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欲加之罪
    对公孙未明的提问,朱尔寰淡淡地回答,“真神教要这些东西用处不大,对某些灵修而言,绝对的力量才是他们的追求,所以真神教才会拿出来吸引高手。”

    “切,”公孙未明不屑地哼一声,然后眼珠一转,“能不能假装投靠,骗取灵石?”

    “当然……可以,”朱尔寰给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答案,“不过他们只会给下品灵石,除非你向他们的真神献上重誓,否则只能偶尔得到一块下品灵石。”

    公孙未明愣了一愣,然后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好手段,阳谋啊这是。”

    因为卫国战争的缘故,新月国向中土国渗透,肯定会遭到中土人的抵触,那场战争打得实在是太惨了。

    但是先小恩小惠勾引中土国修者,也对其不做限制的话,肯定还是有人会动心的。

    就连公孙未明听到这消息,也忍不住生出去骗几块灵石的想法。

    但是能骗到的,无非就是下品灵石,还是时有时无,时间久了,修者的心里肯定会生出更多的——这时候,中品灵石的诱惑,就体现出来了。

    可以确定的是,大部分的中土修者,还是有家国情怀的,但是盲目痴迷力量的修者,也不在少数——人一旦堕落了,下滑的速度会非常快。

    公孙未明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属于那种明知道有问题,却又没有什么好手段应对的法子——没错,这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你中土国不爽?不爽那又如何,有本事你拦着修者,别投靠我们啊。

    不过,朝安局和军情司的人,想必也有类似吸引对方修者的手段吧?

    公孙未明想通了这一点,于是就侧头看向李永生,“有没有兴趣,去抢他们一把?”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颓然摇摇头,“可惜了。”

    他心里是真的感觉遗憾,若没有观风使的身份的话,他不介意去新月国里折腾一下,但是既然身为观风使,他不能做出影响本位面发展的重大事情。

    越境跑到新月国抢劫,绝对不是他应该做的。

    “有什么可惜的?你不去,那就在这边接应好了,”公孙未明却是兴致勃勃,那可是中品灵石啊,抢到一块,都能顶得上一百多块下品灵石了。

    他甚至瞬间就找到了借口,义正言辞地发话,“我非常怀疑,三长老证真时遇袭,就是真神教干的,越境了解一下实情,这也不为过吧?”

    这厮在京城里,听了那么久的广播电台,也掌握了一些无耻的真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想去抢,我也不能拦着,”李永生微微一笑。“公孙家若有道器需要修复,也可以找我来,不过,我会要求用灵石结算……尤其是中品灵石。”

    “那我丁家求你出手,也要用中品灵石了?”丁祥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能修复真器吗?”

    李永生看他一眼,淡淡地一笑,“抱歉,我不接丁家的活儿,拿绿色灵石来也不接。”

    赤橙黄绿青蓝紫,绿色灵石在本位面,已经是属于极品灵石了,注意了,不是上品灵石,而是极品灵石,在仙界都属于能用来流通和结算的硬通货了。

    丁祥云本来是兴致勃勃地赶回来的,他将此地的情况报回了族里,结果直接惊动了刚出关的太上长老——这是丁家的真君。

    太上长老直接表示:没错,那个二郎神眼,真的就是受损的,二郎庙上上一任主持还找过我,要我介绍两个制器高手,帮着修复呢。

    修复好的二郎神眼,不但能测试身体状况,也能在治疗中起到辅助作用,这一点不假。

    太上长老表示,当年我都没找到人修复这东西,现在有人做到了,此人,咱丁家要不惜一切代价留住——族中受损的两件准真器,一件传承真器,还不知道该找谁来修呢。

    上报此事的丁祥云,合当受到族中重奖。

    丁祥云闻言暗喜不已,他甚至听得出来族长的恼怒。

    此番他前来二郎庙护法,其实是个很无聊的族中任务,又有一些凶险——毕竟一个准证被人偷袭了,所以没人愿意来,他是被硬性指定来的。

    结果他此来,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直接撞上了大奖。

    族中的规矩严,他必须将过程汇报明白,其中细节证明,换谁来都是一样,难怪族长郁闷。

    本来他是喜气洋洋赶来的,闻言顿时脸色一变,“李大师,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不顺眼,”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不管是医人,还是医器,别人家,我收中品灵石,你陇右丁家嘛……呵呵,给灵石也不治。”

    “嗯?”丁祥云眼睛一眯,脸色也黑到不能再黑,“你是在挑衅我隐世家族吗?”

