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一章 跑马的汉子
    众人扭头一看,却是丁青莲在笑眯眯地鼓掌,“为了共御外敌,你两位一个要给,一个不收,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丁家有幸见证了。”

    “辽西公孙也有幸见证了,”公孙未明喊了起来,顿一顿又补充一句,“还撮合了!”

    这货也真是要强,什么都要计较一番。

    云沧海见状,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看向李永生,“李大师,啥时候能开始治疗?”

    “下午吧,”李永生点点头,“我回复一点灵气,你记得不要吃饭,准备一点辟谷丹。”

    说完之后,他起身离开了。

    云沧海疑惑地侧头看一眼公孙未明,“不要吃饭我懂,但是准备辟谷丹,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要拿阵法治疗我?”

    云家和呼延家交称莫逆,李永生正在用阵法修复二郎神眼的事情,他也听说了??。

    公孙未明当然不知道答案,但是他肯定不会这么说,他干笑一声,“李大师之能,非你能想得到的,阵法治疗对他来说……那就不叫个事儿。”

    公孙未明的回答有点二,不过云沧海之所以问公孙未明,而不问丁青莲,一来是因为,李永生是公孙家请来的,应该更清楚其根底,二来就是,云家和丁家,其实关系很扯淡。

    随便想一想就能知道,丁家是强势的隐世家族,而云家是世俗界的一方王侯,这涉及到了生存空间的问题,存在必然的利益冲突。

    哪怕是云家归化之后,丁家是国族,也是朝廷用来震慑归化国族的一手牌。

    两家一直是有合作也有冲突,关系真正的改善,还是到了卫国战争期间。

    比如说现在,丁青莲就似笑非笑地发话,“沧海真人能力拼真神教高阶真人,还逼得他献祭自身,这份战力……真是令我钦佩啊。”

    “我云家的镇族之宝狼王山,也毁在那一场战斗中了,”云沧海面现惆怅,轻叹一声,“唉,连修复的可能都没有了。”

    没有人发现,小云真人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父亲你说什么啊,狼王山不是好好的吗?

    “那是很可惜,”丁青莲点点头,一脸的肃穆,“但是你能全身而退,已经很值得庆幸了……真的,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

    “我也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高阶化修,这话也不是我说的,”云沧海皱着眉头回答,“或许……是李大师分析错了?”

    “开什么玩笑,”公孙未明闻言不干了,他现在是李永生的脑残粉,又关系到自家的面子,他大声发话,“永生怎么可能会错?他说了,那个是受了重伤的高阶化修。”

    丁青莲笑着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他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刺激云沧海,这一点,连杜晶晶都看出来了,她低声问张木子,“云家和丁家的关系……似乎不怎么样?”

    张木子沉吟一下,方始低声回答,“也许吧,丁家一直在跟异族战斗,跟云家的恩怨,也上千年了。”

    当天未正时分,李永生将云沧海请到了一处小院里。

    丁青莲、公孙未明、杜晶晶、张木子、小云真人和呼延真人,齐齐地都赶了过来,就连三庙祝不平真人,也跟了过来,要看李永生出手医治。

    李永生先让云沧海脱光上身衣服,盘坐在一个大号的石墩上。

    然后,他摸出一个灰蒙蒙的手套,戴在自己的左手上,“一开始的治疗,可能比较痛苦,沧海真人你若是想喊叫,就使劲喊好了,无所谓的。”

    云沧海直接先喊了起来,“慢着,李大师,二郎神眼呢?”

    他没看到二郎神眼,医主不平真人倒是来了,但是……说好的神眼辅助治疗呢?

    “咦?”李永生奇怪了,“我说此番治疗,会用到神眼了吗?”。

    “哦,那是我多想了,”云沧海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但还是粗枝大叶地发话,“我这人从来不怕疼,可以大声唱歌吧?”

