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二章 事急从权
    接下来,除了大庙祝离开了石窟,一群人在石窟,整整等了三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

    外面关注此事的丁祥云,急得坐卧不安,就连一直沉默寡言的呼延真人,眉眼间也多了一丝躁动里面隐约有灵气波动,不知道在做什么?

    待到二庙祝捧出玉盒的时候,就是傻子也猜到了,那些人一定是对二郎神眼这镇庙之宝,做了点什么。

    然而,这令他俩越发地好奇起来了,三个庙祝,怎么就有胆子,对这宝物动手脚?

    当然,出手的肯定是李永生,这根本是不需要猜的,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会更想不通:这师兄弟三人,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竟然就相信了这个年轻得令人发指的家伙?

    然后他俩就接到了二郎庙的邀请:请他们在医治朱主持的时候,帮忙护法。

    虽然之前被排除在外,两名护法却也顾不上多计较,他们更想知道:李永生拿出了什么样的治疗手段,二郎神眼在其中又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二郎神眼被请到了朱真人静室的外面,然后主持就在沉睡中,被人抬了出来。

    紧接着,却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在众目睽睽之下,三庙祝不平真人直接出手,用封镇针封了朱尔寰£t的神庭祖窍。

    呼延真人见状,忍不住问一句,“不平道友,你这是……要干什么?”

    不平真人轻描淡写地回答,“要用神眼救治师尊了,万一他中途醒转拒绝治疗,反倒不美……这主意是我们师兄弟三人拿的,回头他责罚,我们也认了。”

    呼延真人和丁祥云闻言,默默地点头,三庙祝此举,是对师尊的大不敬,朱尔寰若是知道此事,废除其修为赶出子孙庙都是正常的。

    但是没办法,朱真人若是真的醒来,确实有可能暴怒,并且拒绝继续治疗,三个弟子为了救治师尊,也只能事急从权了。

    在注重长幼尊卑的社会里,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接下来,二庙祝开启了防御阵,两名护法也开始戒备,事实上,就连杜晶晶和张木子,都掣出了兵器,防备可能出现的突然偷袭。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二庙祝出手,再次祭起了二郎神眼。

    才一发动,他就忍不住惊呼一声,“果真……是不一样了,咳咳。”

    做为三个弟子里唯一祭使过二郎神眼的人,二庙祝也是唯一有资格做出判断的。

    此前那次祭使,他已经感受到了宝物的神妙,只不过那次害怕损伤宝物,他没有祭使多长时间,就以灵气不济为由停了下来。

    这一次,他是确确实实地感到了,此番祭使,比上次要轻松一些,似乎也圆转了一些……

    总之,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说不出来,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二郎神眼确实在发生着变化。

    朱真人躺在榻上,整个身体都被神眼发出的白光笼罩着。

    李永生则是手持针匣,来到了榻前,手起针落,开始为朱主持针灸。

    二郎庙的针灸是秘术,但是眼下这种时候,还只能由他来针灸,因为他要行的针,二郎庙的人根本不会下。

    没错,这就是他治疗朱主持的手段,借用二郎神眼的道器之力,修补受损的躯体。

    其实这个原理是很简单的,朱真人遭遇的反噬,是来自于道器之力,而他体内也残存了这种能量,聚积在经脉断裂之处,以及各个受损的部位。

    还有一些道器之力,在体内游走着,这股力量跟体内的灵气不尽相同,两者不能相融。

    而李永生的做法就是,等二郎神眼祭起来之后,利用这温润的道器之力,将朱真人体内的狂暴的能量抚平,然后再通过针灸的刺激,将这些能量,吸收转化为增益人体的能量。

    也就是说,将坏事变成好事,为恶的东西,变成了臂助。

    这道理,三个庙祝一听就懂,也认为具备这样的可能,但是真要动手,就连医主不平真人也表示:这手段我是真的不会,还是李大师你来吧。

    这样的针灸,考的不仅仅是手法,更考校眼力。

    二庙祝稳稳地祭使着二郎神眼,其他人则是一边戒备着,一边看着李永生施针

    这些人中,感觉最震撼的,当属不平真人,他的医术在二郎庙里,是仅次于主持的存在。

    在二郎神眼的白芒笼罩之下,朱尔寰体内的情况,也隐约显现了出来。

    不平真人没有祭使过二郎神眼,但是对神眼的探查,如何做出相应的判断,他已经琢磨过很多次了。

    所以对于朱主持体内情况的变化,以及李永生的行针水平,他看得比较清楚。

    看了好一阵之后,他忍不住轻喟一声,“心随意动、圆转自如,手法却又不拘一格,李大师的针术,真的可谓是中土国当之无愧的第一!”

