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民间组织
    元真人当然在这里,他的身体差一点,但还没到走不动的地步。

    更别说他对李永生的阵法,非常感兴趣,一直在跟着大师布阵,偶尔还打一打下手。

    见到赶来的是元家子弟,他不耐烦地一摆手,“有事就说。”

    来人的嘴巴动一动,看一眼自家真人周围的客人,最终还是默默地向后退去。

    李永生没在意这些小事,他四处看两眼,在山壁旁找了一个凹进去的地方,翻出一张化泥符来,打了上去。

    他一出手,别人就明白怎么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纷纷出手,很快在此处掏出一个大洞来。

    待李永生坐进洞里,元真人还不忘吩咐身边的人,“回头把这个洞弄得大一点,平一点,再弄些家具,外面也稍微装饰一下。”

    这就是李永生这两天享受的待遇,只要他想做什么事,马上就有人出面,将他那些临时的想法,转化为永久建筑。

    初开始他还有点不适应,不过他在仙界时,也是被人前呼后拥的存在,很快就习以为常了——反正待他离开,这些建筑就会成为那些出力者的资产。

    新挖出的山洞不算大,旁边偶尔还会有人谈论两句阵法,说到精妙处,李永生也要跟他们讨论,所以刻画阵法的速度不算快。

    事实上,李永生这次要架设的阵法,算是他来玄青位面之后,最复杂的阵法,虽然威力不算大,但是其中的精妙程度,是很多高级阵法都不能比拟的。

    所以他一直刻画到晚上,才算堪堪收功,但是其中还有七八处,是他不太满意的,他打算再仔细琢磨一下。

    “李大师,要不先去吃点?”元真人出身发话了,“你中午就没吃饭。”

    其实修为到了这个程度,几顿饭不吃真的无所谓,但是元家做为地主,肯定要有所表示,这是态度问题。

    李永生头也不抬,随口回答,“我不饿,你们饿了的话,就先去吃。”

    你这叫什么话?元真人苦笑一声,抬手招过来一个子弟,“让厨房把饭送过来吧,反正也不远……多送一些,最好弄点酒,这大雨天的,最是喝酒的时候。”

    要知道,这山洞里,可不止他俩,甚至大部分的真人,都在附近,因为山洞较小,有人就在洞口不远处,撑起灵气罩,听他们谈论阵法。

    西疆豪族中,懂得阵法的真的不多,元真人算是个异数,算是西疆一等一的阵法高手了。

    这样的阵法高手,都经常被李永生说得眼冒金光,大家当然猜到了,李大师的阵法造诣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他们是一定要旁听的,只要李永生不出声撵人,就算听不懂,他们也要将这个讨论过程记在心上——大不了回头再找人慢慢分析。

    元家子弟有点犯愁,这里差不多有五十个人,送那么多酒菜过来,也没地儿摆呀,而且虽说院子离这平台不过两三里路,可这是山路。

    他忍不住低声说一句,“外面在下雨,怕饭菜过来凉了。”

    元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不高兴地发话,“叫你送过来,你怎么话那么多?”

    “算了,”李永生正推算到一个紧要处,闻言站起身子来,“一起去吃吧。”

    众人轰然向院子走去,留下七八个司修,小心地将李永生刻画好的阵基收起来,又开始疯狂地扩凿山洞,他们希望能在一个时辰里,将洞扩大两倍并且加固。

    李永生一行人来到院子里,酒菜早已准备好了,众人这次也没有怎么喝酒,小半个时辰就吃饱喝足。

    饮后茶,才说要站起来离开,两名元家子弟走过来,冲着元真人一拱手,“老族长且慢走,我们有事汇报。”

    元真人停下脚步,不耐烦地发话,“就不能等两天吗?快说!”

    “慕容家又派人前来了,”一名元家子弟回答,他一脸的无奈,“说不卖给他们山的话,后果自负。”

    “握草,”元真人的脸黑了下来,“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给我打出去!”

    “哪个慕容?”高家一名真人发话了,这是个中年人,也是中阶化修,是族里派出来,为受伤的高真人护法的。

    按说以现在神鹿山的修者数量,尤其是化修的数量,基本上不需要太担心别人打扰,不过呼延家、高家、云家等,都派了化修前来护法,有的人家派了还不止一个。

    别看这些家族关系很好,但是西北也是很认拳头的地方,该攀比的时候,还是要攀比一下的,证明家族兴旺。

    同时,这几家在近些年,也难得集中聚会一次,还有李大师、北极宫和玄女宫弟子以及辽西公孙家在场,相互结识一下,是很有必要的。

    “不是漠北慕容,”元家子弟恭恭敬敬地回答,“慕容家的旁支,青山慕容。”

    “这么屁大的一个小家族?”高真人发话了——这次是受伤的高真人,他斜睥元真人一眼,“这也太不把元家当回事了吧?他们族里有真人吗?”

