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统筹规划
    “怎么可能呢?”呼延书生笑了起来,“我当时才多大?还不到五十,但是当时不出问题的话,现在……我基本可以考虑证真了。”

    不到五十岁的高阶化修,真是一等一惊才绝艳的人物。

    强如李清明,现在也五十多奔六十了,才是个中阶化修。

    当然,李部长也是蹉跎了十来二十年,拿他做参照物,不是很天道。

    原来只是猜测啊,高真人笑着点点头,“确实……书生你真有这个实力的。”

    他是根据呼延书生往昔的表现评判的,虽然有些奉承,倒也不算吹捧。

    可是这种话,终究是有些空泛了。

    呼延书生和李永生交换一个眼光,都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一丝无奈:他们不懂啊。

    李永生是凭借呼延书生体内的情况,判定出此人的潜力。

    呼延书生当然更清楚,自己是怎么熬过这么多年的。

    他甚至认为,若没有那档子事,自己有九成五的可能性证真,李大师的评判并不准。

    但是诊一诊脉,就能给出一个八成以上的几率这不是想从呼延家得好处的人,那就是真正的行家!

    李大师是那种指望呼延家好处的人吗?不是!

    所以,李大师是真正的行家,不愧是号称看得到本源的人。

    这一刻,那份源自心底的惺惺相惜,别人真的无法理解。

    呼延书生也不理高真人,而是冲着李永生一笑,“能治吗?”

    他虽然自命豁达,但是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免忐忑。

    李永生沉吟半天,方始缓缓发话,“有点麻烦,关键是……保证不了你冲证真的门槛,你的伤比沧海真人重得多,很麻烦的。”

    呼延书生微微一笑,“那你就努力送我到证真的门槛好了,你能做到的,我知道。”

    现在小院里的真人,有十名之多,但是呼延书生一说话,旁人只有闭嘴听的份儿。

    他虽然失踪二十多年了,呼延家也今不如昔了,但是一露面,他依旧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李永生歪着头,想一想之后发话,“不能在这里治,找个安静的地方,而且……我需要阵法材料,能治好你,对我也是一种挑战。”

    “李大师要阵法疗伤了吗?”元真人闻言,简直是欣喜若狂。

    他除了是个伤患,还是一个狂热的阵法爱好者,“再往正西走三百多里,是我元家的一个矿场,还有林场,山高林密,想做什么都方便,杀万把人都不会有人发现……咳咳,就是个比喻,不过杀真神教徒的话,我有遮蔽天机的阵法。”

    从这话就能想像得到,他恨真神教,恨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正西……那岂不是更西了?李永生有点无语,这跟我东南的方向,背道而驰啊。

    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不好表态,就连呼延书生,也是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呼延书生平淡的目光,李永生的心里,反倒生出点不忍来,于是他微微颔首,“既是如此,就叨扰元真人了。”

    “不打紧不打紧,”元真人笑得跟一朵儿花似的,“那咱们中午好好喝一场,明天一大早启程。”

    西疆人好好喝一场,那是真的可怕,从午正时分喝起,直接喝到和临近子夜。

    不过大家都是修者,身体也扛得住,第二天卯初时分,就起身策马,直奔西方而去。

    西疆这里是不缺马的,尤其是这些修者又是地方上一等一的头面人物,根本不缺马匹,还有人想请李永生坐上马车,却被他拒绝了。

    众人策马狂奔,在古道上掀起大片的黄沙,有若千军万马在驰骋。

    偶尔遇到零星的路人,或者十来人的小商队,见到这样的情景,忙不迭地走避。

    大约是酉正时分,众人来到了一座大山的脚下。

    这山跟二郎庙的山,都是大青山支脉的余脉,名唤神鹿山,是元家的产业。

    山上有山泉和一汪小湖,周围林木茂密郁郁葱葱,是西疆比较少见的美景。

    李永生等人昨天喝了一下午酒,这边却是一直在忙,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半山腰里,又多了一处占地近百亩的院子。

    甚至上山的整齐台阶,都是道术修出来的。

    不过这些不是李永生要考虑的,他进了院子之后,就去看元家准备的疗伤场地。

    那是山腰里凹陷进去的一个平台,隐蔽性很好,山下看不到,山上却很能很方便地看下去。

    平台大约有半里方圆,除了七八株几百年老树之外,还丛生着一些矮小的灌木。

    李永生四下看一看,觉得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场地,灵气不算太足,但是风景优美,风水上也没什么忌讳的地方。

    没过多久,载着呼延书生等人的灵舟也到了,还是云家的那一艘,灵舟上还下来了公孙未明。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怎么来了,不是准备去新月国抢劫吗?”

