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上杆子的不是买卖
    小云真人听说不治也晚了,顿时傻眼了,“不平医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还用问吗?”丁青莲没好气地发话,“治疗沧海真人,最难的就是驱邪火、去火毒,邪火驱除了,用万载幽水冰攻火,不平真人亲自下了安魂针……你父亲已经好了一多半!”

    好了一多半是夸张,但是可以说,最难的部分已经基本解决,剩下的就是自己调养了,比如说经脉需要贯通,需要滋养,再凝练一下受损的神魂。~中文~小说。.

    后面这些,是水磨的功夫,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最难,就是丁青莲说的三样不算安魂针的话,其实就是那两样,驱邪火、攻火毒。

    解决了这两样,换个懂行的人,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实在是云家在医治伤病上,没什么造诣,才会说出“不治了”的话。

    小云真人继续傻眼,然后又扭头去看云沧海,发现父亲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好半天之后,他才看向呼延真人,不可置信地发问,“这就算……治好了?”

    “大概……是好了,”呼延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再静养几年,就应该没问题了。”

    他是隐世家族出身,有完整的知识传承,再加上丁青莲的解说,得出这个判断并不难,不过这样的结果,还是令他有点瞠目结舌这样就好了?

    二十多年教火的折磨,两炷香的工夫里,就这么简单粗暴地……治好了?

    若是真要花了一块中品灵石来治疗,恐怕会气得吐血吧?

    当然,他心里其实也明白,时间虽然短,但是不管那两滴万载幽水,还是驱除邪火离体的法门,都是极为珍贵和罕见的,有灵石也买不到。

    否则的话,云沧海不会苦熬这二十多年了。

    但是……怎么就真么轻易地治好了呢?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他在这里发呆,小云真人却是个粗线条,侧头看向李永生,呲牙一笑,伸出了手,“令牌!”

    别误会,不是他看到了仙使令牌,而是他手上握着一块巴掌大的令牌,非金非石,看起来古朴厚重,上面刻画着一只白色的牛。

    这牛……好肥!李永生的第一感觉,居然是这个,可惜在玄青位面,没有芝麻酱,

    “这是我云家的家族令,”小云真人呲牙一笑,“送给李大师你了,你在西疆需要帮助的话,把这块令牌挂在腰上就行。”

    李永生还在犹豫,收下好,还是不收呢?

    “李大师还是收下吧,”不平真人出声发话,“云家的令牌,可是比一块中品灵石珍贵,而且这是人家主动送出来的,你若不收,他最少要砍掉自己送令牌的手,或者……挖去双眼。”

    李永生一侧头,愕然发问,“有没有搞错?”

    “真没有错,”不平真人认真地点点头,“他们认为你是值得信赖的朋友,你的拒绝是对他的侮辱,他只能以鲜血来洗刷耻辱,砍手挖眼都是小事,自杀的都有。”

    遇上一般人,就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这番好意了,但是李永生不是一般人。

    他对云家的印象不错,云沧海是条汉子,性情也爽朗,而国族和归化国族,在他眼里没有什么分明的界限只要你认可自己的国族身份,用心融入这个族群,那就是国族。

    但是这样强行交朋友的行为,他还是很不爽,我给你免费治疗,是看在你斩杀了真神教高阶化修的份上,并不是说要图你什么。

    你以为我值得信赖,这很好,但是强行送令牌,算怎么回事?你觉得我值得结交,我就一定要顺着你来,否则你就自残?你凭什么要强迫我的意愿?

    李永生没生云家的气,但是他认为,这个习俗不好。

    交朋友是双方自愿的事,生意场上有句话,上杆子的不是买卖。

    他犹豫一下,侧头看向不平道人,“我可以把令牌转送给他吗?此次事情,其实是你们得了二郎庙的机缘。”

    小云真人闻言就是一愣,转送我云家的令牌……尼玛,有种你再说一遍?

    可是转念一想,此番老父亲能得到医治,还确实是二郎庙的因果,他不能否认这一点。

    不过他就是不想占李永生的便宜,很固执地坚持,“那我再送二郎庙别的东西。”

    “我是不太认可你云家这种交朋友的方式,”李永生只能实话实说了,“朋友贵在知心,有没有令牌,很重要吗?你强行塞一块令牌给我,想必是怕子孙后代不认账,这太拘泥于形式了,没意思,不是交友之道……交友之道在于,合则来,不合则去,强求无益。”

    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小云真人眨巴一下眼睛,就愣在了那里。

    丁青莲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暗暗点头:这小家伙不但很坦诚,也不是一般的强势。

    在西疆大地,有这样交朋友习惯的人,还真不是少数这杯酒我敬你,干了就是兄弟,以后打架叫上我,绝对不会拉稀摆带,你要不干的话,就是看不起我,咱俩现在做一场!

