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二章 逆转貔貅阵
    进犯的真人里,目前只有准证拓跋钝刀在逃,公孙家两名长老正在追捕中。

    虽然他俩口气很大,说什么留不下那人,会自裁谢罪,但是别人也不敢全部指望他俩。

    所以杜晶晶抓回来的人,就成了唯一的重要活口。

    杜执事也明白此人的重要性,路上就给此人下了禁制。

    现在见李永生发问,她犹豫一下回答,“搜魂术的话,我恐怕修为不太够。”

    她是巡寮执事,学得有搜魂术,但是一个初阶化修,还是才晋阶不久的这种,想要去搜一个中阶化修的魂,那真是有点自不量力了。

    事实上,搜魂术这种东西有伤天和,谁用得多了都会对自家造成不好的影响,更别说越阶使用了。

    众人闻言,齐齐看向在场修为最高的呼延书生。

    呼延书生苦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懂搜魂,当行准证……你呢?”

    公孙当行摇摇头,淡淡地发话,“我也不会用,一般来说,公孙家不喜欢吵吵,我们习惯直接动手。”

    “我西疆这边,也是这风气,”高真人傲然回答,没错,大家都是喜欢动手的,没什么人喜欢用搜魂术我们不需要知道是谁做的,把有嫌疑的全部干掉就行了。

    就在这时,有人出声了,“对于搜魂,小庙还是颇有心得的。”

    说话的不是别人,又是二郎庙的朱尔寰主持,他的脸上带着一点不好意思,“我们时常为修者治疗识海,所以,也有一番见识。”

    这话一说,连呼延书生都忍不住感叹一句,“二郎庙的威名,果然不是幸致的。”

    “还是多亏了诸位护法照拂,”朱尔寰笑眯眯地回答,“此番也是呼延家真人照顾小庙在先。”

    “好了,朱主持你快出手吧,”高真人有点着急。

    不过下一刻,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太合适,于是又讪讪地一笑,“早就想给你二郎庙做个护法了,忙完这些,顺便结个缘吧。”

    一般来说,子孙庙的护法是越多越好,但是事实上,你想做护法,自身也得够硬才行。

    呼延家和陇右丁家,是二郎庙的护法,云家和元家,勉强算半个而已其中云家是熟人太多,分不出这么多心思,元家却是纯粹实力不济。

    高家的实力也算一般,不过高家子弟是出了名的悍勇,倒也当得起子孙庙的护法。

    朱尔寰笑着表示了感谢,然后开始着手搜魂那名中阶化修。

    他搜魂,居然先是摆设阵法,不过阵法摆到一半,李永生就忍不住轻咦了一声,“咦?”

    朱尔寰停下手了,扭头看向他,笑着发问,“李大师有何见教?”

    “没事,朱主持先摆阵法吧,”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心里还是生出些感叹来,想不到在玄青位面,还能见到这样的阵法这明明是仙界的逆转貔貅阵,虽然是简易版的,但也不是这个位面能掌握的。

    貔貅是有口无肛的,也就是说只进不出,貔貅阵也有类似的功效,一般是用来吸收病气,或者是不好的阴邪之物,至于说招财进宝的功能,那也仅仅是一个美好的寓意。

    逆转貔貅阵,则是只出不进,仙界大多用来开矿的,用来搜魂,李永生还没考虑过这个可能。

    但是一看这个阵势,他就明白了,搜魂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主体意念对搜魂术的抗拒和干扰,这会极大地增加施术者的难度。

    而用逆转貔貅阵搜魂,主体意念控制不了被导出的意识,可操作性就太强了。

    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很多东西一旦用户对地方,会起到意想不到效果。

    要不说,这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了,化腐朽为神奇,有时候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创意。

    他在这里发呆,朱尔寰却是很快地摆完了逆转貔貅阵。

    朱主持可不会认为,李大师那一声轻咦是无的放矢,摆好阵法之后,他又来到李永生的面前,“李大师你看……此阵是否还有什么不妥之处?”

