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一十章 神眼的问题
    二庙祝果然是不想动手祭使,一个劲儿地推脱,直到公孙未明不耐烦地催促,他才犹豫再三,祭起了镇庙之宝。%中文%小说

    二郎神眼虚浮在空中,黑色的珠子上,射出一道雾状的白芒,正正地笼罩住了一名中阶司修这位是二郎庙的战修。

    战修的身体被白光笼罩着,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身上的经脉、祖窍、血管和骨骼,也隐约可察,密密麻麻的纹路交织在一起,有点看光片的感觉。

    白芒持续了七八息的时间,二庙祝就看向了李永生,“够不够?我的灵气损耗得很快。”

    “呵呵,”李永生意味不明地笑两声,然后点点头,“可以了,找个地方说两句?”

    二庙祝将二郎神眼收了起来,小心谨慎地放进玉盒里,四下看一看,又捧着玉盒往远处走了七八步,点点头,“就这儿说吧,也都不是外人。”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紧接着,他就将灵气罩撑起来隔绝声音,看着对方。

    李永生面容一整,正色发话,“你们这个二郎神眼……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吗?”

    二庙祝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看着他,脸色慢慢地沉了下来,“李大师此话何意?”

    “我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吧?”李永生不解地看着他,“这个镇庙之宝……似乎有了损耗。”

    他想一想,选择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比喻,“就像储物袋用得久了,会有损耗一样。”

    二庙祝的脸色,逐渐地缓和了起来,他左右看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发话,“这个……怎么说呢?按理说,我是不该让你知道的。”

    李永生并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二庙祝本来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可是看到李大师这架势,大概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想一想前后的因果,他发现自己不说也不行了。

    于是他叹口气,“此事我也知道得不多,听师父说起过一次,二郎神眼是受过损伤,否则的话威力会更大,上上一代主持曾经尝试修复,不过……未果。”

    正是因为如此,二庙祝才那么不情愿祭使镇庙之宝,物件使用本来就存在损耗,而这二郎神眼本身又受损,若不是师父伤重,他才不会答应李永生的要求。

    至于他刚才为什么会沉下脸来,原因也很简单,他觉得自家的东西受损,除了子孙庙里的人,外人就不可能知道除非是损坏二郎神眼的始作俑者。

    就连他这个二庙祝,对此都不是很知情,一听李永生说,二郎神眼不该是这个样子,他下意识地就想到不好的地方了。

    直到听李永生拿储物袋做例子,他才知道,自己是误会对方了。

    真的误会李永生了?也不尽然,观风使已经看出来了,那二郎神眼是有问题的,但是他总不能说,你家的镇庙之宝,是个破损的残次品。

    以他的眼光,不难看出来,宝物上的符箓阵法已经受损,大致是因为灵气输入得过于强猛没准是哪个真君拿着这玩意儿拼命来着。

    本来已经破损的宝物,还要继续使用,损耗肯定要更大一点,怪不得那庙祝心疼得跟什么似的。

    不过李永生的心情也是一波三折,他看出了二郎神眼的祭炼流派,是仙界里七大奇门流派之一,这让他心里有点高兴,朱真人的伤情会比较好处理了。

    但是等他发现,宝物是残缺的,心里又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残缺的道器,发出攻击的时候不但使用灵气更多,更是有输出的缺陷。

    待到道器反噬回来,那就更热闹了,根本不是能通过常情来推算的,阵法破损处泄露出来的灵气,不但无序,还可能很狂暴。

    所以他现在面临的,是两个问题,想要治好朱真人,先得让二郎神眼恢复正常运转。

    李永生仔细考虑一下,才出声发问,“要是从治好朱真人,和修好二郎神眼里选一样的话,你愿意选择哪一样?”

    “当然是治好我师父了,”二庙祝毫不犹豫地回答,然后下一刻,他才愕然地张大嘴巴,眼珠子也快瞪出了眼眶,“什么?你说什么?你能修复二郎神眼?你确定没说错?”

    “修好谈不上,”李永生发现自己出现了口误,少不得更正一下,“确切地说,这个东西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不过呢,必须对这个东西做出些处理,才能治疗你师父。”

    二庙祝这次理解能力爆表,直接秒懂了,“你是说要对神眼动手脚?”

