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真凶(求月票)
    公孙未明对搜魂搜出的这个消息,还是很感兴趣的:马盟没有外面传说的那么团结。

    严格来说,马盟近些年的反弹,起因就是想要抢回失去的马市哪怕不能像以前那样垄断,但也不能让一群太监垄断了不是?

    这就注定马盟最初的利益诉求,仅仅限于经济上。

    当然,此后马盟跟朝廷斗智斗勇,能借用到的力量,他们是不吝相求,而真神教巴不得中土内乱,帮助时,那叫一个痛快。

    所以严格来说,现在的马盟,其实就是个大杂烩,里面有真神教徒,也有痛恨真神教徒的地方豪强,还有不喜欢中土国也不喜欢真神教的。

    当然,其中也不乏各种利益投机者,甚至还有人自居前朝地方王族,妄想恢复前朝秩序。

    外表强大的马盟,内部其实非常混乱,只不过目前中土国尚算稳定,在官府的压力下,他们暂时还只能抱团取暖。

    不过现在的马盟,已经分成了两大派,支持真神教的,和骑墙的,支持中土的人不多,算是第三方,少数派。

    人数最多、势力最大的是骑墙派,他们想保住既有的利益,还想争取更多的权益,但是他们并不想为此付出太大的代价。

    背叛中土,会招来中土的大军,而真神教其实也不像他们自己宣传的那么好。

    拓跋钝刀等人要做的,就是尽快地整合地方豪强,不管用什么手段,将真神教的势力铺开,到时候就可以威逼骑墙派,彻底孤立甚至铲除支持中土的势力。

    公孙未明得意洋洋地指出,“马盟本来就不是个正式的组织,虽然他们有点实力,但是既然在利益面前发生了矛盾,那么,我们可以合理地利用这些矛盾,真神教能做的,我们也能做,那些家伙居然在中土玩这种小手段,简直要笑死人。”

    中土国一向以自身的文明为傲,一点都看不起那些半开化的异族。

    未明准证很自信地表示,我已经找出了对付马盟的办法。

    不过迎接他的,并不是大家的奉承,西疆四个家族齐齐默然,表情有些怪异。

    良久,云沧海叹口气,“未明准证,你说的这些,对我们而言不是秘密啊。”

    公孙未明的脸,刷地就红了,也是啊,对辽西公孙家来说,马盟是个比较陌生的组织,但是西疆当地人,对它能不了解吗?

    呼延书生见状,及时发话了,“沧海真人你莫要急,未明准证的搜魂,肯定是确定了某些人的真正倾向,我们都在等着他念名单呢。”

    这下,轮到云真人脸红了。

    “是啊,你这么急干什么,”公孙未明总算想到,自己还有牌可以出。

    不过这个时候,他倒是不着急说了,“名单是肯定有的,虽然是拓跋钝刀的个人意识,但是我认为,具备相当的权威性,可是现在,我觉得先要商量一下对策的好,再说了……这里并不是讨论名单的最佳地方。”

    他们商量事情,就在第二进院子里,旁边还有不少四家的司修和制修,甚至还有四个俘虏,正在受到残酷的折磨。

    这种绝密的消息,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

    此刻天已经大亮,雨也停了,没准山下还会有人来,倒是不合适在这里继续待着了。

    元家族长也表示,“诸位辛苦了,咱们去里面的静室,一边吃点东西,一边慢慢聊吧。”

    多名真人向另一进院子走去。

    就在这时,一名已经被斩光了手指,正在斩脚趾的俘虏,大声地喊了起来,“敢问那名准证,可是辽西公孙家的人?我有大事相告,只求饶我一死!”

    “嗯?”公孙家四名真人闻言,齐齐侧头看了过来,发现说话的,只是一名小小的制修。

    公孙未明不屑地哼一声,不再理会,而是拼命地整理着脑中的名单,省得一会儿出丑一个小制修,能知道多大的秘密?

    太上长老公孙当行沉得住气,下巴一扬,淡淡地发问,“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说这句话?”

    “若真是公孙家族,我知道你家准证遇袭真相,”这小小制修疼得鼻涕眼泪流个不停,“只求饶我一条烂命。”

    公孙家的四名真人闻言,神色齐齐一变,公孙当行马上表示,“情况属实的话,饶你一命,没有任何问题。”

    说完之后,他才意识过来,自己答应得有点痛快了,未免对主人不够尊重。

    于是他又看一眼元真人,“元真人,我公孙家可以囚禁他后半生,能否给个面子?”

