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暴露了
    二庙祝是真的不敢有任何表情,师尊可已经是高阶化修了。

    他随便装出一个表情简单,但是万一弄巧成拙,就不美了。

    “那可是麻烦他了,”朱主持叹口气,想一想之后,又出声发话,“多休养几日也是无妨。”

    他才想着体谅对方一下,结果第二天一觉睡起来,感觉身体又好了不少,然后他认真感受一下,果不其然又在睡梦中,被人针灸了。

    更令他郁闷的是,神庭显然又被人封镇了。

    这尼玛还没完了?

    朱主持心里很不平衡,你敝帚自珍,我能理解,但是你哪怕是趁我醒着的时候,直接表明封镇的意思,我也能接受,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地封镇,这算怎么回事?

    不过三个徒儿都没表示出异议,想必……另有说法?

    朱主持本有心请来李永生,一来表示感谢,二来也说一说这个事情。

    但是对方趁人沉睡的时候封镇,显然是不欲声张此事,他贸贸然点明的话,也不是做人的样子,本来是个好事,反倒弄得不好了。

    与此同时,李永生在跟三庙祝交谈,“你好好看我的针法,我最多再行一次针,就要离开了,你若还是掌握不到精髓的话,你师父就只能慢慢将养,或者随我南下了……嗯,还得带上二郎神眼。”

    “我哪里能掌握了精髓?”不平真人愁眉苦脸地回答,“李大师你只管留下,南方有什么事情,我二郎庙倾尽全力,也要帮你办了。”

    是永馨希望我早点回去啊,李永生颇有点无奈,“我在朱雀城小有基业,博灵郡也即将受到三湘乱局的影响,我的道友还在那边,你懂的……”

    道友本来只是个称呼,是个中性词,就像地球上的“小姐”一样,但是非常不幸的是,现在的中土国,道友前面没有冠以姓或者名的话,这二字也就代表了其他含义。

    三湘乱局?不平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你还真是管得多啊。

    不过涉及伴侣的事情,他倒是能理解,谁都年轻过,他想一想之后发话,“我二郎庙可以派出最少一名化修和十名司修,帮你前往南方办事,也愿意为李大师支付诊金……不拘多少。”

    此前李永生的费用,都是算在公孙家的头上,现在人家要离开了,公孙家不可能拦得住,那他也只能拿出空白支票来说吧,你打算在上面填多少?

    “你这人,”李永生气得笑了,“这真不是诊金的问题,你觉得我差钱吗?”

    在写出《拯救战兵雷锋》之前,你是差钱的!不平真人非常确定这一点,因为他已经打听到了太多关于李永生的事情。

    不过自写出那个话本之后,李永生奇迹一般地崛起了,不但修为蹭蹭地往上涨,钱也越来越多当然,麻烦也越来越多。

    但是他不可能跟李永生顶牛,只能苦笑一声,“咱慢慢聊,万事都好商量,实在不行,我再央个化修去南方,你看可好?”

    对现在的二郎庙来说,请化修去南方,根本不可能使用庙里的力量,只能去找护法,所以说用“央”这个字,一点都不过分,本来就是央求嘛。

    李永生听到这话,也是无奈地一叹,“好吧,先看第三次治疗的情况吧。”

    若是你能学会手法,那是最好不过的。

    第三次治疗,依旧是不平真人出手,用封镇针,将沉睡的朱主持的神庭封镇了起来。

    李永生依旧施施然地行针,为了让不平真人看得真切一点,他刻意放慢了一点速度。

    然而,大家的没注意到的是,在为朱主持翻身,给背部扎针的时候,李永生施针的手,在空中微微顿了一顿。

    第三次扎针,依旧很顺利,朱尔寰的情况,在进一步好转。

    甚至他在行针之后,过了一炷香时间,就醒了过来。

    对不平真人来说,今天是个非常难熬的日子,因为他尚未学到李永生行针的精髓他真的是很努力地在学了。

    紧接着,令他更难熬的事情发生了,朱主持着人将他唤了过去。

    师父的第一句话,就令他心肝儿乱颤。

    朱真人躺在病榻上,微笑着发话,“我以为是李永生封镇我的,没想是你,我的得意弟子啊……封镇师父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好?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没有,”不平真人吓得直接就跪了,真的跪在地上了,“师尊对我们有大恩,何来大仇?”

