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喜事连连
    杜晶晶没有那么多想法,最初的惊讶过后,她就是专心地吸收光点,感悟大道。

    因为境界略略地差那么一丝,她吸收的李永生的光点,比张木子还多些。

    等到张木子悟真,杜执事更是专心地吸收光点,因为她离张木子很近——正如女生们总是喜欢扎堆在一起,女修们也一样。

    正是因为距离很近,她又专心地感悟,并没有发现张木子的光点范围,越来越小。

    李永生看到这一幕,心里微微一叹:算了,也给你一场机缘吧。

    他到了收功的边缘,不过稍微做出一点点拨,那是毫无问题的,毕竟在仙界,这点小事根本就不叫事。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他将中品灵石的灵气消耗殆尽,猛地一收,空中的光点消失不见。

    好吧,这话不太对,张木子的光点还在,不过范围越发收缩得小了。

    四名准证早有准备,眼见李永生停下了,就调整一下坐姿,也打算收工了。

    然而下一刻,一股微弱的灵气波动传来,而且这波动在眨眼间,就变得雄浑了起来。

    四人斜眼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还可以这样吗……

    元真人今天有点苦恼,因为不止一个人问他:平台上悟真的是谁呀?

    因为有誓言约束,他不可能回答,但是旁人一遍又一遍的旁敲侧击,也委实令他心烦,这时候,他甚至想回到平台护法,来躲避大家好奇的目光。

    然而,就连这种想法,都是一种奢侈,因为平台护法的任务,已经被云真人和高真人抢去了,对于两位真人而言,他俩刚刚被治愈,吸收点灵气来稳固,是很有必要的。

    两人不能在聚灵阵里完善手尾,已经是非常遗憾了,若是连在聚灵阵旁沾点灵气都不行,那也太没有面子了,于是就赖在这里护法。

    至于说元真人也有类似需求,则是被他俩刻意无视了——老元啊,这好歹也是你的地盘,地主之谊你总得尽吧?上下沟通的事情,总不该让我俩去吧?

    元真人对此,是颇有点碎碎念,不过,都是二十年前就共过患难的老兄弟了,他也不能说什么,他最大的怨念,还是在于他不知道谁在悟真。

    不过,就在这天的傍晚,他的怨念不翼而飞,因为……他没必要猜了!

    平台上又是一阵灵气抖动,天空中再次出现了悟真的异象——通慧光点。

    那两名道友都悟真了,至于说谁先谁后……这没必要猜了吧?

    然而,这个疑惑才解决,另一个疑惑,就不可遏制地疯狂涌了出来——李大师是如何办到的?真的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平台上护法的云真人和高真人,见状也是目瞪口呆: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良久,云沧海幽幽地叹口气,“尼玛,我总算知道,李大师为什么要大家起重誓了。”

    “没错,不起誓不行啊,”高真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要说起来,这些接受治疗的真人里,数他对李永生不服气,但是这一刻,他是彻底地口服心服,“简直是……真人制造器。”

    然后两人相互对视一眼,良久,高真人又叹一口气,“可惜了,此番良机……早知道是这样,无论如何也要带几个弟子来,多花点灵石,也要塞人进去。”

    “是啊,”云沧海点点头,他也有点心疼,自家的子侄没有赶上这么好的机遇,“李大师不可能第二次悟真啊。”

    “嗯?”高真人闻言,眼珠儿转一下,“若是旁人,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次悟真,但是李大师,这还真的难保,此人的水平,可不是你我能臆测的。”

    “是吗?”云真人眼睛一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这话,倒也不能说全无道理。”

    “沧海你又被他忽悠了,”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却是元真人来了,他手里还提着两个硕大的食盒,以及一壶酒。

    “那二位道友,也是修为到了,水到渠成而已,莫非你真以为,李大师无所不能,还可以包管别人悟真?”

    高真人白他一眼,“莫非你能看出来,那二位就是水到渠成?”

