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五百零六章 东北震动
    道宫接引外来者入宫,本身就不是常见的事,四大宫大部分的弟子,是通过各种选拔方式进来的,有相当成熟的一套体系。x中文x小说……

    接引进来的,寥寥无几,像张木子,是保荐进北极宫的,相当于保送生,已经很牛叉了这人的资质和潜力,保送者包了。

    接引进来的,那就更牛叉了咱们必须主动出手啊,要不然就被别的大学抢走了。

    能让两个人接引,这牛叉就没边儿了被接引者一旦修行有成,接引者是有功的。

    修行前景越被看好,接引者就越要争抢。

    就像在地球界,地方小报上发表个豆腐块文章,谁好意思写个第一作者,第二作者?

    但是在国际级的重量刊物上,发表一篇重量级文章,不但有通讯作者、第一作者,第二第三作者乃至于作者团队,都要标明的。

    李永生能令北极宫两个人接引,这本身就说明了他的潜力,更别说其中有一个高阶化修。

    但是紧接着,令木雷真人更吃惊的事发生了。

    被接引的那厮摇一摇头,“多谢高堂主美意,不过我觉得自己还缺少历练,这个……咱们回头再说好了。”

    高堂主脸一沉,很不高兴地发话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北极宫对你已经很宽容了?”

    他不怕从张木子手里抢第一接引者,因为他太清楚李永生的根脚了。

    张木子身后的三宫主,当然是很恐怖的,但是高堂主走到这个位置,顶层也有对眼的人。

    大宫主就很赏识他,赏识他自立、无私、做事公正、不搞派系起码不明目张胆地搞。

    有大宫主支持,高堂主哪里会在意张木子?

    须知他是高阶化修,而张木子不过是区区高阶司修罢了。

    事实上,最关键的问题不在这里。

    关键是在于,大宫主无意中说过,三宫主对二宫主,是有怨念的,若是由着张木子找到二宫主的下落,说不定找到二宫主的当天,咱北极宫要陨落两位宫主。

    当然,这是夸张的修辞手法,但是三宫主落花有意,二宫主流水无情,在北极宫不是秘密。

    高堂主就很气愤李永生的态度,三宫主派人找二宫主,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一直垄断着跟你的接触,是我们的容忍,你倒端起架子来了?

    真要交给我办这件事,搜魂什么的不敢说,起码要逼得你交待出来,该怎么找到二宫主。

    木雷准证听得又是一哆嗦,合着是北极宫一直想接引,李永生就是不肯答应?

    尼玛,这也太可怕了吧?这是怎样的绝世天才啊?

    李永生却是不在意高堂主的威胁,他微微一笑,“北极宫一直很照顾我,这个我当然清楚,张道友也帮了我很多忙,可是我真的没想好,要入北极宫。”

    高堂主冷冷一笑,“那你就随我入宫,慢慢地想吧。”

    他竟然生出了强行绑人的心思,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张木子在李永生身边也两年多了,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消息。

    “这恐怕不可能,”李永生呲牙一笑,“我现在博灵郡教化房供职,高堂主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咦?”高堂主忍不住看张木子一眼,“你的消息,他不是在上研修生吗?”

    木雷准证就算是白痴,现在也看出来了,北极宫对李永生,那不是一般的关注或许,还惊动了宫主之类的人物。

    张木子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确实是在博本,不过他在博灵教化房养正室挂职,现在是脱产上研修生。”

    “哼,”高堂主气得冷冷一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这尼玛是怎么闹的。

    道宫不得干涉红尘事,这是两个体系之间的界限,若李永生仅仅是博本院的研修生,道宫着了急的话,也可以强行带走,就是那句话此人与道宫有缘。

    但是他还有了官身的话,那就真不便强行带走了,这真不是开玩笑,道宫的人着急的话,可以斩杀官吏,随便找个理由就行,比如说此人对我道宫不敬。

    想接引官吏,也很简单,只要当事人主动表示,我辞官了,要去道宫做灵修了,官府也不能如何当事人愿意。

    但是想强行带走官吏,对不起了,走到天涯海角,你道宫也得给朝廷一个说法!

    李永生有了官身,高堂主不得不打消了强行接引的念头,心里更是悲愤莫名:看看你张木子做的好事,当初在他还是本修生的时候,为什么不强行接引走呢?