    不妥之处?那必须得有啊,这是简易版的逆转貔貅阵,仙界都极其少见会这个阵法的,就不会在意简易和繁复。

    也只有在资源贫乏的下界,才会有这种阉割版的,甚至可以说,这是针对下界定制的。

    那么,这阵法是怎么传到下界的,似乎是个很有趣的话题。

    李永生甚至看出,有几处地方,可以稍作改动,能增强这简易版逆转貔貅阵的威力。

    不过此刻,他可不会这么说,他只是微微颔首,“这阵法,别有味道,朱主持且去主持,我也顺便开一开眼。”

    院子里的其他人,开始打扫战场,这一场战斗,虽然是主人一方大胜,没有放跑一个人,但是对方的手段也极为凶残,导致这边有两名司修和一名制修惨死。

    还有重伤致残者三人,重伤者六人,轻伤十余人。

    都是战斗中造成的伤势,几家都有善于治伤的好手,纷纷相互招呼着上药和包扎,又有人组成了一个审讯小组,在审问那些俘虏。

    西疆人的审问,极为简单粗暴,手里拎着刀子,一句话不对就剁手指,手指砍完砍脚趾,然后是手掌脚掌,再然后是四肢……

    没办法,这片土地上,就是这么暴戾想一想就知道,这四家都是号称,问不出口供都无所谓。

    前来惹事的人就真的惨了,他们原本是想着,跟着几名真人前来强取豪夺,自家可能发点小财,若是顺利的话,没准还能睡个女人啥的,最多就是这样了。

    马盟没想着杀掉元家所有人,因为他们认为,元家就不可能有抵抗的余地明显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元家还敢拼死争斗的话,那就要面临马盟的全面打压,灭族都是早晚的事。

    来犯之人没有灭绝对手的打算,那么,自己也没有考虑到团灭的可能。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元家等四家人,一点都没放了他们的意思,这种行刑的手段一上,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必然是全体诛杀。

    有人吓得连哭带喊,行刑的过程已经是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受完刑也活不了,这实在太吓人了他们只是仗着人多势众,前来抢点东西而已。

    不止一个人赌咒发誓,说以后再也不敢了,甚至愿意卖身为奴,但是呼延等家族长期在这块土地生活,谁又是耳朵根子软的?

    当你试图强抢不属于你的财产的时候,就要做好被人杀死的打算。

    你们说自己委屈的时候,想过没有,元家委屈不委屈?

    无端被马盟挤占生存空间的呼延家和云家,委屈不委屈?

    所以对这些哭喊的人,四家人要做的,就是将他们用生牛皮,牢牢地绑在木桩上。

    现在天上下雨,这么处置起不到多少效果,但是等天放晴了,将人放在太阳下暴晒,生牛皮失水之后,会慢慢地收缩,然后将人一点一点勒死。

    若是天气不好,一会儿有太阳一会儿没太阳的话,这些人可能撑到第三天才会死去,一边是自身的大量失水,一边是生牛皮慢慢地勒紧,这样的死亡过程,足以令最坚强汉子崩溃。

    这是在西疆比较常见的酷刑,日头毒,牛皮不值钱,就是这样。

    你们不是怕死吗?我们偏要你慢慢死去。

    还有人声嘶力竭地大喊,你们如此草菅人命,不怕官府吗?

    回答他的,是锋利的短刀,无情地又带走了一根手指你们不是一直打着马盟的幌子吗,现在想起官府来了?

    你们马盟强取豪夺的时候,不把官府放在眼里,我们为啥一定要把官府放在眼里呢?

    子弟们炮制俘虏、救治自家人的时候,真人们却是在看朱主持搜魂。

    对于用阵法搜魂,大家都有极为浓烈的兴趣。

    朱主持也不敝帚自珍,布设完阵法之后,开始为那名中阶化修施针。

    有意思的是……居然也是封镇了神庭。

    行针完毕,他就要激活阵法了,犹豫一下,他问一句,“是否要等一下公孙家两名准证?”

    众人的目光看向在场的公孙家第三名高阶真人。

    公孙当行怔了一怔,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他俩不一定什么时候才回来,我在就行了。”

    “太上你怎么就这么信不过我俩呢?”就在这时,墙外传来一个声音,却是公孙未明在说话。

    紧接着,大家的眼前一晃,两条人影已经从院子外飞了进来,一样的年轻俊俏。

    公孙不器的手里拎着一人,不是拓跋钝刀又是何人?

    公孙未明呲牙一笑,不无得意地发话,“根本就是个夯货,只知道直线飞逃,我俩绕到前面,一堵就堵个正着……他跑得过飞行灵器?”

    当然,他们能判断出对方逃跑的路线,天机枝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拓跋家族的底蕴,实在是有点欠缺。

    像公孙家之类底蕴深厚的家族,都知道一旦被高阶修者伤了,要防范对方感应天机,最好不要直线逃跑。

    拓跋钝刀就没想到这一点,当然,这也可能是他对自己的速度太自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