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四十章 水货准证
    面对慕容真人低级的借口,元真人冷笑一声,这个时候还玩这一套,有意思吗?

    你走了十里山路,还抓了我的子弟,现在跟我说,其实只是一个误会?

    他都懒得跟对方讲理,西疆汉子从来都是用拳头讲理的,“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乖乖束手就擒,一个是力战之后被擒……当然,你可能会被失手杀死。”

    “光天化日之下……”慕容真人话说到一半,就住口了,现在不但是夜里,还是大雨滂沱,无论如何也跟“光天化日”扯不上边,“你敢公然说,要杀死一个真人,难道不怕王法吗?”

    “呵呵,”呼延书生冷笑一声,“刚才你要讲拳头,现在倒说王法了?”

    “你如此肆无忌惮,不就是仗着马盟吗?”云沧海也冷笑一声,“现在知道倚仗王法了?”

    慕容真人无言以对,不过拓跋真人却是不吃这一套的,他冷冷地一哼,“区区几个蝼蚁罢了,莫非真以为留得下我?你们是否准备好了……迎接马盟的怒火?”

    他的话说得狠,但是他的心已经沉了下去,看来今天自己撞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四个出名的透明真人齐齐现身,先不说其中诡异,只说这元家跟呼延家、云家和高家,竟然能不声不响地聚在一起,那就是了不得的大事。

    要知道,这四个家族,都算是西疆声名赫赫之辈,虽然四家加在一起,也不足以跟马盟抗衡,但是不管哪一家的真人出动,都能引起相当的关注。

    这四家居然偷偷聚在了一起,风声封锁得如此严密,那么,商量的事情能小得了吗?

    其实这才是他想歪了,这几家求医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都相当地低调,毕竟这事儿太大了,不但涉及到中品灵石,还涉及到了自家重伤的真人,必须慎之又慎。

    拓跋钝刀也真够点背的,偏偏选了这么一个时候,上门来挑衅元家。

    原本,他想着自己同行的有五个真人,再加上自身高阶真人的修为,就算元家邀了什么真人来护法,也不用害怕,哪曾想这里出现的真人,比他想像的还要多得多。

    不过他还是要博一下,拓跋真人还真就不信了,这四家真有胆子跟马盟对着干。

    “马盟的怒火?”呼延书生等人闻言,齐齐笑了起来,笑得异常张狂,“你还是考虑一下,你拓跋家族的下场吧。”

    “我倒要看一看,谁能把我怎么样?”拓跋真人冷笑一声,“呼延书生,是你来跟我放对吗?”

    “你算什么东西!”高真人身子一闪,就蹿到了他前方,头顶蓦地幻化出一柄大锤,狠狠地砸了下去,“看我教你做人!”

    拓跋真人一抬手柄长枪出现在手中,直接迎上了那虚幻的大锤。

    不过,对方走的是刚猛之道,他虽然修为还高于对方,但也不好直接硬架,所以就是一枪将锤头荡开,同时尾指轻挑,一枚青色的尖锥打出,极为隐秘。

    这是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枚秘宝。

    此宝名唤清风锥,速度奇快,能于无形之中伤人,有心算无心的时候,就连高阶真人也得饮恨,唯一遗憾的是,使用一次,就要温养两到三年。

    这清风锥,他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呼延书生的,但是现在看来,对面四个家族,是铁下心要留下自己一行人了。

    虽然拓跋真人认为,对方想要留下自己,那真是想多了,但是他也不能将盟中的好手,都折在神鹿山,否则回去之后,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所以他果断决定,来个杀一儆百,姓高的算是对方阵营里排名第二的好手,动用一次秘宝,也划得来了。

    他可不相信,在如此的雨夜里,姓高的能发现此物,挡得下自己一击。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在清风锥即将击中高真人的时候,前方蓦地出现一个绯红色的小碗,碗口向外,正正地挡下了这一锥。

    “呼延书生!”拓跋真人气得大叫一声,他跟呼延书生对战过,认得这红色小碗。

    上一次,他狂攻这一只小碗,呼延书生就背着手站在那里,他也打不破。

    他不知道的是,这小碗是呼延家的家传宝物,能发挥准真器级别的防御,而且呼延家血脉祭使的时候,中阶化修都驱策得动,只不过速度会稍微慢一点。

    就连呼延书生自己,都不敢时时将这宝贝带在身边,万一有什么闪失,他可就成了呼延家的罪人——也正是因为有这个顾忌,上一次去国战天坑,他没有带上此宝,却差一点陨落。

    这一次他来治伤,却带上了此物,因为跟他同行的,还有呼延家两名中阶真人,完全有能力保住此物。

    拓跋钝刀气得大喊,“你这是打算二打一了吗?”

