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归化国族
    这种场面,令丁祥云异常尴尬,动手不合适,不动手也不合适。

    最后他一跺脚,愤然离去,“小子,你会付出代价的。”

    李永生根本不理他,而是看向呼延真人,“你若需要医器或者医人,不是不能商量,不过我要中品灵石。”

    “中品灵石,”呼延真人听得一呲牙,为难地表示,“我呼延家底蕴不够,真没这东西。”

    “新月国有,”公孙未明兴致勃勃地发话,“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新月国抢灵石?”

    新月国有……你这不是废话吗?呼延真人很无语地翻一翻眼皮,“那边弄灵石,确实比较容易,但是我还真不知道,哪里能抢到中品灵石。”

    公孙未明冲朱尔寰一扬下巴,“老朱,跟他解释一下。”

    朱主持少不得将自己所知,又说一遍,而且他强调,这个事情其实是很隐秘的,他也是去年年初的时候,接到了一位朋友的求助,说是受了诅咒,希望二郎庙能帮忙医治。

    那人是中阶化修,发誓皈依真神教,得到了几块中品灵石,灵石到手之后,他直接反悔了。

    此人敢这么做,是因为他懂得应对神罚,布下了多种手段,甚至连真名报的都是假的。

    他本来以为受不到多大的影响,结果对方的惩罚还是影响到了他,他每天要发狂六个时辰。

    朱主持赶去的时候,此人已经疯狂到杀害了自己的族人和妻子。

    朱尔寰虽然不是战斗型修者,但是修为在那里摆着,在对方发狂的时候,使了手段,控制了对方。

    二郎庙对神罚也有研究,朱主持琢磨了好久之后发现,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名中阶化修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杀。

    临死之前,他将因果告知了朱主持,并且还送了他一块用了一半的中阶灵石。

    朱尔寰也没说出此人是谁,但是他郑重其事地表示,“这个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是他绝对不会骗我,我只说一点,与其指望骗灵石,真的不如去强抢。”

    呼延真人沉默半天,才看向李永生,“高阶化修,经脉寸断……二十年了,能治否?”

    朱主持讶然发话,“你呼延家还有高阶化修?”

    “您这话说得,”呼延真人很无语地看他一眼,“我家不能有个把供奉吗?”

    其实每一个隐世家族,顶级的战力都是谜团,有些家族会夸大其词,但是那样很容易露馅,更多的时候,大家会选择藏拙。

    当然,丁家顶级的战力,十有八九是真的,两个真君,大家都见过,不可能少了,至于说有没有第三个真有三个真君的话,丁家早就傲气冲天了。

    “不能,”李永生很干脆地摇摇头,想一想之后,他又补充一句,“火属性损伤的话,可以尝试治一下。”

    二十年的经脉寸断,搁在仙界也是令人头疼的事,这一位面又没有什么好的天才地宝,不过想到永馨的万载幽水,火属性的伤害,还真的可以尝试一下。

    “还就是火属性!”呼延真人一蹦老高,欣喜地发话,“真的能治吗?”

    “可以尝试一下,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得见到人才行,”李永生肯定不可能说死,“你先考虑灵石的问题吧。”

    呼延真人看一眼公孙未明,一脸决然地发话,“啥时候去新月国?”

    “这个问题,咱们要合计一下,”公孙未明眼珠转一转,笑着发话,“你能找到几个化修?要战斗力特别强的那种。”

    呼延真人转动着眼珠,盘算了半天之后,才出声发话,“不少于二十五个。”

    “握草,”公孙未明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我说的是有战斗力的化修,你确定没听错?”

    “呼延家有这样的实力,”朱主持在一边发话了,“他们是归化国族,朋友很多的。”

    归化国族跟回归国族不一样,不是传统血脉的国族,多是胡畏族这样的异族,归附了中土国,对中土国的文化和修行表示了认可。

    西疆这一块土地上,归化国族不少,很多人是真心实意地归化,不像胡畏族,表面上归化了,暗地里还是在心仪真神教。

    事实上,有不少归化国族,比中土人还痛恨真神教。

    呼延家能组建隐世家族,那是完全认可了中土,否则的话,他们根本没有组建隐世家族的功法灵修的法门,和香火成神根本不是一回事。

    公孙未明就非常清楚呼延家的根脚,闻言轻笑一声,“呼延家才是西疆真正的土著,一直在跟真神教打对台,以前你们信奉的是白牛神教吧?”

