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二十章 陈年恩怨
    对李永生来说,这个问题很关键,但并不是教火难治,而是关系到他要不要治这个人。

    这个伤势,实在有点蹊跷。

    云沧海愣了一愣,才又一笑,“我就是野敌,跟对方干了一架,过程很久远了,战斗的时候也很冲动,细节记不清了,对方手持弯刀,一刀斩了过来,我挡住了,但是刀上一团火,正打到我身上。”

    然后他扯开衣衫,露出胸口,上面是足有海碗大小的烧伤,瘢痕凹凸不平,委实可怖,他苦笑一声,“关键是那火,还往身体里面蹿,太可怕了。”

    伤口确实很可怕,但是这样的伤势,李永生也见得多了,他不动声色地继续发问,“战斗发生在……哪里?”

    云沧海愕然地看着他,“这个很重要吗?我不是很方便说啊。”

    要不说这人开朗爽快,果然是如此,他不想说什么,就直接告诉你了。

    “这个真的很重要,”李永生点点头,“我要搞明白,这是他体内自带的教火,还是请神术降下来的……这两者的区别,还是有一些的。”

    “有区别吗?”云沧海越发地愕然了,“都是真神教的教火。”

    “当然有区别,”李永生淡淡地回答,“真神教初阶、= .中阶和高阶真人的教火,尚且有差别,更别说请神术直接降下来的了。”

    云沧海眨巴一下眼睛,“请神术降下来的教火,最难对付,是不是?”

    “是我在问你,”李永生呲牙一笑,“对我来说,请神术降下来的教火,最好对付,面对我这个医生,你隐瞒这些,有意思吗?”

    云沧海沉默半天,方始回答,“战斗地点是在国内,应该不是请神术降下来的。”

    李永生刚才问战斗地点,其实就关系到了教火的性质。

    关于这个,也算是修者的常识,当然,这涉及到了力量和修行体系中的一系列因素,太低阶的修者可能不会知道,高阶修者却都清楚。

    “不是请神术降下的吗?”李永生不说话了,眯着眼睛再次诊起脉来。

    约莫半柱香之后,他又一伸手,将云沧海的另一只手也抓过来诊脉。

    又诊了半柱香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直视着云沧海,“你在说谎,这是请神术降下来的。”

    “李大师你这怎么说话呢?”云沧海不高兴了,脸一沉,“我只是说,战斗在国内,猜测不是请神术降下来的教火,又没有说绝对不是请神术。”

    “战斗在国内……”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能伤了你这中阶化修的请神术,二十年前,还是在中土国内,具体战斗地点在哪里?”

    旁人听得也不说话了,这逻辑不对啊,二十多年前的中土国虽然贫瘠,可是对上新月国心气儿十足,真神教谁敢用请神术伤了中土化修?

    云沧海愣了一愣,然后才苦笑一声,“看来我不跟你说清楚,你要问个没完了,不过我想先问一句……能治吗?”

    “当然能治,”李永生点点头,然后脸一沉,“但是撇开问诊不提,我还有官身在身,你若不能仔细回答,我是不会出手的,我不可能救治一个对中土国有潜在威胁的人。”

    “李大师,”云沧海的儿子急了,“我云家跟真神教仇深似海,西疆哪个不知?真的是请神术伤的我父亲吗?”

    李永生也不回答,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云沧海。

    “好吧,”云沧海苦笑一声,“在国战天坑里,我遇到了对方,那里气机混乱,遮蔽气息很正常,我们当时为了一个储物袋,打了起来,后来对方……自我献祭了。”

    一听说自我献祭,众人顿时明白,云沧海刚才确实撒谎了,这是实实在在的请神术。

    不过想一想双方战斗的地方,大家也能理解,云真人为何要说谎了。

    那是国战天坑啊,传说中里面宝物极多。

    云沧海遇到了真神教的人,逼得对方自我献祭了,他居然还活了下来,这就是说,双方争抢的东西,最后是被他得到了,并且带走的。

    这种事儿谁敢乱说?到时候别伤势没处理好,反倒招来恶人。

    “握草,”云沧海的儿子骂出了脏话,眼睛也红了,“这种事情,父亲您连我也瞒着?”

    “尼玛,那储物袋里就是一些粮草,”云沧海提起此事,神情也有点古怪,“可就是那些粮草,帮了咱云家的大忙……那时闯天坑,粮草和兵器,都要全部上交!”