    “当行太上说的哪里话,”元真人哈哈一笑,“既是朋友,这么问可不是见外了?不器准证遇袭一事,我元家也一直在打探呢。”

    这小制修对于自己即将面临终生监禁,没有丝毫不满,能保住剩下的生命,还能保住脚趾头,已经是万幸了活着真的好啊。

    别说,这小制修还真的知道一些细节,原来他的妹妹,嫁到了一个小部落,而这个唤作库西的小部落,恰恰就是在祭拜真神之际,得到神谕,知道不远处有邪恶魔王诞生的部落。

    部落里下了封口令,但是这兄妹俩前一阵见面,妹妹就说出了这个消息。

    这倒不是她要无视部落的禁令,而是她知道,袭击那准证的人里,有马盟的人,而她的哥哥也是马盟的这就没必要保密了吧?

    做哥哥的一听,倒是吓了一跳,就连他自己,都没听说这个消息呢。

    所以他决定了,将此事烂在肚子里。

    直到今天被擒,他都打算认命了,不成想隐约听到行刑者说起“公孙家族三个准证”之类的话,才反应过来,原来辽西公孙也来了。

    他真的不想说出这个秘密,因为他知道,说出此事之后,自己可能无恙,妹妹就死定了,他身为哥哥,有保护妹妹的职责。

    但是一根一根的手指剁下去,他也疼啊。

    想到自己会被切成一块一块地杀死,他又有不甘其实我现在守住秘密,公孙家早晚也会发现真相,妹妹还是保不住。

    正犹豫间,眼见这些真人要离开了,他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他想活啊!

    公孙家的真人听完这番话,黑着脸看向二郎庙主持朱尔寰,“你们二郎庙附近,有这么一个胡畏族的库西部落吗”

    朱主持的汗都快下来了,“这个库西部落,其实不怎么在二郎庙附近活动,不过不器准证在山里证真,那地方离库西部落的活动区域,也不太远。”

    说来说去,公孙不器当时为了不受干扰,证真选在了二郎庙之外,确实是很不得已。

    公孙不器黑着脸不说话,公孙当行却是沉声问一句,“这个库西部落,有多少人?”

    这句话问出来,西疆四家却是齐齐扭头,看向了云沧海。

    云沧海被看得脸一红,“自他们祭拜真神教之后,跟我云家已经毫无关系了,但是……但是,里面还是有不少不信真神教的。”

    公孙家三名准证并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好吧,他们有万余人,”云沧海被看得头皮发麻,只能再次出声,“跟我云家无关。”

    “唉,”公孙不器闻言,轻叹一声,“看来又得欠白虎庙一个人情了。”

    云沧海只能报之以苦笑,看来这库西部落,是要被白虎庙执行道宫规矩了。

    万余人的部落,就不算小部落了,起码能有两千左右的丁壮,搁在中土国腹地,算是极大的村落,公孙家想要屠灭这个部落,有相当难度。

    事实上,在在中土国腹地,屠灭一个千人的村落,都足以惊动朝廷了。

    千人之死已经很恐怖了,屠村更恐怖,这代表了极度的凶残。

    不过白虎庙出面,那就没有任何难度,四大宫不入红尘,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两大体系中的一大,遇到非常重大的事情,操作前知会官府一声即可。

    公孙家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查明真凶之后,不报复是不可能的,一个真君,足以左右一个家族百年之内的兴衰,要知道,公孙家族的人数,可是有十个库西部落那么多。

    公孙家在西疆不敢随便诛杀上万人其实真要豁出去,那也无所谓,但是这种不受控制的杀戮行为,是官府深恶痛绝的。

    所以他们走道宫的规矩,反正道宫对付真神教,那是天经地义。

    朱尔寰看一眼云沧海,犹豫一下,还是点点头,“这个事儿,用我二郎庙的传讯好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呼延书生很干脆地表示,然后他看一眼云沧海,“沧海,把你那些毛病收一收,他们决定背叛云家以后,就跟你无关了。”

    合着这库西部落,原本是云家麾下的附属部落,前一阵投向了真神教,云沧海这个人豪爽义气,但是也有一个毛病心软。

    哪怕是听到呼延书生的话,他还依旧尝试辩解一下,“其实……其实也是马盟逼迫太紧,那里真的有很多人,是不信真神教的,唉,说来说去,还是我的不是。”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