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比真人多吗?
    “咦?”慕容真人轻哼一声,“居然是元老族长,你这修为……恢复了?”

    元真人脸一沉,冷冷地发话,“慕容小儿,我本来不欲多事,你非要欺上门来,就莫要怪我送你慕容家一个族诛了。”

    “这是你拓跋家的家事,关我屁事,”慕容真人还真没想到,元家的老族长竟然恢复了修为,一时间有点心惊肉跳——他原本以为,元家只有元元青和大长老两名真人。

    尤其是元家先后两名族长联手,竟然接下了拓跋准证的一击。

    若是知道元家还有三名真人的战力,他就算欺负人,肯定也要考虑一下成本,更别说,元家最近又多了一名真人。

    不过有些事,一旦做了开头,是注定无法回头的,他冷笑一声,“不过,你元家若是只有这点实力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地认祖归宗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没注意到,拓跋准证正皱着眉头,目光四下乱扫。

    他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为什么我心里感觉有点慌乱呢?

    “我元家要做什么,轮得到你慕容家说话?”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又是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他面色通红,明显有点喝得多了。

    “呦,元家的太上也出来了?”慕容真人呲牙一笑,“你不是在闭关冲击中阶吗?”

    “我是不是冲击中阶,关你什么事儿?”元家太上醉醺醺地一笑,“你随便拉个蛮夷过来做靠山,就以为自己也能站着尿了?不是我笑话你,你不行啊。”

    他是在闭关冲阶,但是元家遭遇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能不来吗?西疆四家族里,数元家底气不足,跟四家族之外的二郎庙和公孙家,更是没法比。

    这次来,都不用说别的,能结识不少真人,就无憾了,帮元家撑一撑门面,更是必须有的觉悟。

    事实上,元家这次将四家共有的聚灵阵留在自家地盘,那已经是意外之喜了,而且还不用担心那三家反悔——有公孙家和二郎庙做背书呢。

    更别说,元家还跟玄女宫和北极宫的真人,结下了跨境之缘。

    “我不行吗?”慕容真人呲牙一笑,然后一挥手,“多了个真人就牛吗?把他叫出来吧……看看咱两家,谁家的真人多。”

    在他的身后,又是四个人走上前来,赫然也是真人修为,两个中阶化修,两个初阶。

    “我真不想靠人数取胜,”慕容真人淡淡地发话,然后很遗憾地一耸肩膀,“不过呢,这些都是马盟的好朋友,都非常热情……你元家现在献上神鹿山,还来得及。”

    元真人愣了好一阵,才似笑非笑地发话,“你确定……要把我家的真人叫出来?”

    “他不出来,我们可以进去抓他出来啊,谁让我们真人多呢?”慕容真人哈哈大笑。

    慕容风华冷冷地补刀,“他若是敢跑,在场的元家子弟,就不要想活。”

    一个真人想跑的话,留还是真的不好留——哪怕是才悟真的真人,所以他拿元家的子弟来威胁。

    不过,他很快就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了。

    “我就是元家的真人啊,我是来元家做客的,”下一刻,一个声音响起,院子的左侧房顶上,出现一人,他看着拓跋准证,似笑非笑地发话,“拓跋钝刀……凭你也敢抓我?”

    “尼玛……”拓跋真人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谁敢叫老子的花名?

    不过,一眼看到此人,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呼延书生……你居然也在?”

    二十多年前,他不过是初阶化修,被呼延书生狠揍过一次,若不是他及时服软,呼延书生也比较珍惜羽毛,看在同为归化国族的份上,没有大欺小,当时他就要交待了。

    饶是如此,他也养伤养了五年,若不是另有机缘,他的修为估计最多也只能到中阶化修。

    待拓跋真人晋阶准证之后,曾经想找呼延家族的麻烦来着,不过呼延家毕竟是曾经的隐世家族,人家有什么底牌,他也不清楚。

    更重要的是,呼延书生修炼时走火入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人家当年放了他一马,他若上门去欺负那些中阶和低阶真人,也会为西疆人不耻。

    西疆人就是这样,暴躁却又直爽,出尔反尔的事情很少见。

    当然,这也是因为,西疆目前在中土国有效的统治和管理之下,若是换在乱世的年代,他这么做,倒也未必会有人替呼延家主持公道?——拳头大的就有理,也是西疆人的生存法则。

    不管怎么说,意外地看到呼延书生现身,拓跋真人下意识地一抖——当年呼延准证带给他的伤害,实在令他难忘。

    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喜,于是冷冷一笑,“当年呼延书生你对我的羞辱,我是没齿难忘,今天正好做个了断……你若是敢逃跑,休怪我对你呼延家下狠手。”

    “对我呼延家下狠手?”呼延书生不屑地一笑,“凭你也配?”