    天坑四周,有朝廷的官员管理,探险者在天坑有所收获的话,肯定要上缴费用的,根据收获的不同,缴纳一成到五成不等。

    像兵器这些,朝廷肯定会收走,不想被收走的话,只能小心翼翼地走私了。

    事实上,只要收获极大,一般人都会选择偷逃税款,这种当然就不能声张。

    不过云沧海还有一层顾忌,那就是他抢到的粮草,在当时是比兵器还要敏感的战略物资。

    当时的中土国,物资匮乏到了极点,伊万国、迈瑞肯等国还对中土禁运。

    尤为糟糕的是,卫国战争后期,新月国发现可能会输,在中土国内疯狂地破坏气运,施放诅咒,以达到破坏中土国战争潜力的目的。

    后来中土人打过边境,被多国干预,不得不收兵之后,也是有样学样,中土国遭遇的苦难,新月国一样经历了一遍。

    总之,这就导致在卫国战争胜利之后,中土国很多地方,根本是种啥啥不长,只能是通过种种手段,慢慢养护气运。

    抢来的战利品并不多,战后基本上谁都吃不饱饭,吃人、饿死人的事件时有发生。

    西疆被占领最久,破坏也最彻底,倒是还能放牧,但是哪一天来了瘟疫,你也别抱怨。

    云沧海弄到了装有粮草的储物袋,那真是救命的东西,云家本身人就不少,人面又广,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照顾。

    但是这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要命的东西,别看云沧海是中阶化修,在国家机器的面前,那屁都不是。

    这秘密他一藏就是这么些年,直到今天方才吐口。

    若不是李永生逼得太紧,他现在都不想说,他说是抢了一储物袋粮草,别人也得信不是?

    丁青莲闻言笑了起来,“原来云家探天坑,路子是你踩出来的?”

    “哪里有……”云沧海才想否认,但是转念一想,面前都是够分量的势力,只能爽朗地一笑,“其实我去探天坑,也全是被逼得,家里人都快饿死了,这狗娘养的新月国。”

    “这样的话,倒是能够解释得通了,”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说这请神术怎么不伦不类的……原来是他在重伤之后,把自己献祭了。”

    云沧海骇然地看着他,“您……李大师您还看得出他受了重伤?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公孙未明接话了,他得意洋洋地发话,“李大师辨别气息和本源的能力,真君之下无人能及!”

    云沧海笑了起来,“他又不是你公孙家的人,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这种时候,他居然有心情开玩笑,可见人豁达不豁达,主要还是跟性情有关。

    公孙未明下巴一扬,“这是我公孙家请来的,老云你看我不顺眼,也可以请一个来啊。”

    老云性情豁达,但是小云有点忍不住了,“李大师,您刚才好像说,请神术降下的邪火……更容易医治一点,是这样吧?”

    “是这样,”李永生点点头,“但是这种老伤,治好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有温养妙药的话,他也只能止步于中阶化修了。”

    “能治好就足够了啊,”云沧海大声地笑了起来,“我这起码还有六七十年好活,再推一推家里后辈,享受一下人生,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小云真人走上前,再次捧出玉盒,“这是诊金,您先收下。”

    “不用了,”李永生很随意地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能逼得真神教高阶真人自我献祭,沧海真人这个朋友……我交了。”

    听他说话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真君呢,对上中阶化修都是一副“跟你交朋友,是给你面子”的感觉。

    可是旁人听得都生不起气来,李大师虽然年轻,修为也不高,但他是医生,还是很牛气的医生,所以人家就有资格这么说话。

    倒是云沧海闻言,瞪他一眼,“小毛孩子,我差这点灵石吗?你既然看重我老云,我还就一定要给了,加倍给!”

    你叫我小毛孩子?李永生的头上冒出了黑线,“你要是给灵石,我就不治了!”

    云沧海先是一愣,然后干笑一声,“你看,李大师啊,你还年轻,不要这么气盛,这中品灵石真是好东西啊,用一块少一块,我怎么好占你便宜呢?”

    “传出去坏你的行情不说,我云家丢不起那人不是?”

    李永生哼一声,“我看你顺眼,就不想收你的灵石,你应该知道……神医都是很任性的!”

    云沧海还待说什么,旁边响起了掌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