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通慧光点
    不怪呼延书生先点头后摇头,实在是指望悟真异象疗伤,有点不可思议。

    而朱尔寰早早地就皱起了眉头,证明他也想到了这种可能。

    然而身为一个岐黄高手,他觉得这基本没可能实现。

    悟真时降下的玉光,是增加对道意的体悟的,也有淬体和修复旧伤的作用,但是这玉光很少外散,并不像证真时那般,能令身边的动物和植物都受益。

    尤其是这种玉光,对修者自身来说,都是越多越好,哪有分润给别人的道理?

    就连准证证真的时候,身边基本上也是光秃秃一片——没有特殊的机缘,你凭什么分我的好处?

    当然,之所以出现这一种现象,还有一个很大原因,那就是悟真或者证真的时候,修者是不能受到惊扰的,旁边就不能有东西干扰。

    种种原因凑到一起,就导致了几乎从来没人听说过,悟真异象能帮人疗伤。

    但是从道理上,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旁人很快就能想到这种可能。

    然而,没有人相信,李永生真的能做到,否则的话,这种手段应该早被人验证过。

    事实上,这样的个例还是有的,不过都是因缘巧合之下发生的,不具备重复操作的可能性,那么,也就不是一种有效的、可控的医疗手段。

    李永生真的做得到吗?大家真的很好奇。

    高真人的心思最为典型,他是比较早猜到李永生的用意的,但是他不相信,所以才会用口型问一下呼延书生,看自己是不是想得多了。

    从呼延书生那里,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但是他也发现,书生准证对此,都不是很有信心。

    所以等着等着,他猛然间觉得,自己的期待,未免有点可笑:这怎么可能呢?

    又等一阵之后,他又生出了侥幸的心理,没人做得到,不代表李永生做不到,要不然人家凭啥称大师呢?

    不知不觉间,在这样患得患失的情绪影响下,导致他滋生出了极为矛盾的心理,甚至有点不能自控,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啊。

    朱主持的想法,却又有所不同,他想的是,就算李大师能做到人所不能,可以利用悟真的异象帮其他人治疗伤势,但是……他又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呢?

    要知道,李永生只是一个即将悟真的司修,哪怕身体里有点暗伤,他对疗伤的需求也不会很多,完全不可能供应起足够的能量,修复一个高阶化修的重伤。

    而这样的高阶化修,在聚灵阵里就有四个之多!

    这还不算另外三个需要疗伤的真人。

    想到这巨大的供需矛盾,朱主持认为,若是自己跟李永生交换一下位置,恐怕心里会是满满的无力感吧?

    他有点理解李永生为什么要限定人数了,这纯粹就是个大坑。

    当然,不能全部修复,治疗好部分伤势,对七名真人也是有益的。

    众所周知,跨越见真和悟真关口时,所得到的天道回馈,是非常契合和意识的,不会出现任何的不适,大约这就是加速治疗方案里,最令人满意的方面了。

    有这样完美的修复,不管最终进度能达到多少,真人们起码不会太过失望。

    那么,他能修复多少呢?兴致勃勃的朱主持,开始了下一轮的猜测。

    受伤的真人们,在聚灵阵里很提心吊胆,不知道事态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聚灵阵外的修者们,那就不仅仅是提心吊胆了。

    他们的好奇心简直要爆棚了,一个个抓耳挠腮的,为了提防可能出现的偷袭者,他们的神经已经很紧张了,聚灵阵里的神秘,更是加剧了对他们身心的折磨。

    公孙未明比较看得开,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彻底放下了对聚灵阵的猜测,专注于警戒和防范——他倒是想看不开呢,聚灵阵里可是有俩公孙家的准证。

    而他手上的镇族之宝定靖拂尘,则是无声地提醒着,你的责任有多么重大。

    那些无关的猜测,玩儿蛋去吧,真相早晚会大白的,晚知道一段时间,也不会死人。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天上居然下起了雨来,看来天亮的时间,又会晚一点了。

    就在东方微微泛白之际,聚灵阵那里,猛地传来了一阵灵气波动,转瞬即逝。

    公孙未明先是一愣,却是硬生生压住了自己腾空而起,观看平台情况的冲动,仅仅是用心去感受一下。

    可惜这灵气的波动,实在是太隐晦,也太短暂了,他回味了半天,才苦笑着摇摇头,将脑中的猜测,彻底丢开——悟真?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出现悟真的气息?