    “有一个,五六年前悟真的,”元真人点点头,然后叹一口气,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关键是这家……跟马盟走得比较近。”

    “马盟?”高真人的脸也黑了下来——两个高真人都是如此,“这帮杂碎!”

    其他几名真人,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李永生本来正考虑阵法呢,见到情况有异,忍不住出声发问,“马盟是什么?”

    “是个……比较古老的组织,也比较松散,”元真人苦笑一声,“严格地说,最初是带一点宗教性质的东西。”

    马盟出现的历史,起码有三千年了,当初是因为游牧民族经常遭遇马瘟,部落之间相互交换养马心得,到后来就是尝试联合起来,垄断马匹市场,不允许低价卖马。

    总之,这是个松散的联盟,在本朝立朝之后,就纯粹成为了民间组织,尤其是后来,内廷成立了御马监,将马盟的生意抢去不少。

    马盟受不了御马监的存在,尝试消极抵抗,比如说不卖种、马什么的,还有人私下串联,打算朝廷不识趣的话,就给他们来一记狠的。

    其时正值慜宗时期,看这庙号就知道,天家是个比较喜欢玩小聪明的,因为他聪明,又不太接地气,有些自以为是,后来朝廷被他玩得有点崩坏了。

    但是慜宗在初期,还是很让人惊艳了一把,也推出了几个好政策,泽及后人,后来实在是仗着自家的聪慧,太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出现了各种荒诞的行为。

    慜宗听说御马监被小小的马盟刁难,直接发了大军过去,挨家挨户地谈心,斩首万余人,马盟马上就跪了——我们以后一定配合朝廷。

    后来就是御马监负责军马,马盟负责民用马匹一方面,如果马盟出现了好马,必须卖给御马监。

    简而言之,高端市场是被御马监占了,低端的民用市场,马盟能有一席之地。

    接下来,马盟的存在感越来越差,元家、云家和高家,原本都还算马盟的一员,后来发现民间组织跟朝廷作对,纯粹是作死,所以就退出了。

    但是近二十年来,马盟有死灰复燃的趋势,事实上,御马监就不可能垄断中土国所有的好马,马盟这边若是有意隐瞒,御马监不可能全部发现。

    最近几年,马盟明显地做大了,不听马盟话的人,会遭遇各种麻烦,他们甚至勾结地方官府,对那些“没眼色”的人打击报复。

    还有人说,马盟中几大势力,跟真神教有染,能请出可以比肩真君的存在。

    区区的青山慕容,元家不放在眼里,虽然他们是在场的家族里,势力最小的,但是不算老族长,也有三名真人——其中的大长老,已经是初阶巅峰,目前正在闭关,冲击中阶。

    这样的家族力量,慕容家根本不可能抗衡,他们只有一名才悟真不久的初阶真人。

    但是加上马盟,那就大不相同了,十个元家绑在一起,也未必能抵御住马盟。

    前一阵,慕容家表示,有意买下神鹿山,但是肯付出的价格,不过百两黄金。

    神鹿山有林木,也有矿藏,每年的纯利润,也有四五十两黄金。

    这样的价格来买山,纯粹是打脸——关键是,元家并不是急等钱用,没兴趣卖。

    张木子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地发问,“那么,这慕容家其实就是一把刀,是用来试探元家反应的?”

    “张道友果然聪慧,”元真人苦笑一声,“若没有马盟,我元家只要豁出去,斩杀了慕容家的那名化修,余子何足道?”

    “那就斩杀呗,”杜晶晶冷冷一哼,她刚才喝得有点猛,头脑有点晕乎,“区区一个初阶化修,也敢随便呲牙咧嘴?”

    “马盟不好惹,”没受伤的高真人发话了,“慕容家?癣疥之疾罢了,就连万俟家的准证,也被马盟诛杀了,同时丧命的,还有三个真人。”

    万俟家原本也是西疆的大族,却是坚定地做中土国的敌人,失败之后全族退入新月国,卫国战争时,积极地充当了带路党,财富和势力大增。

    不过万俟家,却是不信真神教的,在新月国也算另类,不成想,被马盟狠狠地打击了。

    (更新到,名次掉到五十三了,谁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