    “配不配,你马上就知道了,”拓跋真人冷冷一一哼,吩咐身边的真人,“看好这个院子,谁敢逃走,格杀勿论!”

    他的修为,还赶不上当年没有受伤的呼延书生,但是对上眼前的呼延准证,他有起码七成的把握,将对方打落尘埃——既然这厮曾经走火入魔过,再怎么恢复,想必也恢复不到巅峰。

    更别说他手里还有其他的底牌。

    “我也正有此意,”有人冷哼一声,阴森森地发话,“小小的拓跋钝刀,也敢跟呼延准证大放厥词,这是好日子过得有些久了吧?”

    “混蛋,”拓跋真人勃然大怒,侧头看了过去,“什么样的阿猫阿狗,敢在我面前……咝,你是高真人?”

    高真人受伤之前,不但是中阶化修,而且还是一个狠角色,从他带伤出战,就可以知道他的性情,对于二十年前的拓跋真人来说,高真人是比呼延书生更可怕的存在。

    但是高真人力战受伤的消息,在西疆知道的人也不少,只不过没人知道他伤到何种程度,而高家人的狠辣和难缠,在西疆也是数得着的,所以这二十年,也没多少人冒犯高家。

    “哈哈,”元家族长元元青大笑两声,“刚才好像有人说,要跟我元家比真人多?”

    “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拓跋真人厉喝一声,然后看向高真人,冷冷地发话,“我跟你高家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想好了吗,一定要跟我为敌?”

    “我最是看不得多欺少、大欺小,”高真人懒洋洋地回答,“你能为慕容家撑腰,我为何不能偏帮元家?”

    呼延真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才待说什么,就听得身后有人长笑一声,“是啊,不就是比真人吗?算我云某人一个。”

    拓跋钝刀回头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云沧海……你的伤也好了?”

    “还没有好全,”云真人爽朗地一笑,“不过有人想欺负元家,问过我了吗?”

    拓跋钝刀的脸又是一变,云家虽然没几个真人,但是论起在西疆的影响力,那真没几个人比得上的,所以马盟在近些年,一直在挤压云家的生存空间。

    现在他猛地见到,重伤缠身的云沧海也现身了,忍不住厉声发话,“和我马盟为敌,云沧海你可考虑过后果?”

    “我还真没考虑过后果,”云沧海笑嘻嘻地发话,“你强夺元家的产业,想必也没考虑过后果,咱西疆人做事,何必考虑那么多呢?”

    “元家本是我拓跋家的一支,”拓跋真人冷笑一声,然后他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越发地阴森,“你们几个伤者齐聚一起,莫非是针对我马盟,设计的陷阱?”

    实在不怪他这么想,这几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是出了名的重伤隐世人物,很多势力计较战力的时候,都不会把他们算在其中,几乎可以说是透明的,可以无视。

    一个两个真人是这样,也就算了,一下就冒出四个真人来,猛地扎堆现世,这绝对是不正常的现象,拓跋真人直觉地认为,自己被算计了。

    甚至,这很有可能是针对马盟的布局。

    不过,那又如何?拓跋真人面现冷笑,你真人多又如何?我打不过,还是逃得了的。

    “你这话说得奇怪,”元元青冷笑一声,“我求你谋夺我家的产业了吗?”

    “那看来是一场误会了,”慕容真人讪讪地一笑,“我们其实就是来避个雨,随口开了一个玩笑,元族长你不会叫真吧?”

    现在这架势,他必须服软了,拓跋钝刀可以不在乎这些真人,他不能不在乎,准证跑路比较容易,他一个区区的初阶化修,想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中脱身,还真不容易。

    而他一旦出事,整个这一支的慕容,都要受到牵连——慕容家族背靠马盟,很是开罪了一些有实力的家族。

    当然,慕容家身为归化国族,还是心不太诚的那一种,对家族传承看得不是很重,但是天大地大,自己能好好活着才最大。

    所以他果断地服软,哪怕这借口连他自己都不信。

    (更新到,下旬了,谁又看出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