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闻风而动
    公孙不器的伤情,是公孙家的心病——这可是能证真的存在啊。

    人心总是没有止境的,一开始,公孙家想的是,能把三长老救回来,已经很好了,但是三长老被救回来了,还有希望继续证真,他们就又多了点愿望:若是能尽快恢复就好了。

    公孙未明听到李永生说,有手段加速疗伤,而且“效果非常好”,马上就心动了。

    李永生沉吟一下,笑着点点头,“不器准证若是能在十天之内尽快赶来,伤势起码能好一多半,再多的,我也不敢保证……记住了,不要外传。”

    “咦,聚灵阵能给多人疗伤?”张木子的眉头一扬。

    “人越多,肯定效果越差,”李永生笑着回答,“而且……只此一次,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公孙未明心里正腹诽呢,我公孙家待你也不薄,又送战马又送灵石的,还答应配合你的便宜老丈人,你有这样的手段,就不知道当时在辽西施展一下?现在要我家三长老往这边赶?

    但是听到“只此一次”,他反应过来了,这种逆天的手段,肯定不是能够轻易施展的,李永生当时没答应,大约也是条件不成熟。

    “好的,我现在就去,”公孙未明站起身子,看向小云真人,“借你家灵舟一用,去二郎庙传个讯。”

    “我也去,”小云真人站起身来,“我父已经火毒尽去,正要温养身体。”

    “这个……”张木子犹豫一下出声,“永生,我北极宫也有真人正在疗伤。”

    “好了,你就别凑热闹了,行吗?”公孙未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四大宫要啥没有?别跟我们抢这点可怜的资源了,成不?”

    他可是记得“人越多,肯定效果越差”,让云沧海沾光,他是没有办法,再多的话,三长老要受到影响的。

    张木子悻悻地一撇嘴,心说这些家族中人,真是小气,这么一说,她还真的不便争了。

    不过她也没有完全放弃,而是看向李永生,“那我旁观一下,总是无妨吧?”

    “你自有其他的机缘,”李永生微微一笑,“想旁观当然可以,但是要发重誓……不得泄露所见所闻。”

    发重誓,可不是刚才西疆那些人一般随口发誓,那是会涉及因果的。

    张木子犹豫一下,看向其他人,“他们……也都发重誓吗?”

    “那是必然的,”小云真人率先表示了,他好不容易为父亲争来了福利,发誓什么的,那完全不重要啊,他很有必要表现出自己的觉悟。

    “我高家没有问题,”受伤的高真人表态了。

    “呵呵,”呼延书生轻笑一声,“在场的,都没有问题……虽然我也很好奇,李大师会用什么样的手段,但是我保证,不会泄露给任何人,包括我呼延家的子弟。”

    要不说是带头大哥呢?直接给在场的人打包票了,这份气魄,一般人学不来的。

    “我也没有问题,”元真人弱弱地说一句。

    “谁敢传出去,我公孙家不会放过他,”公孙未明杀气腾腾地发话了,“天道未罚,我公孙家先罚之……”

    一个对后世影响极重的联盟,就在这个雨夜,诞生了。

    第二天,放晴了,李永生一大早,就摆好了阵势,然后依次为三名伤者疗伤。

    他最先治疗的,是呼延书生,这一次,他没有将手印在对方胸口,而是摆出了一个阵法,戴着灰色的手套,按在一块阵基上,随后将阵法激活。

    这一次驱除邪火的时间,持续了多半个时辰,但饶是如此,呼延书生依旧是疼得昏过去又醒过来,重复了三次,才算将邪火驱除。

    旁人早知道接下来的步骤了,上前摆放几个玉质的支架,将书生真人的身躯撑住,然后李永生将两滴万载幽水,打到了一块阵基上,整个阵法内部,顿时寒气逼人。

    这就算完成了第一步,他歇了一炷香的时间,又来到高真人身边,激活了针对此人摆出的阵法,也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完成了对邪火的驱除。