    “唱歌当然可以,”李永生笑了起来,“别太难听就行……有些人唱歌,我想杀人的。”

    “你不会想杀我的,”云沧海信心满满地回答,“想当年,我也是这千里方圆的歌霸,多少妹子听了我的歌,就想跟我,嘿嘿……咝。”

    他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李永生戴了手套的左手,已经正正地印到了他的前胸上。

    正是在那个受到教火攻击的部位云家人管这叫邪火。

    云沧海先是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双眼就向外鼓,然后两腮抖动了起来那是在紧咬牙关。

    下一刻,他的脸就涨得通红,紧接着,那通红的脸就变成了紫红,整个身子也抖了起来。

    此时他终于知道,李永生为什么不让他中午吃饭了,这种痛苦,足以令大小便失禁啊。

    当黄豆大小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地发话,“我要,要唱……唱歌了。”

    “唱吧,”李永生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发话,“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确实有点佩服这家伙,下界之人,能挺到这会儿,不容易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今天拿出来的那个灰扑扑的手套,只是一个道具,是遮掩众人的查看,真正起作用的,是手套里装着的仙使令牌。

    观风使在玄青位面,不知道有多少任了,虽然大多数人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在场的都来自于大势力,尤其是四大宫的两女,不可能不知道仙使令牌,所以他只能遮掩一下。

    仙使令牌在他掌心处,隔着手套,就印到了云沧海的胸前。

    旁人看不到,但是他心里最清楚了,仙使令牌在驱逐请神术降下来的真神教火。

    因为仙使令牌的属性,他才说出,请神术的教火最容易治疗从上界请下来的火,跟这个位面的火,有本源上的不同。

    不过从规则上讲,李永生想要驱逐这样的火,也不是很轻松的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土国不认香火成神道,新月国却是认的,不管是香火还是信仰,新月国的疆域里,支持偶像崇拜,

    新月国支持的偶像,中土国可以不认,但是整个玄青位面好吧,不是整个位面,起码在新月国那一块,是被认可的。

    真神教在中土国降下神术,中土国能不买账,还可以让他们遭受气运反噬,令他们不敢随便降下神术,但是仙使令牌的驱逐能力,来自于位面的排斥。

    李永生身居中土国,拿的也是仙界的仙使令牌,有主场之利,可是指望能像威胁朱雀一样,威胁真神教,那却是不能。

    所以驱逐教火,不能一蹴而就起码也要花一炷香的功夫。

    但是真神教火在云沧海的体内,已经存在了二十多年。

    这期间,不但是他的、血液、经脉和骨骼上,被沾染了教火,甚至他的识海内,也被教火侵袭了进去。

    所以,云沧海就悲剧了,虽然仙使令牌对真神教的邪火,驱逐得比较慢,但是驱逐时使用的力量,是位面排斥之力,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干扰和抵抗的。

    这种痛苦,搁给真君来,也只能跪了,位面排斥之力,那是天道之力。

    云沧海马上就大声地唱了起来,“跑马的汉子威武雄壮,啊啊啊啊啊啊……嗷儿~”

    他吼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声震四野,嗓子里都飚出血了,紧接着,就很干脆地晕过去了。

    小云真人早有准备,知道父亲要遭受巨大痛苦,见状直接伸手,将他扶住。

    “别直接用手碰他,除非你也想受到教火侵袭,”李永生眼睛微眯,及时出声发话,“垫一些防具在手上。”

    小云真人反应很快,马上祭出了一根索子,将云沧海缚住,还操控着索子,不令他倒下,自己则是在储物袋里一阵翻腾,找出了一副黑色的手套戴上。

    然后,他才又出手扶住父亲,接着看一眼李永生手上的灰色手套,粗声粗气地发话,“李大师,你就不能提前告知一下吗?你自家有准备,却不跟我们说。”

    李永生叹口气,“我这不是没想到吗?沧海真人竟然被邪火烧到了识海,这几十年的老伤,也真是难为他了。”

    “啊?”小云真人闻言大惊,“居然被烧到了识海?”

    其他人闻言,面色也是微微一变邪火入识海,不治就很快会挂掉的。

    不平真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出声发问了,“李大师,你现在是……帮沧海真人驱逐识海内的邪火吗?”。

    “不可能吧?”丁青莲下意识地发话,“那得什么样的修为才能做到?”

    这话说出,连公孙未明都不敢反驳,驱逐识海里的邪火,那不但需要技巧,也需要强大的修为,真君都未必全能做到。

    “嗯,”李永生轻哼一声,“这是深入灵魂的疼痛,否则以沧海真人的硬气,怎么可能疼得晕过去?”

    小云真人一听这话,舒服多了,但是丁青莲越发地不解了。

    他一脸的惊骇,“可是这样的驱逐……李大师,我不是笑话你修为低微,实在是,你怎么做到的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第五百二十一章跑马的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