    他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一直盯着聚灵阵的张木子,身体猛地一震,眼中的慵懒瞬间不见了去向,她倒吸一口凉气,“我去……这个家伙,竟然、竟然?”

    刚才那一瞬间,她看得清清楚楚,聚灵阵那氤氲青雾的上方,出现了无数个玉色的小光点,转瞬就投入了青雾里。

    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她还是辨识出来了:这就是悟真之后的天道感应和回馈,四大宫称之为通慧光点。

    对于这个,她绝对认不错,要知道,她在北极宫里,可是全程观看过两次司修悟真。

    这是北极宫弟子的福利和任务奖励,虽然司修悟真,不能有人干扰,但是对于大势力来说,组织一下远程观摩,还是很正常的。

    这样提前感悟一下,对弟子们将来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不但有助于悟真,也有助于对天道的领悟。

    不过她所见过的两次悟真,玉色光点都持续了很久,一开始漫天都是,逐渐地,新冒出的光点,就慢慢地收缩到悟真者身边,最后只是衣衫上才会出现——直至最后结束。

    可是这一次悟真,玉色光点一下就不见了,这也太……诡异了吧?

    就在这时,她耳边响起了传声,却是杜晶晶在低声发话,“我去,刚才那是……李永生悟真了?不会这样吧?”

    张木子苦笑一声,“我也希望看错了,但是……好像真的没看错,这下丢死人了。”

    她认识李永生的时候,自己是高阶司修,对方还没完成筑基。

    而现在,人家已经悟真入化,她居然……还是高阶司修。

    这令一向要强的张木子情何以堪?就算她能勉强接受,想来三宫主也不能接受。

    二宫主的弟子后来居上,打败了三宫主的弟子!她已经开始想像自己未来的悲剧人生了。

    “没准失败了呢,”杜晶晶的神经,却是比她粗大了一些,“就那么一下,我都没看清……哪有这么短时间的?没准不是他呢。”

    “怎么可能不是他?”张木子苦笑一声,“里面一共八个人,有哪个需要悟真的?”

    “也许……是他留的后手?”杜晶晶还是不肯甘心,于是脑洞大开,“那家伙还会布传送阵呢,没准聚灵阵里套了传送阵,弄了一个高阶司修来故弄玄虚。”

    “为什么一谈起李永生,你的智商就直线下降呢?”张木子很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偷偷找高阶司修,有必要吗?他可以冠冕堂皇地带人过来啊。”

    “没准他想将其他真人一网打尽,所以不便声张,”杜晶晶的智商,继续疯狂下滑中。

    不过还好,她很快触底反弹了,“我是在说气话,我是有点生气,找高阶司修为什么不找我呢?好吧……我觉得他这次悟真,可能没有成功。”

    张木子淡淡地看她一眼,“肯定成功了,而且我敢断定,现在悟真的异象,通慧光点,全在青雾笼罩的聚灵阵内。”

    “这……怎么可能?”杜晶晶想说,李永生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好吧?不过,既然触底反弹了,她就意识到,对李永生来说,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他才是初阶司修,对吧?”

    “是啊,”张木子点点头,“初阶司修,就能驱逐真神教邪火,就能修复二郎神眼了呢……有几个真君做到这一点了?”

    她早就见怪不怪了,目前正在向李大师的脑残粉方向沦陷。

    杜晶晶的智商,终于进入了上行通道,“他是利用悟真……来帮真人们淬体吗?”

    张木子缓缓地点头,“我感觉也是这样。”

    “那怎么可能?”杜晶晶终于不再传声,而是低声叫了一句,“谁做得到?”

    张木子冷哼一声,老神在在地回答,“要不然,你以为他为啥搞得这么神秘,还要大家发下重誓呢?”

    与此同时,朱尔寰倒吸一口凉气,“你竟然……竟然真的做到了?”

    李永生急剧吸收灵气的行为,瞒不过聚灵阵里的七个真人。

    虽然大家约好不再说话,但是通过眼神的交流,众人已经渐次地猜到,李大师想做什么了。

    但是猜到归猜到,对于这个前景,大家还是有点没信心——悟真的通慧光点,能反馈给无关的修者吗?

    可是再怎么怀疑,现在聚灵阵里,到处都是玉色的光点,而且这光点,还在不住地融入各人的体内,带给人一种暖洋洋、通体舒泰的感觉。

    真的是通慧光点啊,每一个真人都可以确定,这是天道无私的反馈,因为他们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没错,每一个人都经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