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四方来投
    呼延真人愣了好一阵,才下意识地问一句,“我家主事?”

    “那是,”丁青莲点点头,很干脆地表示,“必须的,咱西北人的事儿,不让东北人掺乎。”

    “想打架是不是?”公孙未明的脸黑了下来,“找个山头做一场?”

    “切,怕你?”丁青莲不屑地冷哼一声,“私人切磋,完事儿就完了……敢不敢?”

    “问我敢不敢?”公孙未明气得笑了,“生死斗吧,你行吗?”

    话赶话,就是没好话,瞬间就飙到生死斗了。

    但是不平真人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于是大声发话,“两位准证,玩笑开一开就行了……李大师出手,手手吉利,你们非要生死斗,岂不是要坏我二郎庙的运道?”

    二郎庙前一阵,是真的不顺,真君的跨境之缘没有结下不说,主持也重伤了,为了防公孙家迁怒,还把医主派了出去,当时庙里真的是一片惨淡。

    可是李永生来了之后,二郎庙是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二郎神眼可以修复,紧接着朱主持有恢复的可能,再接着……连云沧海的老伤,都有治愈的迹象。

    什么叫运道?这就叫运道啊,谁敢胡乱坏别人运道,那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二郎庙的实力不如丁家,也不如公孙家,但是做为一个能立得住的子孙庙,谁敢小看?

    “呵呵,”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轻笑一声。

    “咳咳,”丁青莲干咳两声。

    “我对本源的掌握,你们学不来的,”李永生出声解释了,“不是不肯教,而是我学的不是法门。”

    不是法门?丁青莲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公孙未明也出声发问,“难道是……秘术传承?”

    秘术传承是泛指,但是大抵来说,跟修者转世有点类似,通过意念或者道力传承,甚至有些内容涉及天道规则,都不能写出来。

    李永生笑一笑,“差不多吧,其实……若是能传授的话,我真不怕教给你们。”

    他说的是实话,观风使不能人为地改变位面发展。

    不过别人信他多少,那就是另当别论了。

    三天之后,云沧海身上的凉意开始下降,又过一天之后,不平真人忍不住了,将二郎神眼请了来,给老云真人扫描了一下。

    扫描的结果证明,云真人体内的暗伤极多,情况不是很好,不过不平真人却是一脸的喜气,“伤势确实很严重,但都不算太难治,关键是沧海真人,他已经开始自发地运行灵气了。”

    事实上,有些暗伤治起来,也没有想像的那么轻松,可是无关紧要的伤,治不好也就治不好了,比如说小拇指上的经脉断了,能影响到什么?

    就算一条肩膀运转不灵,也可以当它是被斩断了,有啥呢?老云真人也没有继续晋阶的需求了,能恢复巅峰时期的修为即可。

    再者说,断了膀子的中阶真人,也未必就不能晋阶高阶。

    所以,二郎神眼扫描之后,虽然看到的情况不是很好,不平真人和二庙祝却是齐齐表示,主要经脉能缓缓地、自发地运转灵气,云沧海恢复修为是指日可待。

    公孙未明和丁青莲也认可这个说法。

    当天晚上,小云真人摆酒庆贺,除了在庙里留守的人,大部分人都来吃酒了。

    酒席当中,呼延真人寻个空子,在给李永生敬酒时,低声发话,“这样的病例,我族中还有一个长辈,您那里……还有万载幽水吗?”

    李永生看他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呼延真人,咱不能这样啊,万载幽水有多宝贵,你也看到了的。”

    “我真不是故意的,”呼延真人苦笑一声,将他扯到一边,低声发话,“说实话,族中长辈跟沧海真人一起受的伤……您不会认为,云沧海一个中阶真人,能逼得一个高阶真人自我献祭吧?”

    “我知道,”李永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你第一次说此事的时候,就言明是一个高阶化修受伤,云沧海只是中阶化修。”

    “原来大师您还记得,”呼延真人讪讪一笑,“那最好不过了。”

    “我一点都不觉得好,”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今天一个真人,明天又是一个真人,后天没准又是一个真人,你觉得我的万载幽水很多吗?还是说,这么玩我,你会很开心呢?”