    “难道只许你暗算,不许我看不顺眼吗?”呼延书生背着手,淡淡地反问。

    按西疆的规矩,比试切磋的时候,这种近乎于暗器的东西,出手之前是要招呼一声的,当然,若是生死搏杀,那就另当别论了。

    然而,拓跋真人最无法容忍的,就是这一点了——你真当现在是切磋吗?

    他冷笑一声,转头看向高真人,“你不是最见不得以多打少吗?”

    高真人头上大锤再次砸下,面无表情地回答,“你们以多打少,那是错的,我们以多打少,那是对的!”

    “我艹你大爷,”拓跋钝刀气得破口大骂,他身为马盟中人,最是习惯使用双重标准,但是现在被人用双重标准对待,心里却是勃然大怒。

    他再次出手挑开大锤,嘴里大喊一声,“还愣着做什么,都给我上!”

    跟他同行的,还有两个中阶化修和三个初阶,要是有人能接下高真人,这场仗谁胜谁负,倒也难说。

    哪曾想,呼延书生一招手,又出现一个跟他眉眼相近的中阶真人,冲着对方就冲了上去!

    不对……还不止一名真人,眨眼之间,元家一方又出现了七八名真人。

    拓跋钝刀见状,直接就傻眼了——我去,尼玛这么多真人,你们四家是要打算干什么?造反吗?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临时起意,过来逼迫一下元家,竟然是捅了马蜂窝……不对,好像说真人窝更准确一些。

    眼看对方出现十余名真人,纷纷围攻了上来,拓跋准证是真的着急了,而更令他心怯的是:呼延书生一直站在那里,并没有缠斗的意思,只不过时不时出一下手,化解己方真人的危机。

    比如说,拓跋真人攻得狠了,呼延书生就会出手偏帮高真人。

    马盟这一方的情形,顿时就岌岌可危了。

    拓跋钝刀总算是看明白了,人家似乎……是真的想将他们全部留下来。

    他心里是又惊又气,抖手一道白光打向高真人,嘴里也猛地喷了一口血出来,“去死!”

    这白光磅礴雄浑,带着惊天的气势,一眼就能看出,他要玩命了。

    可是呼延书生是何许人?那是李永生都要夸赞的主儿,资质、心性和眼力,都是一等一的强悍,如果不是二十年前那一仗,现在十有已经证真了。

    虽然他现在沉疴尽去,可是起码还要将养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巅峰时的战力。

    然而他的反应,却绝对对得起他的名头。

    他再次祭出了绯红色小碗,而且那小碗在瞬间就变得有若门板大小,正正地护住了高真人。

    而高真人头顶的大锤,却是毫无阻拦地再次砸向了对方——多少年的老交情了,做这点配合,真的不要太轻松

    小碗被白光打得一晃,再次顶住了攻击,与此同时,呼延书生抖手打出一道青气,“想跑?留下来吧!”

    他猜对了对方的反应,然而拓跋真人这准证,并不是水货,他身子一闪,诡异地化作一团红雾,就消失在了当地,那青气直接打了一个空。

    拓跋真人再次现身,却是在院墙之外,五十余丈远的空中。

    他想也不想,身子电一般向外蹿去,嘴里大喊,“好一个呼延家,还有云家、高家和元家,你们就等着马盟的报复吧!”

    此刻他若是不走,自身都难保了,现在喊一句狠话,也是希望跟着来的真人,不要被人斩杀。

    “你跑得了吗?”夜空中有人轻笑一声,一根翠绿的树枝,迅疾地打到了他的身上。

    树枝不大,尺许长小指粗,但就是这么一击,拓跋真人“噗”地又喷出一口血来。

    刚才他那一口血,其实是激发遁法,伤一点本命精血,回头静养旬日即可。

    可是这小树枝一击,却是令他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竟然还有高阶真人?拓跋钝刀吓得魂飞天外,玩命地向外飞奔,嘴里大声喊着,“元元青,你们死定了,千万别让我活着逃走。”

    就在此刻,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不是血遁,是真神教化血之术,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又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李大师你放心好了,这种水货准证,若是让他走了,我只能自裁谢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