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活口(求月票)
    卧了个槽,院中正在打斗的马盟真人们,闻言就是心中一凉——准证还分水货和不水吗?

    敢说出这种话的人,又会是怎样可怕的存在?准证跑了,都会自裁谢罪?

    麻烦你醒一醒,准证真要一心逃跑的话,真君都未必拦得住啊。

    然后,院子外就没了响动。

    而院子里的马盟真人们,已经开始有人受伤了。

    这仗没法打了啊,有名初阶真人拼着受了一击,身子一晃,向院子外逃去。

    然而,一个人影,极为诡异地出现在他面前,抬手一枪扎去,直接击穿了他的防御。

    这初阶真人也硬是要得,百忙之中避开了心口的位置,被扎到了右胸上,他气得大喊一声,“堂堂准证,也要偷袭……噗!”

    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子倒飞了出去,反应不可谓不快。

    但是这一枪,直接将他的战斗力减少了八成。

    偷袭的人影现身,不是别人,正是公孙家的太上长老公孙当行。

    他微微一笑,“想跑?也得问我答应不答应……李大师,那拓跋邪修,中的是三长老的天机枝,有追踪作用,还有四长老随行,你放心,肯定不会让那厮跑掉。”

    公孙不器是公孙家近年来最杰出的天才,公孙未明手里可是还有公孙家至宝定靖拂尘,再加上天机枝的追踪作用,这样都让拓跋真人跑了的话,那他俩真的是可以自裁了。

    准证不好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锁定气息和因果的话,就算有再强大的战力,其实也不难杀。

    受重伤的那名化修不用说了,看到公孙当行露面,在场的两名中阶化修和两名初阶,直接就绝望了——他们四个人,正在面对十七八名真人的围攻,而还有两名准证,站在旁边准备出手。

    而解脱出来的高真人,却是猛虎一般,直接杀向了另一名中阶化修。

    没法打了啊,跑都不好跑。

    一名高鼻深目的中阶化修见状,直接大声颂起了咒语,“@%)#%!%#……血祭!”

    “果真是真神邪教,”有人轻叹一声,手中白光一闪,直接将此人头上刚刚冒出的血雾打散。

    “二郎庙!”那中阶化修惊叫一声,嘴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二郎庙的朱主持战力一般,严格来讲,他才算高阶真人里的水货,不过二郎庙在西疆立庙,对付真神教很有一套,解除疫病也好,破除请神术也罢,都有自己的手段。

    像他现在使出的白光,就是其中的一种,使用本命精血,凝练出的“斩邪飞刀”。

    斩邪飞刀可以用来治病,不过受治疗的人不会太好受,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那种,施术者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是用来对付请神术,基本上是同阶可以对抗,对付下手,那就是秒杀。

    每一个能生存并且发展下去的子孙庙,都不是可以随便被人小看的。

    “握草,”跟高真人对战的中阶化修,直接就崩溃了,在高真人加入之前,他已经是在应付两个中阶真人和两个初阶化修的围攻了,再加上高真人,他真的不抱全身而退的希望。

    可是见到对方又多出一名高阶真人来,他连抵抗的都没有了,无论如何都是个死了。

    不过这家伙也是心狠的人,右臂直接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雾,“血遁!”

    血遁跟拓跋真人使用的化血之术不一样,在中土国,也有人使用血遁之术,要不然李永生刚才也不会出声,指出拓跋真人使用的不是血遁。

    血遁是面对强敌时,自保的法门,但是在围攻中使用出来,效果真的是……一般。

    这倒不是说,血遁逃不出,而是遁术虽然强大,可终究是没有跨越了空间,只是一种伪跨越——起码玄青位面没有跨越空间的遁术。

    那么,使用血遁虽然能逃得很快,但是在被人围攻的时候,很可能主动地撞到了别人的刀口上。

    这名中阶化修如此选择,也是别无他法了,他知道此术很冒险,可是不使用血遁的话,那就是等死,不如冒险一搏了。

    施展开遁术的时候,他的左腿被一名真人扎了一个对穿,不过更悲催的是,他又接着撞到了一名正在打斗的己方司修。

    按说以他的修为,司修是伤不到他的,但是谁让他正在血遁呢?

