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准证就缚
    看到公孙家的两名长老,竟然将拓跋钝刀活捉了回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拜托,那可是个高阶真人,是准证啊,你们怎么就活捉回来了呢?

    而那些俘虏见到这一幕,简直要崩溃了,大名鼎鼎的拓跋供奉,居然被人像拎死狗一样,带了回来?

    同等战力下,活捉一个修者,可是比杀死一个修者,难度大多了。

    拓跋钝刀被抓回来,那就是所有俘虏都没有再活下去的可能了,半点都没有。

    而四家联军这一方,几乎所有人,都对公孙家族产生了莫测高深的感觉,辽西公孙名气这么大,果然不是随便吹的,是真的有实力啊。

    不过公孙不器跟公孙未明不同,他并没有多么得意,而是冲着李永生走了过去,“我打算废掉这人的修为,可以吗?”

    李永生微微颔首,“废了吧,废得干脆一点,不要让他有任何侥幸的可能,香火成神道,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诡异手段。”

    他其实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但是真神教是中土国的大敌,拓跋钝刀既然使用真神教的化血之术,那就不要怪别人下狠手。

    公孙不器点点头,“没问题,我会将他的筋脉挑断,丹田挖出来。”

    这话他说得轻描淡写,公孙家原本也就不是善碴。

    “我来吧,”公孙未明自告奋勇,然后他的手一动,手中已经多了一把玉质的短刀这也是中土国人跟真神教打出来的经验,用金属兵器的话,没准会出现什么意外。

    四长老的手臂轻挥两下,拓跋钝刀身上,顿时多出了十余条伤口,这就是断去了此人的手脚神经以及筋脉,这么做是必须的要知道,连朱雀的神术,都能令腰斩的人复原。

    还有就是,拓跋钝刀的小腹上,多出一个大洞,正是丹田被挖了出来,这样的伤势,搁给李永生在仙界,都不可能再恢复了。

    拓跋真人不知道被下了什么禁止,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不过李永生也懒得关心,准证的生命力可是非常顽强的,没死的话,这样的伤势,再撑一年半载都没问题。

    他看向那个被封镇了神庭的家伙,“先给这家伙搜魂吧。”

    朱尔寰犹豫一下,才低声回答,“此人的身份敏感,谁来搜魂比较合适呢?”

    搜魂可不是审问,只有施术者才能读取对方的识海,旁人想知道详情,只能听此人转述。

    朱尔寰虽然身份超脱,还是高阶真人,但是他跟其他高阶真人相比,还是要差了一些,关键是二郎庙介入此事,原本就是沾光的,这时候不好再抢风头了。

    呼延书生微微一皱眉,“可是我们都不会搜魂术。”

    “不需要会,”朱主持微微一笑,不无自得地回答取识海就行了,不过……只有一次机会,然后此人会成为白痴。”

    没有人回应他这个问题,半天之后,呼延书生才看向公孙家的三名准证,“要不我先来?”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公孙家声名赫赫,公孙不器更是在证真时遇袭,但是呼延准证对上三人,一直都表现得不卑不亢。

    也就是拓跋钝刀被活捉了回来,他才真正地对公孙家产生了一些畏惧不服不行啊。

    公孙当行笑着一摆手,“那就有劳呼延准证了。”

    阵法被激活,呼延准证探手去摸对方的额头,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之后,他收手回来,闭着眼睛盘坐在那里。

    朱尔寰马上给大家解释,“这是呼延准证读取了对方的全部记忆,他消化整理这些记忆,需要一个过程。”

    公孙家的三名准证还是知道这些的,他们的心思也不在这个上面,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那逆转貔貅阵,良久,公孙未明才出声发问,“这是什么阵法?”

    “这是小庙的秘传阵法祛恶阵,原本也是驱除疫病之用,”朱尔寰微微一笑,“这阵法,我是不便细说的,还请未明准证海涵。”

    “不便细说,这我能理解,谁家没点秘密呢?”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回答,“但是老朱啊,你要说这是驱除疫病的阵法,这回答可就不太实诚了。”

    “这我还真没骗你,”朱尔寰无奈地笑一声,“虽然我不能解释原理,但是它真的是驱除疫病的,不过四百年前,本庙的主持得了一桩机缘,发现阵法略作改动,可以用来搜魂,不过本庙弟子是很少这么用的。”

    他说得振振有词,公孙未明也不好再叫真,只能轻叹一声,“看来这天下的秘术,着实不少。”

    李永生听得嘴角抽动一下,合着这个位面,还有简化版的貔貅阵?