    这却是他冤枉了张木子,要知道李永生后来是在朝阳大修堂修习的,她就算想强行接引,也得考虑后果朝阳大修堂可跟博本院不一样,两者的影响,不可同日而语。

    现场的气氛,莫名其妙地僵在了那里。

    还是公孙未明出声,打破了僵局,“几位,这件事,得知会官府一声吧?”

    “这是肯定的,”高堂主点点头,又怪怪地看李永生一眼,“我要是你,就尽快离开这里,没准官府也要问你法门呢,你能拒绝?”

    李永生微微一笑,“再有两三日,我就该走了,反正这神像的香火,上宫还是要查一下的,官府里做出反应,也需要一点时间。”

    他帮公孙家的诊脉,被这意外事件打断了,但是既然答应了下来,他肯定要做完自己的该做的,才会离开。

    他的判断并没有错,北极宫在两天之后,才行文告知了东北各郡的官府:现在民间有祭拜尼莫邪神者,实为西北邪神,望周知,尤以回归黎庶为重点。

    西北邪神?东北各郡顿时疯狂地动了起来,这尼玛拜的是真神教啊。

    官府对野祀不是特别重视,那是因为道宫在前面扛着,是灵修和香火成神的道统之争,争的是天道有你就没我。

    但是若没有道宫的话,官府对野祀也绝对不会手软,官府修气运,香火成神修香火,本质上是争夺黎庶的信仰,争的是生存空间你多了,我就少了。

    但是面对真神教,官府比道宫还要敏感很多,这是国本之争啊,同样是有你就没我。

    西北那边,私下祭拜真神教的不少,官府一直在努力打击,同时还要拉拢分化,这是个长期的斗争,暂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可是东北这边,一直就没有真神教生存的土壤,一旦真的被真神教渗透进来了,不知道多少官员要人头落地。

    东北的官府也知道,回归的黎庶里,存在伊万国的暗线,也有悄悄祭拜了国外香火的,一直在致力于调查和打击,不敢有丝毫轻慢。

    眼下猛地爆出,信奉尼莫邪神的,根本就是在拜真神教,官府根本坐不住了,打击力度增加了一倍还不止。

    公孙家族也遭受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官府的压力,对公孙家族来说,几近于无,隐世家族不需要看官府的脸色反正他们跟北极宫过了明路,有事直接往北极宫推就是了。

    北极宫对上官府,也确实摆出了四大宫的架子,我们通知了你们,这就是尽到责任了,至于说我们是如何甄别的?抱歉,我没有告知你的义务!

    这算是北极宫对李永生的保护。

    高堂主就算是再想把李永生抓回宫,也不可能对官府泄露太多消息那样做,确实是能难为李永生一把,但是当官府意识到李永生的价值,越发重视的话,北极宫该如何自处?

    不过,李永生也确实到了走的时候,他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替公孙家诊了六十个人的脉是六十个人,不是五十个。

    十块灵石,可以安然落袋了。

    就在这时候,西北传来了二郎庙的消息,朱尔寰主持依旧伤重,不能来辽西,希望李大师能拨冗前往二郎庙一行。

    公孙家再次拿出十块灵石,希望李永生能前往二郎庙。

    这灵石拿得,真的让公孙家肉疼,不过没办法,公孙不器在二郎庙的地盘证真,结下了跨境的因果。

    虽然公孙不器也是在那里证真失败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开始康复了,而二郎庙的主持动用了镇庙之宝,来保护公孙家的准证,不可谓不用心,此人目前还在生死两难中。

    因为公孙不器证真失败,二郎庙派了不平真人一路随行,既是照顾又算是人质,算是给公孙家一个交待,那现在二郎庙需要支持了,公孙家也必须给个回应才行。

    什么叫规矩,什么叫果报?这就是了。

    为了劝说李永生前往,公孙家甚至表示族中的四长老公孙未明,可以陪同你一起前往西北,以保证你的安全。

    这事儿闹得……李永生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不管吧,道义上有点说不过去,他也不想被人看做是一个只认灵石的人。

    可是要管的话,他自己的事情会被耽误,这一次去西北,不定又会生出多少波折来。

    最终,还是京城里传来的消息,让他拿定了主意,公孙族人传过来最新情况:英王镇边的事情,已经进入了朝议的阶段。

    当然,此事想要定下来,恐怕还得些时日,不过李永生已经不能在东北等结果了,再呆下去,恐怕先等到的是官府上门,找他问尼莫教的事了。(未完待续。)