    高速的水流,甚至可以击穿钢板,真人的防御再高,架不住自家的速度太快了。

    没错,他这就是典型的被围攻时,选择血遁的下场。

    所以他的腹部,被斩开一个大口子,半个身子的肠子都被斩断了,差一点就被砍断脊柱。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不是吗?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紧接着,他一头就撞上了一张大网,很大的网。

    他带着大网,飞出去七八里,终于扛不住,显出身形来。

    而他的身后,有人衔尾直追,见到他落地,才上前一把拎起大网,转身向山上的院子飞驰。

    在昏迷之前,他看到了抓住自己的人,脑子晕晕乎乎地想着:怎么会是个……女性真人?

    刚才院子里打斗的时候,没有见过女的真人啊,西疆这里,好像没有多少女性化修吧?

    擒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玄女宫的巡寮执事杜晶晶,新扎的女性真人。

    杜执事的修为,其实不如他,就算四大宫弟子的战力,相较普通人要强一些,但是想擒住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但是好死不死的是,她是巡寮执事,这是个什么职位呢?用来巡山的,遇到触犯法规的家伙,她固然可以斩杀,但是很多时候,擒回玄女宫发落,才是正理。

    巡寮执事擒人的手段,比一般人强多了,见到他有血遁的架势,杜晶晶想也不想,直接撒出一张大网来——擒得住擒不住是一回事,但是总要预判一下这厮逃跑的线路。

    要说起来,杜晶晶和公孙家的三真人一样,都是不便随意露头的,公孙家族在西疆露过面,而他们本身又不是西疆的势力,容易引起当地势力的不满。

    杜晶晶也是这样,玄女宫的功法特色,还是相当明显的,她一旦出手,也容易被人认出根脚——你玄女宫的,跑到西疆来搞风搞雨,这是要干什么?

    所以她也只能跟公孙家人一样,在不远处悄悄地埋伏,等着拦截想要逃跑的家伙。

    不管怎么说,今天元家二十多个真人聚会,其中有五个高阶化修,马盟的这一行人,是正正地撞上了大板,想跑个真人出去,那都是不可能的。

    当杜晶晶拎着此人,回到院子的时候,院子里的战斗,已经彻底结束,就连地面上的斑斑血渍,都被滂沱的大雨冲刷得快看不到了。

    院子的一角,还有炽热的热气传出,几个真人……包括李永生,都站在那里,看着一堆焦黑的骸体发呆。

    李永生是最先注意到她的,本来不想打招呼,但是杜执事手里拎着一个大活人,他少不得问一句,“此人的伤,如何了?”

    “死不了,”杜晶晶很随意地回答,然后奇怪地问一句,“这是……怎么了?”

    高真人黑着脸回答,“真神教邪火。”

    要知道,他们四人就是被这真神教火折磨了二十多年,真的是生不如死,现在又发现有人使用真神教火,心中的痛恨,是可想而知。

    此人是个初阶化修,眼看不能幸免,假装说要投降,却是直接请下了真神教火,攻敌的同时,也焚灭了自己,算是非常惨烈的两败俱伤的手段。

    所幸的是,呼延书生一直在旁边观战,他深受真神教火所害,对这种气息,有着近乎于直觉的预感,猛然间赶到心悸,他想也不想,直接用绯红小碗扣住了此人。

    若不是他,围攻此人的三名真人,肯定要受到不小的伤害。

    现在的问题在于,慕容家此番前来进犯元家的真人,战死了三人,慕容真人眼看不能逃脱,也果断地自爆身亡。

    当然,若是有三分奈何,谁也不会主动寻死,不过马盟这次暴露出的底牌,有点太多了,有人会真神教化血之术,还有人会请神术,更有人能请下真神教的邪火来。

    也就是说,马盟跟真神教的关系,根本是无法遮盖的。

    到了这一步,慕容真人不死都不行了,他自爆只会得罪自己的敌人,若是被人擒下,不得不供出马盟的情报的话,真神教也不会放过他,更不会放过他的家族。

    真神教的株连手段,比中土国还要酷烈,对于给己方造成大量损伤的敌人,他们都会采用株连方式,屠戮其全族,就更别说对叛徒了。

    慕容真人自爆的时候,明显是很不甘心:我只不过是想强买一座山,怎么就遇上这种事了?

    但是他别无选择。

    进犯的人里,也有活下来的,但是他们身份太低,什么都不知情,唯一可能知情的慕容家族长慕容风华,眼见逃不脱,也服毒自尽了。

    经此一役,慕容家在青山的这一支,算是彻底落没了。

    不过现在李永生等人要知道的是:这马盟到底是什么名堂?

    所以杜晶晶带回来的中阶化修,就成了比较重要的活口。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