    素质,素质啊!李永生很无语地摸一摸额头,“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那不可能……”二庙祝刚要拒绝,却是想起了大师兄的叮嘱,相较师父的伤势,其他都是次要的,于是又硬生生地改口,“如何对宝物动手脚?”

    “咱们能好好说话吗?”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了,“我要摆个阵势,在温养二郎神眼之后,对你的师父进行治疗。”

    “温养?”二庙祝惊得叫了一声。

    “好了,”公孙未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很不高兴地发话了,“李大师对阵法的研究,也很有一套,你不该信不过他。”

    二庙祝又是一惊,撤去了灵气罩,看向公孙未明,一脸的无奈,“未明准证,我们说话是撑起了灵气罩的,您这也真是……”

    “谁让你不走得远点说呢?”公孙未明施施然走过来,很无所谓地回答,这家伙无赖起来,真没有高阶化修的体面,“我就是会读唇语,你又没让我闭眼。”

    二庙祝无奈地翻个白眼,公孙未明却是一抬手,又放出一个灵气罩来,转头看向李永生,一脸的欢喜,“李大师,你真的能修复这二郎庙的镇庙之宝?”

    李永生微微颔首,“这个东西是要温养的,起码十年才能见功,当然,若是用灵石温养的话,数百块灵石,一年左右也就差不多了。”

    二庙祝忍不住了,他出声吐槽,“李大师,我知道您医术精湛,精通阵法,没想到还能修复宝物,您不觉得,您这个年纪,会的东西,有点太多了吗?”

    他一直是很尊重李永生的,哪怕是丁祥云态度比较恶劣,但是他心里觉得,公孙家不至于这么不靠谱,而且公孙未明也悄悄地跟他说了,此人救治了公孙不器。

    公孙不器的伤情有多严重,二庙祝也心里有数,事实上,公孙家人来接公孙不器走的时候,态度是相当恶劣的,好端端的一个准证,借地证真就证成这样,谁都要恼火。

    他们非常怀疑,是二郎庙泄露的信息总不可能是公孙家泄露的。

    二庙祝愿意尊重李大师,但是现在,李大师的能力,很显然超出了他的想像范围,那么冒犯一下也顾不得了上上一任的主持,是巅峰化修,人脉极广,也没有修好宝物。

    “哈哈,”公孙未明得意地仰天大笑起来,笑了好一阵,然后才又看向李永生,“李大师,那么朱主持的伤情,你也有把握治好了?”

    “这可是难说,”李永生摇摇头,缓缓发话,“我能保证他好转得快一些,仅仅如此……这个破损的二郎神眼,带来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既然公孙未明会读唇语,也没必要再隐瞒二郎神眼受损的事实了这消息一旦传出去,肯定是对二郎庙不利,但是以李永生跟公孙家的关系,就算公孙未明不会读唇语,二郎庙也相信,公孙家早晚会知情。

    “总之是能让他好转,这就是好事,”公孙未明心里真的是太痛快了。

    自打公孙不器好转之后,公孙家族的心情就好了不少,但是紧接着,一个问题就摆了上来:该怎么偿还二郎庙的人情?

    请李永生来,其实是公孙家表明态度的一种方式,并不是说他们对他真的有多大信心,现在可好,李永生不但能帮朱真人疗伤,还能帮二郎庙修复破损的二郎神眼。

    以公孙未明的眼力,当然也看出来了,李永生对修好二郎神眼的信心,比治好朱真人的信心还要大。

    这似乎有本末倒置的嫌疑,但是……真的是本末倒置了吗?公孙未明做事虽然不靠谱,但是他这个位置决定了,他的眼光还是要比旁人高一点。

    对一个注重传承的势力来讲,核心人物固然重要,但是足以左右势力存续的重器,更为重要,公孙未明认为,修好二郎神眼,甚至比治好朱真人还重要。

    这种比较只是一种认知,没有什么标准可言,朱真人也许不会认同,但是认同的可能性更大。

    尤为关键的是,想要帮朱主持调理伤势,还必须得温养二郎神眼捆绑销售来的。

    就算朱尔寰更看重自己一些,面对这种情况,首先考虑的,也是要怎么先处理镇庙之宝。

    公孙未明目前唯一要考虑的,是这个镇庙之宝在修复好之前,能对朱主持做出多大的帮助,毕竟这二郎神眼温养十年不算长,可是朱真人的伤势,却拖不了十年了。

    “李大师,咱们温养二郎神眼多久,就可以帮朱主持疗伤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