    “我当然看得出来,”元真人笑嘻嘻地回答,“我结了两大宫的跨境之缘。”

    高真人就见不得他这得瑟劲儿,悻悻地发话,“可惜结不成李大师的跨境之缘。”

    李永生是在这里悟真的,但是只有别人欠他的人情,没他欠别人的。

    元真人脸色一黑,你这小子的嘴巴,从来是不肯饶人。

    “好了,点到为止,莫要破了誓,”云沧海一拍肚皮,打断他俩的交谈,“饿了十来天了,也该吃点东西了……老元这家伙,确实是好运道。”

    好运道的可不止元真人,聚灵阵里四位准证的运气,也是不错,才说还有点小遗憾,不成想就在即将收功之际,玄女宫的杜晶晶又开始悟真了。

    他们看一眼李永生,发现他已经在闭目稳固境界,又看到杜执事的光点,也洒落到众人身上一些,而且并不排斥被他们吸收。

    四个人交换一下眼神,就明白了彼此的心理:既然李大师没发话,那咱们就继续待着吧。

    通慧光点的疗伤效果实在太好了,相较于这种巨大的收获,准证的面子,那就不算什么了——咱总不能去出声打扰杜执事吧?

    一天之后,就在杜晶晶的光点也缩小到数丈的时候,四名高阶化修交换一下眼神,齐齐站起身,走出了聚灵阵。

    此刻,张木子的通慧光点早就消失了,她和李永生一样,正闭着眼巩固境界。

    四人出来之后,一眼就看到了正等在外面的那三位。

    公孙不器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扭头看一眼,“咦……还有幻阵?”

    他们四个,是最后才发现这个秘密的。

    云沧海哈哈一笑,“挺好的东西,有幻阵,那是应该的……对吧?”

    呼延书生很干脆地表示,“我认为,这个聚灵阵的秘密,必须严格保守,归咱们四家共有……公孙家和二郎庙,可以享受部分资源。”

    不愧是曾经的带头大哥,一开口就将公孙家和二郎庙排除在外了。

    “没问题,”公孙当行很干脆地点点头,这个聚灵阵,真是好东西,但是公孙家不是没见过好东西的,舍弃得起!

    事实上,他和公孙不器这次前来,已经收获巨大了,也欠了这四家不小的人情,若不是李永生是他们请来的,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还这份人情。

    当然,换句话来说就是:这四家也不能说公孙家就占了多大便宜,没有李永生的西行,你有再多的聚灵阵材料,又能怎么样?

    最为重要的是,这里是西疆,公孙家就算想强行占一份子,也不能很好地管理,根本是鞭长莫及。

    那么,何必丢人现眼地去抢呢?

    二郎庙的朱主持也点点头,他这次能来疗伤,还是云沧海的面子,连灵石都是云真人垫付的,“我已经占了很大便宜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以后能为大家做点什么。”

    他还想为大徒儿争取疗伤的机会,但是眼下,却是提都不便提。

    四名高阶真人都表态了,聚灵阵外的三人却愣住了。

    过了一阵,高真人才出声发问,“莫非其他人在聚灵阵里悟真,也能……那啥?”

    呼延书生点一下头,沉声发话,“目前看来,是这样的,具体情况,还得等李大师出来……其实就算没那些,这个聚灵阵也很不错,是不是?”

    阵外的三人闻言,顿时心里就明白了:张木子和杜晶晶悟真,这四位准证肯定也是得了好处,所以才会有如此推断。

    这样的效果,就太神奇了,以后再有人在这里悟真,大家岂不是……

    真是想一想都令人激动啊,怪不得呼延书生一出来,就先宣布聚灵阵的所有权,这样神奇的资源,必须掌握在四家手里才行。

    不过,公孙家也够体面,直接说不要就不要了,要知道,单比高端战力的话,公孙家一个家族,差不多就扛得下来这四家。

    当然,若是真要翻脸的话,在西疆的地面上,公孙家也讨不了什么好处走。

    不管怎么说,七名真人已经将章程商定好了,接下来就该庆祝疗伤的圆满成功了。

    七人就在平台不远处,摆开了酒宴,也没有人服侍,七个人自娱自乐。

    酒宴上,难免就要说起将来打击马盟,以及去新月国抢劫的事。

    总之,七名真人都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心情简直大好,尤其是除了公孙当行和朱主持之外,那五人原本在神念方面都有或多或少的损伤,也被通慧光点治愈了。

    公孙不器甚至感觉,他再温养和积蓄上一年左右时间,可以再度尝试证真。

    一顿酒,不知不觉间,七个人喝了三天。

    然后李永生走出了聚灵阵,他的境界“基本已经稳固”,可以出来了。

    不过他还是将修为压了下来,看起来是中阶司修的样子,但是有一点他掩饰不了——脸上那一道碍眼的伤疤,终究是消失不见了。

    这副装、逼的模样,别人都不便说什么,只有云沧海心思粗疏,大喇喇地发话,“李大师,你这是打算扮猪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