    貔貅阵本来就是用来吸收病气的,正合朱主持的解释。

    呼延书生足足打坐了两个时辰,才缓缓睁开眼,心有余悸地发话,“好家伙,我看到了此人的一生啊……亏得我识海足够坚韧。”

    “岂止是够坚韧,”朱尔寰感叹一声,“两个时辰,呼延准证就能梳理清楚,这才是真正的强悍,他的一生,只是你两个时辰。”

    “有些不重要的东西,我懒得去整理,”呼延书生不以为然地回答,“此人是黑风骑的后人……怪不得他没有学真神教的法门。”

    黑风骑原本是西疆的一群马匪,最多的时候人数近万,号称十万,纵横西疆近五十年,杀人无算,一百多年前,黑风骑被中土国和新月国联手绞杀。

    说联手也不合适,主要是黑风骑在两国边界肆无忌惮地行动,谁都敢抢,两国都无法忍受了,同时发力,将这个无法无天的组织绞杀。

    黑风骑既恨中土国,也恨新月国,其中恨新月国更多一些因为当年,新月国是打着收编他们的幌子,将黑风骑残部都骗了去,然后直接铁血杀戮。

    这里面的恩怨细节,实在不好说清楚,不过毫无疑问的是,两国的绞杀,并没有完全消灭了黑风骑,此后的百余年里,一直有人自称是黑风骑余部。

    而呼延书生搜魂的这中阶化修,是真正的黑风骑后裔,他借着中土国近几十年的和平时期,起出了黑风骑的藏宝,打算重新打响旗号。

    不过黑风骑当年行事也有点过了,只知道杀戮,不事生产。

    他们就连驱使奴隶放牧,都没有兴趣去做,就是抢抢抢有了奴隶,就有了束缚和牵绊,他们觉得不自在。

    所以黑风骑的藏宝,其实也有限得很,只造就了他一个化修出来。

    而他的打算是,先投靠马盟,待势力大了之后,再想办法趁乱崛起。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他在一个雨夜,来到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所有计划都被打乱了,黑风骑重新崛起的希望,被彻底扼杀了。

    呼延书生关注的就是这么多,在他的感觉里,这次搜魂意义并不大。

    黑风骑的确曾经名震天下,但那早就是过去时了,马匪不善于规划未来,他们也不该有未来。

    或许从拓跋钝刀身上,能得到更多的消息?他将目光放在了那个被挖掉了丹田的家伙身上。

    公孙当行身为公孙家的太上长老,虽然资质不如公孙不器,但是论察言观色揣摩人心,那是一等一的,见到呼延书生的目光,马上干笑一声,“呼延准证辛苦一下,连这个也搜魂了吧?”

    可是呼延书生虽然傲气,却也不缺少交际的能力,闻言他微微一笑,“这一次搜魂,我就头大如斗了,我觉得还是要辛苦一下公孙家的准证了,大家以为呢?”

    大家能怎么以为?现场总共五个准证,呼延书生和朱尔寰都不想淌这一趟浑水,那就只能辛苦公孙家了,高真人倒是想不服气呢,但是可能吗?

    中阶真人去搜魂高阶真人,那不是找虐吗?

    起码,只看呼延书生搜魂中阶化修,都用了两个时辰消化,而且还仅仅是梳理出了重要的事情,就可以知道,这种用阵法搜魂的手段,是有利也有弊。

    云沧海最先表态了,他本是豪爽之人,“我同意公孙家的准证出手。”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附和。

    公孙家的三名准证闻言,相互交换个眼神,最后还是公孙未明走了出吧。”

    公孙家虽然准证多,公孙当行却已经是在走下坡路了,而公孙不器虽然公孙家的希望之星,但是前一段时间遇袭,识海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通慧光点未必就能彻底修复。

    倒是公孙未明精力十足,冲劲儿也不比三长老小多少,正合此事。

    四长老听到这话,也不会推辞,大踏步走上前,拎着拓跋准证,就想放入阵中。

    “等一下,”关键时刻,李永生又出声了,“我觉得这个阵法,还可以改动一下。”

    “改动阵法?”众人齐齐地望过来,心里都生出了些许的不解,你莫非能比朱主持更懂此阵?

    可朱尔寰的眼光却是一亮,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这阵法……果然还能改进?”

    “啧,”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想一想之后,才出声回答,“不改动也行,不过我觉得,对高阶化修搜魂,这么做有点不太保险。”

    众人闻言,纷纷侧头转向朱尔寰你不会告诉我们,这货真的是无所不能的吧?

    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