    “这个……”呼延真人干笑一声,“我知道这么做不好,但是涉及家族里一些东西,还请您海涵,费用什么的,我们不会要求减免。”

    “这跟费用无关,”李永生无奈地叹一口气,“要不要减免费用,是我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咱们能好好地说点事,做点事吗?”

    呼延真人又是尴尬地一笑,“这不是……我有苦衷吗?还请您谅解。”

    “合着只有你有苦衷?”李永生脸一沉,越发地不高兴了,“我的苦衷呢,又跟谁说去?你只看到自己的苦衷,考虑不到别人的苦衷……只知有己不知有人,这么做真的好吗?”

    呼延真人默然,半天才叹一口气,“好吧,是我冒昧了。”

    “我明天必然要离开,谁也拦不住,”李永生淡淡地发话,“我也不管你家还有几个真人受了教火,总之呢,若要公道就打个颠倒,你不考虑我的苦衷,我何必考虑你的苦衷?”

    “李大师……”呼延真人急得一抱拳,不住地作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你没有错,”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每个人都习惯先考虑自己的苦衷,你是这样,我也一样……”

    酒席结束的时候,李永生当场表态了,明天一大早动身,“……已经离开很久了,未明准证请我来,该办的事,我也都办了,灵石也没赚到多少,不能再留下去了。”

    小云真人先出口挽留,“没灵石?我有,再住一段时间吧,现在南方正热着呢。”

    李永生坚决推辞,世情就是这样,你若一旦陷进去,就是越陷越深,他只是观风使,要保证自己的中立视角。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洗漱完毕,才一走出雅舍,愣住了,院子外面站着十几号人,其中有一、二、三、四、五……八个化修。

    其中有五个没见过。

    呼延真人走上前,苦笑着一拱手,“李大师,人我都请来了,一共三个……我们也不要万载幽水了,冰水我们自己解决,只要您帮着驱除邪火,一共两块中品灵石,您看成吗?”

    李永生的脸,顿时就皱做了一团,“我说,到底有多少真人去了国战天坑?”

    “一共六个,有两个真人已经……陨落了,”一名白发老者出声了,这是一个中阶化修,“当时国战天坑非常凶险,去的人少了不行。”

    李永生上下打量他一眼,觉得此人的相貌,隐约有点异于国人,“敢问这位真人如何称呼?”

    “我姓元,一元复始的元,你叫我老元好了,”白发老者有板有眼地回答,“当时闯天坑,干碍甚大,大家约好了,谁都不说出去……倒是让李大师为难了。”

    李永生的年纪,其实比这老者大得多了,不过在别人眼里,他还是个小年轻,这么个白发老人,称呼他为李大师,他也不好生受了。

    所以他虽然还是有点烦,但是只能笑着表示,“姓元,是云家的元,还是拓跋家的?”

    元姓的来源比较复杂,归化国族里的元姓,分为两支。

    “拓跋元氏,”白发老者竖起一个大拇指,“李大师果然博闻强记。”

    李永生四下扫一眼,“几位来得有点晚了,我今天要动身,不过这个事情也怪不得我……”

    “我们知道,”白发老者笑着点点头,“东南五十里,有个小镇,我们在那里摆了酒水,还望李大师歇脚。”

    对于李永生的愤怒,这些人里,也有相当数量的人不开心,不说别的,只从年齿上讲,你一个小年轻,跟我们这帮能做你爷爷辈甚至祖爷爷辈的人摆谱,合适吗?

    尊老爱幼,这是中土国的传统道德标准。

    就是这个白发的元真人,脾气从来不错,所以他被选出来,负责跟李永生沟通。

    李永生一听,觉得这倒也行,不管怎么说,他今天是一定要离开二郎庙,谁拦也没用。

    哪怕是只离开五十里,这也是个态度问题。

    他启程很坚定,二郎庙的人排出阵仗,送了十里出来,感激他为庙里做的一切若不是庙中还有重宝、主持需要护法,直接送出五十里都正常。

    行到二十里的时候,小云真人也告辞了,他还要看护他的父亲。

    五十里很快就到了,那里有个镇子,李永生他们来的时候,曾经路过,却是因为赶路的缘故,没有停下来。

    镇子在周遭很有名,至于说为什么有名?听镇子名就知道了,甜水镇!

    甜水镇不算大,也就一条三里的街道,两边各是一个小村落,各有房屋两三百间,远处的山上还挖得有一排排窑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