    白牛神是个中型神,在两千年之前就灭亡了。

    “神不可信,”呼延真人淡淡地回答,“人,还是要信自己的好,现在我呼延家,敬畏的是天道。”

    敬畏天道,正是中土国的理念,不管是灵修还是运修,都敬畏大道,区别只是在于,一个信气运天道,一个信无上大道。

    真神教是一神教,那帮家伙信的是天上地下,真神独尊。

    经公孙未明这么一说,李永生也想起来了,呼延家在西疆,其实拥有不小的影响力,中土国的人认可,归化国族也认可,以前实力尚可的时候,算是西疆的一面旗帜。

    不过呼延家人,实在是太遭真神教记恨了从中土灵修到白牛神教,仇恨太久远了。

    他们被有针对性地持续打击了数百年,其间起码陨落了五名真君。

    但是保护呼延家的势力也不少,所以他们现在只是失去了秘境,潜势力不可小觑。

    公孙未明呲牙一笑,“既然是这样,咱们就要好好谋划一下了,给真神教长点记性。”

    呼延真人点点头,“没错,这是必须的,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主事人是谁?”

    “当然是我了,”公孙未明讶然地看着他,“你呼延家不会想主事吧?”

    “为什么不能是呼延家呢?”呼延真人淡淡地看着他,“你能找来多少化修?”

    别看他仅仅是初阶化修,以前也表现得很低调,跟丁祥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丁真人做主,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平淡的语气背后,是满满的自信。

    然而,公孙未明不会被对方吓住,他很直接地表示,“我公孙家可以保证,请到的都是一等一的战修,顶尖战力绝对比你邀请的要多。”

    “未明准证你这么说,那就没意思了,扯皮有什么意思?”呼延真人的称呼虽然恭敬,说话却是没多少客气,不过这话确实没错,靠嘴皮子争战力强弱,只会陷入扯皮中。

    然后,他反证自己的能力,“你公孙家,肯定不如呼延家熟悉西疆。”

    公孙未明还是不肯放弃,“不熟悉西北,这个确实是我家的软肋,但那是向导或者谋士的事,主事者需要的是坚毅果敢,陷入困境中,还要有超强的实力,带领大家突围。”

    呼延真人也被他烦到不行,索性直接发话,“你们只是想夺取灵石。”

    公孙未明眼皮子一翻,“这不是废话吗?你呼延家莫非不是为了灵石?”

    “我们还有仇恨,”呼延真人淡淡地回答,“西疆这里,跟新月国有仇的多了,你公孙家在东北,没有死拼的动力……而且一旦事不谐,你们退回东北即可,我们还要面对真神教的报复。”

    “谁说东北没有真神教?”公孙未明一指李永生,“不信你问他,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呼延真人侧过头来,嘴里还不服气地表示,“个把教徒,算得了什么?”

    李永生听到他俩的争执,却是眉头一扬,“坏了,原来真神教,已经从西北和东北,对中土国形成了夹击之势!”

    呼延真人的嘴巴,愕然地张开,眼中也满是震惊,“夹击……不会吧?”

    无非是争夺一个主事人,还是一个仅仅存在于口头上的计划,你公孙家用得着这么拼吗?

    公孙未明闻言,确实也骇然了,“夹击……卧了个槽,还真有这个可能。”

    一直以来,东北边陲面临的是以国家为主体的威胁,伊万人的信仰很驳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全部以伊万人的身份,进攻中土。

    就像中土国抵挡伊万人,也绝对不仅仅是官府的军队一般,四大宫、子孙庙以及隐世家族,都会出力。

    正是因为如此,公孙家出现了一个认知盲区:真神教托尼莫教之名,在东北发展信众,只是想多搜集点信仰毕竟不假托尼莫教的话,真神教在中土就发展不了几个信众。

    当然,这已经是很严重的事儿了,公孙家甚至还自曝家丑,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可是现在听李永生这么一说,两边真神教徒相互配合的话,中土国的形势,岂不是岌岌可危了?

    此前大家都没想到这一点,倒不是说就是智商欠费,根本原因在于,大家都是在野之人,遇到事情,很少站到庙堂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朝廷不会发现不了这个情况。

    公孙未明也被这个消息打击到了,最终叹一口气,“算了,谁主事……这都可以商量,关键是,必须煞一煞新月国的气势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