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禁阵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朱尔寰的脸上,不但没有愤恨的意思,反倒满是兴奋。

    就连他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李大师,你真的看得懂这阵法?”

    李永生当然看得懂这阵法,事实上,他有一个疑惑,“你这阵法,给高阶真人搜过魂吗?”

    “没有,”朱尔寰很干脆地摇头,“最多搜中阶真人的魂。”

    看到众人异样的眼神,朱真人少不得高声解释,“我二郎庙主要是治病,搞这个搜魂真的没几次,主要还是祛恶……你们要相信我啊。”

    大家很想相信他,但是到底能相信到什么样的程度,真的不好说。

    李永生却是信的,他在看对方布设阵法的时候,就感觉有几处的布置,不是很合乎道理。

    他不知道传下这个阵法的是何人,但是毫无疑问,这不是最正常的逆转貔貅阵,哪怕是简易版,也不该如此。

    等听到朱尔寰的解释,他恍然大悟——这样的阵法,搜魂高阶真人时,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尤其是被搜魂的是真神教的爪牙的时候,这些不正常的地方,甚至可能导致施术者一无所获。

    但是搜魂中阶真人,真的是绰绰有余了。

    凭良心说,能设计出这个阵法的人,在阵法上的造诣,未必比他逊色多少。

    原本,李永生是没打算传下逆转貔貅阵的,这个东西不太合适出现在下界,这倒不是说用阵法搜魂有多么残忍——其实搜魂本来就是残忍的,关键是这阵法在仙界,主要是用来开矿。

    仙界太大了,而且有自身循环补足的能力,可以拿这阵法开矿,但是下界学会这样的阵法,很可能导致生态灾难。

    一个位面若是在短期之内,疯狂地涸泽而渔,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简易版阵法,并不存在这个问题,既然已经有人将简易版传下来了,还流传了出来,那么他稍稍改进一下,倒也不算影响这个位面的平衡。

    要知道阵法的技巧,可不是仙界绝对强大,很多下界灵气不行出产也贫瘠,但若真是出现逆天级别的阵法大师,开发出于一些令仙界也惊艳的阵法技巧,并不算多么罕见的事。

    阵法这东西,真的是非常讲究天赋的,他略作补充,甚至可以不负担任何责任。

    李永生皱着眉头发话,“这个改动,我要好好地想一想。”

    他确实要认真琢磨一下,因为就算是他自己,此前也没想过,简易版本的逆转貔貅阵,居然可以用来搜魂。

    朱主持却是美不滋滋地点点头,“应该的,应该的,改动阵法非常难……比设计阵法还要难,这个我是清楚的。”

    这话其实不假,设计阵法是很容易的,但是那种比较成熟的阵法,拿来略作改动,还要强过原来设计效果的,真的非常不容易。

    不过,李永生最头疼的,还是如何找到可以代用的、匹配的材料。

    他写写画画了差不多两个时辰,雨都停了下来,才拿出一个方案来。

    他又算计了半个时辰,大致估算出其效果,才将阵法的关键处,略略改动一些,增减了几样不太重要的材料。

    这期间,朱主持就在一边瞪眼看着,眼皮都不带眨一下,也不说话。

    待李大师完成了调整,他又等了好一阵,才出声发问,“可以试着激活了吗?”

    没必要试吧?李永生很想这么说一句,不过看到对方这副样子,他终于还是微微点头,“那就试一下好了。”

    他的不以为然,旁人也看出来了,大家忍不住暗暗感叹,这李大师做事什么都好,就是一点不好,太狂了。

    面对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阵法,随便改动一下,就敢不做测试直接使用,真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当然,必须承认的是,李大师确实是很神奇,可是就这么毛糙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有太多的天才,都是因为被捧得太高了,才会在落地时摔得惨不忍睹。

    不过眼下李永生还在“无敌光环”的保护下,没人煞风景地跳出来说此事。

    朱尔寰是唯一不这么想的一个,他兴致勃勃地激活了阵法,又摸出了一块玉符,不知道在查看着什么。

    他感受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才笑吟吟地点头,“李大师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我感觉阵法有明显的增强,你也这么感觉吧?”

    我只是补足了些漏洞罢了,李永生很想这么说一句。

    不过这种话,真的没办法讲的太明白,他莫非能说,我其实很明白这貔貅阵的原理?

