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三十章 强势围观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又辛苦你跑一趟,实在不好意思,此前在辽西,我未得加速治疗伤势的契机,倒不是对公孙家的不敬。”

    “李大师你这是哪里话,”公孙不器笑了起来,“你的医德,我是相当佩服的,你说有缘故,就必定是有缘故,我公孙家交朋友,是交心的。”

    没有就最好了,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其间的过程,不器准证还得正式起个誓,嗯……别人也都起的。”

    “大师不用解释,没问题,”公孙不器很干脆地回答,“你说什么,我们照做就是了。”

    以他半步真君的身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李永生在他心中有多么重的份量。

    李永生笑着点头,“你们接着聊,我看一下聚灵阵材料。”

    这一次四家凑出来的聚灵阵材料,还是相当地不错,起码比李永生在摩天岭一开始见到的那一套,强得太多了。

    不过这也是没法比的,邵真人虽然战力很强,可离开了青龙庙,就是无根的浮萍,哪怕晋阶了高阶化修,打算认真地发展一下摩天岭,敛财能力也就那么回事。

    西疆这四家就不一样了,他们的传承可能差一点,高阶修者也少,但是家大业大,真要比身家的话,能甩出摩天岭十条街。

    “嗯,果真不错,”李永生满意地点点头,又看一眼公孙不器,“不器准证你们聊着,我上去布阵了,对了元真人,你约束一下……今晚子正之后,无关的人就不要上疗伤之处了。”

    “没问题,”元真人很干脆地点点头,关于这一点,大家早就有了共识,能令多名真人加快伤势的愈合,这样的逆天手段,哪能被大多数人知晓?

    张木子出声了,“永生,你可是答应我了,我能旁观。”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当然,你起重誓就行,不得跟任何人说,哪怕是三宫主。”

    “只要不危害我北极宫,我当然不会说,”张木子很干脆地回答。

    “我也要旁观,”杜晶晶出声了,她肯定不会让张木子独占这个机会,“只要不危害玄女宫,我也起重誓,不跟任何人说……”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点点头,“行了,当事人之外,就你俩旁观,顺便帮他们护法。”

    “李大师……”有人慌忙出声。

    “免谈,未明准证你还是……咦?”李永生一侧头,才发现自己听错了声音,于是干笑一声,“你俩声音很像,不器准证有何指教?”

    公孙不器犹豫一下,方始出声,“未知这治疗的人里,能否再加一人?”

    在场的人一听,齐齐噤声,很多人的眉头微皱咱适可而止啊,已经允许你加塞了,你还再介绍别人进来?

    李永生想一想,微微摇头,“那样的话,效果就不好保证了。”

    “那他换掉我,这可以?”公孙不器沉声发话,“要换的,是我家太上长老当行真人,他现在的伤势,比我严重多了。”

    公孙当行也是高阶真人,是在给他护法时受到的重创,甚至都撑不回辽西去,找了一个地方养伤,前几日才被人护送回辽西,但伤势依旧极为严重。

    李永生无奈地看他一眼,然后一摊手,“这个……你就别问我了,问其他几位答应不。”

    对他来说,已经定下五个人的名额了,公孙不器是高阶化修,换个同样是高阶化修的公孙当行来,他是无所谓的。

    但是聚灵阵的材料,是西疆四家出的,他不能自己随便答应,得懂得尊重主人,这是礼节。

    可是他这话一说,原本蠢蠢欲动的其他人,也顿时噤声谁愿意出头得罪一个半步真君?

    于是,居然就……冷场了。

    公孙不器一抬手,向周边作个四方揖,“诸位,给个面子,我家的太上,是为了救我,才身受重伤,换一下……应该不打紧?”

    换一下肯定不打紧,但是此时此刻,谁敢站出来说一句,那不器准证你别治了?

    良久,呼延家的真人出声了,“我觉得,要不公孙家……出一块中灵石,两个准证都治,不知道李大师觉得,这建议怎么样?”

    “是啊,”大家长出一口气,纷纷发话,“李大师你决定。”

    首先,大家认为,公孙家未必带了中灵石来,那么,我们在不用得罪公孙不器的情况下,就婉拒了此事了。

    若是公孙家带了中灵石,那答应不答应的选择权,就交给了李永生,大家也就免去了得罪一个准证。

    当然,若是李永生非要挣这份钱,众人也无话可说终究是没有让公孙家占了我们西疆的便宜,这一点很重要。

    李永生听得眉头一扬,“嗯?中灵石,那可以啊,加一个。”

    众人一听,都有点三观崩坏的感觉,敢情李大师你是灵石至上者?不会是这样?