    这话说出来,不光是李永生不答应,连公孙未明都受不了,“嘿,我倒是奇怪了,好像只有你是隐世家族似的。”

    丁祥云看公孙未明一眼,然后冷冷一笑,“我丁家太上长老很关注此事。”

    这话听起来很普通,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丁家的太上,是实打实的真君。

    那么他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我丁家有真君,你公孙家没真君,就别瞎了,成吗?

    公孙未明气得直接一蹦老高,“小兔崽子,你找揍吗?我不欺负你,来,你丁家放出个高阶化修来,咱比划比划……你家太上长老厉害,当初何必跟我公孙家求还魂草?”

    丁家的太上证真的时候,公孙家也出过一点力,提供了一味草药,隐世家族之间,有一定程度的资源共享——都是到达了这个层面的,是一个圈子里的。

    当然,这样的人情,不足以令公孙不器去丁家证真,事实上,他的证真,会改变隐世家族的部分格局,公孙家防丁家还来不及呢。

    但是眼下说起来,那也是人情——当初公孙家知道丁家有人求证真,并没有要求回报,就是提供了一株还魂草,人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可是这样的人情,拿出来说事,只要丁家的太上还肯要脸,就断断不能计较。

    就在此刻,呼延真人也一脸喜气地回来了,听到话题谈及真君,脸色也微微一变。

    “说那些,就没意思了,丁家也不是不认账,”丁祥云一脸的铁青,“我无意冒犯公孙家,嗯,还有呼延家……但是我家太上长老,希望李大师能帮个顺手的小忙。”

    “不帮又如何?”张木子的脸色,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莫非只是你丁家有真君?来,冒犯的话,我还就说了……真君出来大欺小啊。”

    “我玄女宫也有真君呢,”杜晶晶呲牙一笑,然后抬头向天,高声发话,“丁经主也是我景仰的,倒是要见识一下,真君会不会大欺小。”

    空中没有任何的反应,也许……丁家的真君看不上这点小场面?

    良久,呼延真人发话了,“这是……大家在请真君?”

    “倒也不是,”公孙未明呲牙一笑,“真君看顾的事情比较多,如何能随便请?不过是丁家有真君,未免看不上咱们这些没有真君的小家族。”

    公孙家的彪悍,那真不是白给的,你丁家有真君又如何?我还真就不吃你这一套!

    敢行非常事者,必然有非常的底蕴,公孙家不愿意招惹真君,但是也真不怕,历代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多了,起码保护秘境,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事实上公孙家一直在自责,若是前一阵公孙不器证真的时候,带上个重量级的宝物,偷袭公孙不器的势力,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不过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大部分是用来拼命的,唯一一件保护性质的宝物,实在不宜离开公孙家的秘境,那些拼命的东西,固然能重创对手,可也会影响公孙不器的证真。

    总之,过去的事情不提了,现在谁家敢仗着有真君,对公孙家呲牙咧嘴,公孙家绝对不会买账——我家没真君,也不是好惹的。

    就算丁家有两名真君,也不可能攻破公孙家的秘境,到时候公孙家强行出手,重创一名真君的话,丁家起码几十年缓不过来劲儿。

    丁祥云气得脸色发白,却是不能计较,他冲着李永生冷笑一声,“你是一定不打算给我丁家面子了?”

    李永生不屑地看他一眼,“面子是人给的,却是自己丢的,丁青瑶还等着我回去,帮她一些忙呢……同是陇右丁家,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我陇右丁家该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丁祥云咬牙切齿地回答,然后又瞥一眼公孙未明,“未明准证,你是一定要阻止我擒此人回去了吗?”

    “切,”张木子和杜晶晶不屑地一哼,合着你眼里只有公孙未明吗?

    公孙未明却是笑了起来,“祥云真人……丁祥云,我其实是在保护你,不知道你信也不信?李大师手上,折了两位数的真人,有种你就对他动粗试一试?”

    丁祥云这才想起来,丁朝晖可不就是栽在此人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