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几近于道
    李永生喊停的原因,其实主要是因为,二郎神扛不下去了。

    经过三天的温养,神眼恢复了一点威能,但是再这么折腾下去,神眼很可能重返以前的状态,这可不好。

    一旦恢复以前的状态,再次温养,难度会变得更大,这个东西有点像电池的记忆效应。

    否则的话,这个针灸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朱主持虽然伤重,那也是准证,身体绝对吃得消的,倒是一直针灸的李永生,可能会先扛不住。

    针灸也是个体力活,尤其还需要对灵气的运行做出预判。

    三庙祝将师尊送回静室,悄悄地将封镇针取了下来。

    然后,二庙祝捧着玉盒,继续温养二郎神眼去了。

    不平真人则是扯着李永生,直接跪了下去,“李大师,收我做你的医术弟子吧。”

    子孙庙是非常讲究师徒传承的,但是他们并不排斥就某一个专门的行业,拜相应的师父。

    不平真人就是这样,他本是二郎庙的人,还是三庙祝,但是二郎庙虽然以医术出名,最终还是以独门修行手段为主。

    他若是敢拜其他修行流派的人为师,绝对要受到来自二郎庙的惩罚,但是医术却是例外。

    《※长《※风《※文《︽t李永生手上用力,死死地拽住了对方,不令他跪下。

    理论上讲,他是拉不住不平真人的,毕竟一个是初阶司修,一个初阶化修。

    但是撇开李永生是个变态不提,不平真人也不敢真的用力,那样的话,就不够恭敬了,而且他现在体内的灵气,也匮乏得很。

    “好了,”李永生苦笑着发话,“不平真人,你好歹也是二郎庙堂堂的医主,拜我为师,岂不是要将我凌驾在二郎庙医主之上?我实在愧不敢当。”

    他对自己的医术心知肚明,就是个半吊子水平,偶尔出出手还行,但是真要讲述医理,或者说像普通郎中一般,坐馆救治病人,绝对会闹出一些常识性的笑话。

    当然,他也不能说自己医术不行,一来有点没面子,二来就是:所谓的大道至简,其实是没有错的,只不过他对这个位面的医疗传承不太熟悉。

    他的价值,体现在对本源的了解上,而不是传授符合本位面认知的医理。

    但是不平真人不吃他这一套,他很固执地表示,“血雾先后,达者为师,我拜你为师,也是增益二郎庙的底蕴,旁人又能说些什么?”

    “好了,”旁边的张木子看不下去了,出声发话,“李大师是有根脚的,不平真人,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

    开什么玩笑?若李永生是瘸真君看好的接班人的话,你二郎庙的庙祝拜了他为师,岂不是要凭空生出点事端来?

    不平真人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甘。

    “根脚是根脚,我只学医术,想必是无妨,医者之间,原本就该多沟通,而且我看李大师不但会医人,还会医器,没准还会医国,所以医人之术的传承,未必就是他的根脚。”

    不得不说,他的眼光是非常毒辣的。

    李永生是肯定不会收他为徒的,所以闻言也是淡淡的一笑,“我年纪尚轻,若是此刻就收徒,岂不是应了医者不自医的说法?须知自大也是一种病。”

    他如此说,就连不平真人也没话了,良久才叹口气,失魂落魄地发话,“唉,如此精妙的医术,如此精妙的针术,几近于道啊……”

    李永生笑一笑,“道可道,非常道,我施针时你可以细细观看,至于能看出多少,那就看你的机缘了。”

    他这话看似没多大让步,其实已经很难得了,针灸之术不怎么怕别人旁观,但是同时还有二郎神眼辅助的话,也能看清楚很多机理了。

    半个时辰之后,二郎庙主持朱尔寰幽幽醒转,“奇怪,居然有些饿了……咦,你们这是给我吃了什么?怎么感觉伤势好了不少?”

    看护他的正是二庙祝没办法,别的小道童根本没胆子在主持前面撒谎。

    他笑着回答,“就是您见到的那个李永生,他用九凤齐鸣针法,在您身上行针来的。”

    撒谎不能满嘴跑火车,真假相伴才是王道,他甚至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真的好处很大吗?”