    高真人也疼得死去活来,这自然不必说。

    然后李永生放了两块五百年的玄冰上去,用来驱除火毒。

    元真人是最简单的,就是两炷香的时间,驱除火毒,用的也是五百年玄冰。

    到这里,三人的初步治疗就算告一段落了。

    对于李永生只给呼延书生用了万载幽水,大家看得难免有点奇怪,不过昨天晚上才谈好要共同进退,一时间他们也不好发问。

    想到李大师还允诺加速疗伤,众人心里的不满越发地少了:大师行事,肯定有人家的章法,咱们还是不要胡乱猜测了。

    然后,李永生就离开平台,去山洞里打坐修炼去了。

    两天之后,他出了山洞,诊一下三人的脉,在元真人的阵法处,打入了两瓣千年雪莲,半天之后,又往高真人的阵法里,打入了四瓣雪莲。

    三个人的伤情不一样,当然要区别对待。

    两天之后,他又给元真人和高真人打入了十万年冰川晶核。

    然后,他才将仅剩的一瓣雪莲,打入呼延书生的阵法内,半个时辰之后,又打入了大量的冰川晶核。

    “好了,”李永生站起身来,“一天之后,给书生真人打入三块玄冰,我去远处山腰闭个关,五日后会再回来,莫要惊扰我。”

    他闭关的地方,距离平台也不远,直线距离还不到两里地。

    几大家族在周围布置了大量的眼线,也有高手在戒备,时不时就能扫到李大师两眼。

    他们发现,李大师的闭关,并不仅仅是修炼,有时候,他的身上会有剧烈的灵气波动,但是他身边有小阵法,将灵气阻隔得不错,不至于影响到不远处疗伤的真人们。

    但是更多的时候,他是皱着眉头,拿根树枝在地上写划着什么,很显然是在做一些推导。

    五天之后的早上,李永生如约来到了平台处。

    元真人已经恢复了自由,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紧接着高真人也站起了身,气色似乎还要好于元真人。

    事实上并不是那样,高真人的伤要远重于元真人,不过他功底深厚,修的也是霸道法门的路子,讲个虎死不倒威。

    而元真人则是根基有点差,虽然对他的治疗,是手段最柔缓的,可是邪火和火毒尽去之后,反倒给他制造了一些新伤。

    没办法,功法和个体的差异,导致了真人们的良莠不齐,有人擅长打硬仗,有人却是标准的弱鸡,也容易成就旁人越级挑战的垫脚石。

    而呼延书生的火毒未曾尽除,还是坐在那里不动。

    李永生走上前诊一下脉,又打了两颗冰川晶核进去,“明天这会儿就差不多了,聚灵阵的材料,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元真人笑着点点头,“在院子里呢,不器准证也来了。”

    随着公孙家第二位准证的到来,西疆汉子们的热情被彻底点燃了——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准证,不像公孙未明那样,是被人尊称的。

    他们甚至听说,在公孙不器证真遇袭之时,丁家已经有真君生出了感应。

    这就是若非遇袭,必然证真的节奏啊。

    而且后来,公孙家请到了李大师,为公孙不器治疗,据说已然治好大半,有望继续证真。

    李大师是谁?一个月以前,西疆无人知道,那时听到这个消息,能够半信半疑的人,已经算是客观地看待问题了,相比之下,对此嗤之以鼻的人更多。

    但是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李永生以自己的实力和成绩,征服了西疆汉子的心。

    他不但有效地治疗了朱尔寰、云沧海以及元家、高家和呼延家的三名真人,还着手修复二郎庙的镇庙之宝——这是连道器都医得好啊。

    所以大家对公孙不器再次证真,也充满了信心。

    当然,也有人会想,这公孙家是东北的家族,跟咱西疆有毛线的关系?

    中土国的黎庶,或多或少还是有点地域之见的。

    但话不是这么说的,须知公孙家和西疆四家有约定,要共同讨伐马盟的。

    盟友里多一个准证出来,总是好的——而且没准什么时候就成真君了。

    所以,趁对方没有再次证真之前,拉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待人家成就真君,再想巴结,那可就晚了——做为本位面顶尖的存在,真君的眼光和真人的眼光,是完全不同的。

    更有人想着,若是能哄得这准证开心了,讲述一下证真的些许心得,那就是中大奖了。

    所以,虽然公孙不器此来,是蹭“加速治疗”机缘的,旁人也生不出反对的心思——至于说暗地里有没有人抱怨,那就难说了。

    反正没有人将“不欢迎”三个字,写到脸上。

    李永生听说之后,也来小院里看望一下公孙不器,顺便将聚灵阵的材料拿上,准备前去布阵。

    见到李永生走进院子,被众人围着的公孙不器马上走上前,主动一拱手,“李大师,又见面了,多谢您此前的援手。”

    他的脸色,比前一个月好了不少,不过事实上,这是表面现象,他体内的暗伤,可不是一朝一夕能修复的。

    (月中了,有谁看出新的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