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八章 傲慢与偏见
    丁祥云嘴皮子的功夫不差,不在言语上退缩,还不肯背黑锅。

    公12孙未明却是更绝,直截了当地发话,“你身为二郎庙护法,不让治就明说,担不起责任就滚开,别瞎什么叫简单粗暴?这就是了,其实他说得也很有道理,你不能断定李永生没用,还说什么说?

    丁祥云面对这样的路数,只能退缩了,二郎庙的势力远不如丁家,但是在周边几十万里方圆,有不小的影响力,他怎么肯扛这个雷?

    所以他只能冷冷地一笑,“未明真人您是准证,说的话一定有道理,我拭目以待,看他如何治好朱真人!”

    这就是将皮球踢了回来——我等他治好朱尔寰,否则莫怪我看你公孙家的好戏。

    公孙未明好悬气炸肚皮,可是他对李永生的医术虽然很有信心,但是这种众所周知的难题,还是令他不敢说出狠话。

    他忍不住侧头看李永生一眼:你能不能治好呢?

    当然,光比嘴皮子的话,他是不怕丁祥云的,他心里虽然忐忑,嘴巴一动,就要说话。

    不过李永生的嘴巴更快,他已经憋了半天了,“丁真人,丁朝晖跟你如何称呼?”

    “虽然我很看不起丁朝晖,但他终究是我的族人,”丁祥云冷冷一笑,“你揪着他的一点纰漏,在玄女宫里大做文章,败坏我丁家的名声,这是我整个陇右丁家的耻辱!”

    卧了个槽的,李永生简直无话可说,好半天之后,他才问一句,“你觉得那就是一点纰漏?”

    “那还能有什么呢?”丁祥云眼睛一瞪,“无非是借你分号的名头用一用,你不答应可以直说,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踩着我丁家上位呢?”

    李永生左看一看,右看一看,决定不跟这夯货理论了,“杜执事就是玄女宫的,你先问一问她,情况是怎么回事,再来跟我理论行不行?”

    “切,没必要,”丁祥云很不屑地哼一声,“跟着你的人,当然向着你说话了。”

    李永生的肚皮都快气炸了,“合着你的族人说的就是真的,跟着我的人,说的就不可信?”

    “这是必然的,”丁祥云理所当然地回答,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莫非我不相信我丁家人的话,要相信你的话才对?”

    卧槽尼玛,李永生第一次想骂人了,你就这么相信血缘亲情?而不相信事实?

    不过他也懒得跟这夯货生气,“那你丁家人在酒家里做虚账,你知道吗?”

    “做虚账?”丁祥云先是一愣,然后冷冷地一笑,“怎么可能,丁家没有那种子弟。”

    这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李永生反应过来了,这厮可能不是不知道某些猫腻,只是碍于家族的面子,不愿意承认,选择性地失明罢了。

    没有虚账的由头,他根本不可能跟丁朝晖杠起来!

    遇上这种只会偏帮的选手,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所以他也懒得说了。

    正好,他看到杜晶晶换了一身道袍,走了出来,于是冷笑一声发问,“我就像问一句,你这么针对我,或者说丁家这么针对我……丁青瑶知道吗?”

    丁祥云的眼睛一眯,冷冷地发话,“你在玄女宫讨生活,就这么称呼一个准证吗?”

    “我就这么问了,你待怎样?”李永生冷笑一声,“丁青瑶都要跟我好好说话,你一个区区的中阶化修,就敢跟我呲牙咧嘴,想过后果吗?”

    “她跟你好好说话又如何?”丁祥云快要气疯了,尤其是现场还有公孙家的高阶化修,他觉得自己的面子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丁青瑶是丁青瑶,丁家是丁家!”

    丁青瑶是陇右丁家对另一个方向发展的尝试,许多年来,丁家动用自己的资源,做过很多类似的事,目前看起来,她是相当成功的一个例子,已经成为四大宫之一玄女宫的经主。

    不过非常不幸的是,她虽然成功了,却没有为丁家带来多少好处——这种情况以前也有发生,毕竟入十方丛林或者四大宫要趁早,多年的道宫生涯下来,对家族的感觉就淡漠了。

    这不算什么,丁家距离玄女宫也非常远,可是在丁朝晖去了朱雀城,没有得到帮助不说,反倒是限定了丁家不许入朱雀城。

    这就让丁家人恼火了,合着丁家培养你,还培养出个仇人来?