    “十六留在那儿了,”公孙未明满不在乎地回答,十六是公孙家跟他同来的一个初阶化修,“有公孙家人参与就行了,我的责任是护送你,他的任务才是给二郎庙护法。”

    “我哪里需要你护送?”李永生笑一笑,“到了二郎庙,你的护送任务就算完成了,你总不能再护送我去博灵吧?”

    公孙未明翻一个白眼,“我还要护送你去朱雀城呢,真的……三长老就是这么说的。”

    顿了一顿之后,他四下看一眼,悄声发话,“其实要是商量抢劫新月国,这地方更合适,好几个当地豪族啊。”

    “抢劫,那是你们的事儿,别跟我说,”李永生摇摇头,“我要做的就是疗伤治病。”

    “你现在要做的是喝酒,”公孙未明笑了起来,低声发话,“云家来了几个标致的女娘,要灌你酒呢。”

    “谁能灌郎中酒?”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

    不过当天晚上,他还真没少喝酒,各个家族都带了几个标致女子过来,还有大量的酒水,直接在院子里点了一圈篝火,边吃边喝。

    寂静的神鹿山上,猛地多出了百余号人,化修就有十一个,司修四十多个,反倒是没有修为的平常人最少,也就十来个。

    众人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还有美女穿梭其中,给个不知情的人,没准以为土匪窑子。

    吃喝的时候,大家顺便就说起来疗伤了,高真人和元真人好说,都是一两柱香的功夫,就能将邪火驱离,不过去火毒的话,有点麻烦,尤其他们准备的冰系宝物,也是五花八门。

    高真人准备的五百年玄冰,倒还好说一点,不过元真人准备的,竟然是千年雪莲……

    呼延书生准备的,是十万年冰川晶核,年份非常吓人,但是这东西的属性太温缓,虽然去火毒的效果不错,但是驱除教火的火毒,真有点力道不够。

    李永生要考虑,该怎么样才能最大化地利用好这些宝物,他最多也只打算再拿出两滴万载幽水来,再多就不合适了。

    元真人和呼延书生,都没问他还有多少万载幽水,倒是高真人,一直在旁敲侧击,想知道他还有多少存货。

    李永生并不理会高真人的问话,旁人也觉得他有点冒犯李大师,少不得屡次将话题引开。

    如此几次之后,高真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终于不再尝试。

    整个晚上,也就是出了这么一点小不愉快,其他都还好。

    众人休息得也比较早,没有昨天晚上折腾得那么厉害。

    第二天,李永生还是卯正时候就醒了,洗漱之后,跟其他人一起来到疗伤平台,开始考虑阵法的设计。

    此次疗伤的人里,呼延书生是最麻烦的,但是高真人也不轻松,他在回来之后还跟人动过手,火毒因此扩散得比较大。

    元真人的伤情比较简单,但是他的根基不怎么牢,李永生甚至不敢将邪火直接驱出他的身体此人根基比云沧海差多了,云沧海虽然伤得极重,但是根基打得牢,谈笑时声音都很大。

    怎么治疗他们三个,李永生早就有了腹稿,不能像对云沧海那样,简单粗暴地驱除邪火。

    因为有呼延书生这重病号的拖累,李永生起码要在这里待上十天。

    要待这么久,闲着也是闲着,帮那两人好好调理一下,也不至于堕了李大师的名头。

    事实上,他还打算借此打出名声,这样的话,他下一次出手,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中品灵石。

    什么,你没有中品灵石?那么抱歉了,去新月国抢吧。

    就算抢不到新月国多少灵石,能让这帮家伙将灵石撤离边境线,对中土国也是大有帮助。

    这就是李永生的打算。

    他在平台勘测了一阵,就开始使用材料布设阵法,这一次他要布三个阵,区别治疗。

    不过,就在他布阵到辰末的时候,阴霾的天空,竟然下起雨来,下得还不小,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西疆下雨的时候不多,夏天雨多一点,但也是以狂风骤雨居多,这样的天气比较罕见。

    雨不小,风也不小,李永生本来是打算坐到阳伞下,刻画一些阵基,但是雨丝都被吹了过来,他四下看一看,打算找个避风的地方,重新撑起阳伞。

    就在这时,有人从远处跑了过来,“元真人是在这里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