    “嗯,”朱尔寰微微点头,他虽然重伤,但终究是高阶化修,医术也极为高超,稍微体察一下,就知道自己被针扎过,而且不是二郎庙手笔。

    又内察了一下,他颇有点惊讶,低声喃喃自语,“奇怪,九凤齐鸣针法,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然后他一摸自己的额头,才又苦笑一声,“这李大师,是不是有点小家子气了?居然还封镇了我的神庭……怪不得我醒不来。”

    医者中有大公无私之辈,也有敝帚自珍之流,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其实敝帚自珍未必全是坏事,所传非人的话才更糟糕。

    “嗯,”二庙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心说您能这么想就最好了,省得我再编谎话骗您。

    朱尔寰的精气神,明显地好了一些,他用了点灵谷之后,猛地突发奇想,“这针术的奥妙,还果真神奇,你能不能跟他说一声,下一次不要封镇我?”

    “这个嘛,”二庙祝面现难色,才要拒绝。

    猛然间,他又听师父说道,“这样也不好,要不下一次让不平来封镇我,用封镇针使醒神针法……我不偷他的艺,就是单纯的好奇。”

    二庙祝默然,半天才幽幽地叹口气,“李大师……非常小肚鸡肠,只怕他不喜,而且,万一被他看出醒神针法,咱们该如何自处?”

    此刻,石窟外的李永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喷嚏。

    朱尔寰愣了半天,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二郎神眼第二次温养的时候,众人的关注就少了许多,大部分人已经能猜出,李永生大概是对神眼临时做出了什么改动,让它能在短时间内,发挥出救治朱主持的作用。

    还没有人异想天开到去猜测,他可以修复二郎神眼事实上,知道神眼受创的人都没几个。

    不过不管怎么说,终究涉及到镇庙之宝,关注少了,戒备却少不了。

    呼延真人和丁祥云做为护法,还是要随时准备战斗的。

    不过现在的二郎庙,警戒已经放出了三十里,百里之内眼线无数很多人都是普通的黎庶,平日里受过二郎庙的救治,就成为了二郎庙的信众。

    普通人的力量虽然小,但是无处不在,这样一张天罗地网的覆盖下,很难有大股势力悄然进入。

    去了好奇心之后,两名护法还是比较放松的,丁祥云虽然还是看李永生不顺眼,但是不平真人都要跪求拜师了,他当然也不会再贬低其医术了那是自取其辱。

    少不得,他就要跟呼延真人感叹一下,“这李永生的手段,也真的邪门了,不知道将二郎神眼改成什么了,你说要是不平真人不弄昏朱主持的话,朱主持见了,会不会气死?”

    不是这样吧?呼延真人闻言吓了一大跳,怪怪地看着他,“你不会是想告诉朱主持吧?”

    说实话,丁祥云还真有这么个念头,不过想一想之后,他还是颓然摇摇头,“算了,如果这种改动,真的能救治老朱的话,我捅出去,岂不是白白得罪了三个庙祝?”

    在第二次温养的三天里,朱真人情况,确实有了明显的好转,他清醒的时间,都大为延长,而不是需要通过睡觉,来弥补精神的不济。

    这种现象很常见,因为这是首次治疗,朱真人的身体太糟糕了,所以第一次的效果奇佳,以后的治疗效果,就会慢慢减弱。

    等到他开始康复时,这治疗效果会极大地降低,成为水磨功夫到那时,有没有神眼帮助,意义都不是特别大了。

    当然,在这三天里,对朱主持的常规治疗手段,依旧在继续进行着。

    朱真人也发现了自身情况的明显好转,而二庙祝和三庙祝不可能时时陪着他,所以他尝试问一下道童们,“那李永生的针法……你们有什么感觉?”

    道童们的感觉?那就是被吓坏了三个庙祝不许我们跟您说啊。

    他们不敢说,又不敢骗老主持,只能含糊其辞地回答,“我们不太懂,不过医主说了……李大师的医术,几近于道!”

    “几近于道?”朱主持又被吓了一大跳,他当然知道这样的评价有多高,“不可能吧?只是九凤齐鸣针法而已……他真是这么说的?”

    真是有点不服气啊,他知道九凤齐鸣的针法牛,桂一男死后就成为绝响了,但那也仅仅是绝顶针法而已,说什么几近于道,一套针法还真不够格。

    尤为令他郁闷的是,三徒儿可是还没这么评论过自己这个师父!

    道童心里忐忑,却是不敢回话,他们位置低下,不管是主持还是三个庙祝,都是他们惹不起的。

    朱主持等了两天,不见李永生来行针,少不得又将二徒弟喊来,“针灸不是应该持之以恒的吗?李大师这两天怎么不来行针?”

    二庙祝叹口气,面无表情地回答,“他说行针一次,很伤元气,要休养几天。”

    (定时发布,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