    朱真人微笑着发话,“你们小的时候,我管得太严了呢。”

    “小孩子不懂,就该教育的嘛,”不平真人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出手封镇您,实在是……想必您也知道了,我们在用神眼为您疗伤,怕您不同意。”

    朱尔寰嘿然不语,他这次是装睡,同时还准备了防封镇的手段,想要一解心中困惑。

    他没想到的是,封镇自己的,竟然是自己得意的三弟子,用的是二郎庙的封镇手法,如此一来,他逃避封镇真的不要太轻松。

    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二郎神眼竟然被这几个混蛋拿来治病。

    若不是他心里的好奇太多,恐怕当场就要坐起来了。

    然后他就感受到了李永生针法的神奇,竟然能将他伤口处的混乱灵气化解。

    到了后来,他有个微小的反应,然后他就发现,李永生已经知道自己醒了。

    但是这种事,不能当场戳穿,两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将此次治疗完成了。

    就算心里再恼火,朱尔寰也不得不承认,李永生的针灸手段,真的是神乎其神,而且……根本不是什么狗屁九凤齐鸣针法!

    人家就是随意扎的针,简单直接,手法也没什么稀奇之处。

    然而就是这样的针法,却正正地对应他体内的灵气变化。

    所以他有点明白,为何三弟子会用“几近于道”四个字来形容他身为当事人,更能感受到这手段的神奇。

    治疗结束之后,他强压心中的怒火,硬生生又挺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假装苏醒过来,然后就马上将三弟子叫了过来。

    朱尔寰本身是比较古板的,他也知道,自己若是清醒的,肯定会阻止三个徒儿动用神眼来救自己,但是同时,他也能体会到徒弟们的苦心。

    当然,他依旧比较恼怒,“你知道不知道,神眼是不能随便用的?”

    “知道,”不平真人恭恭敬敬地点头,“但是……李永生会温养神眼。”

    “知道你还……神马?”朱尔寰大惊失色,一挺腰,竟然硬生生地从榻上坐了起来,“你说什么?”

    他一直以为,李永生要弟子祭使神眼,是为了看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好准确地行针,却没想到,人家的行止,还有别的深意。

    “他确实懂得温养神眼,二师兄可以作证,”不平真人赶忙将事情经过解释一遍。

    朱主持听完之后,久久没有说话。

    好久,他才慢慢地理出了头绪,“祭使神眼……难道是要化解神眼反噬之力?”

    “是的,”不平真人重重地点头,“他对神眼的温养阵法,也是针对性的……”

    朱主持又愣了好一阵,才叹口气,“果然是……神乎其技啊。”

    针对性地修复准真器,这里面的难度,没谁能比他更清楚身为主持,他也曾经尝试过找人修复神眼,不过,真的是无能无力。

    “不行,我要去温养之处看一看,”朱尔寰是个果断的人,此前他可以伪装被封镇,还坚持下来了整个治疗过程,跟李永生心照不宣。

    但是涉及镇庙之宝的温养,他就再也装不下去了,必须要到现场看一看。

    小道童们抬着他,在不平真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石窟旁。

    呼延真人和丁祥云正坐在不远处喝茶,见到他来了,一时间有点尴尬,只能笑着点一点头。

    倒是朱尔寰,不愧是一家子孙庙的主持,他冲着两人点点头,笑着发话,“两位护法,这些日子以来辛苦了。”

    见到呼延真人怪怪地看着自己,丁祥云有点头大,心说这朱主持,真不是我招来的。

    所以他笑着回答,“三个庙祝,也是为了主持的身体着想,你不要怪他们。”

    朱尔寰已然知道,这俩护法其实还是不明真相的,于是笑着点点头,“怪是不会怪的,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苦头还是要让他们吃点的。”

    “师父……你来了?”二庙祝从石窟里冲了出来,一脸的震惊。

    朱主持脸一绷,冷冷地发话,“是啊,李大师的九凤齐鸣针法,果真是神妙无双,徒儿你的胆子之大,也是很令师父吃惊啊。”

    “这这……这不关我的事儿,是大师兄建议的,”二庙祝吓得噗通就跪倒在地,犹豫一下之后,他又硬着头皮回答,“好吧,是我们三个人都同意的。”

    朱尔寰迟疑一下,才叹口气,“好吧,带为师进去看看……两位护法,还请在外看护。”

    呼延真人和丁祥云交换个眼神,心里都是重重地一叹:连朱主持都来了,现在,就剩下咱俩,是不明真相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