    没办法,民风就是如此,非常简单粗暴。

    但是李永生偏偏不入乡随俗,因为他认为,你没资格给我划规矩!

    当然,这样的人也不止李永生一个,但是很多人不喜欢这种交往方式,是认为粗俗,认为对方强势,心里不舒服,而李永生的认识是:我是强者,你弱者跟我提规矩……没道理!

    丁青莲认为,李永生绝对不是出于心里不平衡那样的话,他不会提出转送令牌。

    有一种傲气,是发自内心的,一般人想学都学不来。

    小云真人愣了好一阵,才微微颔首,“我这人也不会说话,不过呢,你先带个十来八年,然后转送给二郎庙好了……我没面子倒是小事,关键是我云家占你便宜太大了。”

    这话我爱听,李永生笑着点点头,收下了这块令牌,“那行,我也能跟别人夸耀一下。”

    小云真人见他收下令牌,脸色就好了很多,“李大师,我父亲这样……还得多久?”

    “这我可估不准,”李永生闻言就笑,“很多东西是一直在变化的,不是一成不变,少则七八天,多的话,不会超过一个月。”

    “那他……”小云真人犹豫一下,再次发问,“那他体内的火毒,两滴万载幽水够不够?”

    “应该是只多不少,”李永生轻描淡写地回答。

    “只多不少?”小云真人的嘴角又抽动一下,“多了……也不好吧?”

    “这个无所谓,”旁边有人出声了,不是别人,正是很少发话的呼延真人,“金火主破坏,水木主生机,水多一点好,对重塑经脉帮助很大,至于万载幽水的寒气……慢慢驱除即可。”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将云家父子安顿住了。

    接下来,云沧海就要被万载幽水慢慢攻克火毒了,大家呆着也没意思,小云真人留下照看父亲,还召了二十余名司修来看护。

    李永生等人回到雅舍,其他人也跟了过来,不平道人先行出声发问,“李大师,我们可以用二郎神眼看一下沧海真人的情况吗?”

    此前二郎神眼一直是处于损耗状态,二郎庙不敢随意地用,现在有了修复的可能,而且一直在温养,遇到这种难得的病例,医主大人就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之心了。

    “这个当然……你可以自己把握,”李永生笑一笑,“你若是不放心,我再待五天,五天之后,说什么也要走了。”

    公孙未明挑衅地看他一眼,“我们正琢磨去新月国走一趟呢,你真没胆子去?”

    你这个二货!李永生很无语地叹一口气,“我有没有胆子,你说了不算。”

    “我们主要是怕被染上教火,”公孙未明根本不计较他说话的语气,“若是你去的话,这点担心就不算什么了,要不,你把驱除邪火的方式,传授一下?”

    丁青莲闻言,重重地点点头,“这个可以有。”

    对于火毒之类的,大家考虑得不是很多,能及时驱除邪火的话,不会有多少火毒,也就未必用得到万载幽水这种顶尖的冰系宝物。

    只要火毒残留的时间不长,换个冰系物品,照样能驱除,大不了就是多用一点。

    “这个不能有,”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其实他自己驱除邪火的水平都很一般。

    云沧海体内的邪火,是请神术降下来的,若是修者自身修出的教火,那就属于本位面该有的东西,仙使令牌不顶用治疗起来,比请神术的教火难多了。

    但是这细节,他还不便说,只能笑着表示,“涉及到本源了,你们一时半会儿学不会。”

    丁青莲闻言,眼睛顿时一亮,“我们可以慢慢学,也可以出费用,只要李大师肯教。”

    对于本源的识别、掌握和运用,在哪一个大势力里面,都是属于不传之秘。

    大家现在要去新月国抢劫,李大师本身是赞成的,只是不便参与,那么借机讨要点好处,真的不算过分我们都要去玩命了,自保之术,教两招呗。

    李永生看他一眼,“我没听说你丁家也要去新月国啊。”

    “跟新月国打仗,丁家随时待命,”丁青莲笑嘻嘻地回答,“就是有点担心邪火……呼延,我同意你家主事。”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