    朱尔寰一脸跃跃欲试的神情,“那么,可以对拓跋真人搜魂了吗?”

    听他这么问,大部分人的心里,都生出一种荒诞的感觉,我说,此刻不是应该丢进来几个小司修或者制修,继续测试阵法的可靠性吗?

    直接搜魂拓跋钝刀?要知道,那位可是准证啊,这阵法搜魂只能是一次性的,搜过就变成白痴了……我说,咱们不带这么糟蹋准证的。

    但是偏偏地,李永生很干脆地点头,“搜吧。”

    反正他现在自带无敌光环,别人也没谁敢出声质疑。

    公孙未明的搜魂,用了一炷半香的功夫,搜魂之后,他也盘腿坐下,用了两个时辰多一点的功夫,才缓缓睁开眼来,“这拓跋钝刀,是真神教的棋子……”

    这话基本上是废话,不过公孙不器感受到了什么,冷冷地看他一眼,“昨日里你擒敌辛苦了,再休整一个时辰,调整一下思路。”

    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个搜魂,对施术者的影响,真有这么大?

    不过也有机敏之人想到了,公孙未明着急睁眼,大约是不想表现得比呼延书生差太多。

    公孙家的太上长老公孙当行,就非常明白自家四长老的好胜心,忍不住嘀咕一句:你搜魂的是高阶真人,是准证,呼延书生搜魂的是中阶化修,这能一样吗?

    什么都要比,还是不管不顾地比,你活得累不累啊?

    再说了,你在此之前,是亲手将拓跋钝刀擒回来的啊,你就不能像公孙不器一般,动一动脑子,找个拿得出手的理由吗?

    不过,公孙家的太上在抱怨之余,心中其实不无欣慰。

    族中的后辈,终究是没有放弃公孙家该有血性,公孙不器行事固然稳妥,未明的冲劲儿,严格来说也不是坏事,两者配合,正是相得益彰。

    其他人听到这话之后,则是暗自咋舌,心说这公孙家的好胜心,也实在太强了点。

    倒是呼延书生的眼珠转一转,心说族里的那群后辈,还是有点骄纵了,回去得跟他们说一声,隐世家族想要长盛不衰,必须培养起这种事事争先的习惯来。

    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公孙未明终于再次睁开了眼,这一次,他说话就条理多了。

    拓跋钝刀昔年为呼延书生所伤,后来得了机缘,却是在呼延书生走火入魔消息传出之后。

    这个机缘其实就是真神教给的,因为在他伤好之后,晋级中阶时需要两件奇物,居然只能从新月国得到。

    这时新月国的人,通过西疆地方上的人找上门来,给他提供了帮助。

    拓跋家族对中土国没什么好感,对新月国也没好感,虽然新月国那边,也有拓跋家血脉,但是人家早改了教姓,不认祖宗了,而卫国战争时,中土拓跋也遭受了巨大损失。

    拓跋钝刀不怕接受真神教的帮助,接受完之后,就没有以后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对于真神教的一些小请求,比如说不再主动发起对真神教徒的攻击,拓跋家也答应了——前提是对方别主动找事。

    拓跋钝刀原本以为,事情就会这么过去了,不成想八年之后,他猛地发现,自己似乎距离中阶巅峰,也不是很远了……不是吧,我居然有可能晋阶准证?

    他四处搜刮资源,最后还是在真神教那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们可以帮你,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改信真神教。

    拓跋钝刀想要换个条件,他不想忠于中土,也不想忠于真神教,他只想率性地活着。

    但是真神教对条件咬得很死,你不答应,就没得谈——上次我们帮了你那么大忙,是为了了结恩怨,此番再帮你,那就没道理了。

    神教虽然富有,却没有一分资源是多余的,我们不可能无限制地帮助外人。

    到了这一步,拓跋钝刀也知道,自己不答应是不行了,没有多少修者能抵御这样的诱惑。

    甚至他已经猜到了,此前的机缘,十有就是真神教设下的套路,自己不答应,很可能还会惹出别的事来。

    说到这里,公孙未明叹口气,“李大师说得好啊,只要套路深,铁杵磨成针。”

    看得出来,他对拓跋钝刀的遭遇,很有些感触。

    紧接着,他又面色一整,略带一点兴奋地发话,“拓跋钝刀现在强力出手,主要是因为,马盟的内部斗争,也越来越激烈了,事实上……马盟并不仅仅是真神教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