    此前在京城,他曾听汤姓的女司修言,说李永生的针灸独步天下,他当时甚至没兴趣质疑针灸的流派多了去啦,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要说药炙行针,二郎庙也能争一争第一。

    但是现在看李永生行针,随意得很,部位随便扎,先后也没什么顺序,都是信手拈来,直刺捻刺震颤,也是相互掺杂,没有一定之规。

    他扎得随意,使用得都是一些简单手法,却又极其有效地修复着朱主持的伤处。

    这样的手段,令不平真人叹为观止:所谓的大道至简,不外如是!

    他身为二郎庙医主,最是明白针灸的本源,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针灸从来就不该有一定之规!

    人们总结出的各种针灸手段,那都是符合医理,大范围内适用,但是具体到每个单独的个体身上,并不一定是最合适的选择。

    用地球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何况是人?

    哪怕是七曜天衍、九凤齐鸣这样的顶尖针法,阐述的也是一种医理,好的郎中,会根据受术者的不同,稍微做出调整。

    而李永生的针法,就是真真正正的因人施术,还能根据伤者的反应,及时做出调整。

    事实上,不平真人的评价,也不能说不对,李永生的医术一般,针灸水平也就是那么回事,可是他现在的行针方式直指本源不好看,但是最有效。

    丁祥云一直在小心戒备着,同时也在注意李永生的行针,以他那点可怜的医术水平,根本看不出哪里精妙了说良心话,他都看不懂二郎神眼下的朱真人的身体状况。

    一般人感冒发烧跑肚拉稀,自己会去药店买点药,但是指望他们看得懂核磁共振的片子,那是做梦。

    闻言,他忍不住又出声了,“不平真人,我怎么看他是乱扎的?”

    “你不懂,”不平真人心不在焉地回答,他的心思,全在欣赏李永生行针的手法上。

    好久之后,他才又说一句,“这是我这辈子看到的、最接近于道的针灸手法!”

    几近于道!这是无上的褒奖,就像简单神医的方子一般,简单,但是直指本源。

    丁祥云听到这话,顿时不言语了,心里却还忍不住嘀咕一句:尼玛,有本事你以医证道!

    不平真人根本顾不上理他,他如痴如醉地看着,深深地沉迷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庙祝的声音响起,“老三快点,我要顶不住了。”

    不平真人不敢怠慢,运转灵气准备接手。

    然而这一运转灵气,他才骇然地发话,自己的灵气已经去了三成,“我看得这么用心?”

    原来他在看李永生行针的过程中,脑瓜在不住地转动着,看到后来,忍不住运转灵气,模仿着李永生的施针此处原来该如此,不过……我若是他,下一针该怎么用?

    不知不觉间,堂堂的初阶化修,竟然已经用掉了三成灵气。

    “喂喂,三师弟,”二庙祝忍不住出声提示,“你祭使神眼的时候,千万不敢再分心了。”

    不平真人猛然警醒,当然也知道分寸,于是强令自己耷拉下眼皮,不再看李永生行针。

    祭使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他发问了,“这针灸还得有多久?”

    “差不多还要再有三个时辰,”李永生头也不抬地回答。

    “我最多能再坚持半个时辰,”三庙祝哀嚎一声。

    “轮着来吧,”公孙未明出声宽慰他,“实在不行,我可以给你输入灵气。”

    二郎神眼需要二郎庙独特的手法,才能祭起来,现场能祭使的化修,不过是两个人,而祭使这玩意儿,又需要大量的灵气。

    那么旁人帮忙输入灵气,也是不得已的选择,靠着自身恢复灵气,实在是太慢了。

    当然,使用药物或者灵石迅速恢复灵气,也是可以的,不过那是拼命的手段,容易伤根本。

    帮一个准证梳理伤势,需要多少灵气?

    答案是很恐怖的,二庙祝和三庙祝各自服用了一次回气丸,公孙未明的灵气消耗了大半,就连丁祥云也耗去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灵气。

    继续消耗下去的话,大家就都受不了啦,毕竟还得有人护法。

    还好,在行针五个时辰之后,李永生喊停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