    事实上,丁青瑶做出那样的反应,也不能说是错,她已经听到了李永生关于丁家“作死”的说法,她认为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丁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如此作死的地步。

    不过她已经是准证了,当然也没兴趣跟丁家解释那么多——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她阻止丁家往南方发展,是再正确不过的。

    坑人的人,丁朝晖却没跟家里说起“作死”一说——他知道李永生说得对,也不会说。

    丁祥云听说此事之后,就对丁青瑶相当地不满,哪怕她是高阶化修,甚至可能成为真君,他也忍不住要嚼一嚼舌头根子。

    “有种的,你再直呼一下丁经主的名字?”后面出来的杜晶晶闻言,顿时不答应了。

    尼玛,明明是李永生先直呼的好吧?丁祥云恼怒地看她一眼,翻一翻眼皮,也不说话。

    他已经惹得公孙未明不满了,再惹恼玄女宫的话,很没有意思。

    关键是丁家虽然对丁青瑶不满,却不能让太多人感觉到,否则就是家丑外扬了。

    总之,有这么一个家伙在场,谈话的气氛就受到了影响,二庙祝心系主持的伤情,也没心思干预他们斗嘴——二郎庙还指望丁家护法呢。

    不过也没过了多久,小道童就跑来说,朱主持醒了。

    李永生去为朱真人诊了脉,又问了一下近来的情况,宽慰朱真人两句,走出了静室。

    正像他想的那样,透支加反噬,伤情非常地棘手,其他的医生早就做出了判断。

    但他也不是毫无头绪,朱真人这种情况,其实想一想……似乎还有办法解决?

    要说起来,这种情况他在仙界听说过不少次,修者很容易遇到这种事,而仙界里有那些闲得蛋疼的家伙,专门琢磨过救治手段。

    当然,高阶修者救治起来,麻烦要多很多,可是化修级别的修者,在仙界基本上是炮灰一般的存在,各种稀奇古怪的治疗手段,都有人尝试过。

    实在是修仙者的寿命太长了,无聊的日子里,总要给自己找点乐趣。

    不过李永生遇到类似的事情,一般懒得琢磨那些花招,就是用修为和对症的药材治疗,他听人说过一些,可是压根儿没当一回事——他的医术本来就很一般。

    这次下界之前,他主要想的是,如何寻找永馨,其次就是中土国的一些相关势力资料——这是观风使的职责。

    其他的事情,他就都没怎么放在心上,因为没必要,而且他还真没想过,自己能靠行医赚钱——他所懂的大部分治疗手段,都要配合仙界的产物来治疗。

    直到到了中土国,他才意识到,这里的不但物产荒芜,医疗手段也相当低下。

    反正准备不充分,而他又想将人治好,那就只能苦苦思索了。

    丁祥云看着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忍了好一阵,才轻哼一声,斜睥公孙未明一眼。

    丁家是二郎庙的护法,对朱真人的伤情,不便幸灾乐祸,但是这一眼的味道很明显:这就是你公孙家认为的神医?

    公孙未明见了,眉头一扬,就又想发作,不过最终也只是冷哼一声——没办法,这伤原本就不好治,公孙家也不过是尽一尽人事罢了。

    杜晶晶和张木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倒是呼延真人犹豫一下,出声发话,“李小友,要不要去看看大庙祝?他也需要帮助。”

    大庙祝的伤势,比朱真人也不轻,但是相对简单一点,就是纯粹的重伤,两臂骨折,五脏受创,经脉断裂了不少。

    不过好的一点是,他没有受到反噬,体内没有道器所蕴含的狂暴的灵气的反噬。

    公孙家这次带来了不少天才地宝,二郎庙本身的医术水平也极高,能相对缩短大庙祝的康复时间,康复得越快,经脉越能早恢复,没准会不怎么损根基。

    对于治疗大庙祝这种伤势,李永生就更没辙了,他提议可以佐以针灸治疗,刺激肌体活性,不成想却被告知,二郎庙擅长针灸,而且还是佐以药炙的秘术。

    这下,公孙未明的脸上也有点悻悻——公孙家可是出了十块灵石,才请动李永生来此的。

    灵石出得肉疼,这还是小事,他们能请大师级的郎中来,就算公孙家的诚意。

    但是现在,李大师却是一点力都出不上,知道的,明白这伤势确实没啥好研究的,不知道的,没准会以为,公孙家请了蒙古大夫来,不将朱真人的伤势放在心上。

    这才叫真正的冤枉。

    丁祥云在旁边冷眼看着,见到李永生提的针灸,早在二郎庙的治疗方案里,就又是冷冷地哼了两声。

    “你这是鼻子有问题?”李永生诧异地看他一眼,然后对着二庙祝轻咳一声,“我有个新的想法,不过需要你们配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