    当然不会是这样了!有一个人很确定这一点,那就是才从二郎庙赶来,准备接受加速治疗的云沧海。

    他马上就跳了出来,“那我也出一块中灵石,再多加个人。”

    土豪就是土豪,曾经的王族,实在是不可小觑。

    呼延真人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叫苦:沧海真人你捣什么乱啊?

    这个加一块中灵石,然后加一个人的主意,还是公孙家主动找到他,悄悄商量的。

    公孙家也知道,李永生不喜欢随便发生变故,所以想来想去,找他做个托儿。

    对呼延家族来说,交好公孙家,是很有必要的,呼延真人愿意做这个托,但是现在云沧海又掺乎进来,就真的玩大了,他很不开心。

    “你这啥意思啊?”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了,“不能再加了……不器准证的要求,有情分在里面,我愿意多出一份力,随便加,那可不行。”

    “我也有情分在里面,”云沧海马上解释了,“我加的是二郎庙朱主持,你免我一块中灵石,我不占你这个便宜,我是通过朱主持认识你的……他现在状况也不好。”

    李永生愣了一愣,缓缓地点头,“那行,这是最后一个……我得问问大家,谁反对吗?”

    谁会反对?谁也不会反对,二郎庙在当地,影响力也不小,这四家谁没有在二郎庙看过病?更别说……二郎神眼要修好了,大家将来还有求助二郎庙的时候。

    “那就这七个人了,”李永生当即拍板,不给他们墨迹的机会,“再加人的话,一个人十块中灵石……我拿五块出来大家分。”

    众人哄堂大笑,又有人心里暗暗嘀咕:这李大师,到底是在乎不在乎灵石呢?

    当天晚上,公孙当行在一名化修和三名司修的护送下,悄然来到了小院里,合着公孙家早已经将人带来了,却是碍于李永生的性情和当地人的感受,没有贸然出现。

    从这一点上说,公孙家做事,还是比较讲究的。

    到了这个时候,公孙家族在神鹿山上的高阶化修,已经有三名之多,旁人就连抱怨的心思,都不好生出了这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实力。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呼延书生终于起身了,除了看起来有点虚弱外,其他都还好。

    他又休养了两天,将状态调整好最好,在子初时分,跟其他六人,一起进入了李永生布置的聚灵阵里。

    聚灵阵上有八块灵石,公孙家出了四块,其他四家一人一块。

    李永生也坐进了聚灵阵里,在子正时分,悄然激活了阵法。

    这一刻,周边戒备的人极多,公孙未明甚至手中拎着一柄灰色的拂尘这是公孙家的镇族之宝,定靖拂尘。

    可以使用三次,拂尘挥出,有空间禁锢之力,就算对上真君,也能迟缓其一两息。

    至于说高阶化修,同时困住两三个,一点问题都没有,能困住的时间,根据使用者的修为而定,公孙未明使出的话,困住对方十来息不成问题。

    战场上十来息的禁锢意味着什么,那根本不需要说。

    这是攻击性道器,还有使用次数的限制,关键是,甚至可以用于真君对战。

    若是再配上公孙家其他的镇族道器,可以重创甚至击杀真君。

    正是因为有这么雄厚的底蕴,公孙家就算没有真君,对上丁家也毫不畏惧。

    不过这不是防御型道器,将此物带出来,公孙家也是很冒风险的,万一有个闪失咋办?

    但是公孙不器在证真时,已经吃过一次大亏了,这次又是两名高阶化修同时疗伤,再被人偷袭的话,公孙家起码二三十年缓不过来劲儿。

    所以两人商量一下,直接带了定靖拂尘出来,没办法,西疆那鬼地方,似乎对公孙家不太友好。

    除了公孙未明,还有十一名真人,也在四下戒备,小小的神鹿山上,一时间竟然聚集了十九名真人,其中还有五人是高阶真人。

    就算那些见惯大场面的主儿,也忍不住咋舌:真可谓是风云际会啊。

    当然,真人们不但戒备着,也小心体察着平台上的变化,有碍于李永生的约束,大家不好上前观看,怎么才能加速治疗,但是就算不看,感受和猜测一下,总是无妨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