请就是了,以你这样的年纪和修为,若是能申请到族诛令,对你将来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

    不愧是辽西公孙,不愧是太上长老,不但深谙四大宫的内情,还能借机抛出诱饵来:你若是能做好这件事,也能在宫里弟子中,刷出不小的名声来。

    杜晶晶听得怦然心动,四大宫弟子中,可也是存在竞争的,虽然这竞争更看重天分、资质和悟性,可是口碑也不能忽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